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年来在马三家劳教所反迫害的一些经历


【明慧网2005年6月30日】我是2000年11月被邪恶送到马三家劳教所的,由于不配合邪恶的命令而经常遭体罚。在2002年4月,一天恶警突然要求三个大队一起到会议室集合,当我们到会议室发现是让我们看反大法、诬蔑师父的情形时,我意识到必须坚决抵制,我强行不参加,被一帮犹大帮凶摁倒在地,厮打一通后,队长看实在不行,就让我回号里,以后类似这样的活动就不让我参加了。因不配合邪恶,在7月份被强制在室内,不准出屋,每天吃大饼子、咸菜一个半月。

整体正念正行

11月的一天早晨,在劳教所院内,因不配合邪恶,大法弟子宋秀婷被恶警董淑栗(分队长)带领的一群犹大在“转攻”中,不法人员们将宋秀婷上身穿的衣服全部撕下;我被恶警李××(大队长)拽着头发毒打,犹大帮凶。次日上午8点多钟,恶警董淑栗带领分队的学员到劳教所院内活动,队长是借昨天的事找茬。我意识到决不配合,被恶警带领的一群帮凶强行将我上身穿的衣服全部拽下。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大法弟子林萍一边喊你们在干什么,一边冲上去阻拦,被恶徒们当场拖進小号;几位大法弟子见此情景哭喊着冲上去,阻止了这场迫害

通过这件事,同修们都认识到大法弟子是一体的,要在法上提高,進行反迫害,我们都在开创着自己的环境。由于马三家不允许大法弟子之间说话,同修之间用眼睛和手势沟通,形成了一个整体的力量,一个大法弟子在证实法,别的同修就跟着做,或者是声援;哪个大法弟子被体罚了,其他的同修就绝食抗议,或写联名信制止迫害,形成了一个正念正行的整体。

劳教所邪恶的广播电台是毒害人的重要工具,每天都放毒,广播诽谤法轮功的75题。我想起了师父的话:“全面讲清真象,正念清除邪恶,救度众生,坚定的维护法,因为你就是大法的一员,坚不可摧;正一切不正的,被转化与救度的只能是被邪恶蒙蔽的众生”(《大法坚不可摧》),我给广播室写信告诉播音员不要再念75题,向她讲真象,并告诉她不要谈大法弟子家属的书信,这是侵权,从此以后再没谈75题,有力的制止了邪恶。

揭露邪恶

2002年11月下旬马三家开始了第一次所谓的“攻坚战”,对坚定的大法弟子進行残酷的迫害,在几个月的强制洗脑转化中,恶警们打着救救姐妹的幌子,大打出手。因我不配合邪恶的强制洗脑,被拖到队长值班室外,用手铐强制反铐在暖气上摧残。队长带领犹大帮凶一边打一边骂,将我打晕后,用三条绳子将腿双盘捆上。松绑时,我的腿不能走路,被背出值班室,绝食抗议三天后,又一次遭受酷刑大背铐(右臂从前在肩上向后,左臂从后背由下至上,双手腕铐在一起,用绳子捆上双腿,持续了半天)。这样的折磨,我经历了四次,旧伤没好又添新伤。在腿捆伤四个月以后,才能走路,不能转动,左胳膊一年以后才有知觉。

“作为大法弟子是全盘否定一切邪恶的旧势力安排的”,师父在《大法坚不可摧》中的这句话深深的震撼着我的心,我们决不能被邪恶的安排所带动。师父在《致词》中说“作为大法弟子,目前所做的一切都是在抵制对大法与弟子们的迫害。讲清真象是对邪恶揭露的同时抑制邪恶、减少迫害;揭露邪恶的同时是清除民众头脑中被邪恶的造谣与假象的毒害,是在挽救人。这是最大的慈悲。”所以我们一定要把这场邪恶的迫害揭露出来。我把自己被迫害的过程,对大法的认识,警察的违法行为和自己对这次迫害的抗议详细的写了出来,交到所时要求答复,所里管教育的警察找我谈话并向我道歉。我又一次体会到按照师父所说的话做的威力。

我把这事告诉了同修们,她们很受鼓舞,我告诉她们要冲破自己的怕心和无形的压力,我们是大法弟子,坚不可摧,把我们遭到的各种迫害和看到其他大法弟子的遭遇都曝光。经文《理性》说“目前它们迫害学员与大法,所有采用的行为都是极其邪恶的、见不得人的、怕曝光的。一定要将它们的邪恶叫世人知道,也是在救度世人。”因大多数被洗脑的学员都不知道我们承受了这么大的痛苦,根本不知道这里的真实情况,当她们听到这些真象后很震惊,有很多人偷偷的流泪,再根据情况,马上与她们交流。在整体提高后,我所在分队的几名大法学员在同一时间向队里交了严正声明,有力的震慑了邪恶,这是劳教所从来没有过的。这次的集体声明是劳教所实施强制洗脑后的根本想不到的,犹如神雷一样,震慑了邪恶。

马三家一年二次大型所谓的攻坚战,使坚定的大法弟子长期处在残酷的体罚之中。2003年3月,我在恶警强制洗脑中,被关在队长厕所里,开始每天睡四个小时,半月后不让睡觉,吃大饼子咸菜,不让喝水,上二次厕所(在厕所里吃饭)。数日后,改为罚站,换下来的月经纸只能揣在兜里,强制站二天二夜,因身体不支,倒在地,被二名帮凶堵上嘴打。我奋力的喊叫惊动了所有值班人员,她们都闻声赶来,当时我嘴里淌出来的血流在衣服上,恶警李X来处理伤后,强制我坐在地砖上,我的棉袄被帮凶拿去穿上,就这样挺到第二天早上。李晓玉恶狠狠的骂了一通后,又强迫我站着。恶警董淑栗上班知道情况后气急败坏,破口大骂一些下流的话,下午她们不再体罚,把我交到所里洗脑,進行严管。这时我眼睛闭不上,不会睡觉了,这种严管持续到6月份。

2003年10月下旬,又开始了攻坚战,坚定的大法弟子又开始遭受肉体和心理的迫害,每天睡四个小时觉,其余时间被洗脑严管。我经常在寒冷的楼梯口被看管着,由于寒冷来例假血流不止,棉裤浸透了,外裤都是血,看到我的人既害怕,又佩服,很多人都哭了。而后在罚站时,双腿肿得不能回弯,脚是紫黑色,又被转到洗脑帮凶团迫害两天后,身心受到了严重的摧残,只能趴着,七天不能说话,而后被严管到2004年4月份。

遭受残酷迫害

在几年中由于不配合邪恶的一切安排,经常被罚,不让睡觉,站着,绑着,铐着,被打,被骂,严管,加期等迫害。恶警董淑栗阴险毒辣,一贯用粗暴的手段强制大法学员的行为,并制作下流、诬蔑大法及师父的纸条,逼迫帮凶放到大法学员的鞋里踩,把师父的照片撕毁后塞到大法学员的屁股下。恶警崔弘经常在人面前讥讽、谩骂大法学员一些下流话,利用值班的机会强迫大法学员到值班室進行搜身。

在短短的几年中,我亲眼看见大法学员有被迫害精神失常的,有植物人的,有心脏不好,随时需要抢救的,有瘫痪的,有胳膊抬不起来的,有满头黑发几天变白的,有被逼疯逼撞墙的,等等等。在2002年11月份,大法学员宋秀婷因不配合邪恶,先后二次被恶徒送入小号迫害,不让上床睡觉,长达49天,每天都被手铐铐在暖气上或铐在床头上。在强制洗脑中,大法学员张玉荣多次被折磨不让睡觉、电击、捆上双腿,被野蛮灌食。大法学员的孙淑清在被罚站的过程中晕倒在地,被打醒,又被绑起来,不让她上厕所,小便尿在裤子里,腿上的肉皮裂开了一道道的口子;恶徒们还是不罢休,又将她戴上手铐,吊离地面,進行折磨。大法学员杨研婷被帮凶毒打后,双手被强制向后做背飞式,被恶警董淑栗用手铐铐在床栏杆上,只有脚尖着地;几个大法学员抗着她的腿帮她度难关,半夜时手铐自动开了,使她有了缓解,让大法学员们再一次体会到大法的神奇。

大法学员龙淑芬多次被恶警董淑栗用手铐吊离地面,不让睡觉,体罚站五天五夜,2003年11月份在强制洗脑迫害中,大法学员王丽被强制罚站了9天9夜,因喊出“马三家有体罚”而被送進小号迫害,大法学员杨研婷罚站以后被送到洗脑帮凶团進行摧残。恶徒们近半个月不让大法学员崔淑兰睡觉,在迫害期间只给大法学员吃大饼子咸菜。2004年5月份,大法学员王丽自制传达室单,弘扬法轮大法好,揭露恶警苏境卑劣下流,揭露马三家真象而被邪恶判刑,于6月28日由劳教所投入大北监狱。

让邪悟者清醒

初到劳教所,邪恶人员安排了整套所为洗脑转化大法学员的办法,从早到晚都是邪悟者围着讲邪说歪理,一帮一伙的来,一刻不停的讲,观察你的表情、你的一举一动,伺机扰乱你的思维。当时师父让我看到了旧势力幻化出的一个特殊空间,人一旦出于执著被钻了空子,思维被带到这种空间中去的时候,她们就会自以为思维特别宽阔,好象什么都懂,而看我们坚定的大法弟子就象什么都不明白一样,所以邪悟的人利用各种办法,不惜一切代价的强制洗脑,不停的毁灭着自己和他人,真是可悲又可怜。

师父在《大法坚不可摧》中说:“师父要挽救一切众生,而邪恶势力却在真正的利用众生对大法犯罪,根本目地是毁灭众生。”我体会到救度众生的难度,我有时泪如泉涌,经常感到心在流血一样的难过,我在心里跟师父说,我一定尽一个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最大能力救这些邪悟的昔日同修。有了这个想法,我由被动变主动,救她们。师父在《转法轮》中说:“每一种病都有每一种病的针对治疗的功能,光治病的功能我说都有上千种,有多少种病就有多少种功能针对去治。”所以无论谁给我强制洗脑,我就从她们的角度给她们讲。如有求道之心的人,我就给她讲佛家、道家修炼故事;有想做生意的,我就讲生意中的管理方法;有望子成龙的,我就告诉她如何教育。在心与心的沟通后,用正念破除旧势力幻化出的空间,再给她们背99年以前的经文,教她们怎样严格要求自己,时时向内找。我利用一切时间教她们背法。当她们的执著、邪恶谎言被法破除后,我再给她背正法时期的新经文,特别是《大法坚不可摧》、《走向圆满》、《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等等。她们会痛哭流涕,真正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她们就说不知道你是怎么让我们又明白过来的。我就告诉她,是师父慈悲,不放弃你,再也不要像以前那样了,一切从头开始,抓紧一切时间背法,心里有了法,自然就不怕邪恶了。

为了让更多的邪悟者清醒、重新回到大法中来,我让她们去告诉其他人所谓的“转化”错了,并告诉她们如何抓紧时间背法,因为她们很多人已经不会背法了,我把论语写给她们,告诉她们要把论语的每个字都背到展现在眼前,师父在《转法轮》中说“人念佛号要一心不乱的念,心里什么都不想,把大脑其它部份都念木了,什么都不知道,一念代万念,“阿弥陀佛”的每个字都能显现在眼前。”所以每天我都督促她们背法。有很多人由不会背论语,到后来每天最多背300多遍,自己变化非常大,她们在严正声明时,邪恶已动不了她们了。为了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挽回给大法弟子造成的痛苦和伤害,她们终于突破重重压力喊出了“法轮大法好”的心声。坚定的大法弟子们看到这些,激动的落泪,高兴的心情无法表达,感激大法,感谢师父的慈悲苦度,使迷路的孩子又回来了。

随着给我洗脑的人不断的清醒,并声明自己以前所做的有违大法的一切作废,有力的震慑和邪恶,我也被不法人员随时调换大队、调换分队,遭严管,随时找去谈话,有的骂我一顿,体罚我一通。也有与我交朋友的,让我谈为什么谁给我洗脑,谁就清醒了。我告诉她,师父给我们下法轮、气机及一切修炼的机制等许许多多,上万而不止,象种子一样给我们种上,谁能把种子挖走呢?你们要的所谓“几书”就是几张废纸而已,她们清醒只是个时间问题。

发正念

在发正念的时候,师父让我体悟到大法神威的庄严,无论在什么情况下,只要想清理邪恶,清理不好的场,功能瞬间做完。我也体悟到神的一面随时离体清理环境,真是威力无穷,在思维中把人表面的空间与另外空间分开,发正念的时候,威力就特别大,当功能回到表面空间时,这边的空间场上就改变了。我在晚上睡觉时,就把空间分开,那边神出去清理邪恶、清理大小空间,有时到别的大队去清理环境。

上述是我的一些经历和体会,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