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周刊》让我看到了自身的差距

【明慧网2005年11月20日】因为条件限制,我不能经常读到《明慧周刊》,上次读到周刊好象已经是年初的事了。然而就在最近,我一下子就接到了三本周刊,细读之下,受益良多,感慨万千。

周刊不仅使我清楚的了解到师尊正法的相关情况,更重要的是给了我一个向精進的同修们学习经验,比学比修的机会。正是由于这个机会,使得法多年、自我现状感觉良好的我清醒的看到了作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自身存在的严重不足和差距。

我写出此文,一是要向内修、找差距、认真反思,抓紧弥补,象师父教诲的“少息自省添正念 明析不足再精進”(《洪吟(二)•精進正悟》),同时也是希望与我存在类似问题的同修看到此文能引起觉醒来。

一、没有什么可自满的

我切身体会到同常人和自己的过去相比,就会陷入在自我满足的状态中,无法精進、止步不前。其实师父早在《和时间的对话》中,就提到过这一问题。可惜,在实修中我并没有以此法很好的警诫自己。

我是97年得法的,得法时间可谓不短。从得法到现在,可以说我是在邪恶迫害和家庭阻挠双重压力下走过来的。断断续续的做了些讲真象的事情,也正因为这些,我的内心总有点自我满足感。认为自己在如此严酷的环境下能坚信大法不动摇,而且没有忘记大法弟子的使命已经很不容易了。我甚至会和那些不修的、邪悟的,甚至走向反面的人相比,觉得自己也算做的难能可贵了。在心性方面我也在同周围的常人比,同日益下滑的世俗的道德标准相比,认为自己很不错了。在这种自我满足中,我看不到自己的差距,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变的不那么精進了;有时甚至会混同于常人,有时被执著包围起来难以割舍。看到师父经文便倍感紧迫精進一阵,过后又松懈了。我就在这种状态中浪费着宝贵的时间。

看到了周刊,知道了那么多那么多同修为了证实大法,为了讲清真象救度众生,或失去生命,或身陷牢笼或流离失所。他们在艰难困苦中,冒着危险,义无反顾,坚持不懈的履行着大法弟子的职责。相比之下我真是感到汗颜、惭愧,同时也看到了自己的差距和不足,我为浪费的时间而惋惜。我会从新做好,努力将失去的弥补回来。

我想之所以自己出现不精進的主要原因,就是没有很好的按照师父的法去做,同人比同自己的过去比造成的。

二、讲真象不是走过场

讲真象是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的大事,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伟大使命,需要我们抱着慈悲正念持续深入的做好。但是,我对讲真象的事做的却不够扎实,没有注重效果。回想起来,自己的讲真象,有点象走过场。比如,我在向亲朋熟人讲真象时,一遇到对方抵触和反感,便对其失去了信心,放弃了继续努力。心想:反正我给你讲了真象,尽了心了,听不听是你自己的问题了,我问心无愧了。

当我看到《明慧周刊》中讲的,有的同修被邪恶绑架到派出所,仍然不放弃讲真象的机会;看到海外大法弟子们风雨无阻的向世人讲着真象,震慑着邪恶;看到那么多的同修克服着人力、财力等诸多困难,冒着风险在坚持不懈的做着讲真象的事情……这一桩桩、一件件对我的启发都很大。这启发不仅仅是方法、技术方面的,更是观念、认识方面的。

通过比照,我進一步认识到,讲真象不仅要持续的去做,而且要做好,注重成效。“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洪吟(二)•法正乾坤》)。我认识到:怀着慈悲之心,抱着坚定正念,才能把讲真象的事情做好。相反,在这救度众生的关键时刻,对讲真象不用心,得过且过,敷衍了事走过场的,都是怕心和执著在作怪,是缺乏慈悲和正念的表现。虽然想出千百理由为自己的不讲真象,走不出来找借口,其实是骗不了人,骗不了神,到头来骗的是自己!有这种表现是愧对大法弟子这一称号的。

《明慧周刊》让我看到了自身的差距,也给了我一个认清自我,明析不足,从而精進提高的机会。由此我也看到,同修之间加强交流,营造一个比学比修的环境是多么重要。我也由衷的希望那些由于执著和怕心而封闭着自我的同修,重视起一切交流提高的机会,在与同修们的比学比修中,共同精進,完成我们的使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