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过新加坡中领馆前证实法的一年


【明慧网2005年11月22日】

尊敬的师父:您好!大家好!

一直想去中领馆前发正念,但一直都没有去,也许是那强大的怕心,使自己一直都在原地想,裹足不前,直到去年9月间,电视的一个广告,使我猛然联想到,6年中,大家都在做着许多证实法的事,但环境总是感觉很困难,原来邪恶的源头、邪恶的老巢没有去处理。

师尊在2004年美西法会上说:“在各国的领馆是他们的窗口,那是中国海外民众表达意见的地方,当然可以去。那里也有能救度的人,所以意义重大,而且你们做的一切,世人也会看见。”(《在2004年美国西部法会上的讲法》)意识到去中领馆的意义,我们隔天就去了中领馆。

到了中领馆,看它的四周环境,发现外交部、英国、美国大使馆都在中领馆的四周,中领馆前的大马路另一边是私人住宅,偶然也看到有警察在那里巡逻。虽然向往着象其它国家的同修一样能在中领馆前坐下来堂堂正正的发正念,但害怕使自己决定找一个偏僻的、不引起任何麻烦的地方发正念。由于自己巨大的怕心、顾虑心、怕麻烦等等常人心的促使,没有按照师尊的大法用正念去对待问题,想用常人的办法绕开走,找一个不会引起麻烦的地方发正念,结果被旧势力钻空子,最终还是遇到麻烦。第一次与2个同修在中领馆后的小山丘上的空地上发正念学法,没想到15分钟,就来了2辆警车。原来那天正好是911,美国大使馆戒备森严,打电话报警。那是我们第一次去中领馆坐下来发正念,也是第一次去了负责管辖的东陵警署给警察送《转法轮》

虽然这样,我们还是没有意识到自己的不足,还是用常人的手段找其它办法。后来我们希望租附近的私人房,在房子内发正念。可那里属于敏感地区,根本也没有人贸然的租房给我们。无可奈何,最后我们决定在中领馆附近的车站整点发正念,发完正念后走去购物中心内学法。刚开始我们只是发正念学法,但我们很快注意到巴士车站,有很多来自中国的新加坡永久居民及来往办护照的行人在那里等车。于是,我们开始在那里向他们讲真象。

1) 在车站讲真象也是修炼的过程

刚开始,只是站在一边发资料,偶尔人少时,向来自中国的人讲真象。有时警车巡逻过,便心跳加快,什么人的想法都上来:警车会不会停车,会不会来抄我的身份证等等,怕心和顾虑很重。但通过实践的修炼,慢慢发现这种怕心及顾虑心一点点的在去掉,越来越少了。最后,即使警察来了,也能理直气壮的告诉他们,我们为什么要来此地。最后还主动去警察局,直接找高级调查官讲真象。同时,在此过程中,我也去掉了许多执著,如:争斗心,有时不同意对方讲的,以前我会穷追不舍,得理不饶人。埋怨心,跟对方讲了老半天,对方还是不理解,心里很不平等等。过程中不断的去掉人心,慢慢的发现自己能够很自如的平和的向更多人面对面讲真象,即使面对一些对法轮功误解很深的人刁难,我也能控制整个场面,这有助于我往后在更大场合中向更多民众讲真象,以下是一个讲真象的例子。这是在车站讲真象中慢慢磨掉自己许多执著心,才看到的效果。

一次,公共汽车站很多人,有来自中国的人,也有新加坡人,支持法轮功的,误解反对的同时存在,当时一个新加坡人对我说,法轮功好,他收到很多资料。可旁边一个新加坡人听了跳起来,反驳他,而且出口就伤人,那个支持法轮功的新加坡人理直气壮的说,法轮功学员把真象告诉给每一个人,是在做好事,有什么不好!我笑着看着他们,心没有被带动,旁边有个中国人微笑着看着我,最后问我要了一本《九评》,那个反对法轮功的看着这样的气氛,便跑了。

2) 在中领馆前炼功及发正念

在中领馆公共汽车站讲真象中,我总是有那样一种遗憾,我不能象其它国家的海外弟子一样堂堂正正坐在中领馆前发正念炼功,特别是在去年我去了一趟曼哈顿,看到那里大法弟子天寒地冻的在中领馆前发正念炼功,我深深体会到他们的辛苦,我问我自己:“我来这么寒冷的地方发正念炼功,而在新加坡的中领馆前我做了什么,那是一片空白。”我看到了自己巨大的怕心与安逸心。我突然感到从未有过的痛心,我期盼着有一天我能在新加坡中领馆前堂堂正正的发正念炼功。

今年6月,沈阳的大法弟子高蓉蓉被中共用电棍毁容,最后被迫害死。当时,海外的大法弟子都到中领馆前呼吁严惩凶手,我也想去中领馆前呼吁,虽然横幅已经做好了,但我始终没有勇气去,我也认为一旦横幅在中领馆前拉开,就意味着我每天都要到中领馆前发正念。修炼是很严肃的,不是为了拉横幅而拉横幅,那是为了救度更广大的众生。

虽然没有去,但在那期间,我却做了一张A4大小的揭露高蓉蓉被迫害的真象图片,挂在我的背包上,走到哪,都可以让人们看到真象。一次,我把背包放在一边,在另一边发关于高蓉蓉的真象资料。没想到有很多人被背包上的被毁容的高蓉蓉的相片吸引,很多人围住,在那看,然后好奇的来拿资料。我决定把关于高蓉蓉遭受迫害的真象图片放大做成展板。

没想到展板做成的当天,一个同修拿着这块展板就到中领馆前展示出来,呼吁制止迫害,当天这块展板就被警察收走,但很多同修正念支持,很快又从警察那取回了。当时我心里不高兴,心想为什么没跟我打个招呼,难道就这样展示一下就算完了。当我平静下来,和那个同修交流,最后决定隔天到中领馆前去拉横幅呼吁制止迫害,当时有更多的同修参与。佛学会过后也去申请在中领馆前活动的准证。东陵警署的指挥官让同修去谈准证的事,我刚好也在那,就和同修一起去见指挥官,他告诉我们没有批准我们的申请,当时我坦坦荡荡的告诉他,不论准证批不批,中领馆前的制止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呼吁,我一定要去,而且一条道走到底,直到迫害结束。作为一个新加坡公民,大热天,我没有必要去那里,但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别人好!当时我也指着桌上的关于高蓉蓉的展板说,如果是你的亲人、朋友被迫害成这样,你会怎么样!

就这样,我与同修开始了每一天,不论艳阳高照或者狂风暴雨,都到中领馆前发正念炼功。在中领馆前发正念的初期,非常困难,中领馆的人报警,警察来的很频,天也老下雨,一些同修也有意见,自己也有自己的磨难,每一天都考验着我的心,能否在中领馆坚持下去。

但我很幸运,在那段时间里,我那4岁的孩子每晚跟我学法时,总是叫我读《洪吟(二)》。当警察来的很频、同修对我有意见及自己的磨难同时来时,我想起师尊的法

千辛万苦十五秋
谁知正法苦与愁
只为众生能得救
不出洪微不罢休

我马上明白了,心里平和了,不执著那些了。当狂风暴雨来时,警察多次刁难,环境很恶劣时,师尊的《征》最后两句“管你大雾狂风舞 一路山雨洗征尘”让我明白越是困难,越要坚定正念,坚持到底,狂风暴雨,那在天上就是正邪大交战呢。

最近师尊的《一念中》一直在我的心里回荡着,

坦坦荡荡正大穹
巨难伴我天地行
成就功德脑后事
正天正地正众生
真念洪愿金刚志
再造大洪一念中

让我即使碰到怎样的困难都能更好更稳的走好助师正法的路。

在中领馆前炼功发正念的过程中,让我发现心中装着师尊的法,很多常人的执著心,一念就解决了,关过的很轻松,事情很多都向好的方向发展,就如师尊在“排除干扰”中所讲的“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只要心里有法,就不会象开始在车站讲真象时,很多事用常人心对待,很多常人心去的很慢,又苦又累,有时还被旧势力钻空子。同时我也理解到,不论做证实法事多与少,如果都用常人的手段想法去解决问题,那是做事心强!对震慑邪恶与救度众生起不到很好的效果,也因为常人心,往往顾左又顾右,从而耽误了很多该做的事,没去做好,耽误了救度众生的时间。

最近,我们把炼功点移到中领馆办事处出口的对面,并挂上横幅,让更多的去中领馆办理证件的中国人及来往的车辆内的人都能直接更清楚的看到法轮功的真象。有许多中国人看到法轮功,非常惊讶,有的直接来到我们面前看展板。离我们坐的地方2、3米,便是私人住宅,屋主是白人,当他知道真象后,碰到我们还向我们合十,表示对我们的支持。目前,我和另一个同修每天坚持,另外有同修在不同时间也来支援,在那里已经近4个月了。

以上是一年来在中领馆前证实法与修炼的点点滴滴。

最后感谢师尊的加持及所给予的一切,也感谢同修们的鼓励。

谢谢大家!

(2005年亚太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