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修中我在改变


【明慧网2005年11月6日】我大学毕业后有一段时间,做邪党的组织发展工作,受邪党文化的毒害非常严重,几乎失去了作为一个人的正常思维能力和道德观念。用“稀里糊涂”、“我行我素”来形容修炼前的我,还是比较合适的。单位同事介绍了法轮功给我,由于在尘世中迷得太深,当时我并没有往心里去。大概过了几个月,有一天,我突然变得迫不及待的想学,第二天早上就跑到了同事介绍的炼功点。炼功点的辅导员、老学员非常好,也非常负责任,带着我学法。

向内找、实修中的一点体会

开始我也不知道怎么修,就经常捧着《转法轮》看,听老师的讲法录音。

一天早上,我从家里向炼功点走去,我边走边想,从现在开始五分钟,我什么都不想。可是我发现在这五分钟的时间里,我的大脑中冒出了一百多个念头。这时我明白了,这不听我指挥的一百多个念头,都不能要,都要去掉。这样,不断清掉不听我指挥的念头,每出来一个念头都用大法去衡量。逐渐的,我时时能意识到自己不足的地方,并且不断的修去不足,注意力始终是放在改变自己的内在上。另外,我的思想业比较严重,大概有一两年的时间,我的大脑里不停的冒出骂人的脏话,我就不停的修去。

我越来越灵敏,有时,念头还没冒出来,我就能感觉到,并能抓住、清除它们。偶尔,我和同修开玩笑:你们都要找有什么执著心,我是太多了,成撮子(东北方言:一簸箕一簸箕)往外冒,都不用找。

以前,我讲话时,不太顾及别人的接受能力和感受,曾经有同修对我说:你是有道理,但你讲话就是直、直、直,我就不爱听。另外,我性子比较急,办事快,毛躁,考虑问题往往不周全。有意思的是,我遇到这样两位同修:一位同修,作风非常的细腻,做事非常的细致。我们俩有时在一起合作,磨我心性的时候就比较多。比如说,今天有十件事要处理,同修呢,做事确实完美,那么费的功夫就要多,十件就可能做不完,这时我心里的火就直往上窜。通常的办法,是先要求自己憋住不讲话,有时憋得心脏都很痛。同修呢这时又通常会“慢声细语”的和我讲话,这个时候,我不敢答话,因为还在气头上,一讲话肯定是火药味十足。不过,只要我憋得住,心里的这团火很快就消下去了,又心平气和了。高效、细致的处理好应该做的事情,其实是和我们的心性相辅相成的,心性越高,越容易做到。

还有一位同修,在常人中可以说是德高望重,处理事情非常的稳重、周全,讲话的语气非常谦和,一讲话,别人就爱听。从这两位同修这儿,我发现了自己许多变异的不善的物质。同修之间虽然意见不一,有摩擦,但大家都向内找,心性到位,很快就能协调成为一个整体。

还有一次,一位同修给我讲了另一位同修暴露出的一些缺点:爱张扬、好大喜功、不体谅别人等。我静静的听着,同时迅速的查我自己有无这方面的问题。我发现自己也有,只是比较隐蔽,表现得不太明显,意识到了之后,就立刻修去。

学法中的一点体会

有一个阿姨对我讲:“对师父讲的法,我总是要问,是不是这样?我没有办法不去想。”我说,拿什么做标准呢?其实是在用我们后天形成的观念去衡量法,而这后天的观念恰恰是我们要去的东西。我不是这样学法,我把所有和法有抵触的东西,统统都修掉,就找自己的不足。我知道我在变好,修炼前,我从不顾及别人的感受,可是,今天我完全变了。

有一段时间,我总觉得学法没学進去:眼睛在看,嘴在念,念完了,还是觉得人跟法隔了一层。我就一句一句的学,有时候一句要看几十遍,确实感到学進去了,我再学下一句。学法的时候,我也不去想要怎么去悟师父高层的法理,就是静下心来学法,同时也不停的去掉已意识到的不好的东西,我觉得自己一边学,一边在变。

在洗脑班里,我就是背法和找自己的不足,注意力不向外看。邪恶的招术也是用尽了,但对我不起作用。我动了一念:如果是我的债主,我希望将来福报于你们,如果还继续这样迫害我,干扰正法,那我就要销毁你们。曾经有一个阿姨问我:你为什么不怕死?我说,我连死亡的概念都没有。

我一直觉得自己修得不好,有许多变异的东西没有修掉。如果说在修炼中有什么体会,那就是一定要学法,一定要向内找自己的不足,在矛盾中,眼睛千万要向内看,不要向外看。

(第二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