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罪恶,良心岂容沉默(图)


【明慧网2005年12月9日】出于对权力的极端偏执和个人妒忌,前独裁者江氏与中共相互利用,从1999年7月20日开始,实施“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的国家恐怖主义政策,对数以千万计的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群众进行灭绝性迫害。

然而,施暴者原本预料只需三月便可被铲除的法轮功,历经六年多的血雨腥风,不但没倒下,反而在法轮功学员对信念的坚守中,在和平理性揭露迫害讲真象中,洪传近80个国家和地区,真善忍的理念深入人心。为制止虐杀,匡扶人间正义,法轮功在全球范围内运用法律手段起诉迫害法轮功的首恶,反迫害中××党的真实邪恶面目被揭露无遗,已有六百多万觉醒的中国大陆民众在海外网站公开声明退出恶党及其邪恶组织,退党大潮已形成迅速消解恶党的洪势。事实证明,××党对法轮功的镇压已走向彻底失败。

末日将临,出于邪恶的本性,为维持迫害、逃避清算,江氏残留在中共权力阶层的黑手曾庆红和罗干,利用掌控的特务系统和公检法系统,从今年8、9月开始对法轮功实施新一轮迫害,大批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凶残虐杀和强暴女学员的恶性事件频频发生。据突破封锁传出的消息,2005年10月和11月,共有49位大陆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案例被证实。至此,自中共和江氏集团99年7.20公开迫害法轮功以来,通过民间渠道证实至少已有2791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让我们来看一看这些发生在10、11月里的残酷案例,这不过也只是中共江氏集团对无辜善良法轮功民众最新犯罪的冰山一角。

* 活人被出死亡证 送火葬场途中被暴打致死

2005年10月25日下午5点半左右,济源市承留镇南桃村一村民家被警察团团围住。在一中年男子被捕后,恶警强迫南桃村大小队干部在这男子活着的情况下签字证明他已死亡,当场将这男子拉往火葬场,一路上将其毒打而死。死亡后两天这男子的眼睛都未闭上,嘴巴大张,一只手和胳膊及指甲是黑的,脸上伤痕累累,整个背部和一条腿呈黑紫色。

法轮功学员原胜军

这位男子就是河南省济源市42岁的法轮功学员原胜军,于2005年10月7日被当地法院在无任何证据的情况下非法判刑6年。在数天的绝食抵制非法迫害后,原胜军从济源市人民医院智慧走脱,避到南桃村乡下,后遭遇不幸。

原胜军大学毕业,曾当过教师、律师、工程师,担任过某集团公司总经理助理和济源市物资局局长。原胜军1997年开始修炼大法,很快困扰他多年的心脏病、高血压痊愈,修炼八年来,他身心健康,再没得过任何病,没吃过一粒药。原胜军严格按大法的真善忍原则要求自己,做道德高尚的好人,他在工作中任劳任怨,不收礼,不受贿,清正廉洁,深受群众拥护。

法轮大法遭江氏集团迫害以后,从大法中身心受益的原胜军本着良心,按宪法赋予公民的基本权利,于2000年11月,给时任中共总书记的江氏写了公开信,为法轮功说公道话。就因说真话,他被济源610机构(江氏违法违宪设立的迫害法轮功的专门机构)非法开除公职,并判刑三年。期间,在济源看守所、郑州监狱,受到电击、毒打等酷刑折磨和洗脑精神摧残。

2005年3月30日中午11时30分,济源国保支队队长王明丽、政委王国友和610不法成员,闯入原胜军家中非法抄家,在未搜到任何证据的情况下,将原胜军绑架并关入济源看守所。在看守所,原胜军绝食抗议非法关押。第八天,原胜军被劫持到济源市第一人民医院野蛮灌食。4月29日,济源市公安局非法下逮捕令,不允许家人探视。

危难中的原胜军仍以自己修炼法轮功的经历向看守人员讲述法轮功被诬陷和迫害的真象,劝告他们凭良心做个好人,看守人员都被感动了,认为把这么好的人抓起来,强行“转化”,中共恶党真是太坏了。济源610机构恶人不得不几天就换一批看守,以防他们被法轮功做好人的道理给折服了。

在被非法关押了半年之后, 2005年10月7日,法庭秘密开庭,在无任何证据的情况下,原胜军被非法判刑6年。

两周后,本文开头所述的那惨烈的一幕上演了,原胜军被610恶警活活打死。在家属还未见到亲人遗体的情况下,恶警就偷偷将其火化。从半年前这个生龙活虎的好人被从家中抓走后不久,亲人就没能再与之见面,现在恶徒交还给其80多岁的老母、妻子和仅13岁的儿子的只是冰冷的骨灰盒。

* 母与子两周内相继被害 死因蹊跷

2005年10月28日,长春市法轮功学员王守慧和儿子刘博扬被长春宽城区公安分局非法抓捕,并遭恶警酷刑折磨。28日当晚,刘博扬就被夺去生命,不到两周,王守慧也被害死,而王守慧遇害时还不知道儿子已被虐杀。

57岁的王守慧,生前是长春市宋家办事处正科级干部。其28岁的独子刘博扬,毕业于吉林省医科大学,是长春市前卫医院CT科医生。刘博扬为人仁义厚道,尊老爱幼,工作连年被评先进。他所在单位的人都为好人的不幸遇害而落泪。

王守慧一家三口于1995年开始修炼大法,1999年7.20之后,屡次遭到绿园区正阳派出所和正阳街道办事处人员骚扰迫害。

王守慧因去北京依法为法轮功上访,分别于1999年10月和2000年2月被非法拘留和劳教,在黑嘴子劳教所曾遭高压电棍电击酷刑八次;被强迫每天白天干活,夜间站着不许睡觉五天五宿;被绑死人床数次,其间同时遭恶警用两根电棍电击一个多小时,全身及面部没有一处好地方,被迫害致生命垂危后被释放。

2002年4月11日,王守慧在路上再次被绿园区正阳派出所绑架,后被长春公安局一处蒙面带到净月潭的净月山上的秘密刑房折磨。期间,连续坐老虎凳两天一宿,遭受两根电棍同时电击乳房等处;三个恶徒同时拳击其面部及胸、背等处,致脸面颊骨粉碎性骨折、大吐血、肺部感染。在公安医院住院期间,王守慧被固定四肢强行输液,五天五宿不让上厕所,强插导尿管又不护理,后来导致小便失禁。

2002年6月27日,王守慧一家三口又被绿园区公安分局政保科绑架至正阳派出所。王守慧被全身捆绑成球状一整宿,后被非法关押在长春市第三看守所。期间,曾被手铐与脚镣连在一起铐了十八天,被野蛮灌食一个月,后送省公安医院被固定四肢强行输液、灌食30多天,在被害得奄奄一息时放出。在正阳派出所,几个恶警对刘博扬拳打脚踢、用皮鞋抽嘴巴、上绳、用塑料袋闷头令之窒息、上大挂,还残忍地用手铐把他双手反至背后铐上后将身体悬空吊起,并且来回悠荡和向下拽双脚。当时恶警苑大川叫嚣:“法轮功我也打死过几个,打死你们我不用负任何责任!”

2002年10月29日,刘博扬被送至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非法劳教2年。12月的寒冬,恶警强迫他整天坐在冰凉的水泥地上,晚上不许睡觉,白天还要强制洗脑。2004年6月劳教期满后,因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他又被加期47天。

2005年10月28日下午,王守慧和刘博扬母子俩去另一位学员家送真象资料时被跟踪绑架,劫持到长春市宽城区公安分局。母子俩都遭到了警察的酷刑折磨。当晚,刘博扬就被迫害致死。区公安局拖延两三天后才通知家属,声称刘博扬“跳楼自杀”。由于家属追究责任,后经尸检发现刘博扬头部有三个不同方向的钝器打伤的洞眼,同时腿骨骨折,肋骨骨折,肺内积血。而长春28日晚是零下气温,审讯室窗户紧闭,刘博扬当时戴着刑具,难有机会开窗跳楼。据分析,死因是被重物击打致死后从楼上扔下来。

10月28日王守慧老人被“审讯”后,送双阳看守所关押。11月10日有关人员突然通知家属,说她因心脏病死于中日联谊医院。至发稿时,其遗体还未脱衣检查,仅从面部看,两眼窝青紫,左耳有血迹。

* 中学教师在商店内被活活打死

2005年10月17日,江西省九江县一中教师、法轮功学员费卫东,去商店买摩托车时讲法轮功真象,遭店主洪应举报。“110”警车到后,过了一段时间,县中医院的“920”救护车赶到现场,发现费重闰已死亡。

知情人透露,费卫东的太阳穴两侧有创伤,门牙掉落两颗,折断一颗,其惨状目不忍睹,恶警手段极端残忍。警察对外谎称费卫东“是自己摔倒致死的”,并不准其家人追究。

费卫东曾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被多次非法关押迫害。在九江市马家垅劳教所,因拒绝看诽谤法轮功的书籍,被狱方安排监控他的吸毒犯强制双膝跪在钨丝隔板上,不准去大小便;白天被迫做高强度的生产任务,还连续两晚被迫立墙、双脚并拢,不让合眼。

* 警察兽性大发 河北发生惊人强奸案

2005年11月25日,就在联合国酷刑专员一行正在中国考查之际,河北省涿州市东城坊镇派出所警察受迫害政策驱使,寻衅把东城坊镇西疃村的51岁的女法轮功学员刘季芝和42岁的韩玉芝从家中抓走。就在东城坊镇派出所,警察何雪健在“执行公务”的过程中公然强奸了刘季芝和韩玉芝。

高精度图片
刘季芝被毒打并奸污,臀部、腿部多处外伤
高精度图片
涿州市东城坊镇派出所

刘季芝,一家四口,丈夫叫魏喜良,大女儿19岁,小女儿17岁,都在上学。刘季芝原有多种重病,特别是腰椎间盘突出折磨得她不能下床、脾气暴躁。从1999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一个月后,刘季芝就能操持家务,下地干活了,至今不用吃任何药物而身心健康,精神愉悦。从此一家人和和睦睦,日子虽不富裕,但淡泊的生活中透着幸福。可是1999年7月以后,她家就没有安生过,当地政府和派出所屡次上门骚扰。一到“敏感日”,她就被抓到政府大院,多次被罚款。本次强奸前,警察就对刘季芝叫嚣:“再炼法轮功,罚得你们倾家荡产!”

2005年11月24日晚8:00多,丈夫不在家,刘季芝在自家住宅里,院门紧锁。6-7个警察突然翻墙闯入她家,他们进屋按住刘季芝,把家翻了个底朝天。那几个抄家的人穿着警察制服,但自始至终就没出示任何身份证件和搜查手续。当晚,刘季芝被送到了涿州市东城坊派出所。当时被抓的还有同村的法轮功学员韩玉芝、魏宝良、汪贺林等人。

在派出所值班室,一姓邢的指导员、何雪健与另一个警察对刘季芝进行“审讯”。警察问:村里还有谁炼?刘季芝回答说:“不知道。”恶警们扑上来用胶皮警棍和电棍反复毒打她,还强迫她双腿下蹲,两手平行前伸,然后从后面将刘季芝踹倒在地。经过反复这样的折磨,刘的臀部、腿部和身上多处受到严重外伤。打累后,恶警何雪健无耻地在她胸部乱掐乱摸,淫笑着的对她说:“这就叫耍流氓吗?”

11月25日下午两点多,恶警何雪健把刘季芝带到派出所的一个房间,屋里共三个人:警察王增军在床上躺着,610综合办王会启在屋里站着。一进屋,何雪健就劈头盖脸地用胶皮警暴打刘季芝,随后又把刘季芝按倒在床上,撩开她的衣服用电棍电击乳房。看着电出的火花,何雪健连说:“真好玩!真好玩!……”其间,王会启一直在场瞅着,没有制止,直到看到何雪健不顾刘的拼命反抗,使劲扒去她的衣服才出去,临走时还恶狠狠地说:“揍她,使劲揍她!”刘季芝在挣扎中说:“你是警察,不要犯罪,我是为你好,不要干这种伤天害理事呀!你是年轻小伙子,放过我老太婆。”何雪健置若罔闻,恶魔般地不断狠命抽打刘季芝的脸,狠掐刘的脖子并对其强奸施暴。整个过程中,同屋的警察王增军对眼前发生的暴行无动于衷,一直在床上躺着斜眼旁观。

之后,何雪健又强奸了42岁的女学员韩玉芝。

当晚,穿着警服的何雪健又在派出所里来回转,找屋子想再次蹂躏刘季芝,因几个屋都有人才没得逞。

直到11月26日,刘季芝的丈夫回来了,家人四处奔走凑了三千元现金,才将被绑架的刘季芝“赎”回家。

两位年龄都是施暴者长辈的善良农家妇女,就因为炼功祛病健身,按真善忍做好人,就受到如此令人发指的残害!事后刘季芝艰难地从死亡的阴影中走出,她说:“我一个良家妇女,上有老下有小,我没脸见人了。如果不是我师父讲过自杀是有罪的,我已经离开这个人世了……”。然而,为了别家的母女姐妹免遭魔爪蹂躏,她勇敢地站了出来揭露邪恶。

当人们痛斥那只丧尽天良、变态龌龊的乱伦禽兽时,更需清醒看到那只摧毁人性、用恶毒谎言和利益诱惑将人变成禽兽和魔鬼的黑手。正如海外学者所说:“当‘真善忍’成为被镇压的对象,‘假恶斗’成为社会的普遍信条,迫害好人的恶棍成为中共的‘先进模范’时,人变成禽兽就有了最好的土壤。江氏和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造就了无数象何雪健这样的禽兽,它们要噬杀、要强奸的就不会只是法轮功学员,每个人的母亲,每个人的姐妹和女儿都可能成为下一个受害者。其造成的社会恶果,不可估量。”

* 面对善良无辜同胞蒙难,发出心里的正义呐喊

在全球正义的谴责和起诉的声浪中,这场迫害已难以为继,然而,江氏“对法轮功想怎么整就怎么整;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灭绝政策,仍由其残留势力在末日的惊恐中“狗急跳墙”式地推行,中共造就的兽性人还在施暴,令人发指的罪恶仍在持续。

当本应维护公民安宁的司法机构堕落成对民众普遍犯罪的黑势力团伙,生活在一个道义沦丧、邪恶肆虐的社会,即使不是法轮功修炼者,也会被那罪恶的黑手蹂躏摧残。直面这一桩桩锥心泣血的事件,良心岂容沉默?即使没有足够的勇气象高智晟那样为法轮功上书胡、温呼吁停止迫害,至少面对善良无辜同胞蒙难,也要从心里发出正义的呐喊:停止兽行!

只有当所有人的良心复苏、道义觉醒,当邪恶兽性被唾弃,这场邪恶迫害才能早日结束,人才能真正获得尊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