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难行,都有我们走的路


【明慧网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三日】前些时日,在与同修切磋时谈到向明慧网投稿的事情,因考虑到在证实法中没有很好的做到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应该做的,有愧于师父的慈悲苦度,一直没有拿起笔来。明慧网是大法弟子办的网站,是我们值得信赖的,同时自今年四月份可以上明慧网以来,给我在证实法中具体怎样做得更好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学习平台,让我一步一步跟上正法進程,所以我也应该为这个共同的修炼园地贡献一份力量。下面是我几年来的一些体会。

小时候我就对佛法情有独钟,许愿今生最大的愿望是能亲闻佛法。

在成长过程中对自己严格要求,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到亲人讲「真、善、忍」,那时只是一直对自己严格要求,不知以什么为原则,听到「真、善、忍」后如获稀世珍宝,从此各方面用这三个字来要求自己。

因为尘世的污浊已经超出了我所能承受的极限,我想逃离人世,去一个与人为善的地方。为此,我想到过出家,我想那里或许有我所寻求的。当听到「真、善、忍」之时,激动了很久,在此后一年的时间我经常去一些寺院,看到宗教真的不行,打消了这个念头。心里给自己一个最后期限,过完这个年吧,过完这个年就走,去寻找我要找的,那是一九九八年年底。

不知是否家人发现我的郁闷,建议去住在叔叔家的奶奶那里去玩,散散心。我想,也好,去看看她老人家。第二天一大早,一个声音在我耳边洪亮的呼唤着我的名字「某某,你还不起来,去学李老师的法啦!」叫了四五遍。我以为是奶奶在喊,很不高兴地睁开眼睛对奶奶说:「这么早叫我干嘛?让我再睡会儿!我在学校读书也挺累的!」奶奶却说没有喊我。奇怪!那个「李老师」是谁?为什么叫我去学「李老师的法」?说这话的人又是谁?奶奶说你姑妈那里有李老师的书,你去看看吧!

从上午十点钟开始看,先看《转法轮》。哇!简直太好了,在我最迷茫时解开了我对人生所有的迷惑。「老师啊!我找了您很多年了,找得我好辛苦啊,今天终于找到您了!」当时太激动,热泪满眶,心想一定要把所有的书籍看完,全部记住,担心以后没有机会可看了。就这样一直看到晚上十二点。说来真的神奇,我真的记住了,书中的字在我脑海里闪闪发光!而且当晚老师就给我下法轮,反应很强烈!

新的一学期开始回到学校,向别人打听,问知不知道他们炼法轮功的是在哪里炼功,于是很顺利的到了当时集体炼功的靠近江边的一个公园。一九九九年上半年,我在那个集体学法炼功的环境里面迅猛的提高。亲眼见证一个不识字的老同修,五十几岁,学法后能独立看《转法轮》。那里是一个很纯正的场,觉得那简直太好了,要是我们年轻的一代人都有这么善良该有多好啊!为此我请当时的一个辅导员到学校去洪法、教功。

一九九九年湖南益阳发洪水,冲掉了我同学的家。当时她对佛法似信非信,只是觉得很正。正值当时「七ܧ二零」,所有的东西都冲走了,就只有《精進要旨》没有冲走,她亲眼见证了大法神奇。但由于当时铺天盖地的迫害,她最终没有走進来。这场迫害的发生,真的使多少有缘众生進不来,很可惜啊!

虽得法晚,但是在「七ܧ二零」之前我提高得很快,心里隐约感到将来有一天会发生迫害。我心想:这么好的师父,这么好的大法,不管将来发生什么,我都是师父的弟子,永不退缩,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约一九九九年九月份,刚刚开学,央视的一下属企业来我校招一批实习生过去,只在我校挑选几个人过去。当时本来没有选到我,后来还是要我去了。还有很多条件比我好的,都没有去。我们被企业接走后,第二天,那个来我校传功的辅导员来学校找我。我们班的同学一看到他就不喜欢他,把他轰出了校园。这件事情是后来我返校毕业会考时,同学和我讲的。半年后,联系上该市的同修,他们说,那个来我校传功的辅导员走向了大法的反面,把所有该市大法弟子的名单都递上去了,那次到我学校就是去迫害的。这件事情的发生给我以后在给校友讲真相中造成很大的影响,他们相信大法的美好,但是大法中有学员走向反面使他们不理解,这些人走向反面给大法抹了很大的黑。我们每个大法弟子在常人中的一面,做得好就是在讲真相。那个不识字的老学员也因迫害的发生而走向反面,烧毁大法书籍,迫害大法学员,干着特务的勾当。

二零零零年初学校就开始安排我们的工作。当时因为受同学的诱骗,我走進了传销的行列,交了差不多四千块钱。当时的我太年轻,对社会一无所知。在这期间,我没有坑过别人,但是在修炼的路上已经停止了步伐,有两个多月的时间没有看书。在传销里面一共待了三个月,其间师父借别人之口点化我,但是好象当时我的智慧被锁住了一样,对前行的路很渺茫。谎言铺天盖地,象我一样的年轻人对外界的好坏评判能力很差,当时联系不上同修,也不知道要怎样做,反正就是横了一条心:你要讲法轮功的坏话,我就和你说事实是怎样的,我不怕你。那是很被动的,别人提到我才说的。

有一次,听同修说:「师父在讲法中讲到,修炼了还搞传销就是在破坏大法弟子修炼的形式,是犯罪的!(不是原话)」我当时很痛苦,因为我是大法学员,而我当时就走了一段那样的弯路。深深的忏悔,请师父原谅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吧!

从传销的歧途中走出来,感觉到修炼上落下很远了。跟不上正法進程,必须马上赶上。正值二零零零年毕业会考期间,我先到一个同修家里,和她一起学法一个星期。她当时只是说要「坚定」,对于个人修炼的道路「随其自然」。过了几天,我看到明慧网的一篇文章《慈悲伟大的师父》,我心都碎了──师父为我们承受了那么多,吃了那么多的苦,而我今天还「沉醉」在魔难中「随其自然」。

回到学校参加完考试,学校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校领导在大会上大肆诬蔑法轮功。当时我在校各方面表现很优异,校领导对我评价很好。以前我在校时向他们讲过大法的美好,低年级的同学都知道这件事情,但是不认识我,是他们在一次不经意的对话中说到这件事情。我立刻找校领导讲真相,他们在校大会上诬陷大法将要毒害多少学子啊!用了一个上午的时间,在校领导的办公室里,一同去的还有几个同学,他们因此也了解了真相。是大法给予我的智慧,让平时沉默寡言的我在讲大法真相时滔滔不绝。校领导当即表示,以后绝不在全校师生面前诽谤法轮功了。当时讲真相时没有怕心,学校还是第一个把毕业证发给我。因毕业时经济很困难,校领导还大力支持我。是慈悲的师父一直在我身边看护着我,不愿落下一个弟子。只要坚信师父与大法,再艰难都有我们要走的路,都能走过来。

回到家,家里也是冷冰冰的,所有人的眼光,好象要刺到骨头里一样的难受。从那时开始,我对亲情以及人间的情看的很淡,对师父和法更加坚信不移,只是感觉邪恶势力从天而降,压在大法弟子身上,喘不过气来,很艰难。

在以后的生活和工作中,我不怕失去工作,不怕生活穷。人生只有一世,所有的东西都可以失去,就是师父和大法不能失去。对师父和法一定要坚定,只有师父和法才能救度我们。人世间的一切都是过眼烟云,过得再好,也只不过是一辈子。

我也因此换了很多份工作,过了很长一段时间的穷日子。我是大法弟子,走到哪里都要发挥作用,是大法给予我美好,在大法受难时,我岂能因个人利益而躲起来?在一企业实习的时候,马上就要转正了,被单位保卫发现我随时带在身上的师父经文。正值「十‧一」,当时我并不怕,抓紧时间告诉世人大法的美好,法轮功是被迫害的。当时的领导很信赖我,没有迫害,只是失去了那份工作,我却一点也不觉得可惜。二零零二年,已经知道某同修被迫害致死,留下两个几岁的小孩。看到两个天真的孩子,一阵心酸,这是我们大法弟子的遗孤。当时悟到要去帮助他们,但是没有那个能力,现在想来真的很惭愧。如果我站在小孩的立场上想,我妈妈是大法弟子,如今她被迫害死了,却没有人来帮助我们,会给小孩心里造成多大的阴影?

从二零零零年开始一直到二零零三年初,我一直都是一个人在走。刚开始不知道怎样讲真相,只是在法理上悟到的要怎样去做就怎样做。很多时候明显感觉到跟不上正法進程,心里很着急。二零零三年间遇到过同修,但是她们怕心很重,走出来怕被抓。我只能得到很有限的大法真相资料和师父的新经文,经常是手抄。当时迫害很严重,我心里很难过──一个大法弟子受迫害将有多少众生听不到大法的真相,这是一个很大的损失。我的同修啊,师父是何等的慈悲伟大,我们不管多么艰难都要走出来,亿万年的等待只为这一回!

随着正法洪势的推進,邪恶被大量清除,从二零零三年开始我感觉各方面轻松了很多,讲真相也比以前更有智慧了。世人越来越多的了解了真相,但是在中国大陆,国人一直都在党文化的毒害下长大,很多的人还要我们去救度,责任是何其的重大。师父给了我们巨大的能力,我们大法徒在讲真相时也要会用智慧、神通来救度世人,放下人的一面。如果中国大陆每个大法弟子都能走出来,一天讲一个人,不到半个月,全中国都听到真相了。

师父在讲法中讲的最多的是要大法弟子多学法,「三件事」同时都做好是以学法为前提的,三者相辅相成,缺一不可。从迫害开始到现在,六年了,这几年的讲真相中,大法弟子前仆后继,可有些人被恶党蒙蔽着就是不听真相,在这种情况下,出来了《九评》,破这部份众生了解真相的壳。

得到《九评》后,第一个讲真相的对象就是我的家人。家人在我这几年的讲真相过程中,一直不能明白;直到他们看完《九评》的碟片后,所有的迷惑都打开了。当即爸、妈对我说,你帮我们写退出声明吧。

弟弟已经过了党前培训班,新的学期马上就要入党了。弟弟还在说,现在的学校每个班都有比以前多很多的名额入党,所给的名额必须达标。我给他讲了很多,还是讲不通,我心中很急:现在的大学生怎么扎進去这么深?道理给他讲得那么明白,他还是不能接受。利用暑假的时间,我要弟弟到我上班的地方来打暑假工,因为他一直在学校,给他讲还不如让他自己亲身经历,让他自己去找工作去体会。我每天都和他交谈,一边讲党文化下面的中国现代经济和现代人的思想观念,一边讲法轮佛法对人身心美好的作用和《九评》是在清除人头脑里的党文化毒素。

弟弟用了三天的时间看完《九评》,第四天把我叫过去说:「姐姐,这本书我看完了,我知道你以前和我讲的都是真的,但是我要提一点意见就是:你就这样跟人家去讲,一般的人很难接受的,你在给别人讲真相时不要讲得太高,你可能认为讲得不高,但是对于常人来讲,你们讲的都是很高的。他不听你就给他《九评》看,如果他还看不懂就给其它资料和小册子看,这些资料都做得很好的。我为了看这些资料,我都不想睡觉,看了心里还想看,真的想一下子就把它看完。」

后来,弟弟自己写了「三退」声明,还主动要看《转法轮》,回到家的第一天就给同学讲真相,还给同学护身符。我又一步一步教他在学校怎样证实大法好,他说这个暑假收获最大。

我们本地区来讲,整体工作还是做得很不够,没有看到横幅标语,也还有很多人没有听过真相,间接造成讲真相的阻力。目前另外空间的邪恶势力清除得只剩下很少的情况下,我们有待加强讲清真相的力度,让我们在正法進程的最后阶段整体精進。

在单位里,我会通过各种途径用最便利的方法去跟同事讲,最后给他们看《九评》、真相小册子、《风雨天地行》录像。同事看了以后,眼泪都流出来了。晚上我在梦中梦到我和一群年轻人在一起,师父来看我,笑呵呵的和我说话,我当时心里很开心,师父还是那么的年轻;在师父面前,我象一个几岁的小孩。这些年,师父一直在海外,我们心里真的很想念师父,在此表达对师父深深的思念。梦中,师父好象要走了,我极力的想留住师父,想让师父再多坐一会儿,师父说:我会回来的。

在做「三件事」的过程中,还有很多没有做好的,只要多学法,就可以解决。平时的工作很忙,所剩下来的时间就不多了。但是作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来讲,师父安排给我们的时间是足够的,做得好与不好就在于我们自身。

(第二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