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人心 走向成熟

【明慧网2005年12月8日】当我看完“明慧特刊”上同修写的心得体会后,对我触动很大。回想自己的修炼历程,真是感慨万千,特别是想到在这七年的修炼中,师尊对自己的慈悲呵护与巨大付出,感激的泪水情不自禁的流了出来。

一、得法

我是98年7月29日有幸在亲戚家得大法的。那时父亲去世刚半年,我还未从痛苦中解脱出来。去的当天晚上,二姨就叫我修大法,我爽快的答应了。第二天早晨,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见一个男子正默默站在我的房门口,好象等谁去炼功似的(那时还不知道师父已经在管我了)。我一下子从梦中醒来,意识清楚,急忙叫醒母亲,来到二姨她们炼功的地方,从此,我便有幸走入了修炼的大门,过着充实而又快乐的生活。

二、走出彷徨,坚定修炼

回到家乡不久,在外地同修帮助下,我们先后建立了三个炼功点,很多老百姓和单位同事都来学功,我们每个点的同修无论天晴下雨都从未间断过学法炼功。

可是好景不长,有个星期天,我正在家里抄写《转法轮》,两个侄儿坐在客厅里看电视,其中一个跑过来对我说:“快去看呀,电视里正在说你们师父呢!”我一惊,立即放下笔跑到电视机前……我搞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晚上睁着双眼难以入眠,一会儿想白天电视里的事,一会儿又想自己一年来在法中受益良多,到最后还是没有想出所以然来。

第二天,我带着疑惑炼功,结果磁带里放出来的不是炼功音乐,而是另一种声音,听不见师父那祥和慈悲有力的口令声,反复听见“道、佛、佛、道”的声音。那时候,我还没悟到是慈悲的师父在点化,师父传给我们的是修佛修道的大法。只觉得奇怪,由于心性上有问题,法也没学了,头开始昏痛。没过几天,我来到一位同修家里,他见我脸色不好,问我怎么了?我实话告诉了,他坚定的对我说:“无论环境怎样恶劣,我都要修到底!”

就这一句话,使我看到了自己认识上的差距,也坚定了自己修炼的信心。

三、课堂讲真象

邪恶至极的谎言宣传充斥了整个中华大地,面对铺天盖地的邪恶打压,我没有动摇,但刮起的这场腥风血雨却把无数的善良民众卷入了黑色漩涡,黑云压顶,似乎要吞噬所有的生命,空气也变得凝固起来。

有一次,我们单位的领导由于受邪恶中共的谎言欺骗,在全校师生大会上公然诬蔑大法,很多学生都用奇异的眼光看着我,当时我的人心重,对领导的做法很气愤。大会结束后,我和学生都怀着沉重的心情回到教室。我想:他(校长)要毒害众生,我今天就要澄清事实挽救这些无辜的幼小生命。于是,我开始了一次在课堂讲真象。

那天晚上师父在梦中点化,我看见了地上堆满了很多被解体了的生命,有的象中国人,有的象外国人。自那以后,由于我坚持不懈的给孩子们讲真象,他们对法轮功有了较全面的了解,从我的言行上,觉得法轮功就是好,对共产恶党的做法很反感。事隔不久,学校给每个班买了诬蔑大法的书,我没有去领,他们就亲自把书发给了孩子们,为了使学生免受毒害,针对此书我又讲了一次真象,孩子们都自觉把书交上来,让我自行处理。

四、师尊呵护 同修帮助

2001年11月11日,我和另一名同修背着真象资料到城区附近的一个村庄发资料。自己的干事心、好胜心被邪恶钻了空子,还没走多远,就被当地恶人跟踪举报,后被非法关押在市看守所;一个月后,又被劫持到另一个看守所;2002年3月底,我被送往四川资中楠木寺劳教所。

2002年10月1日,我回到了久别的家乡。一个月后,在师父的慈悲点悟和功友们的帮助下,我终于挣脱魔掌清醒过来,但思想负担很重。通过不断学师父在《北美巡回讲法》,我放下了包袱,从新修炼。

2004年9月14日,县610与当地派出所一行七人来到学校,又来找我谈话。我利用中午集体放学的机会,走了。功友们把我的情况发到明慧网,本地同修做成录音,把广播挂到了县城的重要位置,成天播放;另一部份同修做我家属的思想工作,据功友说,我丈夫很有正气,为了我东奔西走,到县上要人,态度很坚决;同时海外同修持之以恒的给学校领导打电话,有的给我所在的乡镇政府发函讲真象。最后在师父慈悲呵护、海内外同修的共同努力下,我又回到了工作岗位。

五、修正自己 改变环境

自从回到单位以后,我不断加强学法。特别对照经文《正法中要正念、不要人心》,处处严格要求自己,遇事向内找,利用工作之便主动积极讲真象。无论严寒酷暑,我都尽量坚持早上三点左右起床炼功,再发正念,也有睡过头的时候;每天做家务、吃饭时就听讲法录音;白天上班抓紧做完常人的工作,中午和晚上安排学法和讲真象。

过去每逢节假日,单位领导照例给我打招呼特别“关照”,托人买水果塞我的口。随着师父正法進程的加快,宇宙中邪恶因素销毁得越来越少,世间的形式变化也很大,环境也越来越宽松,人心也在逐步归正。

现在,再遇到节假日,再也没人给我打招呼,也没人再过问。记得今年上半年校长说,有人在向他打听我表现如何,还说要填一张什么表,填了就表示转化了,就再也没人找我了,爱上哪儿上哪儿。我没听他的,发正念否定这一切,结果,这事儿就不了了之。

家里的环境也变了。过去丈夫不准我当着他的面儿给朋友讲真象,怕朋友说他在支持我;现在也能当着他的面讲真象了,他的朋友都知道了法轮功真象,都退出了邪党组织。环境的改变使我更加珍惜这难得的修炼机缘,我要好好把握这时间,利用一切机会证实大法。

师父说过“这时间是留给众弟子的”,还说:“你们面对的不是单单的个人修炼,也不只是要度几个人的问题,全人类都摆在你们面前,特别是中国人。”(《芝加哥市讲法》)

正法修炼的路上,我只能够要求自己更加成熟,以法为师,理智、清醒、智慧的做好三件事,用正念取代人心,用理智取代冲动,达到法对我的要求。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