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放下根本执著


【明慧网2005年11月25日】

前天看了197、198两期《明慧周刊》都有同修谈去掉根本执著的文章。看后反思自己的根本执著是什么呢?以前也曾想过,可总觉得当时入修炼之门时没有为了“什么”的想法,就是听姐姐说大法特别好,对人有好处,所以很自然的就入了修炼之门。一直都找不到有什么根本的执著。

昨天遇到的一件事又一次使我想起了这个问题。昨天一同修(不精進,执著于名、利、事业,多次提醒仍没放下)来我家拿师父的新经文,一進门我看出她是精心打扮过的,好象出去办事。因为她平日上班很忙几乎没时间做三件事(这也是她的状态造成的),今天是周日,本想她应抓紧时间学法、炼功,没想到她又把时间安排出去,因她急着要走,所以没说什么话。她走后,我发现我的心情很复杂,说不上是一种什么心情,觉得自己状态不对,向内找:我是一种什么心呢?是看到她不珍惜时间希望她精進替她着急的心吗?想想:有这样的心情,但不全是。若单纯是这样,我体现出来的应是希望同修精進的一颗善心,可我明显觉得不是这个感觉。深挖自己还有什么心呢?是羡慕吗?想想:不是。我得了大法了,我不执著常人的这些东西。是妒嫉吗?想想:不是。是什么呢?还是不知道。于是我不再考虑,静心学法。

今天早晨打坐,刚做第一个加持动作时就入静了(平时很少入静)。

这时头脑很清醒,心里很纯净。我突然明白了自己的根本执著:我把大法当作在常人中找心理平衡的一个大“筹码”了!当时心里一惊:我原来一直把这么神圣的大法混同于常人拥有的东西,只不过在我心里份量太重而已。当我看清我自己这个深藏着的肮脏的执著心时,泪水涌了出来,觉得愧对师父,愧对大法!这个根本执著表现在平时每听到别人有什么“好处”时,就想:这些有什么用,我得了大法了,不执著这些;听见别人事业如何如何了,就想:这有什么用,我得了大法了,不执著这些等等。当时还认为自己修得好,什么都放的下,现在看来那只不过是把大法当“筹码”找心理平衡后的常人式的不与人计较而已,并不是在法上认识从而提高上来的。

认清了自己的根本执著后,头脑很清晰。明确的知道了昨天同修走后自己那种复杂的心情,除了有为同修着急希望她精進的心,还有在根本执著掩盖下的妒嫉心;知道了为什么妒嫉心总是修得不彻底;知道了很多的执著心也是在根本执著掩盖下没能发现或及时修去;知道了今后正确的修炼状态是:听见什么都不动心,因为我们不求任何世间得失的,若动心了,说明还有什么心没放下,应及时向内找并修去它。

感谢师父,我知道这都是师父的慈悲点化,才使我找到了自己的根本执著。我们唯有精進实修,做好“三件事”,才能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