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破阻力 正念显神奇


【明慧网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四日】我一九九九年刚得法,迫害随即疯狂而至。为了证实大法,我曾被非法关押三次,遭勒索现金近二万。第二次释放后,家人将我送在外地工作的儿子家去居住。我当时没有悟到这是邪恶旧势力的迫害,这一呆就是二年,没有做好「三件事」。去年接到了师父《也棒喝》和《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的经文,我惊醒了,也感到救度众生和修炼时间的紧迫,于是我义无反顾的冲破阻力回到家乡,抓紧做好「三件事」和救度众生。

从回家的次日起,我就开始每天下午骑自行车到边远山区、郊区讲真相、送资料、贴传单,连续四个多月。有时颠簸几十里,饿饭、摸黑、摔伤、挨骂、受围常有之事。由于自己牢记师父「正念正行」的法理,这不算什么。更重要的是,在救度众生中,用师父的法理,用正念正行,一次次展现着大法的威力和神奇,救度着许多被邪恶利用将要被淘汰的生命,改变着恶劣的家庭环境,这对自己有着更大的震撼和鼓舞。

有一次,我从山里做到田畈一条公路旁,该村的治安书记过来问我:「你还有资料吗?我带你到那边屋场去发。」我一看他心存邪念,就说:「法度有缘人,能得度的一定能得到。」见我不跟他走,他原形毕露了,说他就是本地管法轮功的,将我的自行车扣留,拖着我去派出所。我没有怕,从心里发正念,请师父加持,并且想:这是被邪恶利用受欺骗的人,我一定要救度他。在僵持中,我说:「我不会跑的,你先听我讲了再说。」就这样手拉手一口气讲了二十多分钟的真相,他有些明白了,最后说:「算了,你走吧。」当时,我想:你放了我,我还不放过你呢。我倒拽着他,让他彻底了解大法、答应不再迫害大法为止。事后我感到很欣慰,想起了师父说的:「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不是强为,而是真正坦然放下而达到的。」(《去掉最后的执著》)

师父《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中讲道:「但是大家往往重视结果,不注意在这个过程中把你们应该讲到的真相都讲到位。应该叫人知道的人都知道了,那才是真正的证实法、讲清真相。」又一次,一个农民家喜事请客。望着满堂的客人,我想:当着这么多人讲能否安全?但立即悟到,这念头不对,是人的观念和旧势力的干扰,我决不放过这个好机会。先发正念清场。正在讲真相和发资料时,一个男青年冲出来叫嚷:「你敢骂江XX啦,我要是江XX,……」要撵我走,我不走,他就要报警。我仍不忘发正念,把天安门自焚的疑团一一揭开。他说不出话来,觉得我讲得对,知道了江氏集团的邪恶谎言。最后满堂客人和这个男人都到我包里来抢真相资料。还剩几份,我边抢着边说:「不给了,你们共着看,我还要去救度别人呢。」按照师父教的,我征服、解体这样的邪恶阻拦有六、七次。

俗话说:明枪易躲,暗箭难防。由于自己也有漏洞,被邪恶钻了空子,今年有一次我做了证实大法的事后,被人举报关押了。家人拒绝领我。邪恶非法定我二年劳教,想送走了事。我坚决否认迫害,要出去救度众生。正念一出,就在我似睡非睡中,看见一颗大印盖到一个本子上,马上变成了一朵莲花,然后出现三个「九」字,嘴里说出声来:这就是合格证。这是点悟。我更加强了正念,过几天我闯出来了。

可是我又被家人强行送到在外地的女儿家。因我心里想着不受这种限制迫害,要出去救度众生,二、三个月后,我突然出现肚子痛,并日渐加剧,吐脓吐血。家人把我抬去检查,结果是「胃癌晚期」。家人忙了手脚,家那边忙办后事,这边求医生手术、化疗,延长时日。但我站在法上悟,师父说过,「如果不是我们个人的执著与错误而出现的问题,那一定是邪恶在干扰、在干坏事。」(《精進要旨(二)》〈正法与修炼〉)我坚决否认它!同时向内找:一是我做了一点事有自满的心,忽视了安全;二是家庭讲真相没有到位;三是我出狱时在出门证上签了字。这是我的心性问题,大法弟子没有病,命运由师父安排。于是我只要好一点,晚上就出去做证实大法的事,抓紧学法、炼功、发正念。一段时间后,肚子不痛了,去检查,胃癌不翼而飞了,一切正常。全家人和所有亲人都感到震惊。我趁机讲真相,使他们都认识到了大法的纯正美好。

我体悟到师父说的:「如果一个修炼的人真能够放下生死,那生死就永远的远离了你。但是这不是能有意表现出来的,是你在法中修到了这一步,使你成为了这样的生命。」(《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第二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