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一些修炼经历和体会


【明慧网2005年12月10日】我是1998年7月份得法的。在得法前身患20多种疾病,生活不能自理,无奈提前病退。得法后所有疾病不翼而飞,身体健康。自99年7.20以后,多次被非法关押、勒索罚款,派出所、拘留所、看守所几進几出。也在邪恶的高压下违心的写过所谓的“保证书”等,给自己留下了污点。每当回想起这些,悔恨交加,愧对师父、愧对大法,觉得自己没有资格。是慈悲的师父点化我,又经同修的帮助和鼓励,于是我拿起笔,把我的修炼经过写出来与同修切磋。不妥之处,敬请同修指正。

一、上访遭关押迫害

99年7月21日我们十几个大法弟子進京上访,在天津被非法扣留,返回后遭到非法审讯、关押,被迫交了一本《转法轮》,此后对我24小时监视,他们在门外站岗,夜里睡在我家门外的房上,我在屋里天天学法、炼功,丝毫没有怕,心想你们在外边站岗,我在屋里学法炼功最安全,有时以开玩笑的形式跟他们讲真象,教他们盘腿,我一直没有放弃修炼。

99年10月份,为大法讨公道讲真话,我们四人又一次去北京,到唐山被家人追回,因有的大法弟子的家属把我们進京的消息报告了派出所,当时派出所全巢出动,各道口设了卡,有的警车去了汽车站、火车站堵截,有的直接奔北京。当我被家人带回来时,还未進屋就被派出所恶警劫持走,在派出所遭非法审讯。不法人员用情展开了强大的攻势,所有的家属都来了,有劝的、有哭的、有闹的、有假死的,当时的情景如同死了人一般,在他们的口中讲着、喊着撕碎人心肝的充满情的话,一阵恼、一阵善,折腾到深夜,到次日早三、四点钟又开始折腾,逼我们写保证,当时在我的心中默念着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人就是为这个情活着,亲情、男女之情、父母之情、感情、友情、做事讲情份……整个人类社会的一切,全是出自于这个情。这个情要是不断,你就修炼不了。”他们没有打动我们证实法的这颗心,第二天把我们劫持到拘留所关押,后转入看守所。

在此关押期间,我的亲人又多次用情来动摇我,我的独生女儿跪在我的面前,抱着我的双腿哭着喊着她要妈妈,如我不写保证她就跳楼,我的弟弟、妹妹、兄、嫂等边劝边打,都没动了我。在看守所的40多天里,我们向所里的干警讲真象,帮男犯人做针线活,借机向他们洪法,讲真象,他们都很愿意听,并表示出去后也学法,做个好人。

99年底出来后,我成了邪恶监视的重点,只要恶党一开什么会或他们的敏感日,我就被抓到派出所非法关押。2000年秋,派出所恶警把我地区多名大法弟子骗到派出所关押了十多天,而且男女同居一室。我又遭非法审讯,不法人员追问我资料的来源与去向,我没有配合邪恶,他们要打我,抄我的家,吓唬我,说判我劳教。我心里就有一念,我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了,谁也动不了我,我什么也不告诉你。我认为这就是考验我的时刻,我告诉同修谁也别承认撒传单的事(因我们都在派出所关着),我不说谁也不知道,我没有出卖同修,没有教给邪恶一张传单,保护了资料,使同修没有遭迫害。他们把我又送進了看守所,非法关押了我八个多月。

二、正念破除邪恶迫害

在看守所,我与同修们一起向刑事犯与干警洪法、讲真象,大多数刑事犯都说大法好,有的和我们一起学法,跟我们一起炼功,还有的得了法走入了修炼。有的干警也改变了过去那凶恶的态度,为了开辟学法炼功的环境,我们揭露、抵制邪恶,不停的写揭露文章往上交,早晚大法弟子不报号,接见不穿号服。开始邪恶十分疯狂,不法人员对大法弟子打、骂、罚站、跑等变着法的折磨,我们就一句话:我们是修炼人,是好人,不报号,不穿罪犯的号服。恶警不让炼功,我们也坚持天天炼。有一次,一个号的弟子正在炼静功,几个恶警闯入,手抡警棍,往学员的头上、肩上、腰上狠命的打,我们的学员纹丝不动,有的学员被恶警从炕上拽到地上,手仍结着印坐着。因为我们坚持炼功,夏天有的弟子被弄到太阳下曝晒,雨天淋雨,冬天浇凉水,就这样大法弟子也不屈服,最后他们看见装看不见,不管了,是大法徒用生命闯出了一个学法炼功的环境。

为抵制超期非法关押,2000年中国新年,从阳历26日,我们就开始绝食,年30那天,一大早八个干警气势汹汹,手拿电棍,警棒闯入我们号。当时我们还在被窝里,我一看他们進来,心不惊、不跳、也不怕,觉得他们的样子可笑。恶警强制大伙都站到地上,当时有20多人,挨个边打边问,你报不报号,还绝不绝食?有的脸被打的青紫,有的打的嘴角一个劲的流血,有的……。当时我心想:你们来打我?我是神,你们是人,你够不着,你不配!恶警到我跟前连看都没看把我接过去了。

还有一次,当时不法人员在看守所办起了洗脑学校,他们逼迫大法弟子看谤师谤法的录像,我们不看往外冲,恶警下边用扫堂腿拌,上边用棍子打,我个高劲大,挡在前面,不停的喊“不许迫害大法弟子”!当时看守所长张荣恩揪着我的脖领子,棍子举的老高,嘴里嚷着叫“你喊,叫你喊!”,照我的头往下打。我看了他一眼,不惊不慌也不怕,心静似水,心里想:你想打我?我是神,你是人,你没有资格,你不配!我刚想完,他揪我脖领子的手松开了,棒子也没落下来。在另一次邪恶之徒的谤法会上,一个大法弟子站起来反驳,被一所长按倒在地,用穿着皮鞋的脚踢她的头,用板凳往她身上砸。我看见后,马上发了一念,走过去把那个所长推到一边,抢过了他手中的凳子,他没做任何反映。

记得有一次搜号,我们一起抵制邪恶迫害,恶警找来刑事犯,手拿警棍来打我们,有一女弟子,被一个20多岁的男犯人,从肚子上踢了一脚,当时她就弯下了腰,这个犯人咬着牙瞪圆了眼,使足了劲,抡起警棍照她的后脑勺砸下来。我一看急了,这要砸在脑袋上,脑袋不得开花呀,我急中生智发了一念,伸出胳膊搪住了警棍,我的胳膊被砸了深深的一道沟,慢慢的肿了起来,若是挡,骨头恐怕早就被砸折了。

三、如何突破“病业”关

自2001年从看守所出来不久,我又被不法人员劫持到洗脑学校,我没有正念闯出,又一次在高压下违心的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回家后立即声明。不几天病业就返出来了,从2002年元月1日突发心脏病,按常人的说法就是房颤、间歇、心绞痛,家人把我送到医院后,医生向家属下了病危通知,让准备后事。我不管多么痛苦,心中总是默念“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正念正行》),心里只有一念,我是大法徒,要助师正法不能死。有一段时间我失去了知觉,医生给我扎手指,抽血,往我嘴里塞药,我全不知道。当我醒过来后,第一念就是跟师父说:请师父给弟子加持,我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我不能死,我要兑现自己的洪愿,救度众生。

在住院期间,我向病人的家属、医生、护士等讲真象,还把《转法轮》送给了一名护士。在住院期间,护士给我输液时,我立即发一念:请师父把药拿走,把液体转化成高能量物质为我所用,这时我看到赤褐色的液体瓶外面有一层晶莹透明的白色瓶子,罩在输液管外边也有一层。

从那时起,我就天天犯心脏病,有时几种病业一起上,犯起来就上吐下泻,心颤的好象房子都在颤,疼的我喘不上气来,说不出话来,一折腾就是几个小时,有时十几小时,二十几小时,最长时八天八夜,而且是几种病业同时出现,多次折磨的我奄奄一息,多次想放弃生命,一了百了,但我马上否定它,这一念不是我,我不能死,我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重任在肩。每次犯病我都是默念《洪吟》中的诗或背法、学法,正念不离心。

因为我不能出去发传单,讲真象,我就在家里密集发正念,用手抄证实法资料(因当时我们这儿没有复印机),让别人去发。在犯病时,只要缓过气来我就写,经常是汗水、泪水一起淌,但我这样做,没有任务感,没有想为了好病的想法,就是做我应该做的。在这种情况下我仍旧负责我们这个地区传递经文与证实法资料的工作,病魔没有挡住我及时的把经文和资料送到同修的手中。

通过学《北美巡回讲法》等系列经文,我想我也许是师父讲的与旧势力签约到一定的时候去死的那一种,我就极力的否定这一切,我请同修为我发过正念,也总向内找,抓紧一切时间学法、炼功。现在生活能自理,有时能出去发传单,讲真象,但并未完全摆脱病业状态,4年来几乎还是天天犯,只是现在我不拿它当回事。我多次想写出来与同修切磋,帮助我提高,但不知从何下笔,而滋养了邪魔。我现在非常希望同修帮我找出我窥测不到执著,去掉它,在正法的路上勇猛精進。

四、讲真象、救度众生

当地610、恶党政府、派出所不法人员常到我家進行骚扰,我有时发正念铲除他们背后的邪恶,有时与他们讲真象。记得有一次区里的干部来找我,我就与他们讲真象,把我7.20以前的情况和我现状相比较,因当时严重的病业状态一件一件的实事摆给他们听,讲真善忍的法理,他们嘴上不敢说大法好,看得出心服口服,其中有一人说:你还动啊,在家里偷着动。意思就是,好你就炼。

2004年9月份的一天上午下大雨,我想我可以利用雨天好好学学法,我拿出《法轮佛法(在瑞士法会上讲法)》和《转法轮(卷二)》边看,边改字。雨停以后,一名外地学员来我处取资料,并带来400元资料费,我把钱随手先放在家具上,给他装好资料送出门去。派出所的邪恶之徒从后门就進了屋,看见了炕上的书,并找出两套讲法带。我天天给大家录师父讲法录音带,我回来一進屋,他们就逼我走。我当时就想:我决不配合邪恶。恶警逼我到警车跟前。我在内心坚定的说:师父,这是邪恶的车,我不上,坚决不上。邪恶之徒急催:快上车,快上车。我腿一软就坐在了地上。他们喊着:把她抬上车。我一下又倒下了,出现了病态,脸色苍白,嘴唇黑紫,下巴灰黑,张着嘴大口的喘气,浑身抽动。这时来了许多围观群众,他们就把我抬到屋里,并通知我的家属给我找大夫别耽误了,说完就灰溜溜的走了。这是正念的神威,师父的慈悲呵护。

为了救度众生,我们不仅在本地区发传单,有一次上午到20里以外去发传单,一去的路上我们清理了干扰我们发传单的邪恶因素,回来的路上清理干扰众生看真象资料的、明白真象得救的一切邪恶因素。一進村我们分好街,我刚一進街,一妇女抱着孩子在我面前進了街,怎么办?我若改街没法通知别人,我发一念:我是来救度众生的,做的是最纯最好的事,不许你干扰。她在前边边走边逗孩子,我在后边发资料,走了一趟街,她也没回头看。有时心态纯净发正念,发一晚上真象材料,不但碰不上人,连狗都不叫一声。现在我传单、新经文和真象资料,不用电话,就用正念,我一发念,对方就到。

在讲真象、劝三退中,我本着不同的对象,用不同的话引入。比如有人抱孩子,就从小孩真可爱逗人喜欢,切入话题;如有人在为儿女不辞劳苦的奔波时,就从人都为儿女好,都想过好日子,都愿平安幸福切入;做买卖的就从顺天理一顺百顺,生意兴隆发财有道谈起;如遇老人就从尊老爱幼、人类的美德谈起,一般都能接受。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