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


【明慧网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四日】

慈悲伟大的师父好!各位海内外同修好!

第一次大陆大法弟子书面心得交流会时,我就觉得自己做的平平淡淡,没有什么好写的,放弃了那次难得的机会。看了同修们的心得体会,我感受很多,从中也看到了自己的不足,当然也受益匪浅。

看了明慧网的通知,要举办第二次大陆大法弟子书面心得交流会,高兴之余,想到这几年从大法中我得到了太多太多,而自己付出的却太少太少,让师父操了太多太多的心。自己能平稳的走到今天,全靠师父的慈悲呵护。我想,我也有责任将这几年来自己「三件事」是如何做的,按照师父所讲的「少息自省添正念」(《洪吟》(二)〈理智醒觉〉),做个总结。

学法

(一)从一人学法到集体学法

一九九九年「七ܧ二零」大法遭受迫害后有一段时间我放弃了每天学法,心中特别难受。我觉得那个状态不对──大法弟子一旦离开法,各种常人的行为都表现出来了,那不就是个常人了吗?在迫害前我几乎每天都学一遍《转法轮》的,而且是静心学的。我意识到后,从新拿出藏起来的《转法轮》及大法的其他书籍来看。虽是一个人在家里学,可也总觉得有压力,那是一种无形的压力。当我看到师父说:「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时,我的正念也越来越强。我想:师父要求我们集体学法,相互切磋,共同精進,共同提高,我不能只顾自己一人学法。

首先是与妻子形成一个场,两人利用能在一起的时间学法。因为妻子是四班三倒的,能和我在一起的时间并不多。后来我们又与住在一起的同修形成了一个小的环境,就两家人,带上孩子,也不引人注意。这样经过半年时间,我们都有很大的提高,从中也得到了锻炼。再后来在我们的带动下,在我们那个地区,逐渐形成了许多学法小组。

参加集体学法,每一个人都有很大的收获。一个学员在学法中悟到了什么理,与大家一交流,便都能明白,也就都悟上来了。同样,一个学员在学法、讲真相时有什么困惑、悟不到的地方,经过大家交流,也能很快解决问题。而且参加集体学法的学员,都能最快得到师父的新经文和「弟子切磋」文章,也能及时调整状态;同修间能很快找到搭档一起讲真相,发资料;彼此之间能有效的快速配合。集体学法也能使自己精進,克服一个人学法、发正念时的懒惰心理。

而且参加集体学法的同修,经过集体学法后,都能用自己参加集体学法的亲身感受告诉其他学员,使那些同修也能尽快走出来集体学法,带动了整体,促使大家共同提高。

我们当地有一个学员,一九九九年「七ܧ二零」大法遭受迫害后自己有很长一段时间放弃了学法和交流,甚至为了赚钱到武汉市工作,一来可以逃避现实,二来也可以多多的赚钱,很多行为都回到了常人的状态。同修找他交流,他人虽然回来了,但不愿意出来集体学法,还说一个人在家里学安静、学得多。我们就针对他的状态,到他家里去与他一起学法。经过一个多星期的集体学法,他很快就体悟到集体学法的好处。他说,起初总认为自己一个人学学得好、学得多,现在才真正体悟到了集体学法的乐趣,也悟到了自己独自一人学法时无法悟到的法理,也更進一步悟到了师父为什么要大法弟子集体学法、集体炼功、集体切磋的法理。

(二)从偷偷的学到堂堂正正的学

迫害开始前,我每天都要学法,几乎是一天一遍《转法轮》。迫害开始后,我有一段时间不敢学法,即便是在家里也一样。后来才一个人在家里偷着学。通过学法,我悟到我学的是宇宙大法,自己走的是最正的路,我要堂堂正正学法,尤其在工作单位。以前我在工作之余都要学法的,现在为什么不能?那不就是个怕心吗?我要去掉这个怕心。

我把《转法轮》带到办公室,工作之余就堂堂正正的看。有时同事来找我,看到我在看《转法轮》,就说:「你还敢看《转法轮》?!」这时我就对他们讲真相,因为在迫害前所有的同事和领导我都对他们洪过法的。他们会对我说:「你要小心点!」

有一次,我正在看书时,被单位的领导发现了。他说:「你把书给我,你现在还敢看《转法轮》?」我说:「也好,给你就给你看看,你看看这书里写的和电视上说的是不是一样?这书可是我的命,你要保护好!」他接过书后就放到他的柜子里了。我又对他说:「我每天都要看这本书的,你抓紧时间看。」一个星期后我找他,问他看完没有,他说没时间看。我说没看就把书赶紧还给我,我现在要看。他立即把书从柜子中拿出来还给了我,从此后我就堂堂正正的在工作单位学法了。

(三)从请出去学法到走出去学法 到请進来学法

刚开始我们只是在家里偷着学,与外面的同修接触的也很少。有一天,同样年龄的一对夫妻大法弟子来找我们,要我们到他们家去学法。在那时只有我们两家在一起学比较合适。我们也只是周六、周日的上午在一起学。在我们那个地区,在邪恶迫害很严重的时候,我们四人组成了一个学法小组。我们都非常珍惜,不管刮风下雨,我们都坚持着。起初我们还有怕心,怕见到熟人,越是怕就越让你碰到。

有一次我们去学法,在路上就想,到楼下时千万别遇到熟人,可是刚到楼下就有熟人在喊我们。当时吓一跳,但马上意识到不对劲。调整好心态与熟人寒暄后,熟人也没问什么。可学完法下楼时,走到四楼,那家住的又是我们的熟人,她正好开门出来,问我们到楼上干什么。我们说带孩子来玩玩。她说:「我知道你们来干什么。正好我孩子在楼下玩,要去喊孩子回来吃饭。我就不下去了,麻烦你们帮我喊一下。」经过这次后,我们找到了自己的怕心,也放下了怕心。从此以后,我们无论什么时候去学法再也没有遇到任何熟人了,也真正体悟到放下怕心后的轻松。

逐渐的,我们感觉到每周一次集体学法已不能满足要求。我们要走出去,要从请出去变成自己走出去。走出去学法比自己在家学要精進得多,我们不再局限于周六、周日,只要有时间,我们就出去学法。

我们学法小组的学员越来越多,而同修家的条件也很有限,房子也小,而我们又没有住房,也没什么存款,我们心里头那个急呀。因为在当时只有象我们那样夫妻都是大法弟子的家庭才有可能提供学法环境。我们一咬牙,借了几万元钱才买了一套稍微大一点的房子,直到今年才把借的钱还完了。

就这样我们家也成了学法点了。我们将同修一个个请来。开始也只限于周六、周日白天学。因大家一方面要学法,另一方面要讲真相救众生,就只好安排晚上学了。来学法的学员,有老同修,也有新学员;有年老学员,也有年轻学员;有精進的学员,也有曾经走过弯路学员。通过集体学法、交流,每一个人都有不同的進步,甚至有的同修進步非常快。大家也都非常精進。我们真的做到了百脉一起运转,也做到了整体提高、整体升华。

有一位老年老学员,迫害后因为有执著而出卖过同修,回来后没有几个学员愿意接触他。我们找到认识他的同修与他交流,请他来参加集体学法,请一次不来,我们就请第二次,请第三次。通过学法和交流,他明白自己走错了路,写了「严正声明」,精進了,而且非常明显,正念也越来越强,讲真相讲得非常好,还起到了带动其他人的作用。有一次我们当地有同修遭非法关押,他去看守所要被非法关押的同修,到了正午十二点他就坐在看守所发正念,结果堂堂正正的把同修要了回来。现在在我们地区象这样的学员也越来越多了。

发正念

起初发正念,几个人坐在一起,那哪是发正念哪?完全是挨时间。盘上腿就开始疼、开始闹心,嘴里在念着正法口诀,头上满头大汗,腿疼得钻心,心里在想「怎么还没到时间,闹钟快响呀」,还在心里默念着时间,十、九、八……。我们当时法理还不是很清楚,只认为是业力所致,但那种疼与炼功时的疼完全不一样,发正念才十五分钟,可比炼功一个小时还难受。因为我是关着修的,什么都看不见,有时还在心里想:我发正念有没有用啊?

师父在《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一文中讲:「其实大法弟子每个人都是有能力的,只是没在表面空间表现出来,就认为没有功能。但是无论能否在表面空间表现出来,动真念时都是威力强大的。」

在《在美国佛罗里达法会上的讲法》中师父告诉我们:「我告诉大家,现在所有剩下的能够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就是我们学员自己的原因。没有重视发正念的这些学员,你们自己所应该承担的、负责的空间里面的邪恶还没有清除,就是这么个原因。所以发正念这事大家一定要重视起来,不管你自己觉得有能力和没能力,你都应该去做。你清除你自己思想中的,那是在你自己身体范围之内起作用的,同时你要清除外在的,那与你所在的空间是有直接关系的,你不去清除它们,那么它可不只是迫害你、抑制你,它还要迫害其他的学员、其他大法弟子。」

经过不断学法,从法理上我明白了这是旧势力的迫害、是邪恶的干扰,每一个大法弟子的正念都是有威力的。法理明白了,发正念的目地明确了,经过一次又一次的发正念,这些干扰和迫害因素被消除了,再发正念就不疼了,有时发半小时甚至更长都不是很疼了。

师父在《正念》中讲「大法弟子在这特殊的历史时期,为了减少邪恶生命对大法、大法弟子与世人的迫害,发正念起到了非常关键的作用。大量的邪恶在正法之势未到之前被及时的清除,减少了很多损失。然而邪恶已经看到了它们的末日,也表现的越来越疯狂。大法弟子已经成为众生得救的仅有的唯一希望,所以为了更有效的起到正法的作用,大家在讲清真相的同时,一定要重视发正念,及时清理邪恶和自身存在的问题,以免被邪恶钻空子。」

虽然发正念不疼了,可是还是闹心,不是疼的闹心,而是自己执著太多静不下心来。其实心不静发正念就象心不静学法一样,不就等于白发了吗?这其实就是主意识不强。我就加强学法,清除干扰因素,使自己主意识加强,不再胡思乱想了,也能静下心来了。

开始发正念时心态也不平稳,默念正法口诀后,具体的锁定目标太多,而且心里对旧势力、邪党首恶充满了恨;在针对被关押同修遭受的迫害发正念时,也表现出了一种莫名的恨。学了师父的《正念》经文后,对发正念有了清醒的认识,也知道怎样发正念和发正念的目地了。发正念就是要清理一切干扰因素,而对于人则要救。

讲真相

(一)发真相材料从怕到不怕到成熟智慧

记得我第一次出去贴大法真相不干胶,全身怕得发抖,手脚都不听使唤。那时还不知道发正念,我当时只拿了一张不干胶,而且就在我住的那个院子的门口贴。我看好了没有人的,刚一贴就发现后面十几米处来了一个人。我赶紧跑,跑了一大圈才敢回来,自己早已是满头大汗了。

有了第一次,胆子就慢慢大起来了,同时我们也抓紧时间学法,从法理上提高上来。每次发真相资料,我们都做好准备,先把资料内容看一遍,把同修折叠不好的都从新折一遍,将醒目的内容尽量叠在外面,再用塑料袋装好。投放的地点先想好,有自行车篓里、有住家门上、院子里、牛奶箱里、报箱里、有办公室桌上、有超市的货架上、有农家晒的衣服夹上、有商店卖的衣服口袋里、学校教室里、公园里、出差坐的火车上、公共汽车上、电线杆上、主要路口、……只要我们能想到、遇到的地方都是我们投放资料的地方。我们也会根据不同的心态、不同的环境、不同的人和不同的时间,发放不同的真相资料。就说时间,有白天发的,有傍晚发的,有深夜发的,有黎明发的。只要多学法,多发正念,信师信法,什么时间发资料、什么时间贴资料都是安全的。

我有一个同事,我对他讲过大法真相。为了能让其他的同事也能看到真相,在他中途外出办事前,我就把真相资料放在他的摩托车上。他办完事回来后把真相资料带到了办公室,并告诉我说:「我有你们的东西,想不想看?」我就借着机会把真相资料要过来念给所有的人听,然后他们就又都会自己去看。我有时也把真相光盘放到同事的家门上,他们就会带到办公室来告诉我他们有关大法讲真相的东西,我也就会借机把光盘在办公室的电脑上放出来大家一起看。比我自己直接送给他们效果要好得多。

只要我们用心去做,就会越做越好,越做越成熟,越做越有智慧。

(二)讲真相从家人到熟人到众生

开口向人讲真相比发真相资料要难得多。开始时还有怕心。我们就从家人着手,当时心里想的是家人一方面要救,也要明白真相;另一方面对家人讲真相要相对安全得多,他们不会去举报;还有就是如果对外人讲真相别人会问「你家里人你讲明白了吗?」因此我们就从对家人讲真相中逐渐积累经验,因为家人对大法的态度与世人有很多相似性,基本上家人关心的话题世人也会关心,家人有不明白的地方世人也会不明白。然后我们就对亲戚讲。亲戚讲完了就向同事讲(起初只是挑自己认为安全的讲)、同学讲、朋友讲,再后来就遇到什么人都可以讲。

讲的过程中有听的,有不听的;有接受的,有不接受的;有支持的,也有反对的。就象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云游一样,师父说:「云游是相当苦的,在社会中走,要饭吃,遇到各种人,讥笑他,辱骂他,欺侮他,什么样的事情都能遇到。」刚开始的时候对不听、不接受、反对的人心里有时很生气。通过学法,我们明白了大法弟子的责任。他一次不接受我们就讲两次,两次不行就三次,不断的讲,送真相资料给他看。我们在讲真相中针对不同的人,不同的学识、不同的地位、不同的观念、不同的爱好、不同的生活工作环境等从不同的方面進行突破,目地只有一个,就是要叫他们明白真相。

由于工作上的原因,我接触的人比较多,有八十多岁的老太太,也有几岁的小孩,有政府官员、警察、法官、工人、农民、医生、大中小学教师、大中小学学生、商人、司机、发廊妹、甚至于是三陪女,我都会想办法采用不同的方式、从不同的角度将话题引导到讲真相上来,给他们讲大法真相,劝他们退出邪党,因为他们都是要救度的众生。我发现,众生都有明白的一面,都想要知道真相,明白了真相后要退出邪党的很多。当然也有极少数受邪党毒害的人不明白真相,也不愿意听真相,甚至有的熟人都说「你再讲我就去举报」,但我依旧心态平稳,心生慈悲。我在心里想:总有一天他会明白的,只要那一天在法正人间之前,他就有希望。

我有两位同事,他们是夫妻。妻子经常听我讲真相,也完全明白了真相;而丈夫因为是邪党成员,中毒很深,怎么讲真相他也不听、不相信,还把大法弟子发到他们家的真相光盘给毁了,结果后来突然得了白血病。我和他的妻子(明白真相的常人)又给他讲真相,他不再反对,而且也同意退出邪党。很快病就变成了良性的;再查不是白血病,没多久就好了。他的妻子一个劲的谢我。我说你要谢就谢我们师父、谢大法吧。

(三)从等、靠、要资料到亲自做资料

刚开始我们的资料全是同修送来或我们去拿。给多少我们就做多少,没有就不做,完全是等、靠、要。随着不断学习师父的讲法和经文,师父讲得越来越明白了,我们也越来越感到责任重大。大量的众生要我们去救度,而邪恶的破坏也十分猖獗。很多资料点、尤其是大型的资料点,相继被破坏,这给大法弟子证实法、讲清真相救度众生带来了极大的损失。明慧网及时要求资料点「遍地开花」,做到聚之成形、化之为粒,达到「无脉无穴」的境地。

但资料点是一个敏感的话题,同修之间都绝对闭口不提资料点的事,甚至连发正念都没人提。我总觉得有问题,我认为可以不提资料来源,但总得谈谈这方面的问题吧,因为师父说了大方向要看明慧网!

当时还没有大面积的宣传破网软件,要得到一个破网软件真的太难了。凭着对师父的信,也是自己有救众生的愿望,在师父的慈悲中,我终于在同修的帮助下得到了破网软件。但开始我不知道是破网软件,同修也没对我讲清楚,只知道里面装的是电脑程序,因家中没有电脑也就一直没有用。过了两个月左右后才在妻子的催促下决定在单位电脑上试一试。当明慧网的首页在我面前展开时,觉得眼前一亮,我终于上到明慧网了──我们大法弟子办的网站!我好高兴、好兴奋、喜悦之心难以言表!

按照网上同修的推荐意见,我们购买了一台过塑机,这也是我们力所能及的,用来过塑护身符、年历等真相资料,而打印的内容只好用办公室的电脑来下载并在办公室打印了。

我在大量学法的同时也不断学习电脑知识,看同修的技术文章,掌握好做真相资料的技术和各项安全技术。也正是通过这方面学习,我明白了最安全的方式就是多学法、多发正念。今年,我们终于攒够了五千元钱,而这时我们的心性也基本到位了,技术也掌握得差不多了。我们拿出全部积蓄买了带刻录功能的电脑和打印机,一个小型的资料点就这样建成了!现在我们不必再等、靠、要了──师父的新讲法、新经文和《明慧周刊》以前要半个月才能拿到,现在当天就可以到;真相资料、卡片随时可做,要多少可以做多少;大法真相光盘、《九评》光盘要用多少我们刻多少;各种小册子尽可能满足需要。

我个人体悟到,大法弟子首先要学好法,学法是前提,是根本;发正念是保障;而讲清真相救度众生则是我们的真正目地和责任。做好这「三件事」,一切就都在其中。个人的提高来自于做好这「三件事」,任何一件事都不可以偏废。虽然大法弟子的目地和责任是救度众生,而这是以自己的提高和圆满为前提的,所以师父一再叫我们要学法、学法、多学法学好法,不要忘了修自己。如果我们自己圆满不了,一切也都是零。但大法弟子的修炼又是超越于自己个人圆满的,我们的责任重大,我们是带着救度众生的使命来的,师父在《北美巡回讲法》中讲到了大法弟子的三种来源和大法弟子的历史使命。我们不仅要修好自己,也要救度众生。我们应该尽我们的所能来救度众生。

我们所做的这一切,只是作为一个大法弟子应该做的,比起精進的同修来我们还做得很不够,但我们只要尽心尽力的去做,听师父的话,一切困难和魔难都会过去。有的同修在交谈中经常说某某同修修得好,某某同修做得如何如何好,某某同修又树立了威德,言外之意很羡慕别的同修。我想,与其看别的同修,谈论别的同修,羡慕别的同修,不如认认真真学法,踏踏实实向内找、修自己,扎扎实实讲真相救度众生。与其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一步一个脚印的做好自己应该做好的「三件事」,一切都会在其中。

谢谢尊敬的师父!合十。

(第二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