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出证法步 执著自然丢


【明慧网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三日】这次大会征稿,本想搁笔。一是没做好,二是微不足道,与法的要求相比,差之千里。但接到了师父《越最后越精進》的经文后,我改变了认识。师父讲:「一个人在修炼中会有很多关要过,造成的原因是从人出生以后就在不断的对人类社会认识中产生着各种各样的观念,从而产生执著。」「如果一个修炼的人连这些都不想去除,那么修炼人的体现是什么呢?当然,多数处于这种情况的弟子其实是因为开始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轻微执著或者观念的干扰,被邪恶钻了空子、加大了这些因素造成的。」我想到了自己在修炼过程中,正是因为开始没有意识这一点,因小失大。因此,将自己的粗浅体会写出来,望同修慈悲指正。

我是一九九六年就得了大法的人,头两年带修不修。一九九九年大法遭迫害一直到二零零三年,我仍躲在家里个人修炼,不敢走出来证实法,原因是固守着自己最执着的东西──情,放不下。因自己是一个组合家庭,两方儿女、社会关系复杂,出去怕受迫害,怕失去这,怕失去那,又怕失去这个家。但心里很矛盾,知道自己不做好「三件事」不够资格当大法弟子。丈夫见家里受骚扰和监控,怕我出事,要我放弃修炼。我的回答是肯定的:李老师教我们修炼「真、善、忍」,只会对家庭更好,我选择修大法一修到底。因为放不下情,从此,夫妻关系反而越来越紧张,丈夫并多次提出离婚。

因我执著这个情不放,旧势力也演化一些假相来考验我。使我长期怀疑他有不轨行为。我把心都放在他身上,经常吵架,根本不象个大法修炼人了。周围的同修多次与我切磋,劝我放下此执著,可是我口头能答应,心里还是放不下。

二零零三年三月,师父的《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来了,我学了以后,触动很大。师父讲:「在神的眼里,旧势力的安排也是这样,你一手抓着人不放、那手又抓着佛不放,你到底要哪个?!」「整天那思想中执著的都是常人的东西,甚至被情困扰的颠三倒四的」,「所以有的时候师父说重了不好,说轻了又不想去悟。快结束啦,你们得想想自己了,时间不等人哪!」于是我决定冲破这个情关,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把以前的那些「怕」和放不下的「情」统统放下,不去考虑和执著,一切用法的标准衡量。

从那儿以后,在做好生意的同时,我一有空就学法,整点发正念,走出来做证实大法的事,到处讲真相,还讲到高层干部、「六一零」头目家。我还建立了家庭资料点。随着时间的推移,常人的各种执著自然淡薄了,夫妻关系顺其自然时,丈夫也不再对我有干预了。一次,我被邪恶钻了空子,关押几天,丈夫还去把我领回来,在邪恶面前我没妥协。

这一关我磨过了六、七年。虽然我觉得不光彩,甚至具有负面影响,但是我有深刻的体会:如果我不跨出证实法的这一步,就永远处于魔难之中。跨出了证法步,执着自然丢。正象师父讲的,「不失不得」,「它和人的各种心是相辅相成的」(《转法轮》)。

我写此体会的目地,是希望还没有走出来的同修和还放不下「情」的同修,你心一横的时候,什么都做得到,「真能放的下的时候,情况就是不一样。」(《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修不难 心难去 几多执著何时断 都知苦海总无岸 意不坚 关似山 咋出凡」(《洪吟(二)》〈断〉)。「越最后越精進」,让我们抓紧剩下的时间做好「三件事」,不负师父慈悲救度的一片苦心。

(第二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