摆正基点 冲出束缚 归正自己


【明慧网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十四日】

师尊您好!各位同修好!

感谢师尊选择了我,让我在迷中真正的找到了自己,让我能拥有“大法徒”这全宇宙最至高无上的称号。

放下名、利、情,進京证实法

邪恶迫害后,许多同修都踏上了進京的证实法之路,当时由于自己对名、利、情的强烈执著,一听到進京证实法这句话,心里就怕,并为自己走不出去找借口说:“修炼就是修自己,别人说我们什么,我们不理他就行了,不必与他们计较。再说了,都去北京了,家也不管了,没有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状态,常人该怎么想我们呀!”直到师父的《精進要旨(二)》〈心自明〉发表后,才意识到自己是由于怕心,悟错了,進京证实法是对的;我们是大法弟子,我们修炼了这么多年,最知道大法的真实情况了,最有发言权了,面对谎言,我们不去说真话,告诉世人我们师父是清白的,大法是清白的,师父是伟大的,那世人不就被谎言欺骗了吗?那大法在中国不就不存在了吗?我们也没做到“真”哪!

从悟到進京是对的到真正的买好了進京的车票,大约有半年的时间。在这段时间里,我哭了许多次,因为当时的环境邪恶,我在头脑中认定了:只要進京就会被抓、被打、就会失去工作,就会失去家庭(法理不清,承认了旧势力的安排,造成以后的被抓、被打、失去工作)。想到夫妻间的恩爱,我哭过;想到孩子的可爱和可怜,我哭过;想到失去工作后自己的生活无着落,我哭过。可是每哭过一次后,都会想:不管怎样,北京我是去定了。就这样每哭过一次后,都会感到自己空间场中的“情”这种物质去掉了很多。等到我真的迈出進京的那一步时,我的心里很平静,很祥和,很轻松,很幸福,在那一刻我没有了怕,我真的放下了名、利、情,现在才知道,这里边溶入了师尊多少心血呀!

摆正基点,冲出家庭的束缚

我本是一个脾气很坏、得理不让人的人。在个人修炼期间,在忍这方面我很下功夫,由开始的气恨、委屈、含泪而忍,到后来能达到心不动的忍了。我家一日三餐,从买菜到做饭都是丈夫掌管的。刚得法时,丈夫就给我提出要求,在家怎么炼都行,就是别出去,所以那时除了上班,基本上不去炼功点,出去洪法丈夫就更不让了。

走入正法修炼以后,由于失去工作,没有了经济来源,在我的头脑中总有一种想法,觉得对不起丈夫:“我都没有经济来源了,丈夫还对我那么好,我俩要是调换一下,我还做不到他那样呢。”所以每当丈夫因为什么事不高兴而发脾气时,我就想:“只要能让我学法炼功,对我怎么凶我都能忍。”(完全停留在个人修炼的忍上了)其实这一念已经在要他对我凶了。就这样,丈夫脾气越来越大,开始说我自私了,为了自己不要家,也不要工作了,有时竟说出一些对师、对法不敬的话。每当这时,我心里就特别难受,我不能达到不动心了。我开始用常人的理与他针锋相对了。慢慢的,我对丈夫产生了恐惧心,怕他不一定什么时候为了什么一点小事而发脾气。

师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中说:“除了新学员外,师父从九九年”七•二零“以后,就没有给你们制造过任何个人修炼的关,因为你们的个人修炼全面转向到救度众生、证实大法上来了。”既然师父没安排个人修炼的关,那么丈夫能干扰了我,一定是我有执著让邪恶抓到迫害的借口了,邪恶才敢控制丈夫对我進行迫害。

我开始发正念清除邪恶干扰,可丈夫还那样。我知道我的状态不对了,我开始向内找,开始正视自己了,开始用法的标准要求自己、归正自己了。不再象以前那样只顾自己学法,对他不理不睬了。我开始与他谈他的工作,用常人的理告诉他生气对他身体是有害的,应该学会克制自己,注意保养。在生活上我又开始对他问寒问暖了,不再与他针锋相对了。

有一天在师父慈悲的点化下,我终于知道我误在哪了。原来我总觉得失去工作、对不起丈夫的那一念不对呀!我并没有做错什么呀,修大法是我的信仰,说真话是做人的准则,進京证实法没有错,这是我的权利;信访办就是让人诉说冤情、为民做主的地方,上访是国家宪法允许的,我并没有违法呀;说完实情回来后,我还应该过常人的正常生活呀,我并没有想不符合常人状态呀;是邪恶不允许我说真话,我是被迫害的失去了工作。大法弟子自己为自己的信仰说真话,敢说真话,能放下名、利、情,证实大法的伟大,是了不起的,是应该让常人佩服的、尊敬的,丈夫不应该对我这样呀!摆正基点后,我开始跟丈夫讲真相,丈夫开始变了。

做证实法的事,只能在丈夫上班时出去做,丈夫在家里时我不敢出去,偶尔出去一次也得找理由说给丈夫,怕丈夫生气。在我的思想中总认为原来丈夫就不让出去,现在有邪恶迫害了,丈夫看得更紧了,买菜做饭又不用我,我真的没有理由总出去呀!由于人的观念的束缚,这样致使有些重要的事出不去、做不了,心里也很急。

一天同修点我说:“需要你的时候你出不来,这不是在走旧势力的安排吗!”我猛然惊醒,对呀,我老是认为他看得紧、没有理由出来,怕他生气,这些念不是在承认旧势力的安排吗!我是在做全宇宙中最伟大、最神圣的事。一切生命都是为法来的,丈夫与我有这么大的缘份,他明白的一面是应该支持我的;是由于我有他看得紧的这一念,才造成他被邪恶控制,人的一面对我進行干扰,我是在害丈夫呀!我应该帮他。

这以后每天见到他时,我就从心里发正念:“清除构成他生命从表面到本源对正法起负面、反面作用的一切邪恶、一切因素。我应该有充足的时间出去做证实法的事,不允许邪恶干扰、迫害。”由于我摆正了基点,丈夫真的变了,变得和气了,不再象原来那样紧紧的看着我了,我基本上可以做我想做的了。并且我还发现,每当丈夫被邪恶因素控制时,都是我有执著了。这时我就赶快向内找,修正自己,清除邪恶。每当我在助师正法、救度众生、自身修炼这方面做好时,我周围的环境就变得越好,我的心改变着我周围的一切。

在这个过程中我找到了自己的怕心(怕自己出去被丈夫知道后生气);由怕心又生出了急心(着急做事心),对丈夫的恐惧心、争斗心(与丈夫针锋相对)。找到后每当遇事这几颗心再出来时,我就抑制它、铲除它,现在它们已经很少了,我可以抑制住它了。

识破旧势力的圈套,去掉怨心,加持同修,归正自己

有一位同修被邪恶迫害得很严重。去了很多同修帮其发正念,这其中有两位是传送资料的同修。由于我们都是单线联系,出于对这位同修负责,在回来的路上我就小声的对唯一知道这位同修名字的甲说:“如果有同修问起时,请不要说出她们的名字。”同修甲一听,当时就厉声说:“什么意思呀?这么不信任人,就知道告诉别人向内找,自己怎么不找呀!”说完就很激动的先走了。面对这么多人,这场面让我很下不来台。我当时觉得很委屈,很没面子。但马上就调整好了自己,意识到了,感觉委屈、没面子这是虚荣心,不应该要,解体它。回家后自己也向内找了,可没找到。心想:“为同修负责,提醒一下甲也没错呀!可能甲是误会了,这两天忙,有机会再与她切磋一下吧。”就这样我也没把它当回事。

可忽然有一天,一位同修告诉我说:“你赶快去找甲切磋一下吧!她还很激动,看样子误会还很大哪。”这时我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她误会这么大,多容易让邪恶抓到迫害的借口呀。我现在没时间找她,先帮她发正念吧。于是我发正念,“铲除让她产生误会、间隔我们整体的一切邪恶,我们是师父的弟子,我们有执著会在法中归正的,决不允许邪恶迫害,正念加持同修甲。”刚念完正法口诀,脑中忽然有一念:“别理甲了,就那么一句话,生这么大气,值得吗?”我马上识破这一念就是邪恶,我正告它:“别看你是我脑中想的,但你不是我,你就是间隔我们整体、让我们误会的邪恶,你又想来间隔我们,让我产生怨恨心,不让我帮甲发正念,想迫害甲,你甭想,我连你这一念一起铲除掉。”

就这样连着帮甲发了两天正念,等到我找甲时,甲告诉我,昨天好险呀,险些被邪恶带走。我知道我发的正念起作用了,这是法的威力。后来通过师父的点化,我找到了当时我是带着疑心(怀疑甲能说出去)、带着怕心(怕甲说出去)带着不信任心说的那句话。邪恶的圈套是:由于我说出为同修负责而里面却掺杂着很多人心的话,致使邪恶钻了空子、挑动甲同修产生误会而动气;邪恶加大甲的误会,使她有漏而進行迫害;又妄想挑起我对甲的怨,间隔我们,削弱整体力量。

正念的威力是:虽然甲产生怨心,动气了,可是在我一直认为自己没有做错的情况下,听到她还在怨我时,我铲除了让我怨的那一念,没有怨甲,识破了邪恶的圈套,正念加持了甲。我悟到:在你认为自己有理时,就已经在向外找不是修自己了,遇到什么事都不是偶然的,都是自己的心促成的。找到那颗执著心,修掉它。同修之间就是一个整体,互相之间不应出怨心,要正念加持同修。

用纯净的心态学法

一天准时与同修丙做证实法的事。快天亮时,丙同修的牙突然开始出血了,一口一口的吐。我俩开始发正念铲除迫害她的邪恶,可是好了一会,就又开始出血,并且一次比一次出的多。我感到不对劲,因为今天是正月十五,一会丙要去婆婆家过节,这样一口一口的吐血,那么多人会怎么想?这不是给大法抹黑吗?于是我对丙说:“你赶快请师父加持你,向内找,找到邪恶迫害的借口,归正自己。”

我话音刚落,丙一下想起来了,近半年来,看到明慧上好多切磋文章都写到某某同修被迫害是因为学法少,慢慢的丙自己在学法前思想中总有一念:“得多学法呀,要不然该被迫害了。”我俩经过切磋,丙现在悟到了这一念里有怕心(怕被迫害),有利用大法保护自己的私心,这是对师、对法的不敬。我们学法是为了更好的同化大法,不断的按照法的要求归正自己。悟到后,我俩铲除她空间场的那两颗不好的执著心和不正的那一念,以及迫害她的一切邪恶,不一会牙就不出血了。在以后的学法中,再上来不正的念头时,丙同修当时就能识破并清除它,归正了学法的目地,到现在牙再也没出过血。

从羡慕被迫害同修的坚定中跳出来

我看到丁同修被迫害的很严重,心里就想:丁同修真行啊!被迫害的那样对法还那么坚定,还坚持学法,我要是丁同修,我还真做不到她那样。过了几天自己就被迫害的象重感冒的症状了,鼻涕一把泪一把的。向内找也没找到有什么执著呀;发正念,好了一会,过一会还那样。就这样一天比一天严重,持续了两个多星期。我感觉不对,找到同修切磋。同修说:“我总感觉你羡慕丁同修被迫害后的坚定、有挺劲,”要是我,我还不如她“的这一念不对劲,这不和羡慕在狱中的同修一样了吗?”

同修提醒后,我也感觉这一念不对劲,可错哪了,法理还不很清楚。后来经过师父慈悲点化,我终于明白了:狱中丁同修身体上被迫害,这种情况是因为同修自身有执著,被邪恶抓到迫害的借口,她(他)们都是在走旧势力安排的路啊。羡慕他(她)们不是在认为她们修得好吗?她(他)走得对吗?不是在承认旧势力吗?羡慕本身就是在求这种现象的存在和发生。我们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们是有佛法神通的,是神在人中,怎么能被邪恶关押、迫害哪!它们还不够我们一个小指头捻的!我们应该破除旧势力的安排,在师父给我们安排的正法修炼路上勇猛精進,在做好“三件事”的同时不断的向内找,归正自己,在救度众生中显神迹。

修炼感悟

每一颗人心、每一个不在法上的念头,都是物质,都是有生命的,都可能控制你;能否摆正基点,能否识破它,能否战胜它,能否自己主宰自己,就是你能否向内找自己。当听到、看到、遇到什么事时,看自己的心里是否被带动了。动心、顺着想、顺着做的时候就是在扩大执著,反之,抵制它,人的理、人的念、人的执著一出来认识到不对,就马上清除它,“我不要你”,它就会被清除掉。

当别人夸奖时,为什么高兴听哪?是不是满足了自己的虚荣心、求名的心吗?当别人指出不足时,为什么心不舒服、不愿意?是不是触动了爱听好听的那颗人心哪?你为自己辩护强调自己是正确的时,你已经被执著或观念带动,把自己交给它了,让它控制你了。我们在修炼中要愿意面对自己的不足之处,多与同修在法上切磋,在法理上明白究竟怎么不对,怎么样才是对的,是哪一念、哪颗心不在法上了,要修掉它,归正自己。

(第二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