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断放下自我,溶于法中


【明慧网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三日】

尊敬的师父,您好!各位同修好!

感谢同修在百忙之中为我们提供的这次交流心得的机会。我深知在修炼中离师父的要求有很大差距,所以不想写。但是想起师父《在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上讲法》中说:「大法弟子做什么事情啊,都要以法为大,摆放任何事情的时候你都要首先考虑法。……因为你们还在同化法的表面是需要不断的提高的,你在不断的提高的时候,就要给你安排那些所要修去的东西,每一个境界有每一个境界中的状态,如果你停在那里,那肯定就会跟不上正法的形势了。」我悟到,既然是正法需要,师父的安排,每个大法弟子必需得去圆容它。以下是个人修炼中一点体会,写出来与同修分享。

由于迫害的初期没在法上认识法,违心的给邪恶写了「保证书」。但是慈悲的师父没有放弃我,让同修(我的父亲)给我送来经文、和我交流。我由于得法时间短,怕心重,虽然知道大法好,也不敢去天安门证实法;但又知道维护大法,就自己去做真相。

在邪恶因素很多时,我觉得仅靠个人的力量是不行的,体悟到了师父讲「整体提高,整体升华」的内涵。可是我们村的学员几乎都不学了,互相之间也没有联系。我就在心里想:我要把他们组织在一块学法多好啊,那样的话,谁也不会掉下来。可是我只去过两次炼功点,才认识三个人,别人能听我的吗?变异的想象消磨着我的正念,这样就一次次不了了之。

师父能洞察每个人的思想,在《位置》这篇经文中指出了我的执著:「人就是人,关键时刻是很难放下人的观念的,但却总要找一些借口来说服自己。然而一个伟大的修炼者就是能在重大考验中,放下自我,以至一切常人的思想。」我悟到,宇宙在正法中,每一个生命都在摆放自己的位置,每个学员被赋予了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重任。大法造就了不同层次的众生,当前旧的宇宙中安排的一切,对师父拯救大穹造成了巨大的干扰和魔难,如果没有了师父和大法也不会有我的存在;而现在,微不足道的我得遇大法,得到救度,怎么能放不下自己的私心、无视众生的安危呢?

如果因为我的失误造成许多大法弟子跟不上正法進程,辜负了师父的期盼,我的罪太大了。我们和伟大的师尊同在人世,捍卫伟大庄严的佛法,师父把我摆在了那么高的位置,邪恶怎么配和我较量呢?我的心一下子明亮起来,也不怕了,心中充满了正气。我要担当起我的责任,虽然我不是辅导员,我打定了主意,挨个去找我们村的学员。

先找到了两位学员,把师父的经文给了她们。交流中她们说虽然放弃了炼功、学法,但放不下大法,也不知外面怎么样了,你要早来找我们该多好啊,省得耽误一年多时间,我心里更坚定了开创集体学法环境的这颗心。这时第一个学法小组成立了(虽然只有三个人),再后来又陆续去找其他老年同修。

因为家庭环境不一样,同修的心也不同。有的说放弃了修炼;有的说在家做个好人就行了,更不愿牵连到孩子;有的看完师父的经文就给了我,对师父产生了怀疑。因为在这两年多的时间里,我不间断的找她们,她们表示出不愿和我在一起,有的怕我给他东西,看见我低头就过去了。看到她们的表现,我心里又委屈又不平衡,心想,我是不是执著啊,我现在这么忙,老找你们得耽误多大功夫,又气又在心里埋怨。

师父说:「修炼人的思想如果离开法,邪恶就会钻進来。」在我没有及时向内找,执著了表面现象时,邪恶不断放大我的执著,又执著起自己来了。执著的用人心去考虑证实法中所遇到的问题,越执著结果,越急躁。达不到我的要求时,我着急。为别人的不理解而不平,忽视了学法,把我悟到的理一股脑的塞给别人,不考虑她的接受能力。求名的心,动不动还气愤,哎,我怎么就不用法去衡量,结果心灰意冷,没了善心。师父的法打开了我的心结:「我想千万别心灰意冷,对谁都慈悲这样去做,有熔化钢铁的慈悲就能做好。」(《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此后,我注意修自己的心性,不断归正自己,同时告诉她们个人修炼与正法修炼的不同,讲大法的超常和同修正念破除邪恶的实例,同时多发正念,清除干扰她们精進的一切邪恶。结果不长时间,她们陆续出来参加集体学法,在这个环境中越来越理智、清醒,正念也越来越足。在讲真相中有新学员得法,新学员精進的做着「三件事」,也有四、五人学了法、炼了功。大家都在努力的去掉执著心,新老学员共同开创了集体学法炼功的环境,直到现在还在坚持着。虽然这些年也有各种干扰形式,我们每个人都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我悟到只要走师父安排的路就没有错。

在我修炼的过程中,我感到我拥有的勇气、智慧、能力,无一不溶入了师尊无比慈悲的心血,只有精進不停,才能做好师父交给的「三件事」。不是为师父做,而是我们应该做的。

开始讲真相,由于没有真相资料来源,就用毛笔写。可我没学过毛笔字,我就信师父,求师父加持弟子,结果写出来的毛笔字既美观又正气十足。那时孩子小(刚三岁多),白天我就带着孩子做真相,晚上出去时安排好孩子睡觉,做完真相回来孩子也不醒。

记得在二零零二年夏天时,那天我到家一看十二点了,就想利用午休去做真相。考虑到本村方便,就想留给老年同修,我到外村去做,地点是这个村的地里有很多电线杆,贴粘贴最好。我正贴着,一回头看见一个中年男人,正恶狠狠的看着我,我随即正念就打过去了:解体另外空间迫害大法的一切邪恶,法正乾坤、邪恶全灭。接着,我就又贴平了粘贴。那个男人说:「还贴,贴的是什么?」我当时没有怕心,笑着说:「大伯,您这么早就干活来了。我是炼法轮功的,我贴的是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洪传世界。您过来坐着」我一看也走不了了,干脆就给他讲真相吧,反正怎么都是救人。

那个大伯听我是炼大法的,就说:「我知道,你坐着吧,你也别走了。」我坦然的坐在地上,笑着说:「我没想跑,我也没干坏事,放心吧您,我们学大法的是好人,我不会杀人的,天安门自焚那是给法轮功栽赃,法轮功要不好,全世界五十多个国家的人能学吗?我们就是因为说真话,被小人妒嫉才遭迫害。」并且讲我的父亲怎样受的迫害。

那个男人听着听着,眼光柔和多了,显然戒备也少了很多,还和我有问题要问。他说:「要好怎么还镇压,那你们师父怎么跑外国去了,你贴的这个谁让你干的?」我边发正念边说:「您看岳飞在历史上精忠报国,那秦桧怎么要害他,最后惨死在风波亭;文革中彭德怀、刘少奇是反党吗?彭德怀就是因为说真话。这世上有正有邪,有好有坏。我们师父九七年就定居国外,把佛法洪传世界,我因为学了大法身体变好了,家庭和睦了,现在我的师父蒙冤,我就知道做人不能昧着良心说话,好就是好,我想天底下的父母都希望自己的孩子孝敬自己,以享天伦,我们师父就是让我们做个孝敬父母,与人为善的好人。况且大法是佛法,人迫害佛法是要遭天惩的,要遭报应的。您是一个好人,种善因结善果,您今天知道了大法是怎么回事,会得到福报的。您把您知道的真相告诉您的亲朋好友吧,我希望他们都能明白的,告诉家人别听造谣宣传。但是,天理是最公平的,神佛在保佑好人的时候,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您不知道,现在有许多迫害大法,举报大法弟子的人都遭了报应了,我不是吓唬您,我真的为您好啊。」

我和这个大伯呆了有一小时,他真的明白了,笑着和我有问有答的,最后说:「今天,你也就碰着我了,别贴了,你趁着人少快走吧,这附近都有人巡逻,紧着呢。」我说:「谢谢您了,好人有好报。」我为这个生命得救而高兴,最后我把剩下的真相粘贴完了,在师父的呵护下平安回家。

师父说:「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转法轮》)我悟到,大法弟子在讲真相中,只要心正念正,师父就会保护你。在以后的日子里,我利用各种机会证实大法,我知道这才是我此生的目地,我要把大法的美好、师父的慈悲带给众生,尽力去做。

随着《九评》的问世,正法又到了新的阶段,这也是师父安排的锤炼大法弟子的过程,只有我们大法弟子不断的修去各种观念的干扰,不被假相所迷惑,多发正念清除恶党邪灵的因素,踏踏实实持之以恒的才能救度更多的众生,不辜负师尊的殷切期盼和苦度。

我体会在讲真相中发正念是极其关键的、至关重要的,清理另外空间的邪恶对世人的操控后,人们明白的一面就会知道你是为他好,从而更容易被救度。那么怎样保持正念呢?只有多学法、学好法,用法的标准要求自己,修去在常人社会中养成的各种执著心和欲望,纯净自己,才能使自己发出强大的正念,解体邪恶,运用功能,净化宇宙中所有偏离大法的一切,不是说你坐在那儿时才叫发正念,而是时时处处都出正念。

我由此想到我们这些大法弟子经历无数艰险,兑现誓约,助师正法。另一面,旧宇宙中的一部份神在师尊从组大穹、救度众生中,各种私心尽显,不想改变自己已有的安排,从而造成了反映到人类表面空间的各种假相,而这种安排造成了对师父正法的干扰,其根本目地是毁灭众生的。这在正法中是不能被师父及大法徒承认的,大法弟子们在运用佛法神通,发正念除恶,是遵师道、顺天意,是为宇宙众生负责的表现,也是大慈大悲的。

写完这篇心得已是凌晨三点四十分了,本来已成形的稿子在干扰中被烧掉了。各种执著干扰我,使我不想写了。静下心来,我找到了我的许多执著心,我想我不承认它,是干扰就销毁,我只走师父安排的路,坚定正念就是在解体它。我要感谢师尊的加持,使我思路更清晰了,我做了我此时该做的。

下面以师父在《美西国际法会讲法》中的一段讲法与同修共勉:「……所以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来讲,能够坚定自己,能够有一个什么都不能够动摇的坚定正念,那才真的是了不起。象金刚一样,坚如磐石,谁也动不了,邪恶看着都害怕。如果真的能在困难面前念头很正,在邪恶迫害面前、在干扰面前,你讲出的一句正念坚定的话就能把邪恶立即解体,(鼓掌)就能使被邪恶利用的人掉头逃走,就使邪恶对你的迫害烟消云散,就使邪恶对你的干扰消失遁形。就这么正信的一念,谁能守住这正念,谁就能走到最后,谁就能成为大法所造就的伟大的神。」

(第二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