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真相遍地开花


【明慧网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十四日】转眼秋风又起,我们流离在外的日子已逾一年。

知使命

我们的资料点被破坏后,同修被捕被判重刑,我和同修清远流离失所。出走之初,我们在某地定下来学法、调整,并观其变。在那儿呆了三个月,因为不便外出,生活条件极其简陋。我们每天学法、炼功、发正念、总结教训。此外还利用了这难得的时间研究技术,为后面的路打好基础。

刚离家时心里很苦,为我们的资料点感到深深的痛心和惋惜,不知道往后的路该怎样走。此地新建一个资料点,找到我们,让我们帮助建点。可是我们觉得不适合多接触学员,当地又有雄厚的技术力量,所以我只去了一天,教会他们打印就停了。

那个点的学员刚走出来,心情迫切,又找到当地学员学会了上网等技术。他们的资料做出来后,当地学员整体配合,把真相资料发到了每一个乡的每一个村子中。但是这个新资料点仅两个月就被破坏了,一位学员本可走脱却因经验不足被抓,大约半年后教技术的同修也被捕了。这个点出事后我们一度觉得后悔,早知如此不如由我们来教,因为我们实战经验丰富,教训也深刻,可以手把手的带着新出来的同修走,万一出事由我们应对也好些。

一天,另一个城市一位同修大李呼我,大李不知我已出走,正想学技术呢。此时从各方面得到消息,知道我们暂时回不去了。然而至此我们已明白自己的使命: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开创一条能够更好的救度众生的道路。从此我们开始了建资料点的历程。

舍弃求安逸之心

原先不知道流离失所的滋味,一下子尝到了,有点难受。我知道这是求安逸之心引起的。以前曾经为此和同修们交流过。我说一九九九年去北京上访时,心中最留恋的是自己那床被子,同修们都乐了。流离失所的第一个冬天,我觉得太冷了。一次坐车去一个点,这是我们建的第一个点,那时没有经验,这个点大约半年才彻底独立。当时坐在汽车上很冷,那天听说某地出事,心情很沉重。天空上阴霾密布,还下起小雨。

我一路上发正念,天色好转了几次,有几缕阳光穿透阴云照射下来。可是天色又变暗后,更冷了,我把帽子、手套全戴上还是不行。实在冻得受不了,就不断的背法,背了一会儿不感到难受了。那时气温在摄氏零度左右,可许多时候还得用凉水洗头、洗澡。到了夏天,有不少日子住在一个不通风的房子,简直象進了闷罐头。以前出门不喜欢多带东西,可是现在经常大包小包的背、提、拉。开始时觉得困难,后来就无所谓了,因为我们总得带着常用的工具,还经常帮学员买耗材等。有些生活用品不带到了新地方就要花钱买。慢慢的,我们知道了怎样整理行李,尽量轻装上阵。

开始时每当离开一个地方,我都强忍着眼泪,心里在号啕大哭。有一次我背着行李,一个人站在路边等同修,自然的唱起《为你而来》。我的眼睛湿润了,知道自己所做所为都是为了众生,苦和累都不能改变我的选择。随着心性的提高,不知不觉中不再有难过的感觉了,只是平静的走过一地又一地。

修去自我,为别人着想

刚开始建点时为了教会同修电脑操作,我手把手的教同修。由于大多数人没有基础,往往要从握鼠标的姿势教起,有时教着就不耐烦了,语气也变得生硬起来,过后觉得错了,又改正过来。有一个同修林姐学得很慢,她拿着鼠标一点点的移动,半天也点不对地方,我一直在鼓励她,同时我的心也随着笨拙的光标移动。这样教下来很累。有时一点小技巧要反复的教上十遍八遍,嘴巴都讲累了,她却不一定记得住。我一向让同修做笔记,可是这位同修并不怎么记,有时写了一点什么过后也不看。我只好反复的训练她,以求形成条件反射。后来同修清远想出一个办法,笔记由我们写,把笔记变为教程,学的人只需按着教程上的详细步骤做,能顺利操作就成了,以后用多了自然会变通。这样当我们把教程编写出来后,教电脑变得非常的简单。有一天我发现林姐自己按着教程突破网络封锁和下载文件,平日里她只是看见别人做过,这个项目我们没有指导过她。

通过这件事,我又一次悟到任何事都要向内找,别人的缺点也许正是我们的不足。林姐当然想快些学会,也许却无从下手,说不定连如何做笔记都不知道呢。有了系统化的教程之后,只要我们安装好系统,做好恢复光盘,一个新的点可以在十天左右实现独立运作,这使得我们的工作效率大大提高。

另外我一直使用双拼来打字,自己觉得比较快了,不想学五笔。一天清远教一个小学员时,我在旁边听着有趣,又想很多人不会拼音呢,我得学会五笔才能教他们。就这样我练起了五笔,一学之后发觉比双拼快多了。原来学的目地是为别人,没想到却方便了自己。

把一切交给大法,交给师父

前一阵子明慧上有关于流离失所的讨论,那位学员提出的问题也是我所关注的。在我的心底有一念:担心流离失所就是走旧势力安排的路,不够正了。看了同修们的讨论,感受到同修们的宽广境界,被同修们设身处地为他人考虑的无私所触动。我认清了心底的担心是为私为我的。转念一想,如果现在能回家,那我暂时不会回去的,因为在外面有更需要我的地方。

甲地我们到得很早,可是最早建的资料点却不能独立。起先没有人选,后来协调人自己学,可是这位协调人三姐总没有时间。我们开始时急,后来也就顺其自然,因为手头上的工作也多。三姐很少露面,我们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只是猜测她把钱财看得太重了。后来介绍我们来的同修二姐找到我,谈起三姐的情况,才知道三姐在男女方面犯了大错,还赌博。当初叫我来也是想让我帮助她,不料一晃半年多,我竟然什么都不知道。我感到沮丧,看的出三姐的心思不在法上,已打算放弃这个点,现在知道了原因更难过。我一时想不开,认为这个点完了,白白浪费了金钱和我们的精力,如果知道是这种情况我不会同意建点的。二姐一听也没有了信心,就说她自己回来从新建一个点。于是我和她约好一个月之后建点。

一个月之后我们如约来了,可是二姐的情况有变。因一位同修经受不住严刑拷打供出她来,邪恶跟踪她在异地的家人,但是没有找着她和丈夫目前的家。我们分析之后劝她离开家人出来,还为她安排好了去处──到很远的地方去学技术。可是她不想远走,尤其是放不下那位三姐,一定要见她一面才可放心。我想了想同意了。这次见面改变了两个人的路,三姐首次承认了自己的错,决意痛改前非,二姐决定留下来帮助她。其实三姐正为此难以解脱:那个吸毒无赖汉对她纠缠不休,有两次三姐差点被那个人打死。三姐说那时只想着做错了事,无脸喊师父,打死就打死吧;又说师父还是帮了她,不然她活不到今天了。我震惊于邪恶势力的阴毒,竟然把学员往死里整,真是太危险了!修炼人一定要按大法严格要求自己,千万不能让邪恶有空子可钻,否则可能就毁掉了。可是怎能容邪恶毁害我的同修?我们一同立掌铲除邪恶。

三姐很高兴二姐和她一起做资料,二姐在点上,由她单线联系和照顾日常生活。二姐要求每天两人一起读书学法,三姐表示同意。

这个点有救了!我的泪水涌了出来:这从任何一方面来说都是最好的安排了。感谢慈悲的师父!

我明白了不论是什么事,流离失所也好、学员暂时不精進也好,一切都在师父的掌握之中。只要你有上進的心,师父就会给你最好的安排。师父说:“弟子们的痛苦我都知道,其实我比你们自己更珍惜你们哪!”(《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就是这样的。

转变观念

仲夏时节,我来到了一个风景如画的小山乡找一位同修,这里周围的乡村中只有她一人修大法。这位同修对大法非常坚定,曾经几次遭迫害進出劳教所,历尽魔难。我觉得她需要建成一个个人资料点。果然,她缺资料,经常到外地去取,最近正想向村民们讲真相,需要大量的资料。我们把机器运来,進展顺利。

我到的第一天晚上,十二点的正念发完后躺下睡觉,可是同修拿到我带来的录像光碟,正在楼上放呢。我睡觉怕吵,不好意思说她,再说她还没有看过《风雨天地行》呢。但是睡不着真难受,我心底开始抱怨:她为什么不为我想一下呢?今天走远路我累啊。我用手捂住耳朵还是不行,干脆起床听讲法录音吧。我听了一会儿录音又炼静功,打坐了一会儿楼上安静下来了。我对自己说这不是偶然的,就是该我炼功啊。

第二天夜里她仍然如此。我怒气冲冲,强忍着在蚊帐里打坐,心里想着应该告诉她注意别人的感受,可是我很难对别人说“不”,这一定是让我去爱面子的执著吧。打坐结束,我上楼把耳塞给她,她立即明白了。这两天我都超过两点钟才睡觉,可是令人惊讶的是我只是双眼有点涩,精力却非常充沛。第三天夜晚我主动不睡,炼功学法直到半夜。我发现这位同修不怎么睡觉,很少主动睡觉,有时坐着睡一阵子又醒了,然后马上继续看书。我一向睡得多,而且经常感到累。特别是近段时间上楼都觉得累。她的情况让我惊奇。我想到修炼人和常人是不一样的,如果象常人睡得那么多,反倒累得难受。我减少了睡眠时间,一段时间以来总在梦里出现的色关没有了,人变得精神起来,感到身体轻松。多出的时间我用来学法炼功。真是“观念转,败物灭,光明显。”(《洪吟》〈新生〉)这是我近来最宝贵的收获之一。

同修正念足,学东西快,教的时候我并不觉得她聪明灵活,有时还认为她脑筋不会转弯,可是不知怎么的,教了两天后,发现基本的内容讲完了。后来我又增加了内容教她。

我们感到基础好的地方建点顺利,基础好指当地有过资料点和讲真相开展得好。有的地区一个全新的资料点只需去十天就可以了,过后运行比较顺利,不需要回头维护。还有就是学员的正念强、主意识强,学得就快;习惯等、要、靠和怕心重的学员往往学得慢些。心性到位,什么都不能阻挡我们救世人,包括做资料需要的钱、技术、房子和时间等因素。师父在《在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上的讲法》上说:“我们是用心在做,他们是用钱在做,这一点他们永远也比不了。”

有一回在小山乡完成了预期的工作,剩下一点时间,同修让我给她画一幅莲花。我看看她家的四壁,贴着师父的法像,还有她自己写的“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以及她画的巨大的莲花。她的字画显得稚拙,然而却有一种震撼人心的力量,非常美妙。我知道自己画的不如她的好,但一时兴起就答应了。此时此刻我感到了自从一九九九年的“七•二零”以来少有的轻松,伴着《莲花颂》音乐,我拿着一支红蓝铅笔画了九朵莲花,同修却躺在地板上睡着了……。

纯净自己才能解体一切障碍

我曾写了一篇文章,提醒资料点“遍地开花”要注意安全和掌握必要的计算机知识,明慧网发表了此文。当时我发现一些地区同修联系混乱、不掌握基本的技术,根本不具备做资料的素质。我文中所写的人、事正是其中的典型。当时我们在某地留下一位同修重装几台系统,并教操作。可是有个别同修产生了怀疑,不信任技术指导。还有我在文中提到的那位不理智的学员,当我们向她善意指出安全漏洞时,她不接受,当着我们和协调人的面跟家人大吵大闹的发脾气。安装系统的同修离开当天,那些学员出事了。后来协调人守不住心性供出不少人,又陆续抓了一些学员。当时那种怀疑的声音又一次传了起来,我动心了,真是忿忿不平,觉得自己象趟了一趟混水。然而很快我意识到这是间隔,邪恶惧怕我们的技术指导、惧怕大法弟子的资料点“遍地开花”。我转向内找,看到自己对名的执著,这执著一时还去不完全,直到现在不时会跳出来干扰我。我努力的平静下来,写下了上述那篇文章投稿。

后来我们到乙城去,联系建点的事,并准备维护当地的一台电脑。可是突然发生了一件事,乙城和周边地区的一次活动被破坏,几名学员被抓。虽然人在当天放回来了,可是此事却在学员中翻腾起了波澜,他们怀疑有内奸,因为活动时间、人数全被警察了解得一清二楚。但在我看来此事无从查起,因为乙城学员办事一般依赖电话,有事就使用电话通知,这次的活动也不例外。可是我几次指出电话问题时,乙城的主要协调人还是半信半疑,说:“他们监听得了那么多吗?”使用电脑的李同修、传递资料的云姨把怀疑的目标指向我们,因为我们是陌生人,在我们来之前没出过这种事。主要协调人坚决否定这种说法,竟也被看作不可信任的人,最后连我们的落脚点也被公开,协调人急得连夜通知我们走。这时矛盾已经尖锐化,安排我们住宿的同修大姐被警告:不要走向反面。可是怀疑者连我们的面都没见过,就下结论。就在我们来之前,他们还印了我写的那篇文章给同修们传看呢,真是有点无奈!

不过这一次我一点也不动心。因当地的准备工作需要一点时间,我们就外出处理一些事情,顺带避一避以减轻协调人的压力。

再回来时乙城的同修准备就绪。第三天早上大姐来了,我想该去买机子了。不料大姐说:快发正念,恶警去我家抓我呢。丙城突然发生大抓捕,大姐正念正行闯了出来,但许多同修被非法抓捕。这次抓人云姨不幸在其中,而且被抓的都是她周围的人。邪恶利用云姨他们的执著下狠手迫害。正当我打算着写一封信消除间隙,准备通过传资料的渠道传递给云姨时,邪恶抢先下手了。这一场破坏太大了,甚至影响到上游资料点,还有几名同修流离失所。旧势力就是要毁灭众生啊!我们被迫停止工作,帮助上游资料点转移。

为什么出现这种事情呢?邪恶惧怕乙城建资料点,惧怕乙城的大法弟子大面积的讲清真相。邪恶先在同修中施行离间计,最后又疯狂的用大抓捕進行恫吓。再向内检查自己,已经连续工作了一年多,经常处于“忙”的状态中。我曾经提出休整计划,可是事情一多就把计划后移了。看来是做事的心出来了,不够理智。因为自己没有修好,所以才发生了这些迫害,迫害目地是阻碍对众生的救度。我们打算今年在扫尾工作完成后就停下来,静心学法。“少息自省添正念 明析不足再精進”(《洪吟(二)》〈理智醒觉〉)。

为众生而做,不求数量

我们先后在甲地教了近十名学员,林姐家就占了三名。她一家人都修炼。她先让我们教她大女儿,说让她在家做资料。大女儿学完了,她又说大女儿不听话,不精進,要我们教她儿子,因为她本人去网吧不方便,让孩子去下载文件回来,我们同意了,可是她还想要我们再教她小女儿。其实一个人学好后回去可以教全家人的。过后才知道林姐对大女儿说学会电脑好找工作,根本不提做资料的事。谁知大女儿逆反的心理出来了:不是自己的选择就故意不认真学。林姐坦白了她的本意是大女儿不精進,想让她跟我们在一起促進她的修炼。为此我特地找大女儿谈,告诉她不论妈妈的本意是什么,你能跟我们学了那么长时间的电脑,掌握了那么多电脑知识,这一定是你的缘份,是师父的安排。我告诉她一定要以法为师,走自己的路。林姐依赖心较强,学东西时总希望我教她,认为我教得耐心容易学会。后来因为当地形势有点紧张,林姐把电脑转移了,最后索性转卖出去。

卖机子的事让我叹息,当初为她这个家庭资料点,耗费了我们太多的心血和时间。然而转念一想,由她去吧,也许是一件好事。林姐怕心重,留下机子只会令她坐卧不安,如果承受不住压力说不定还会招来什么,就象常人能把病求来一样。其实她平时也顶多是做点周刊一类的资料给学员。

这件事给我们带来一个教训:建点不能求数量,建一个就要立起一个。能够发挥作用、救度众生的才是真正的资料点。

此外,我还曾经撤掉了一些心性不到位、没有适合条件的点。例如有一位老阿姨怕心很重,在同修劝说下买了一台一体机回家,此后心里就不太安宁,觉得这台佳能一体机太大了,不好收藏和转移,而且已有几个人知道她有机器了。她特别对劝她买机的人不放心,觉得她们会说出去。她本来连讲真相都怕,可是又担心不讲真相不能当正法弟子。我和她交谈之后劝她卖掉机器,让她不要急于做事,先静下心来学法,以后如果想做可以买一台惠普一体机,体积小没有废墨,易维护,而且不要再告诉别人。不久她就把佳能一体机送走了。

还有一次同修请我们去建点,说有新学员愿意做资料,还说没人知道这个人学法轮功,由他做资料安全。我们考虑到是新学员不知道心性稳不稳定,就提出先见过人再说。于是来到了新学员的家,一看是公路边的两间平房铺面,一间关着卷闸门,一间正在营业。营业的那间后半间在空中搭了一块板,拉了一块布廉,这是夫妻俩睡觉的地方。原来这是同修妹妹的家,同修介绍说妹妹的儿子得了癌症,休学在家,开刀花费了不少钱。给他讲过真相,看了《转法轮》后抽样检查变成良性的了。当地的同修们就跟妹夫商量建资料点的事,我看着蹲在地上抽旱烟杆的妹夫,问机器由谁操作,妹夫说是他自己,他会修机器。我看见他脸色黑,人消瘦,就问他得法的情况。他说看了两遍《转法轮》,没学动作,然后他问了我们一些新学员常提出的问题,我们一一回答了他。他又说机器有问题,让我们帮看一下。然后把我们带到隔壁的房子,就是拉着卷闸门那间。一進去只觉得烟雾缭绕,浓烈的烟味呛得人睁不开眼睛。过了一会儿才看清屋内有一台大型复印机、一张床、一台电脑和一台一体机,他们患病的儿子斜坐在电脑前,双腿搁在床上,正抽着烟卷上网呢。同修让我们教儿子上明慧网。我和那儿子说话,问他看没看过《转法轮》,他说只看了几讲。同修不断的说是大法救了他的命,但他面无表情,也不答理。烟味太浓了,我走出这屋。电脑是儿子私人的,清远建议安装国外防火墙,儿子不同意,说他的防火墙是正版。同修清远检查机器,什么也查不出来,可电脑就是不认一体机。妹夫笑了,说专家的水平不如他儿子。我已看出这事完全是同修一厢情愿,就提出老学员应该把资料点的责任承担起来,不要推给新学员,我们应该保护新学员,不要把危险和困难留给他们。妹夫点着头附和,在场的老学员不说话。那台大型复印机刚运来,是学员们出钱买的,花了几千元钱。我决定不建这个点,让同修把大型复印机处理掉。

如果同修们碰到类似情况,请一定果断的撤掉,以免日后造成严重的后果。这也是对大法负责。

走自己的路,树立神的威德

以前我们资料点中几个人配合得非常好,协调好时做工作好象是一个人似的。每个人都为下一个环节的同修着想,尽量自己多承担一点,没有必要时从不互相来往,各司其职。且我们的人员搭配也完美,有两位专业技术人员,一人主要负责技术,一人主要负责采购。一位学员擅长文字、图形和编辑排版。资料点有对外传递资料的安全渠道,由专人负责。我们的资料点诞生在邪恶相对密集时期,在巨大的压力中承担本地及周边资料工作,稳定运转了两年多。

随着环境的宽松,我们安全意识松懈下来。出事的具体原因是不通过平常的渠道,承接了一批光碟制作,散发光碟的学员不理智,出事后供出上线,暴露了资料点。出事之前我们几个同修都不约而同的“忙”,被常人工作和生计所累,对外传递资料的同修甚至出现严重的“病业”干扰。这些都是邪恶刻意的精心安排,其中负责技术的同修被捕前在单位加班,连续干了一天一夜。由此可知邪恶对资料点的集中破坏和恐惧。

明慧网早就提倡资料点“遍地开花”,我们点的事再一次证明了“遍地开花”很必要。

现在我们感到比较难的是:帮助同修树立资料点独立运作的意识。师父在《在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上的讲法》中讲道:“大法弟子的圆满,果位、层次都是不低的,也就是说呢,对未来众生肩负的责任也都是很大的。那么你们没有那样的威德,不走出自己的路来,不知道在你自己独立做事的时候怎么做,这都不行,所以这段时间我是有意的在给大家这样的机会,叫大家锻炼成熟。”可是有不少同修还做不到:重则做什么事情喜欢大帮哄,轻则喜欢找几个人商量,自己不敢拿点主意,或者觉得一个人太寂寞,想有个同伴一起做事。孰知这些正是安全上的隐患、资料点的大忌,也是心性不到位、不成熟的表现。有师在有法在,每一个大法弟子都能修成法力无边的大觉者,众生都在指望着我们呢,同修们,放下人心树立神的威德吧。

后记

一年多来,我们经历了许多,想起来好象岁月漫长,又好象是瞬息而过。虽然有过正念不足的时候,可是始终不懈的走下来了。现在我从不想以后怎样,走到海角天涯一切由师父安排,那一定是最好的路。

注:本文中所有人名均为化名。

(第二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