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智全面的做好三件事


【明慧网2005年12月4日】几年来,在师父的佛光普照下,我们走了过来。和同修一起,贴不干胶,散发真象资料,走遍了附近农村的每一个村庄。但是因为自己文化水平低,对法的理解不深,走过弯路,同时也存在着长期执著的人心,比精進的同修差的很远。

我今年61岁,几岁起我就有严重的风湿和胃痛毛病,记得小时候,经常疼得在床上打滚。几十年过去了,病情越来越重,疼痛难忍,有时连睡觉、起床、翻身都要老伴帮忙。胃出血多次住院,中西药、草药、电疗、按摩、拔火罐、针灸等什么方法都用过,也炼过气功,都不见好。到了晚年,又得了偏头痛,美尼尔氏病等,长期的病痛折磨着我,整天过的是生不如死的生活。

1997年5月初一,我有缘得大法,请回了宝书《转法轮》,我认真学法炼功,4天以后,所有的病痛全部消失,从此以后,我走上了一条返本归真之路。老伴见我几十年的顽疾几天就好了,也加入了修炼的行业。回想这段时间,那是我人生中最幸福、最美好、最难忘、也最留恋的时光。

1999年7月20日,这是一个震惊世界、震惊整个宇宙,使人悲痛无奈的日子,谎言铺天盖地,遍地腥风血雨,一群善良慈悲的人们,受到惨无人道的迫害,层层打压。邪恶连我们的子女也不放过,单位领导多次威胁我们的儿女,说只要你们的父母再炼法轮功,你们就下岗。当时,我儿子在矿公安分局工作,对我们真是大义灭亲。由于当时怕影响儿女们的前程,我们没有炼功了,还痛苦的在一张保证书上签了字。我们离开了大法,成为一个常人。在那段时间里,我失去了往日的欢乐,我内疚,我悔恨,吃不下睡不着,就象无根的浮萍,漂浮不定,就这样糊糊涂涂的过了几个月。当我心神不定的时候,病魔再一次降临,我又陷于极端痛苦之中。

想起慈悲祥和的师父,泪水长流不停,是师父教我做人,是师父给了我永久的新生,当师父和大法蒙难的时候,我却放弃了他,这是我人生中最大的耻辱。这么好的师父,这么奇特的大法,我怎么因为一个怕字就不炼了呢?我不能一错再错,我要从悔恨中崛起,紧跟师父,坚定不移。后来,儿女们知道了,就想尽办法阻止我,用亲情打动我,用脱离母子关系威胁我,看我毫不动摇,儿女们也无可奈何了。由于我们和外界失去了联系,长期以来,看不到师父的经文和明慧网的任何资料,也没有发正念,所以修得也不很精進。

直到2002年6月份,才和县里大法弟子联系上。我怀着无比激动的心情,流着热泪,看了恩师几年来的经文,生命之火从新燃烧起来。后来,我写了“严正声明”,声明我以前写的不炼了的保证书作废,坚决与旧势力决裂,彻底洗刷自己的耻辱,永远做师父的弟子,听师父的安排,和全球大法弟子一起,发正念,讲真象,救众生,全心全意做好正法时期的三件事情。

几年来,和同修一起,贴不干胶,散发真象资料,散发《九评》,我们走遍了附近农村的每一个村庄,也遇到各种各样的艰险和阻力,但是有师父掌舵,有宝书指航,我们乘上法船,逆流而上,在师父的呵护下,乘风破浪。我们闯过了一次又一次难关。

如去年4月的一天,我和一同修到农村散发真象资料,还没有发完,就下了大雨,我们用塑料袋把资料包好,全身都湿透了,只有提早回家,在接近矿区时,看到有几户人家,因下雨,只想早些把资料发完,起了常人心,没有注意方法,当时被人抓住,我叫同修赶快离开,只我一人被抓。其中一青年人一看是法轮功资料,表情十分恶劣,迫不及待立即给派出所打电话。当时我并不害怕,微笑、善意的给他们讲真象,心里不停的发正念,请师父救我。青年一下子打通电话,他问:“你是派出所吗?”对方回答:“不是,你打错了。”青年人很奇怪,明明是派出所的电话,怎么打错了呢?反复拨了几次,对方都说打错了。我知道这是师父在保护我,让我安全脱险。我们多次遇到这样的危难,都是师父帮我们化险为夷。

记得去年5月的一天,我们4个女同修到离矿区10多里路的村子散发真象资料,这个村子比较大,我们4人分别散发。当时一位同修被邪恶抓住,后又安全脱险。我们一路发正念,一路想办法把资料发完,就在那天,有人给县长打电话。几天以后县长在电视台讲话,针对法轮功学员散发真象资料一事表态,要派人调查,从严处理。

过了几天,县里派了10来个610分子住進我们单位,把散发资料一事,当作政治事件来抓,矿里也派人配合调查,要我们学员每人交一张相片,其中一位同修问我怎么办?交还是不交,我肯定的回答:“不能交,不能配合邪恶迫害自己。”但是在当时的重压下,她还是去照了像。他们没有找我要照片,他们知道我是不会交相片的,就到退休办去找了一张,他们拿着我们的相片到附近农村一个一个村子去找农民指认。而矿里也召开各单位负责人会议,布置抓捕任务,矿公安分局负责人连续几晚在电视上讲话,动员全矿职工家属检举揭发。一时间,乌云密布、邪恶疯狂至极,大有赶尽杀绝之势。

儿子回家,气势汹汹说局领导找他谈话,他们领导威胁说,散发传单,是和中央作对、和政府作对,是政治事件,而你母亲是主谋等等。儿子动员我坦白交待,争取从宽处理,如果被乡下农民指认出来就要严办。儿子还把到上海打工的小儿子也叫了回来,和女儿一起,对我左右夹攻,软硬兼施。小儿子说:“我知道你们师父不是一个常人,法轮功也是好的,只是××党要镇压,它有权,白的它说是黑的,黑的他说是白的,当老百姓的又有什么办法呢?你们去发真象资料,是鸡蛋碰石头,会碰得头破血流,历史得教训还少吗?”等等。老年体协得负责人也找我谈话,派人监视我的一切行动,监控我的电话。

针对邪恶对我们得迫害,我和同修一起静心学法,反复学习师父的新经文,师父在《洪吟(二)》说:“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 修炼人 装着法 发正念 烂鬼炸 神在世 证实法”。我们高密度发正念,在师父的加持下彻底清除邪恶、烂鬼和共产邪灵。我们是师父的弟子,我们是神,常人记不清我们的面貌,常人不配指认我们。

平时我们去农村散发资料,每次都是天不亮就出发,下午或中午回,附近的农民很多都认识我们。但奇怪的是,当“610”拿着我们的相片,一个村一个村去调查时,却没有人指认我们,什么原因呢?这不是师父的威德、大法的神奇吗?2个多月过去了,那些“610” 的灰溜溜的回县城去了,一场看似大的迫害没有得逞。

原来我们散发真象资料,只发农村,不敢到矿里发,认为矿里熟人多,怕别人检举,怕儿女们反对,因为矿里就只有我们几个炼法轮功的,别人接到资料,一猜就知道是我们发的,上面就会迫害我们。通过这次事件,我们认真学法,改变了错误认识,克服了怕心和各种执著,开始在矿里散发真象资料。

一年多来,全矿4000多户职工家属,将近2万人,估计60-70%户人家收到我们散发的资料。同时我们利用一切机会,向世人讲真象,向610头目讲真象,向退休老干讲真象,起到了较好的效果,挽救了不少众生。

在大法弟子证实法的阶段即将结束的时候,我一定遵从师父在《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的教诲:“保持正念正行,头脑清醒,理智的全面救度世人。”时时刻刻用神的标准要求自己,扎扎实实做好三件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