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同化法 才能保持正念


【明慧网2005年12月16日】要说这些,还得从修炼初期说起。98年11月,头昏的我到一朋友那里闲聊,她把大法介绍给我,在回家的路上我请回来《转法轮》及卷二,她告诉我每天都要看一讲。就这样我走入了大法中,走入了修炼中。但是对什么是修炼,怎样才叫修炼,以及修炼中的名词,都不明白。只觉得“法轮功”还挺好。

看过几讲后我的头昏现象消失了,带着这样一点感性认识,以及书中提到的个别现象在我身体上也有显现。就这样我每天除工作之外,把所有的精力都用在学法、炼功、洪法上。这期间,我坐月子的腰痛病也不翼而飞。

半年后,99年7.20,“风云突变天欲坠”﹙《心自明》﹚。就在20日的那天,我们一行八人辗转到了北京。回想起来,当时我并不是非常清楚为什么要去北京,什么叫正法,怎样做叫证实法,只有一念,老弟子去我也去,其它什么都没有想。带着不明确的目地去了北京。但大法弟子证实法的壮观场面,使我至今依然不能忘怀。22日下午,我被单位及当地公安局接回。两天后,从公安局回到单位。单位好象是开了锅一样:单位组织职工轮流对我進行劝说,几天不让回家,家属更不用说,也被动员起来与单位配合。但是我的头好象是被一个罩罩住一样,对他们讲的一点都没有听進去。几天后,单位负责人问我还炼不炼,我告诉他“一修到底”。当时我这样讲了,自己却并不清楚为什么会说出这句话,怎么就能想起这句话的。现在想起来,只有感谢师尊让我明白的一面起了作用,保护起我这个不清醒﹑修炼目地不明确的弟子。不知道那时师尊为我承受了多少,才使我有了那一正念﹙现在知道那就是正念﹚,才能使我今天成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才使我成为最荣耀的生命之一,才使我有机会去完成自己的史前大愿,才使我有机会成为最最最伟大师尊的弟子,才使我有机会能回到阔别已久的家。

“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尊的法一说弟子都知道,一说起谁都明白“正念”对每个弟子都是至关重要的。但是事情发生直指你人心时,人和神要你选择时,在那一瞬间,你能保持你的念正吗?你能按照师尊的话做吗?你放得下人心吗?你想起你是大法徒了吗?你的头脑清醒吗?我现在经常问自己这些问题,我只能说,我没有做到,没有做好。

举个简单例子,前几天,一同修听错并误传了一个消息:和我有联系的另一同修出事了。于是我就赶快把所有的资料都放到别处去了,为了安全,“怕”被邪恶抓到把柄,“怕”那一同修象自己一样守不住心性把我说出来,“怕”留给她的电话号码被邪恶发现,牵扯自己,“怕”自己再次被迫害,等等,一大堆人心。在整理资料的过程中,也感觉不对劲,师尊也有点化,但我是正在上班赶着出来收拾资料的,也就没有更進一步考虑,只是把东西放置别处安全就行了。下班后,我反思自己的行为,感觉自己的一思一念,“正念”真的不足。我吓了一跳,一方面,我这不是承认了旧势力的安排了吗?它们不就想让我们把东西都放起来,不学法了,不做资料,也不敢讲真象了?一切都只为了“安全”。同时造成弟子间又出现间隔,不敢再在一起学法切磋了。这不就动了人心了吗?注意安全是应该的,但是“念”必须正,基点必须正。另一方面,假如同修真被迫害,我的“怕”心及不信任心,不又加重同修的被迫害吗?第三方面,旧势力的场和我们弟子正念的场就好象天平的两端,如果我们正念不足的话,就减弱了正念的场,相应的增强了邪恶的场,这还了得吗?不是无意中就帮助邪恶了吗?怕心、怀疑心、急躁不冷静心,等等人心不都暴露无遗了吗?同时对师对法不坚定的心不又一次显露出来了吗?自己还以为自己是个坚定的大法弟子,怎么配呢?即使有的同修万一遭遇迫害,自己也应正念加持同修,使他正念的场得到加强,得到补充,使他周围的空间场不出现漏洞,不被邪恶抓到更多迫害的借口,使同修在师尊的点悟呵护下,正念走出,汇入正法洪流中。

尽快的同化法,是去掉执著心的最好办法。现在我对“同化”也有了進一步的认识。因为我们都是从旧宇宙中来的,自己的一切都是旧宇宙的理形成的,没有修去的部份就是旧宇宙的理在起作用,大法弟子要成就新的宇宙的生命,就必须掌握新宇宙的法理才行。我知道,这只有掌握了大法的法理才能做到,背法才能做到。在我作出这项决定后,我隐藏的一颗心又表现出来,那就是以前每天坚持学法是为了自己修的无漏,无漏就不会再被迫害,就能安全,就能平安的等到圆满的时候,跟随师尊回家,看似好象没有错,但是基点不对。我们本是大法弟子,就是来同化法的,学法是理所应当的,是本份,学好法是遵照师尊的要求做的,修的无漏是我们每个弟子必须要达到的标准,要明确学法不是为了反迫害,不是为了不被迫害,而是不承认这场迫害,我们的“怕迫害”不也是承认迫害吗?我认识到一切就按照师尊的要求做,一切尽在其中。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平时求救师尊帮助的事。以前我一直用人的观念、人的情认识这个问题,不想麻烦师尊,不想请师尊帮忙,觉得一点小事就请师尊帮忙那太不象弟子的样子,等等。“修在自己,功在师父”,现在我时常想起师尊,遇到问题就请师尊帮忙,请师尊加持弟子,我认为求救师尊不是我自己做的不好,而是我相信师尊相信法,同时也是正念的一种表现。

以上是我的一点体会。其中有很多是我在今后修炼中应该注意和去做好的,写出来是为了提醒自己,不要放过那偶而出现的不太正的一念,要抓住它,修掉它,使自己尽快达到师尊在不同层次对我们的不同要求。

认识粗浅,希望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