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新经文《2005年旧金山讲法》有感


【明慧网2005年12月10日】学了师父的新经文《2005年旧金山讲法》之后,我的心里很难过,感到师父为救度众生承受了太多太多,为了大法弟子的修炼提高付出了太多太多……

一、一切源自坚信师父、坚信大法的正念

我是闭着修的弟子,对师父的承受,表面是看不到的,但是这次我感受到:就算是在常人空间所表现出来的一个小小的关或难,弟子也许还没有什么感受,可是那关或难的实质的东西却让师父承担了!我们亿众大法弟子的每一位在今天这条修炼的路上有多少关和难哪?每一位大法弟子都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这对我一个还在修炼中的小小的生命来讲,这个问题太大了,想都无法想。

大家知道,我们都是在迷中修炼,不论是开着修还是闭着修,都在迷中才能修。那么在修炼的这条路上自始至终都有对师父、对大法根本上信不信的考验;根本上坚定不坚定的考验,自始至终贯穿着一个“悟”字。

通过学法,我们知道今天正法修炼的这个历史时期,我们大法弟子所经历的一切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这条修炼路有多难?有多险?但是我们有师父!能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到的弟子也在大法修炼中得到了一切,这是师父的慈悲;没有做好的弟子还能有时间和机会做好,是师父的慈悲;在魔难中没有走过去,被邪恶迫害失去了人的生命,而其真正的生命得到圆满的正果,是师父的慈悲……不论我们现在能知道的和不能知道的、能理解的和不能理解的,师父都已经实实在在的给予了我们最美好的一切,也安排好了一切。

但是魔难来时,我们怎么对待啊?师父在讲法中告诉了我们应该怎么做、怎么样做好,同时师父无时无刻的默默的看护着弟子,为弟子的圆满和提高安排着一切、承担着一切。然而,我们能不能无条件的放下人的观念,按着师父的话做到做好啊?如果你说,我是大法弟子啊,怎么遇到这样的事啊,这么痛苦啊,那么难受啊,师父为什么不管我啊,……不能理解,不愿承受,也害怕吃苦,当然就更不能按照师父的话去做,一心盼着师父化解魔难,时间一长,还可能产生一种埋怨情绪……糊涂啊!危险哪!师父看到有多么着急,你知道吗?

那些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邪恶因素,对我们的一思一念却是虎视眈眈啊!在难中,只想要师父保护,自己却不想如何真正坚定正念、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并在实践中按着师父的要求做到,那和旧宇宙中把度人的神钉在十字架上受难的变异观念有什么区别啊?那些邪恶的东西也抓住了借口提高你而迫害你从而干扰正法的空子。如果真的正念不起来,在被迫害中掉下去、走向了反面,那些邪恶的东西可正好找到了迫害大法的借口,它们窃喜:看吧,这些手段给他造成的压力使他不学了,不炼了,还反过来了,这就证明了这考验没错了吧?

在经文《在北美大湖区法会上讲法》中师父讲给了我们这样一个真象:“特别是在那个时期,我根本就不说话,因为我要讲话考核就不算了。不算了会带来两个问题:旧的势力会竭尽全力的破坏,认为这是邪法,那将给我正法这件事情制造很大的麻烦,给整个宇宙制造很大的混乱,这是不能行的;再有一个问题呢,因为当时铺天盖地压下来的邪恶非常的大。我们在明慧网上看到登出来的图片,看到地球象撒旦脸的形象,那只不过是地球上业力的表现形象。因为每一个业力的微粒它都有不同的业力形象的,那么它也有整体形象,那就是业力的形象。可是呢,当时那个邪恶啊远远超过了这些业力很多倍,对许多层生命来讲都是极其可怕的,不只是地球被邪恶覆盖了。它们认为要不经过这样大的考验,那就不应该成为这么大的法;可是它们也知道这么大的难下来,人承受不了就将毁掉了,而且知道大法弟子是很难在这样的难中走过来的;可是它们也想毁掉就毁掉了,它们甚至把我都当作修炼的人。它们认为要证悟这么大的法,那就得这么大的考验。大家想一想,讲起来容易啊,实质上是极其可怕的。当时那个环境是无法形容的,极其恶劣。但是我们无论国内国外的学员哪,当时都有那个感受,也都看到了那个邪恶在世间上表现出来的那个邪恶的程度,表面上看那只是一种人的表现,而那实质上那种邪恶的因素它在操纵着人。这个东西一开始的时候,我就在极力的销毁它,但是太庞大,因为你销毁它再快,也得有一个过程,九个月的时间哪才把它销毁掉,这还是从来都没有过的,非常的大。当时因为这个邪恶太大,学员们不可能承受得了它,那么不去承受它,在考验中它们就不算,你光消灭它还不行,所以还得承受。可是呢,我知道学员如果去承受的话,那就很难走过来了,所以我只能让学员去承受人所表现出来的邪恶,而这个实质的东西,我就把它承受了。(鼓掌)这里不是给你们讲师父怎么了不起,不是这个意思,是给你们讲这个过程。当这个东西销毁掉之后,情况就变了。从今年三月份以后,这个形势逐渐的就变化了,恶人没有那些邪恶的因素的操纵就没有精神支柱了。现在它们认为,对大法的考验,已经合格了,这些事也在结束当中了,只是还有一部份人没走出来。”

那么,在今天宇宙正法时期,在旧势力所强加的这场巨难中,师父为宇宙众生所承受的是什么?对于我们来说想都不敢想,想也想不到了,那是这宇宙中的生命所不能承受也无法完全理解的吧!师父所承受的,以及在那巨难中邪恶物质对师父身体所造成的伤害,师父没有讲。师父在经文《去掉最后的执著》中说:“弟子们的痛苦我都知道,其实我比你们自己更珍惜你们哪!”我感到这句法的份量很重很重!亿万大法徒中的哪一位没有过去关、没有走正路,都让师父操心;亿万大法徒中的哪一位在邪恶迫害中失去人的生命,都让师父痛心;亿万大法徒中的哪一位在难中掉下去走向反面,都让师父伤心……

可是,在新经文《2005年旧金山讲法》中,有位同修在向师父提条子中问:“有些学员全身心的为大法做事,有些遇到了生命危险,这可能是他们忽略了个人修炼,有些关没过好。但正因为他们还是修炼的人,不可能关关都过好,为什么大法不能保护他们?”这样的指问,当然我也想也许这位同修并不是想指问,但是我感受到的是这样,令我心里很难过。我决不是指责这位同修,我也没有这个份儿,我想师父也不允许弟子中谁指责谁。因为我现在所有的这些点滴感悟无不源自于师父的慈悲点化,所以我想写出来,提醒同修、更是警醒自己:怎么样能在大法中修成无私无我的正觉;怎么样能在正法时期证实大法;怎么样能做好当前大法弟子要做好的三件事;以及所为中能不能对自己负责、对大法负责、对众生负责?能不能坚定对师父和大法的正信是关键,一切源自坚信师父、坚信大法的坚不可摧的正念!

二、下定决心走出人来吧!

在新经文《2005年旧金山讲法》中,师父说:“大家知道,旧势力的目地不就是让这些小丑们搞起这场迫害来考验大法弟子吗?它们认为大法弟子还没考验完,还不断的有没走出来的学员要走出来,没做好的你还要让他们做好。要说拖了世间正法的形势進程,这些学员真的是拖了形势的進程。这些人你要不管他他就毁了、就真的彻底完了,可是在历史上他们又是发过愿的,而且不能只从一世看一个生命啊,要从历史上全盘的看一个生命啊,怎么能不管哪?”

我悟到:师父为走不出来的弟子承担了更多,付出了更多。我为自己不能在法中精進而难过,为自己不能完全按着师父的要求做好做到而难过。我回想起2000年12月上北京天安门证实法的经历。在得知许多大法弟子不断的去北京证实大法的事后,我开始思考这件事情了;在看到明慧网发表的《严肃的教诲》时,我一连看了好几遍,好几次都是泪如泉涌,我想我迟早也要上北京,但是我还在犹豫,我想要明明白白知道“为什么要上北京证实大法”,其实是许多人心放不下,最大的人心是:“怕”。当时邪恶为了阻止大法弟子上京而大量绑架大法弟子,在又一次经历一位同修险被绑架去洗脑班的事件后,我下定了决心,我擦干眼泪坚定的说:“师父,我一定要上北京!”当天下午刚踏上去北京的路,我的身体就出现了从未有过的现象:带电。第三天,我顺利到达天安门打出了“法轮大法是正法”的横幅。现在想来,当初那个想要明明白白知道“为什么要上北京”的借口,如果不去实践做到,是没有答案的,实际上,那就是大法弟子应该做的!有什么好犹豫的?还担心做了自己应该做的事情会后悔吗?

所以我想:其实现在我们不能走出人来,不能完全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到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好的三件事,不也都是借口吗?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哪?再不走出来,不是明明白白的在拖正法的形势進程了吗?说严重点,那不给师父带来了麻烦吗?师父慈悲,不放弃一位弟子,为给予走不出来、没做好的弟子时间和机会一再承受。同修啊,也许只就差个决心吧?下定决心按着师父的要求做吧!不会做、不知道如何做好的话,请在这方面做得好的同修主动带一带。在大法中实修,只能是越做越好,下定决心之后,应该什么也干扰不了。在实修中坚定的做好大法弟子的“学法、发正念、讲清真象”这三件事,才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啊!让我们抓紧。

以上个人体悟,不正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