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冲出魔难


【明慧网2005年12月31日】看到明慧网周刊的交流文章感觉非常好,对我启发很大,几次想拿起笔来写,觉的自己做的都是平平淡淡的,不如别的同修做的好。最近有了一点体悟想写出来和同修交流一下。

一、师父给我惊喜

我是98年得法的,那时的想法就是祛病健身,在炼功点上听老师讲法十天,还没有听懂师父讲的是什么意思,师父就给了我一个很大的惊喜。有一天,我被一窝马蜂蜇了,整个头、脸和两只手都被马蜂盖住了,我当时的一念就是:我是炼法轮功的,没有事。就这一念真的没有一点事。当时在场的有五六个人,他们叫我去医院,我说没事,他们都感到很神奇。当时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后来才明白。师父在《转法轮》里讲“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从那天起我下决心坚修大法到底。

可是1999年7.20中共邪恶开始疯狂的迫害法轮功,当时我就想,大法不能丢。那时来自单位和家庭的压力真象天要塌下来一样,可我就信师信法,一天也没有停下来。特别是我丈夫对我的压力最大,什么办法都用尽了,可我从没动过心,他一看不行也就不管我了。

二、第一次進京证实法

那是2000年7月20日,我和几个大法弟子去了北京,在师父的呵护下,一路上有惊无险。到天安门广场后看见站满了恶警和警车,心里就有点害怕,没有起到证实法的作用,转一圈又回来了。

回来后我爱人不让我進家门。别人对他说,人已经安全回来了,别人又不知道,你这样做,别人不就知道了吗?这样才叫我回家。可是他又给我规定,我只能自己在家炼,不能和大法弟子接触,我也默认了。

回来后我心里总是有个结。我为什么在北京有怕心,没有证实法。通过学师父的讲法和向内找,我发现学法太少,正念不足。师父在《在美国佛罗里达法会上的讲法》中说,“学法对大法弟子来讲、对修炼的人来讲,确确实实是非常重要。再艰苦的环境、再忙的情况下,都不能忘了学法,一定要学法,因为那是你们提高最根本最根本的保证。”

再有就是抱着一个不去北京就圆满不了的心。当时还想,我没证实法,我还敢去,有人去都不敢去,还认为自己比别人强。现在想起来当时的心,真是又可笑又可悲。于是我暗下决心,我要二次進京证实法,一定起到证实法的作用。从那时起我抓紧一切时间学法、炼功,师尊和大法就给了我智慧和正念。

三、师尊呵护 恶人赶不上

那是2000年11月初,我和另一同修A去12里外的村子里撒真相资料。我俩都拿了几百份,从远处向近处散发,散完一个村子,向另一个村子走时,一辆车在后面紧跟着。当时我还说,这辆车怎么开的这么慢,咱们骑快点。我们快它也快,我们慢它也慢,我们不知道它为什么超不过我们。我们又進了一个村子,它也跟着進了村子,这时我们都意识到它是在跟踪我们。

進了村子同修就拐了个弯,我想我不能拐,把它引开,它只能抓到我一个人。我一直向前走,因为地方不熟,我没有路可走了。我只好往路边一拐,蹲在那里。这时我看见车里的人下车后,站在那儿东张西望找我呢。我撒了两份资料,推着车子走了。当时离那人只有20多米远,月亮很明,和白天差不多少。当我又见到同修时说,离这么近他怎么看不见我?这个人是不是近视眼。同修说管他呢,咱们继续撒资料。我们继续又撒了三个村子,把资料撒完了。

后来才知道那个人是派出所的巡警在巡夜,他说那天看见两个人撒资料,其中就有某某(A同修),可就是赶不上。这时我才悟到是师尊在保护我们,当时我的眼泪都出来了,要不是师尊慈悲呵护,我们早就被抓了。我的内心非常的感谢师尊,我们做了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一点小事,师尊就这样的慈悲呵护我们。我下决心,今后一定要走好师尊给我安排的修炼路。

四、二次進京证实法

2000年11月13日那天下午,我和另一个同修一起又踏上了去北京的列车。因为没有资料,我就自己写了300份“还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的传单,在北京天安门广场散发。我被恶警抓到,送往附近派出所,后又被驻京恶警带回招待所。我给他们讲真相,讲我身心受益,讲师父慈悲伟大。又给他们炼功让他们看。他们说,好,就在家炼,谁管你呢?我说我们是修真、善、忍的,我们师父和大法无辜受到诬陷,我们有权向政府说出心里话。如果你的父母无辜被别人陷害,你能不为他们说句公道话吗?我要不为我们师父说句公道话,我还算不算大法弟子,他们也不说什么了。

我被带回当地派出所,我爱人和全家都去看我,叫我说不炼,用情来感化我。特别是我母亲,七十多岁的人了,天天去那里哭。我爱人也是,一个大男人的,也是天天去那里哭。派出所的人说,你看你爱人对你多好,你只要写不炼了,我们就叫你回去上班。我知道这是用情来诱骗我,我想到师尊在《转法轮》里讲,“这个情要是不断,你就修炼不了。人要跳出这个情,谁也动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带动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东西。”所以我没动心。

我单位经理和保卫处处长都去看我,叫我写不炼,和谁一起去北京的,就叫我去上班。派出所的人说,要是不写,明天就把你送到拘留所。我说,我不怕,在去北京前我就想好了,回来后就是“三丢”我也心甘情愿。他们问哪“三丢”,我说丢進拘留所,丢掉工作,丢掉家庭。因为第一次去北京回来后,我爱人就给我说过,如果再有什么事,就离婚,永远不要再進这个家门。所以我有思想准备,什么都能放下。我又给他们背《苦其心志》,他们说咱们走吧,她的工作太难做了。他们叫来我老家人和所有亲戚,都来做我的工作。他们想用亲情“转化”我,都没有成功。

后来专管我的警察一看什么招儿都使尽了,也不行,就火了。因为上边压的很紧,就说了对师父和大法不敬的话。那时我还不知道发正念,心里就想,说师父和大法的坏话是要遭报应的。就这一念就起到了作用。他回家就得到过四次教训,没出生命危险,第二天他给我讲的。就这样在派出所里住了15天回来了。后来在师尊呵护和大法的威力下我又恢复了工作,“三丢”一丢也没丢。

五、背法

从那时起我爱人再也不让我炼功和学法,只要见到我炼功或学法就把我赶出家门,我的怕心也出来了。心想不让在家炼,就到单位炼。我上班的地方环境非常好,人人都不反对法轮功,还保护我。这样我就偷偷炼功和学法,有时我爱人知道了,我就被赶出家门。我曾经六次被赶出家门,婆婆也去我家跟我大吵大闹。说我只要炼法轮功就不认我这个媳妇。开始的时候我认为应该忍,只是默默的承受,后来看了明慧周刊才知道这是邪恶在迫害。就想,再赶我出门,我就要反抗,最后一次赶我时,我就发正念清除他背后的邪恶因素,我提出和他离婚分家产,他说你炼法轮功家产没你的。我知道这是邪恶在迫害我,我决不能承认。我坚决的说,明天咱们去法院离婚,就说我炼法轮功,看看法院怎么说。这一下真把他给镇住了,从那以后再也不赶我出门了。

可是我还感到有一种无形的怕,隐藏的很深,我又找不到它。这个怕干扰我整整三年,在这三年里,学法、炼功、讲真相,做好三件事,我都紧紧跟上正法進程,但都是背地里的,不敢让他知道。有时候正在炼功或学法,只要一想到如果万一我爱人進来了,就会不由自主的冒出一身汗。有时我就静下心来好好的想,我到底怕什么。我面对警察没有怕,面对单位领导没有怕,在天安门广场面对恶警拳打脚踢没有怕。走到现在我到底怕什么呢?大不了还把我赶出家门或和我离婚,这些都能放的下。因为我爱人从来不动手打我,比起有的同修被家人打的遍体鳞伤,我算什么呢?这个怕一直到2004年春。

我看到明慧周刊中同修背法效果非常好,我也想背法。于是我就开始背法了,可是怎么也记不住,前背后忘,有时也冒出一念,不背了。又想别人能记住,我也能记住,只要静下心来背,法一定能够显出他的威力来的。我就一点点的背,有时一个小自然段用几个小时,自己恨自己太笨了,自己打自己的头,还是不行。有一次,我实在记不住,我就放下书,双手合十,两眼含泪对师父说,弟子如果是个木头脑袋,我也要把它劈开,做个大容器,用来装法,我一定要背法。一定是慈悲伟大的师父看到了弟子这颗坚定的心,师尊给了弟子智慧。以后我再背法明显好多了。就这样我抓紧每天的分分秒秒背法,在不知不觉的情况下我已溶入法中。

那时正是六七月份,天气非常热,也没有风扇。我每天都是早上四点起来炼功,夜里背法到1、2点。那段时间感觉非常好,非常好,背法也能记住了,明白法理也很多,越明白法理越想背,越背明白法理越多。有一天,我背着背着完全進入了法的世界,那种感觉用语言无法描述。只要一睡觉,主元神都在背法。那段时间讲真相效果也是非常好,几乎99%都能接受。

六、去怕心

可是有时还有那个无形的怕心在干扰我。有一天我正在背法,那个无形的怕心又来了。我想这是邪恶在干扰不让我学法,我坚决不承认它。我就放下书发正念,清除我自身的怕心和外来因素造成的干扰。就这样自己往自己大脑里边打,过了几分钟,从大脑里边往外挤,感觉右眼特别疼胀,整个眼珠象要出来一样,眼也合不上了,我就睁开眼睛,还是疼胀,大概过了2分钟那个东西一下从右眼里边出来了。从那以后再也没有那个无形的怕心了。

七、讲真相

我的工作接触的人很复杂,本地的、外地的、单位的都有。我是见人都讲,开始讲真相,后来讲三退,他们都接受。有人真心为我好,说,知道好就在家炼,不要到处讲,有人唯利是图,万一有人举报你,会抓你的(因为邪恶说举报一个大法弟子得500——1000元)。我说我是真心为他们好,人都有明白的一面,他们不会举报我的,我都给他们讲了善恶有报是天理。有一个外地人给我们送货,我给他讲了真相,还送他护身符,他连声说,谢谢。第二次又来送货时,他带了6个人,一见到我,那人就对他们说,就是这位给我讲了法轮功好,快让她给你们讲讲,送你们一张平安卡,可好啦。我给他们讲明白后,又送了护身符,他们都很高兴,一再说谢谢,说下次再来还听我讲。这时我真感到法的威力的无比强大,又有几个生命得救了。

八、被抢书的时候

那是2004年10月份,有一天我正在上班,突然我公司的支部书记来找我说,有人举报你,说你天天“宣传”法轮功,市里边要办“转化班”,我们单位有两个指标,你是其中的一个。问我还炼不炼法轮功,我义正辞严的说,炼,这么好的功法我怎么不炼。他问我还有没有书,我想,对邪恶不能讲真话,(他反对法轮功,在我们这里是最邪恶的)。我说没有书,他马上跑到我的住处,《转法轮》就放在桌子上,他拿起来就往外走。我坚决制止他。这时他说,你好好想想,下午把书交到公司,领导还等着呢。我说,就是不交,这书比我生命还重要。他说,你要不交我们有的是办法。我说你有什么办法尽管拿出来吧。他说,扣你奖金,把你送去“转化”班。他这样一说,我的火上来了。我坚决的说,你说了不算,我师父说了算,谁送我去“转化”班,我也不饶他,我不上班了,去北京告状,我在单位兢兢业业的工作做个好人,你不让我做,我要去北京喊冤。他一看没有办法,只好说下午我让某某书记来(他的上级领导,专管迫害法轮功的)。我说谁来我也不交。

下午2点钟,他又来了,说某某书记叫他今天不管用什么办法也要把书拿回去,拿不回去他要亲自来。我说谁来也拿不走。我开始给他讲真相,怎么讲他也不接受,最后到了下班时间。他说我今天没有完成任务,明天说什么我也不来了,让某某书记来,看看他有什么办法。

就这样在师尊的加持和大法的威力下再也没有人找过我。第二天某某书记见到我也没提这件事。因为那段时间我一直在背法和讲真相,所以大法的威力使我平安无事。

九、找到了根本执著

最近一段时间感觉状态不好,发正念,静不下来,讲真相人们不接受,家庭魔难也多,一学法就有干扰。只要一学法,不是这事,就是那事,就是拿不起书,干扰的我没有办法。直到有一天看到明慧网同修的交流文章,明白了每个人都有根本的执著心。于是我静下心来向内找,回想我这几年的修炼路,觉的自己无论是在证实法中或讲真相中或学法中走的都比较正,有时为了大法的事我整夜不睡觉,基本上跟上了正法進程。有些事情,别的同修还没想到,我已做到了。我没有执著的,都是为大法着想,为什么这段时间状态不好呢?我肯定有根本执著。

可我的根本执著在哪里?我苦苦的寻找,百思不得其解。为此事我流过泪,也曾求师尊点化我,就是没有结果。有一次看到同修的交流文章,忽然找到了我的根本执著所在,那就是为私为我和利益之心。做什么都是为自己。比如,不去北京证实法,怕圆满不了;不出来讲真相,怕自己的世界是空的,没有众生;每次有证实法的事要做,就想自己如果不做,师父安排的正法修炼路我就缺了一课,就没跟上正法進程,怕自己落下。怕这、怕那。归根结底还是为私为我,没有想到众生的得救,没有想到历史赋予我的使命。

师尊在《2001年加拿大法会上讲法》中讲,“在历史上任何一种修炼都是单纯的为了个人的提高和个人的圆满,而你们不是。大家知道,未来还有很多人要得法,也就是说大法传出来之后是分两步走的:第一步是在正法中确立大法弟子,以后的人修炼与正法没有任何关系,完全是单纯的他们自己提高圆满的问题。那么作为大法弟子,赋予了你们伟大的历史的使命,这就和单纯的个人修炼不是一回事。你们要维护法,你们要证实法,在法遭到迫害的情况下你们如何的去揭露那些邪恶,更好的圆容大法,这是你们应该做的。”

我自己走的路表面上看都是为了大法,为了众生,实际上是为了自己。多么可悲又可怕的私心呀,还隐藏的那么深,自己已经走到可怕的地步了,还感觉自己做的不错。是慈悲伟大的师尊没有丢下我,让我又醒悟了。

就在我写这个体会之前还想,很多同修都写心得体会,写体会也是在修炼,我要不写不是缺了一课吗?现在没有那个心了,目地是把我的执著写出来,修掉它。从今以后我要紧跟师尊的正法進程,做好三件事,救度更多的众生,让师尊多一份欣慰,少一份操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