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生死出魔窟


【明慧网2005年11月6日】二零零零年秋,我们这里迫害最严重的时候,我先后被绑架到厂洗脑班、区洗脑班、市洗脑班。在被非法迫害时,我几次险些跌倒,消极承受,法理不很清晰。二零零一年三月恶人把我绑架到劳教所加重迫害。

劳教所惯用的手段是隔离,洗脑,再加暴力逼迫大法学员背叛师父和大法,它们用四个劳教人员看管一个大法学员,见学员相互说话就又打又骂。我想自己是“大法弟子”,没什么好怕的,见学员就说话,正常往来。同时给劳教人员、警察讲大法被迫害的真象。恶警搜走“经文”,我与其他同修绝食抗议,直至返还。省劳教委来人在劳教所开露天大会,我和同修们在会场打出各自缝制的“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横幅,并高声喊出,响彻穹宇。其它队的同修也参与了这次证实大法,有力的震慑了邪恶。

由于修炼的不扎实,长期又不学法,不重视发正念,反迫害中人心太重,病魔就钻了我的空子,我心里很着急。当时整个劳教所坚修大法的学员反迫害就没停,疲惫的警察在上级的高压下疯狂的失去理智,毫无人性的滥用“上绳,电警棍,穿约束衣”等刑具。法理不清的我在邪恶的淫威逼迫下答应了不再反迫害。过后,悔恨交加。经历三个月的思想挣扎,在同修的帮助下,我多学法,正念也越来越强,为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我向恶警声明继续反迫害。同时向到劳教所调查工作的检察院人员揭露劳教所的恶行。我牢记师父的话:“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与同修配合形成整体:不承认劳教,拒绝劳役,反对搜身……。

有一天,骄阳似火,恶警把队里反迫害的大法学员拉到太阳下曝晒一个下午,第二天晒时,我们就炼“法轮桩法”,恶警慌了,给一个同修上绳,胳膊上的肉都勒破了。我立掌发正念:必须破除邪恶的迫害。心里很平稳,正念坚如磐石。次日早晨,我突然出现严重“病态”并很快被保外就医。

在修炼的路上,我跟头把式的走到今天,亲身体悟师父在《博大》中讲的:“而他博大精深的内涵,只有修炼的人在不同的真修层次才能体悟和展现出来,才能真正看到法是什么。”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