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迫害的阴影 承担起自己的责任


【明慧网2005年12月12日】1999年7月20日大法遭到邪恶迫害后,我就多次去北京上访,曾被非法拘留两次,被劳教两年,并加期20天,在这两年里我亲身感受到了劳教所内是多么的邪恶,恶警、恶人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手段是多么的残酷,在这种邪恶的环境下我心里开始慢慢的形成了对迫害的阴影,那种邪恶的恐怖气氛总是在我心中存在……。

在劳教所有时一听到有人叫我的名字时,就想是不是又有什么事了,这时我的心都在颤抖,因为在劳教所内的恶警对大法弟子不是打就是骂。我有一次被毒打是在2003年的2月正好是刚过完年的时候,5个恶警,一个手铐、两把电棍,三条皮带,早上9点到下午1、2点才让我回车间(干活的地方),打完我后的第二天还逼迫我干活。当时我被打的遍体鳞伤,右手已经抬不起来,恶警们还唆使劳教犯人看着我干活。每天恶警们酷刑迫害坚定大法弟子时那种场面、电棍电击声、大法弟子撕心裂肺的惨叫声、恶警恶人们疯狂的叫喊声、嘲笑、谩骂声时时都能看到、听到,有时在睡梦中居然也会被那种惨叫声惊醒。慢慢的这种迫害的阴影在我心里越来越重,随着时间的流逝这种阴影如影随形般的跟随着我,直到我走出劳教所很长时间这种阴影依然挥之不去。

2003年末我从劳教所回来后,和同修们见了一面,我见的同修都是在做大法真象工作的,我也有心想参与其中。但是我当时知道这对我和同修都是不负责任的,因为我刚刚出来,首先要做的就是学法,只有学好法才能做好一切。我想的很好,可是做起来却不是那么容易。一進家门我就感觉哪里都脏,而且还很乱,看哪里都是那么的小,有时间就干活,并没有把时间完全用在学法上,发正念时心里也不是那么静,根本就没有救度众生的紧迫和责任感。有时我还问爸爸(修炼人):我怎么不象你们那样总是时刻把众生放在心上?其实这就是法学的少和不精進造成的,也是不对法负责、不对众生负责、不对自己负责,心里想的都是自己怎样过的安逸、过的舒服,是非常自私的一颗心。

我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把我在劳教所里所遭受的一切迫害都写出来,可是就因为写这件事情,我就写了半年之久。每写一段就特别的痛苦,因为要回忆起当时的场面:恶警对我是怎么下死手打的,说的是什么,用各种手段、想方设法让我写所谓的决裂书和揭批书,每一次谈话都不一样,但目地却是一个,就是逼迫我放弃修炼。

写一段时间就写不下去了,太痛苦了,心里的那种苦,不想再去回忆了,不想说过去的事,不愿面对、不想放下执著自我的人心,只想逃避责任。有时心性提高不上来,法学的少,在学习机里存的内容有时还总出错;有时我打的内容居然全都没有了,好不容易才想起的劳教所里的事情,在很艰难的情况下才写下的内容全没了,我就对着打字机直发火,有时气的直哭,也认识不到这是邪恶的一种干扰形式,就是不让你写下去,因为你要是很顺利的把它写出来的时候,邪恶就会消灭的,也就不存在干扰的问题了。所以写了很久才把它写完,又找同修改,自己对自己一点都不负责,而且总是有怕心在。

当我在路上看到警车和警察时,第一个反应就是发正念铲除邪恶,怕心真的是很重,心里还是在劳教所时的状态,脑子里想的都是劳教所里迫害的场面。因为总是在这个状态之中,心性提高不上来,有时出现矛盾也不找自己,把责任全往外推,这哪里还是个修炼的人哪?也不修自己了,学法只是走一走形式,也不入心,也不实修,就更谈不上救度众生的问题了。

正在我消沉的时候,师父发表了篇改字的经文《修改》,经文中提到“原来的大法书,大法弟子可以改过来。”我想以前的所有书都要看一遍了,因为只有认真看,才能找到要改的字,这也是个学法的好机会,得好好把握。就这样从《转法轮》改起,一本本的边看边改。

通过学法,找到了自己的不足之处,对救度众生有了新的认识,开始出去发资料,慢慢的怕心少了,也开始把救度众生的事放在心上了,一有机会我就跟人讲真象。

但是好景不长,就在2005年4月的一天,我姨(大法弟子,学校教师)被一帮恶警在学校强行绑架,还非法抄家。我听到这件事情,先后几次到派出所要人,可是派出所的人就是不放人,就连我姨的手机、现金等一些私有财物都不还,还把我强行扣押在派出所。因当时正念不强,一见自己又被恶警们扣下了,在那种环境下出了怕心,就什么正念都没有了,脑子里一片空白,法也不知道哪去了,什么也想不起来了。当时只知道自己不能被恶警们送走,再也不能被送到“看守所和劳教所”迫害了,今天我就要回家。最后人心出来了,恶警们让干什么就干什么,让写保证就写了,完全没有了修炼人的状态,心理压力很大。当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其实就是在劳教所里留下的那种阴影在起作用,如果不在法上提高,正念对待,去掉怕心、疑心、顾虑心,求安逸之心等等许多的执著心,我想是无法冲出这种阴影的束缚。

我从派出所回到家,想了很久。我在想从我回来到现在自己有没有真正的修过我自己,有没有按照师父的法在要求自己,做没做到师父要求的三件事,等等。在和同修交流时,我就说我自己就象从来没有修过一样,也不按师父要求的去做,怎么能配得上大法弟子的称号,那还是师父的弟子了吗?如果想做好首先得静心学法,真正从劳教所的阴影中走出来。

我记得有一个同修从外地到我家来,她和我在劳教所遭迫害时住同一房间。当时我们俩就住在我的小屋里,晚上10点多钟时我就感觉我好象呼吸都特别的困难,同时感到我的小屋里好象全都是黑东西,而且还非常的邪恶。当时我本能的看了同修一眼,让我感到非常的可怕,她的全身都被黑东西笼罩着,而且发出一种阴冷、邪恶的寒气。我想动可是却动不了,我就躺着发正念,感到力量实在是太小了。我就开始叫师父,喊师父的名字,不一会我就可以动了,我立刻坐起来开始发正念。

发了半个小时正念,感到小屋的空气祥和了许多,到12点发正念时,我又多发了一会后,就和她谈起刚才发生的事情。我就问她是不是还有在劳教所里的那种阴影,她问我是怎么知道的,她说不止是有,而且还很重,她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我告诉她要多学法,多发正念,有法在就知道怎么样去做了。

通过这件事情让我知道了学法的重要性,想起了师父的一句话“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

那时也有一些同修被迫害了,我知道后,就想写一篇文章,就是有关劳教所阴影的一点体会,有的同修实在是不注意安全,心里带着这种阴影和怕心,还做着大法真象的工作。我想这本身就是对法、对自己不负责的一种表现,最后自己被迫害,大法弟子整体受损失,不止是一个人的问题。就我姨这事,就是长期的执著不去,而且在劳教所内的阴影不去,带着怕心发真象材料,出问题时一点正念都没有,恶警们说什么就是什么了,马上就妥协了,关键时刻哪有法在?完全是人的表现了。那邪恶还能不迫害你吗?当时被迫害的还不止是我姨一个人,听说当时有几十人被迫害,还有正念出来的。

对于正念,我想谈一下个人的看法,我认为正念是在平时多学法,在法中提高,是真正修出来的,是一种境界的表现。当面对邪恶时,没有任何怕心,心态真的很稳,不是想出来的,是在平时修出来的;不精進时是没有这种表现的,我就有此体会。

通过我姨这件事情,在同修在帮助下,我慢慢的认识到,我要走的是师父给我安排的路,而不是旧势力安排的路,要真正走出自己的路来。

我开了一个很小的小饭店,只有20多平米,我开始的想法很纯净,想的是要救度众生的,而且我店里挣的钱都用在大法上。可是慢慢的就被现实生活改变了,因为我店里来的同修,我要为她们负责,所以就不方便把我是大法弟子的事讲出来,得注意安全。其实这只是一个方面,另一方面是:我自己就没有发自内心的想过要救人的问题,对众生不负责,对自己也不负责,实际上是没有这个意识。师父让做的三件事,我只做了两件,而且就这两件事有时还做不好,学法、炼功少,发正念有时中午12点还没有时间,因那时是我最忙的时候,等到下午的时候,有人来吃时,想借机会讲真象,又不知道从何谈起,不知怎么讲好。

明慧周刊也很少看,脑子里根本就没有内容,拿什么救人。就这样我一直都处在消沉的状态之中,在我小店开业不到一个月时,区防疫站的人又到我家来说要办卫生许可证,因我有下岗再就业优惠证,所以可以免税。就在办这件事的过程中开始办的比较顺利,就让我生起了欢喜心,见人就说,就开始显示自己。同修有意点我时,我还认识不到问题的严重性,一有点什么高兴事,欢喜心就出来了,也不去认识,也不从内心真正的去找自己,没有意识到这就是在修炼,后来出现了一件事情让我认识到我的错。就在我去办卫生许可证去取检查结果时,她们告诉我说我有问题,说我有乙肝病毒的苗头,是不是现在还无法确定,得再次复查才能出确诊的结果。当时我就没有了正念,心里想我是学大法的怎么可能出现这种情况哪?是不是我修的不够精進造成的,还是邪恶在背后指使干坏事,想要从经济上截断,不让我挣钱,想借此机会来迫害我?我就开始发正念,找同修帮忙,不承认它对我的迫害。而这些只是表面上的东西,实质的东西根本就没有动,就象我的修炼一样,我修的只是表面的东西,并没有真正的把我的心扭转过来。

其实,修炼得修心性,这是实质的改变。以前我对法的认识只是建立在感性认识上,而不是理性的认识,也就是根子上的问题,对信师信法的问题。对于这个问题我也想过,在我刚开始学法时就有过怀疑的时候,可是当时没有意识到,就滑过去了。后来我还为我不信师信法哭了一场,自己想我怎么可能还存在不信师不信法的问题呢?其实每个修炼人都存在这个问题,只不过是不同程度的问题,信的程度不一样而已,师父在北京法轮大法辅导员会议上的建议有一句话:“你修炼整个过程都存在着一个对法的根本认识问题,你坚不坚定的问题,一直到你修炼到最后一步,还在考验着你对法坚不坚定。”

我现在才真正认识到,修炼是非常严肃的,差一点都不行的。师父为弟子做很多的事情,可是弟子们对师父又怎样呢?在自己身上出现了什么神奇的事时,就认为大法太好了,太神奇了,就十分的相信,可是出现一些对自己无利或不好的事时,就对大法有所怀疑,其实这都是人的观念在起作用,也是对法认识的不足所至,都是感性认识。我为什么会出现在劳教所里面写决裂书?我叫它“耻辱书”,为什么在派出所里面会写“保证书”?又为什么在检查时出现乙肝(小三阳)而且不是一次?是三次都有。为什么在我身上会出现这种情况?出现这些事情,就是我自己对法认识的不够,法学的少,不精進,很多人的执著没有真正的修掉。我从劳教所出来到现在,我自己认为,我从来就没精神过,就是从来没有精進过,也不向以前那样急于救人,一直都处于消沉状态之中。我也知道这种状态不对,就是精神不起来,还要找一种动力,这都是人的办法,是不理智的,说学法少,不精進,其实这也只是表面认识而已,并不是在法上、或是实质的改变。就象师父在经文《越最后越精進》中讲:“但是在实际修炼中,痛苦来时、矛盾冲击心肺时,特别是一旦冲击了人的那顽固的观念时,还是很难过关,甚至明明知道是在考验也放不下执著。特别是大法弟子又是在这个充满诱惑的所谓现实社会中修炼,对观念的改变就更难、也更重要。”

修炼真正改变的是那颗心,从本质上改变,而不是说一说就完事的了,或表面上改了,实质并没动。我会出现那些问题,也是我以前修的都是表面上的东西,实质并未修,也就是说我那个固有的观念在那里并没有去掉,每当要处动那个观念时,本能的产生一种排斥,就是不想改变那固有的观念,不想去掉它,其实那完全不是真正的自我,是观念在起作用。师父在经文《为谁而存在》中讲:“一个生命如果能真正在相关的重大问题上,不带任何观念的权衡问题,那么这个人就是真的能自己主宰自己,这种清醒是智慧而不同于一般的所谓聪明。如果不能这样,那么此人就是被后天的观念或外来思想所支配,甚至为其奋斗一生,而到老时却不知自己一生在干什么。”

我现在首要的问题就是学法,真正的从本质上改变着自己,逐渐的承担起自己的责任。真正做到师父讲的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好的三件事。救度众生是我们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责任,这是我来到这个世间的使命,也是我的责任,以前我把这个责任和使命都给忘记了,总是想逃避,现在我要正确的面对这一切,主动承担起自己的责任,我相信大法弟子有师在有法在会做好这一切的。

以上是我个人的一些体悟,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