在资料点上的一些经历和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十四日】

尊敬的师父好!同修们好!

今天我想谈谈在大法资料点上工作及实修中的一些经历和体会。

(一)

二零零一年的冬季,是邪恶很猖獗的时候,甲市一个打印真相图片的资料点遭到破坏,有几个担任重要工作的功友被抓。因为我有电脑的基础,所以该点上的刘姐(此处和下面的所提到的都是化名)打算叫我到她的点上打印图片。我想功友能选中我,也许这就是师父的安排。我感到身上的担子很沉重,也感到莫大的荣幸。当时我想,哪里最需要我,我就上哪里去,我随即答应下来了。

很快我就学习和掌握了打印图片的技术,我们的工作就开展起来了。刚来这个点上我并不适应,早上三点多就起床炼功,白天工作近八、九个小时,晚上集体学法。一天的安排很有规律,可是只睡四、五个小时,所以白天工作的时候,加之干扰的因素,困得我稍不留神就会“磕头”。但我想,为了救度众生,这是我必须突破的东西,心态定了,渐渐的我就适应了。

我知道很多资料点之所以被破坏,很大的一个原因就是因为有了干事心从而忽视了学法与自身的提高而造成的,所以一有时间我就学法。打印图片对心性的要求是很高的,一旦心里有什么波动,在图片上就会凸显出来。怕心、紧张、生气、杂念、着急、欢喜等等各种不好的状态及做事中错误的出发点,如果不马上调整过来,打印就会不顺利,而一旦出现这个情况就得停下来,摆正心态,还不行就发正念。因为我比较用心,同修们都夸我的图片打印的好。我明白这是大法赋予我的智慧和能力。看着一张张的图片,承载着救度众生的信息,即将传至人们的手中和心里,我感到很欣慰。

(二)

这样干了一个来月,不幸的是有个和我们联系的资料点被恶警破坏了,有几位同修被抓。为安全起见,那天晚上我们几个资料点都搬到一个暂时可以落脚的地方。

在没有找到新的房子之前,我们交流起了上北京护法的问题。在这里提一下,我所了解的这几个资料点上的功友大多都是几次上京的,是历经多次邪恶的考验而闯过来的,他们对大法的坚定和在邪恶面前的不屈不挠都让我对他们肃然起敬。不过当时普遍存在着一种认识(至少在我们的小范围内),就是一个人从来没去过北京是不对的,去了没达到证实法的目地也是不行的。达到了目地,可是回来又没有做好,就应该从新上京。当时我觉得有道理。(可是后来我又认识到这好象有些绝对化,我想每个人的路都是不同的,不能有固定的公式。上京护法是大法弟子发自内心的行为,是不能有什么其它的目地的。如果一做不好,就再去一次北京,若基点不对就会失去了它的纯正,容易掺入为私为己的因素。当然如果是因为怕而不想去,那可就是心性问题了。)

我们商量后我就和两个同修一块去了北京,我们三个都打出了横幅,因为我有怕心也有一种希望正法尽快结束的心理,结果只有我被抓了。我紧急中吞了一节七号电池,关了近十个小时没报姓名就放出来了(关于吞东西闯关的问题我们下文再做探讨)。但是回来后我心态不是很稳,肚子里“咕噜咕噜”的响了起来。我就稳下心来不去考虑它,不长时间它就无声无息、无影无踪了。

(三)

不久我把打印图片的技术传给了另一位同修,当这位同修在我的资料点上差不多能独立之后,我又在甲市和同修陈姐组建起一个新的资料点。这个点上有两台电脑,我们打算用一台打印图片,另一台用来做大法书和其它的材料。我一人很难忙过来,幸好我们这儿又来了同修小何。可喜的是,小何的电脑技术非常精湛,通过他,我在技术上有了很大的進步。就这样,我和小何打印图片和书籍,陈姐就负责加工。

令人痛心的是,我来这里不长时间,上次和我合作的刘姐所在的资料点出事了,还有几个大的点也是相继出事,有二十几人被抓,损失惨重。由于这几个点是当地及周边地区大法真相资料的主要来源,这一次破坏使这些地区证实大法工作的开展一度陷入了低谷。据说当时甲市唯一能运行的资料点就是我们这一个了。

由于我们刚学了《北美巡回讲法》,陈姐感慨的说:是不是我们和师父的缘份很大所以才没出事啊!我一听感觉不太对劲儿。就说:最好不要有这种想法,或许我们和师父有很大的缘份,可这是说不准的事。以和师父有大缘份来说明自己没出事,这种心若再有一点沾沾自喜的话,邪恶看到可能会钻空子的。即使和师父真的有很大的缘份,也不能过份看重这一点。师父讲出的是法理,可不是叫我们去执著于此。

其实,我们这里也是受到了很大的干扰,尤其是我长时间学法静不下来,机器频频出问题,机器送去维修,我有近十天没打出图片来。其间我和陈姐在一些事上也产生了不少的摩擦,我也没做到真正向内找。当时一个很突出的问题就是我一发现陈姐有什么缺点(可能也有我的偏见)或者是我们一有不同意见,我就出去告诉外面的同修,以此想叫他们帮着解决一下存在的问题。因为陈姐在当地知名度是很高的,结果是不但没能从根本上解决,反而传的沸沸扬扬,更加重了我们的矛盾。

由此也暴露出我几个不小的弱点:不注意修口、善心不够、太看重自己。师父在《在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上的讲法》中讲:“每当发生一件事情的时候、出现一种情况的时候,哪怕一件小事,我的第一念首先想到别人,因为已经形成自然的了,我就是先去想别人。”可是我远远没有做到这一点。比方说给别人指出一个错误时,心里确实是想着为别人好的,可是说起话来却象是一个大人教育小孩子似的,完全忽略了对方是自己的长辈,即使平辈也不行啊。为别人好,为什么不考虑别人的感受呢?谁没有缺点呢,一说缺点就能没大没小的吗?有时我也会意识到态度上不对劲,可是却有一个顽固的想法来安慰自己:说重一点好,这也是为她提高心性呀。可是一对照师父的讲法就看出这个想法是多么的荒谬。

师父讲:“我经常讲一个人要是完全为了别人好,而没有一丝自己的目地和认识,讲出的话会使对方落泪的。我不只教了你们大法,我的作风也是给你们留下来的,工作中的语气、善心,加上道理能改变人心,而命令永远都不能!别人心里不服而只是表面的服从,那么看不见时还会按着自己的意愿行事。”(《精進要旨》〈清醒〉)师父还讲过别人的业力叫他自己去消,大法弟子不能来给其当一把魔的道理。可是当时我并没有悟到,长时间带着不祥和的语气和心态处事,真是和法背道而驰啊。再有,自己的问题为什么老是想要叫别人来帮着解决呢,自己不努力又平添了依赖心。

甲市大型资料点遭到重创之后又过了一个来月,该地区又相继有了新的资料点,而我所在的点上事情不是很多了,打印图片的技术小何也掌握了。我听说有一地区缺少打图片的人手,功友问我想不想去,陈姐和小何同意之后我就离开了甲市。

(四)

新的资料点是在一个小院里,里面还住着几个外地来打工的。本来协调人是想安排一个同修和我在这里一块做图片的,可是我发现这里常人很多,而我们打图片又不能经常出去,人们看我们是不正常的,所以我坚持一个人在这里。有一次同院的一个小姑娘好奇又好事的问我为什么整天不去上班时,我就说我身体不好,来这里是为了疗养身体的。我们把机器放在橱子里,打印时声音很小,外面很难听到的,这样每过几天他们就来取我打印好的图片再回去加工。

由于我长时间一个人在这里,不知不觉,就忽视了学法。学法时静不下来,也滋生了对情的执著。有一次我情不自禁的去找我以前的女友,没想到她已有了新的男友。回来后我的好多执著都勾起来了,孤独、失落,苦闷,心根本不在法上。外面还经常传来要外来住户必须做登记的规定,我的心就提起来了。结果来这里还不到一个半月,我就遭人举报而被抓捕,七、八千元钱的机器及物品都被掳走,提起此事,伤心不已,本是来做证实大法的工作,却辜负了同修,愧疚啊!

这一次我也吞了东西闯出来的,具体过程这里就不说了。说到这里我已有两次吞东西的经历,我认为这对我的身体不会有大碍,只不过是在震慑邪恶之徒,吞下去就能将其化掉。所以我一开始不认为这样不好,可是后来看了一些同修的交流材料才有了新的认识。

我们是大法弟子,我们的正念是有威力的。师父在《什么是功能》这篇经文里也说过一念可定住恶人的法,所以为什么在危难面前没有用神的办法,而是用人的这种极端的以死相拼的笨办法呢?这不是对法的不信吗?即使一时做不到,也得有同化这一法理的想法,如果一有什么事就用人的办法,最起码在这个问题上没有做到实修,那么神通怎么能修出来呢?什么时候能展现出来呢?我发现有时我用这个办法还有一个非常隐晦的念头,就是怕遭受更大的迫害,这明显就是有漏的。邪恶要抓住这一点的漏,再用此方法可就很有局限性了。更严肃的是,这种做法不在法理上,用的是自残的人的方法,作为大法弟子,是不应当采用这种方法的,它给人造成的印象也是负面的。

(五)

闯出来后,我由于急于把资料点建起来,就不断的催促同修赶快安排好电脑和打印机。有个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见我好象是在一建筑工地上,有人叫我把一个物件用绳子拉到规定的高度,可我拽着绳子跑的太快,结果把高度给拉过了。醒来后我悟到,师父在点化我不能着急,过犹不及啊。我想刚刚造成了那么大的损失,还有那么多资料点及其他众多的同修也是接二连三的出事,我感觉很有必要安下心来,细心总结这次被抓的原因所在。

当时我的怕心是相当严重的,一听到外面有汽车的关门声就是一惊,一听到楼梯上的脚步声就会心慌,生怕是警察来了。师父讲:“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可是我这样怎么能制万动呢?当我读到《转法轮》中“好坏出自人的一念”的法理时,我恍然悟到一个问题:那位老年同修被快车摔在地上,她没有想到自己会出什么事,所以安然无恙。若是一想到“坏了”,那么说不定就会骨折。这说明一个问题:对于修炼人来讲,被摔在地上和筋断骨折并没有必然的联系,可是要是我们认为它会骨折就会把这个骨折给求来。师父又讲:“炼功人你老认为它是病,实际上你就是求了,你求得病,那病就能压進去。作为一个炼功人心性就应该高。你不要老害怕是病,怕是病也是执著心,同样会给你带来麻烦。”(《转法轮》)我明白了:原来我出事是自己求来的。为什么听到一点动静就认为是警察来了呢?为什么我做证实大法的工作会想到警察来破坏呢?为什么邪恶一兴风我就认为它一定能掀起浪头来呢?邪恶之所以抓住我不就是我有这个观念、执著和不好的状态吗?这个观念、执著和不好的状态用一个简单的词来概括,就是承认或是认可,是我承认了旧势力的邪恶安排。这种承认就在表面的事件和最后可能会出现的结果之间建立起一种联系。要想从根本上破除邪恶的安排,就是斩断这个联系,也就是坚决不承认邪恶的安排。

认为邪恶迫害能为大法弟子提高心性和积累威德,是对邪恶安排的承认;认为邪恶要干坏事或一定能干成坏事,也是对它们的承认。当然若是整天把不承认邪恶的安排这句话只是挂在嘴上,也还是对它的承认。要想全盘否定邪恶的安排,从师父的后期的讲法中我们还认识到:邪恶垂死挣扎的表现我们不承认,你邪恶存在的本身我们也是不承认。我认为大法弟子应该能具备这样三种认识或状态:一、邪恶不配动我,二、邪恶根本动不了我,三、我从来没想到过邪恶能动得了我。我从悟到的这三种状态中又悟到一个问题,也就是如何破除邪恶的安排,不能成为我们老是考虑的问题,那么往深层说就是破除邪恶的安排不是我们修炼的最高目标或是根本目地,目标应该是维护大法、讲清真相、救度世人,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比方说撒传单就是撒传单,不能总是想到邪恶之徒是不是会来捣乱,如何如何,从而影响了我们该做的。即使会冒出这样的念头,只要不害怕、不执著,理智的去做,同时排除掉这样的想法,也不会有什么问题。就这样理智清醒的无视邪恶的存在,不为所动,邪恶就会自灭。我还悟到:发正念破除邪恶的抓捕,不要带着一个强烈的心认为自己很危险去发正念,最好是想到即使我不发正念,你也是动不了我的,我之所以发正念是因为你邪恶就是垃圾,就是应该清除的东西。我想,保持这样的心态会比较好一些。当然我是谈自己的认识。

不过这里不得不说的是,我们毕竟是身在这个环境当中,整体上旧势力有其罪恶的打算,对我们会强加什么东西,再说有时我们自我感觉可能是没有漏,可是说不定在哪个地方就有个漏,感觉是没有承认邪恶的安排,说不定在某一点上是承认的,只是没有注意到而已,所以不能大意,也不能强为,一些安全的措施是有必要采取的,不能主动给邪恶机会,在常人这一层上最好也不留空子。

再有,我们是大法弟子,是修善的,要为别人着想的。不能我认为怎么做好,就强加于他人,不能固守自己的做法以致影响了他人。比方说:一人的手机可能不太安全,可是他本人认为没事,但是与他联系的同修却认为必须换一个新的,这时此人可能就得要换一个了,因为要为与他联系的同修着想。否则,若是自己坚持不想换,最后给同修造成很大的负担的话,邪恶也可能会抓住同修这个执著捣乱。这样影响了别人,反过来也影响了自己。所以说采取一些安全的措施是应该的、必要的,做的时候又不能带着执著,做好之后,就不能老是考虑它了。

还有一点,当发现某个学员对旧势力安排若是有很明显的承认,他又不能或不愿改变自己的认识和状态,而我们又对他无能为力或难以给予他直接的帮助的时候,邪恶对该同修要做什么我们也是坚决否定的。因为即使同修有漏,邪恶也不配考验他,我们也不能认为该同修一定会出事。也许众同修形成的强大的正念之场真的能把邪恶给清除了,最起码对他也是一种声援,从而减轻他所遭受的迫害。在资料点上的同修若是出现这个状态,最好是先让他停下来静心学学法,毕竟他的状态是不好的,做真相工作也会影响效果;毕竟他的漏洞很大,是危险的,为了对大法负责,有些事还是以防万一的好。

师父讲:“作为大法弟子来讲,大家有许多事情还做不好,我告诉大家,其实就是忽视了学法。因为你们还在同化法的表面是需要不断的提高的,你在不断的提高的时候,就要给你安排那些所要修去的东西,每一个境界有每一个境界中的状态,如果你停在那里,那肯定就会跟不上正法的形势了。”(《在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上的讲法》)由此我悟到:不承认邪恶的安排不是一句空话。我们知道精神和物质是一性的,造成我们承认邪恶的安排的想法也是一种物质,如果学不好法,正念就不强,甚至根本找不到真正的自己,那就很难去掉这些不好的东西。就象一个人平时经常害怕,便会使他因害怕而形成一种物质。而当他意识到不应该害怕的时候,无论他怎么克制,从一定程度上来说,他还是在害怕当中,因为那个东西不会自动一下就能去掉的,在没彻底去掉之前,或多或少都会对他起作用。真的学好了法、能做到静心学法时,要是再返出怕心来,就能感受到,并且认识到这个怕心不是我们真正的自己,这样清清楚楚的看到怕的表现,怕心的去除也就容易了。怕心不能主导我们,邪恶也就不容易抓住它来干坏事。从这一点来说,有怕心的本身并不可怕。当然,破除邪恶对大法弟子的抓捕,邪恶也有可能从其它的地方入手来迫害我们,所以要想走师父安排的路,不走邪恶安排的路,就按师父的要求,方方面面的做好。(注:上面所说的比当时所悟到的要全面一些)

(六)

几年前我了解到外地一资料点上有个女同修平时对邪恶的安排承认的很严重,一发现不对劲的事,就想到是不是这预示着要发生什么,是不是师父在点化应该搬家了,比如一个电灯泡“啪”的一声爆了,这一下她的心就不稳了,哎呀,我们的场不纯了,要有事了,结果就搬走了。可是出去又找不到合适的地方,不长时间发现原来的地方并没有什么异样的情况,就又搬回来了;后来又出现一个感觉“不吉利”的事,这个资料点又搬了,可是还是和上次一样的情况,他们最后又回来了,翻来复去的折腾了三、四次。其实这是因为承认了邪恶的安排,叫邪恶抓到了把柄从而对其造成了干扰。

师父讲:“对法认识、理解的程度不同会感觉到当前的形势的不同,这一切都是针对不同的人心的。做的好的就会改变自己周围的环境,做的差的也会使自己周围的环境随心而变化。大法弟子不同的心态,对环境的感受是不同的,那么每个人表现出来的状态就不同。真实情况我看就是邪恶的旧势力要干他们要干的事。大家做的好不是走旧势力安排的路,目地是不叫旧势力钻空子。”(《在二零零二年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我有一个体会,只要心是平稳的,不用管表面世间会体现出来什么异样的东西,照样做自己应该做的,不安定的因素就会消解。

悟到了破除邪恶安排的法理后我很快意识很多问题是雷同的,因为我在发正念或是炼功的时候经常会有蚊子来咬我,我把这一认识用到了蚊虫对我的叮咬上。蚊子一落到我身上,我没有再想到它会叮我,即使真的叮了我,我也是无视它的存在,不再去考虑它。这样果真是见效了,蚊子在我身边直打转,也不敢上我身了,即使上来,也是停一会就走,不会叮我。当然不是绝对的,有时我也能碰到几个特别坏的蚊子。再有,我们修炼是分层次的,今天达到了标准,明天可能又要过这一关。所以我认为悟到了法理,能不能坚定自己所悟的,也是很重要的。

在第二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之际,我先谈这一部份经历和认识,如有不妥,请同修慈悲指正。

(第二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