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大法弟子抵制劳教所迫害 坦坦荡荡证实大法


【明慧网2005年6月19日】我是97年11月初走入大法中修炼的。自得法之日,我只要捧起《转法轮》这部大法就爱不释手,身心不断净化,我被大法博大精深的法理熔炼着,每天除上班外,其余全部时间都用在学法、炼功上,我记住师父说:“上士闻道,勤而行之。”那时内心总有得法恨晚之念,但心中发誓:一定要学透这部法。

可是正当我勇猛精進不断在法中升华的时候,99年7.20突然邪恶的打压铺天盖地从天而降,20日深夜我被邪恶绑架到派出所,也没给我们如何说法,当时我向他们说法轮大法如何神奇,如何祛病健身,如何叫人重德向善,同时给他们展示五套功法,到晚上我就回家了。心想:慈悲救度众生的恩师与大法遭到诽谤,我要進京上访,要求政府停止迫害。

22日晚我便把家里的一切都安排好,存款都交待清楚,并告诉家人,我去京上访,如果失去生命,请不要痛苦,我愿为宇宙的真理付出一切。这样我便于23日顺利到达了北京。下车后,我不知去哪里上访,正在我不知去往何处上访时,進地铁车厢奇迹般的遇见提前到京的本地同修,此时此刻,我被恩师慈悲呵护震撼的流出眼泪,于是我们便找机会随时上访,当时天安门广场到处都是警车,军队、手持刺刀枪的士兵不远一个,不远就一个,便衣特务随处可见,被警察抓走的大法弟子一车接一车被运去天坛公园及亚运村运动场,听说好多公园全满了,北京市的几万大法弟子几乎都被绑架了。

我们等全国各地同修到齐一同上访,可是一天一天过去了,一直没有机会。大法与恩师被恶人诽谤,我们却不能及时向政府说一句公道话,那种有冤无处说的心情难以言表。到27日仍无消息,最后大家悟到,可能师父没有安排这件事,于是就返回家。

回来后,因集体学法炼功环境没了,我一个人在家实修。因总觉着业余学法时间很少、法学得不透,加上家里经济条件也允许,于是我决定放弃工作,回家静心学法,那时大概每天有8-9小时抄法,其余时间通读所有经书,反复通读,再就是炼功或与同修在法上交流,自己感到每天都在法理中飞速升华着,大法无尽无休的内涵博大精深,妙不可言。随着大法進程的推進,我每天除学法外,又加上发正念及向世人讲真象。

2002年下半年,邪恶用谎言把我骗到邪恶的610黑窝,强制逼迫我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然而大法造就出的修炼者,是坚如磐石、金刚不动的。一到流氓集团的邪恶黑窝,它们就找了几个邪悟的人开始和我谈,我为她们感到悲哀、可怜,她们无论用什么方式想瓦解我的正念,全被我否定,她们一边怨恨大法,一边又口口声声说师父在书里怎么怎么讲,我严厉的向她们说:“住口,你们不配再叫师父,你们是破坏大法、迫害大法弟子的毒瘤,我不想再见到你们。”同时告诉其它陪同大法弟子的人不要听她们胡说八道,她们身后被烂鬼低灵操控着;并向她们讲大法真象,真正的修炼者都是好人,是有心法约束的人,政府的打压是大错特错的,同时告诉她们善恶必报的因果关系。在这期间有很多有缘人表示同情大法弟子,支持大法。可是,那狂妄自大企图管天管地还妄想管人的思想的流氓集团,一看软的不行,就来硬的,一开始不许我睡觉,整天整夜不许睡觉,而且还让站着,由几个人轮流看着,我就用慈悲、善念告诉他们真象,他们也很同情我,后来我就经常在他们面前发正念,解体另外空间的邪恶,十天、二十天过去了,流氓集团一看还不行,就把我背铐在墙上,又是几天过去了,我不断发正念,并不断向流氓集团讲真象,最后我说:“要脑袋可以,要我放弃对师父对大法的坚信是永远不可能的,我的生命就是来护法的,如果你们不相信我的决心,我愿用付出生命来验证。”在恩师的呵护、加持下我用正念捣毁黑窝背后企图“转化”我的邪恶,识破了流氓集团为大法弟子设的陷阱。这时师父在梦里点悟我,我梦见自己和好多人坐在一个汽车里,平稳的从地上爬上垂直地面的很高很高的一个石头山,清楚的记得车到山顶之后,又是一个很平的土路。醒来后,双手合十,感谢恩师又给我添正念!

可是这个集邪恶之大全的流氓集团并没有放我回家,又把我绑架到看守所,我心想:610黑窝背后的邪恶因素解体了,又到“看守所”这个黑窝来了,正法弟子无论走到哪里,销毁邪恶就到哪里,所到之处,邪恶全灭。

我学法悟到常人社会中接触的一切人,都是你讲清真象的对象。心想:我要用“真、善、忍”这一正法理善化这里每一个人。于是我一边用正念否定邪恶强加的迫害,一边向关押的同室的人及干警讲大法被迫害的真象。开始时我炼功、发正念干警就又是打、又是骂,要么就用电棍电。不管他们怎么对待我,我都很祥和的对他们,不断的给他们讲真象,告诉他们要分清善恶,重德向善,大法弟子遭受的这种前所未有的迫害是千古奇冤;告诉他们炼功是为了改变本体,发正念是慈悲众生,铲除烂鬼及邪恶;还告诉他们不要用电棍电人,会损德,德是很珍贵的物质,告诉他们善恶必报是天理。这样同室被关押的人对我炼功、发正念及学法都很支持。有时大家坐板,我就背法,大家听,好象学法小组一样。无论在任何时候大家只要听到电棍电人的声音,她们马上就说:“大姐快发正念,又电人了!”只要我一立掌,很快电人的声音就消失了,同室的每一个人都佩服大法的神奇与神威。有根基好的人,每天都让我教她背《洪吟》或《论语》。

过一段时间,我与同室的同修悟到要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于是我们不穿号衣、不背监规,不参加劳动,个别恶警疯狂的迫害我们,在师父的加持下,我们用强大正念又否定了邪恶强加的一切。从那以后,看守所的环境变了,我们公开炼功、发正念、学法,电人的声音也少了,又一次展示了大法的法力和恩师的慈悲。在这段时间里,师父有好多次在梦里鼓励弟子,加持我的正念,经常在梦里梦见各种果树,葡萄树,树上的果子又大又好,有时梦见好大好大的西瓜,有圆的、有方的,象真的一样,我知道这是师父在给我添正念、加持弟子。

几个月过去了,突然有一天,他们让我出去,说我被劳教了,让我签字,我严厉的说:“做好人被劳教,这是什么恶法,大法弟子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众生能够得救,是政府在犯罪,我决不会签字的。”恶警恶狠狠的说:“不签字也给你送進去。”这样我又被邪恶非法送往劳教所。一路上我向送我的干警讲真象,开始他们不接受,我就用道理给他们讲,中共掌权以来,哪一次运动都是犯罪,如:三反、五反、肃反、六四、特别是迫害手无寸铁、只为做好人的大法修炼者,更是罪上加罪,最后他们及车上的旅客都表露出很同情大法弟子,就这样我被送到劳教队。

一到劳教队,就把我单独关起来,这里的邪恶又开始所谓的“转化”,实际就是迫害。每天有两个邪悟的人陪我,有一天,我说我要看法,她们就把《转法轮》及其他讲法给我,我静心学了十多天法后,警察说:“学法是为了让你在法上悟,把三书写了。”可我心想:“这是我恩师的洪恩,是我师父叫你干啥你就得干啥。” 并在心里对师父说:“谢谢恩师的佛恩浩荡!您的弟子一定会越做越好。” 于是我对她们说:“即使掉了脑袋,捣成肉酱我也不会背叛大法、背叛师父。” 就这样在恩师的看护和加持下,凭着对大法、对师父坚定的正念、正信,解体了这个黑窝另外空间迫害我的黑手烂鬼,铲除了流氓集团企图瓦解大法弟子正念的阴谋。

后来,我又被送到所谓的“入所队”和大家住在一起,有两个班长(正、副)每天我走一步跟一步,监控我不让做师父赋予大法弟子的三件事。但是,我深知我是为法而来的生命,我要兑现自己为法而来的生命的使命和意义。所以有机会我就立掌发正念或炼功,她俩就打小报告,我便挨队长一顿骂,这样的事发生几次,但每次我都不与她俩计较,并向她们讲善恶必报的因果关系。因为这个法理给她们说过好几次了,她们也明白一些了,所以接下来她俩只要干扰我正念正行,就受惩罚。记得有一次因我炼功,副班长说去告队长,第二天她就遭了恶报,瘫在床上,生活、吃饭都不能自理,十多天才好;还有一次,我发正念,正班长又去告队长,当天就胀肚子,疼痛难忍,我就对她说每次你做坏事都肚子疼,这是让你分清善恶,明白善恶必报的道理,以后不能再做坏事了,大法弟子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众生得救,其中包括你。并告诉她,大法弟子只有多发正念,操纵队长及“入所队”另外空间的邪恶及烂鬼才会越来越少,那么咱们的环境才会祥和。经过一段时间后,她们看到大法弟子处处事事严格要求自己,做什么事情都为别人考虑,处处关心他人,一下子改变了原来因电视的毒害,对大法弟子不好的观念,并说:“你们的所作所为,我很佩服,回家后我也想学。”自那以后,我只要炼功、发正念她俩就给我“放哨”。后来在师父的天天加持下,我的正念越来越足,终于我所在的“入所队”人人都理智了,对大法、对大法弟子都有了正念,这样只要我炼功、发正念,大家都能维护我,整个“入所队”的环境大变样,大家象一家人一样,互相关心、互相交流,呈现出很祥和的气氛。队长也变了,魔性大发的表情看不见了,有的队长对大法弟子很关心、很同情,主动了解大法真象。此时心想:“这就是大法的威德,这就是恩师的佛恩呀!”这样我悟到“入所队”这个空间场背后的邪恶因素解体了,心里突然有一念,解体劳教所及其另外空间的一切邪恶因素,大法弟子所到之处,邪恶全灭,使它成为正法之场。师父说:“中国的劳动教养所是邪恶势力的黑窝,那里的管教人员绝大多数都是地狱的小鬼转世,”于是请师父加持,发出强大的正念解体劳教所这个黑窝,铲除邪恶及烂鬼,“法正乾坤,邪恶全灭。”发这一念的当晚,我在梦里梦见劳教所的牌子被摘掉了,醒来后悟到:“修在自己,功在师父”的又一层法理。

又过了一段时间,我被分到另一个中队。辞别“入所队”时,大家都哭了,她们都说:“你走了,没人给我们讲故事了,我们的精神支柱没了,真不愿你去中队……!”我向她们说:“你们已经明白真象了,这就是我们今天在这里相识的目地,回家后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告诉自己的亲人和朋友,好让他们得救,记住。”

一到了中队,我开始发正念铲除中队空间中的一切邪恶,一切空间无所不包,无所遗漏,当晚梦见中队空间场中好多蛇被我销毁了。醒来后悟到师父在时刻加持弟子,给弟子添正念。这个中队比较邪恶,但我想我要用师父、大法赋予的智慧救度她们,每天出工因我不干活。因为突然有一天我身体受了一点伤,悟到这是师父让我不配合一切邪恶安排,走大法弟子自己的路,自那以后,我否定了劳动、出操、唱歌和所谓的上课学习等等一切邪恶安排。和犯人在一起的时间很多,我就同她们讲真象,她们开始时有时听点,有时指责我,说:“光嘴上说,你得去干好。”让我干活去,我平静的说:“我给你们讲真象,叫你明白善恶有报,法轮大法好从而得救。”接着我又说:“大法弟子只要在这里呆一天,江氏集团就犯一天罪,何况干活呢?为了让它们少犯罪,所以我不能干活。”不管队长怎么吼叫,我就是金刚不动,恶警多少次想找我麻烦,因为恩师的慈悲、呵护,有机会我就炼功、发正念、学法,但邪恶就是发现不了。

反过来我谈一下中队的两个正、副班长的变化,刚来到中队,正班长就安排我搞卫生,我说我不干,我说我不是来干活的,我是被非法关押的,给大法弟子强加的一切都是犯罪,今天咱们有缘在这里相识,告诉你真象是我的责任,她反驳说:我不听,你不要给我说这些。又有一次,她因一点小事,对中队的人随便发脾气,好象疯了一样啪啪直摔门,我说:咱们在一起是缘份,你身为班长,应该用道理说服别人,怎么能这样魔性大发呢?接着我又用和善的语气说:以后对大家要有善心,可不要象有些队长那样善恶不分,专横跋扈。人做的善事恶事最终是有报应的。这样尽管她不情愿的听我说,但过后她的脾气还是减少了许多。同室的大法弟子说我不要管闲事,我说:我们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就要正一切不正的。

每天早晨起床大家出完操就搞室内外卫生,我就在屋里发正念,天天都是这样,突然有一天,我正在立掌发正念呢,副班长高声说:你干什么呢?我平静的说:发正念清除邪恶烂鬼。她又高声说:这是什么地方,不允许这样。我说:大法弟子做的一切都是最正的,谁干扰就是犯罪,如若不信,就以身试法。她被我严厉的话震住了,当天夜里她在噩梦中连哭带嚷,把好几个屋的人都惊醒了。几天后我祥和的同她讲真象,告诉她以后不要再干扰大法弟子发正念,对你不好,因为大法弟子是铲除另外空间迫害众生的一切背离“真、善、忍”的邪恶生命,对谁都有益无害。但是她并不太相信,为了讨好队长,发现我们学法、炼功,她就打小报告,紧接着就遭报,突然肚子疼,疼得在床上直打滚,只好去医院打吊瓶,就这样经过好几次恶报,她不再干扰我们了,也知道大法的神威了。但她是被吓住了,不敢妄为了。

还有一个队长,就是看不上大法弟子,我们用各种方式善化她,她不但不听,还恶狠狠的说:我要是江××,早把你们毙了。但她经常遭报,身体不是这疼就是那疼,天天象活不起似的,有时疼得龇牙咧嘴。尽管这样,还是没有一点善念,后来大家悟到,这种人不可救要。

还有一件事,因为很平常的几件小事,队长不分黑白,在没有任何原因的情况下,随意给我延期几天,我心想:这回讲真象的机会来了。于是在中队开会时,我说:我处处事事严格要求自己,甚至一言一行我都修正自己,请问队长,我犯了哪一条罪,为什么总是和一心向善,只为做好人的修炼人为敌呢?大法中讲:“打击善的一定是邪恶的。”第二天,这个队长就遭了恶报,住院做手术去了,我为她们的生命而感到可怜,为了这点工资而善恶不分,助纣为虐。

第一次劳教队办的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组织,经过大法弟子不断发正念、讲真象,很快就解体了。几个月过去了,江氏流氓集团又下来邪令,劳教队又开始办了一个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组织,随后,我看到一个一个大法弟子被绑架進去,我很难过,一次又一次找队长及大队讲真象,我说:大法弟子在压力面前做的什么我师父都不承认,但是谁想瓦解大法弟子,却是死路一条,等待它们的就是销毁,请你们不要再做这逆天叛道的坏事了。江氏流氓集团毁的就是你们这些被蒙蔽的人呢!有的队长说:你以为我们愿意这样做,这是上面的命令,我们这里一个大法弟子也不愿意要。心里想:迫害大法弟子、迫害世人的就是这些党魁,于是发出强大正念:彻底解体中共邪灵和共产党在另外空间的一些邪恶因素,彻底解体旧势力的一切烂鬼。只有彻底清除它们,众生才能醒悟。

一天,队长叫我去办理回家的手续,说让我签字,我说我不会签,我从来就没有承认我被劳教。于是,我给她们背师父的经文《圣者》:“其人赋天命于世间、天上,具厚德而善其心,怀大志而拘小节,博法理可破谜,济世度人而功自丰。”

接着我说:我之所以能来到这里,是救度这里与法有缘的每一个人来了。队长说:你若不签,给你加期。我说:为了真理我能放弃一切,用加期来威胁大法弟子没有用,大法弟子每走一步都是师父说了算,任何强加的迫害,都是犯罪。于是我转身回中队了,心想,请师父加持,发正念扫除邪恶的一切安排。在恩师的呵护下,第二天我便与接我的家人登上了回家的列车。

刚一回来,邪恶的流氓集团又把我强行绑架到邪恶的610黑窝,企图再次迫害。然而经过几波几折锤炼出来的大法徒,用强大正念全盘否定了一切邪恶安排,捣毁魔窟。最后堂堂正正闯回家,走出了一条坦荡的正法之路。

是啊,在漫长的邪恶强加的迫害中正念正行走过来,整个过程中的每走一步都熔铸着师父的洪恩与给予。正如师父说:“我将把你们度到那么高的层次上去,我所给予你们的是,你们生命的永远都无法报答我的。”

结语

在《九评共产党》问世半年之久的今天,远离中共、退出其邪教及其邪恶的党、团、队等一切邪恶组织的人数,还是不尽人意,是什么原因阻碍世人退党自救呢?学师父《在2005年加拿大法会上讲法》悟到,原因在亿万大法弟子的思想中呢,我们知道,现在迫害大法弟子及阻碍世人认同大法的因素仅剩三种。(一)旧势力留在表面空间的因素,即它们安排的在局部地方“考验”大法弟子行不行这一念;(二)低灵烂鬼加上恶党邪灵的因素;(三)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因素,即旧宇宙更高最后的生命,它用宇宙先天不足与变异了的特性对待这场迫害,它认为这场迫害能使大法弟子修炼,它这一念对大法弟子证实法起到迫害和干扰作用,而且也造成了表面世间与各界的间隔,甚至大法弟子的思想中都被它的这一念所干扰。

为了救度众生,为了减少损失,如果大法弟子的主体及亿万大法徒都从神念上回到不同的主的位置,同时在定点发正念时想:“那些个完全不好的,还在干扰我的,按照标准不能留下的只能清除, 我不清除你宇宙的法也不能留你,”这段法,然后共同发出强大正念:销毁旧势力留在表面空间的因素与烂鬼加上恶党邪灵的因素,最后更高的左右正法负的、反的因素。“法正乾坤,邪恶全灭。法正天地,现世现报。”那么强加大法弟子的一切迫害和阻碍世人认识法的因素及世间与各界的间隔就会除尽,那时一下子清醒过来的世人会主动声明三退,相信每日会有百万计、千万计甚至更多的声明很快在大纪元上出现。

亿万大法徒,让我们共同用心去做好三件事,慈悲恩师在等待我们的好消息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