迫害发生后的反思

【明慧网2005年5月7日】我在2004年底遭邪恶之徒劫持一夜一天,自己做得并不好,过程中主意识强不起来,有过对邪恶的妥协,做了假笔录,也给我以后的路造成许多干扰,这都是不能被承认的。我想说的是在这一天一夜中,感受到的慈悲和整体正念的威力。

当被劫持时,我没有生出“在哪都证实法、讲真象”的强大正念,而是首先想求师父救我出去,而这时师父慈悲而威严的告诉我:“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转法轮》)在以后几次和邪恶相持时,只要我一求师父,师父的法就打入我脑子,每一步都明明白白告诉我怎么做最正。但我在执著的带动下,还是没能全按师父的话做。

那天夜里,我感到在整个派出所上空笼罩着极强大的正念之场,充满慈悲祥和,每一步都在等着我做好。出来后,同修告诉我,她们通知了所有能通知的人为我发正念,整点发正念,觉都没睡。我才认识到,我能在那段时间里清醒的向内找,都与同修的整体正念分不开。

整个上午,恶警都表现的态度很强硬,不肯放人。我一阵阵被常人的观念和邪恶的诱骗带动,但也在不断生出正念向内找,否定邪恶强加给我的东西。就在中午前后,师父在《洪吟(二)》中的两首诗打入我脑中:“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怕啥》),“身卧牢笼别伤哀 正念正行有法在 静思几多执著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别哀》)。我突然悟了,我怕啥?念一正它就解体了,就这么简单,再捷径不过了,还想什么去承受、去突破,怕什么吃不了苦过不去关啊?中间是大道!有趣的是就在差不多同一时间段,出来后同修告诉我,她们几个人在一起切磋,从开始由各自评论看到我平时存在的问题,到最后达成共识:我们是一个整体,有漏也不承认这种迫害。正念心性的升华也在那一刻。而家人告诉我,就在那一刻,恶警突然口气一转,同意勒索些钱放我。

由这几点我悟到其实一切都是师父在做,宇宙是一个整体,共同提高升华和圆容,证实自己的心是为私的旧的东西,是适合邪恶生存的阴性场。共同升华就要放下自己抓着不放的,转变成为他的,才能圆容。

认识较肤浅,不符合法的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