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持学法、讲真象 善心对待走过弯路的同修

【明慧网2005年2月10日】我是1996年在朋友家看到了《转法轮(卷二)•真修》,当时浑身一震,非常激动,立即说帮我买一套书。朋友说你先买一本《转法轮》吧!我说:“不,全要。”从此便开始了天天集体学法炼功,并把家中的录像机、录音机拿出来,供大家学法炼功用。刚炼没多久,身体上的变化也是非常大,几次肉眼、血尿,消去了很多业力。在学炼的同时还热情的为许多亲朋好友买了书介绍他们炼。与此同时,家里的干扰也非常的大,一向文明、忠厚不说脏话的丈夫开始骂人、摔东西。当时学法不深,动的是常人的情,流的是常人伤心的泪,每当伤心时我便想起师父的教诲:“修炼本身并不苦,关键是放不下常人的执著,当你们的名、利、情要放下时才感觉苦。”(“真修”)。当我懒的出去炼功时,丈夫又一反常态的说:“到点了还不炼功去。”一切的一切正象师父书中说的发生着……

99年7.20后同修们无法集体学法炼功,不能联系,当时一A同修找我,说B同修家中有一本广州大法弟子法会的交流资料,很不错,但不敢给她拿出来。我听后立即打车赶到她家,拿到资料后把内容与外地同修在电话里介绍了一下,我说准备马上去复印,同修说:“现在危险最好不要去外面。”我说:“你看了同修们是用生命在护法就不会说这话了。”放下电话(当时电话未监控),我泪流满面在厚厚的雪地里奔跑着去复印店,当时用了40多元印了几份,分别给了同修。他们看了很受感动,很受鼓舞。同修们开始互相联系、交流了……

坚持学法、炼功、讲真象

我们开始从同修处得到一些真象资料,从此便经常出去发资料:商场、超市、饭店、理发店、美容院、医院、大、中、小学校等,几乎全市所有的场所都留下了我发资料的足迹。后来意识到不等、不靠,自己去电脑城购买了刻录机、光盘,自己制作,自己发送,并分给同修发。

我的经验是不求数量,根据具体情况灵活、机动去做、去发、去面对面讲,灵活掌握。并收集地址,发信给有缘人,寄真象资料。从不忘记随身带上资料。在公共汽车上有小学生上车无座,我便让他坐在我腿上,小声告诉他“法轮大法好,记住了。”出租车上,用第三者的身份拿出护身符卡片,说刚才一个老太太送我一个护身符,并把内容念给他听。之后很自然切入“天安门自焚是假的”、“国外在起诉江××”等等。下车后把护身符送给他,祝他好运,他很开心;有时甚至在厕所也可以洪法。例如一次在厕所来一位大妈,手拿两个包无处挂,转身便走。我赶忙说:“别走,我帮拿东西。”她很感激。仔细一看,她是我一个病人的母亲。她说您上次跟我女儿谈法轮功,这下又自然的切入讲真象的话题了。说了许多许多,使她明白了很多真象。

在面对面讲真象方面,我做的比较自然,也比较多。也许因为我的工作性质。我是一名医生,来就诊的病人都是我救度的对象。讲的最多的是一个上午,讲了40多人,每个人都讲到位,天天如此,不知多少病人听了真象。有时夜里急诊的病人也不放过。有的病人状态好就直接送光盘、资料、卡片等。还有监狱里常常带犯人来就医,就跟狱警洪法,这是我感到最满意的,因为他们那里有大法弟子。我是站在第三者立场上说的。临走我还说你们千万善待那些炼法轮功的,他们都是最好的。他们也说好,一边说你信吗?我说当然信,我有很多亲朋好友都炼。

我身边有很多的朋友,有教师,有干部,还有的是公安部门领导的夫人,我都将“风雨天地行”、“三个女人”、“未来人的神话”、“预言”等光盘让她们看。她们在办公室、在家、以及同事聚会时都说法轮功好。我深深的意识到讲真象多重要!

但我也有一次给两个病人洪法后效果不好,她们去找科主任举报了我。当时我身边带的实习生听到了后赶快告诉了我一切的经过。我主动与科主任以及有关的医生沟通,也把真象讲给了她们。后科主任说,那病人精神上有些问题。但是没想到,同科室一位新来的医生将此事告知了丈夫单位的上司,这位上司以关心我的出发点来到了我家,态度生硬,逼我表态,还炼不炼,信仰不信仰。我十分镇定边发正念边语气和善的说信仰啊,这是每个人的自由,我不会放弃的,我一身病全都不翼而飞了。他走后我十分冷静。我还不停的做丈夫的工作,安慰他让他早点休息。其实丈夫与以前比也有了转变,平时我学法、炼功、发正念都在他身边,有时还提醒我……

在这件事情上我体会到了有漏,因平时洪法面对面讲的好,自然便有了欢喜心、显示心,有些敷衍了事,还有更主要一点,是因为我有顾虑来跟这位公司及家人洪法,如果我早点跟他们讲真象,他就不会是这样的状态了。讲真象太重要了。讲真象就是修炼,讲真象就是在解体邪恶!但前提必须学好法,法学好做事自然有智慧,自然能做好。

用善心对待走过弯路和因怕心放弃修炼的昔日同修

身边有位同修当时很精進,两次進京上访,后来被迫害,邪悟出来,许多同修不愿接近她。有位同修当面说“你要下地狱。”其实我们有正念在,不必用这种情绪化了的语言。她也是被魔操纵了,也是可怜的。我曾与她交谈三次,每次很长时间。我正面严肃的说:“你修过大法你知道有多好,多神圣,邪恶对你最大的迫害不是肉体上的,是让你放弃修炼大法呀!千万别失去这万古难逢的机缘。以后有什么事大家互相帮助。”她也感动了说:“你是最善良的……”因以前她被抓后我几次去看她,给她送过衣服……在这之后领导第四次找我谈话,说有人把你告到市里了,说你宣传法轮功。他首先说你业务不错,工作拿得起放得下,我说谢谢对我工作的肯定,但是告上市里太严重了,不过老百姓聊聊天而已,哪条也够不上啊。我的语气很和善。他说这件事我们接过来了,不让市里插手。我说你会为此而受益的!这时我的明慧周刊在桌上放着,但是反着放的。他眼神盯着,我十分镇静的说可能有位从狱中出来的炼功人来过我这里。还有一病人说举报一个法轮功可得1000元钱。我说他了,千万别干这种事,要遭报应的。大家都是平民百姓,这个钱不能要!大丈夫义中求财。这位领导说以后你应该保持沉默,我说他就是特务我都要善意的告诉他。这时他笑着说:“你写个书面东西吧。”我说:“咱们不是都说了吗,还写什么呀?”最后他说你以后小心点,最终是自己吃亏。别大意,保护好自己!我说谢谢,送他走出办公室。

还有一位同修放弃修炼一年多了,我多次找她,并把师父新经文给她。她很感谢我,并说有的同修看到她,不愿意理她。我安慰她说:“我们都是修炼人,就算有同修这样对我们,那也是对我们的促進,师父教导我们要向内找,其实出现任何问题就看自己,绝对跟自己的心性有关,绝对就是自己要修的。向内找必须站在不看别人就看自己的问题的基点上,善意的指出同修的问题,那才是修出来的慈悲。终于这位同修又从新走上修炼的路,找出了书,并积极看明慧周刊,要求发真象资料,还与朋友讲真象,并拿出了200元钱做资料用……

还有一对夫妻曾走过弯路,到京上访被迫害,压力下写了三书,出来后又接着修炼。看书《转法轮》已好久了,苦于找不到同修交流。周围认识的同修出于安全考虑,很少与他们来往。是另一位同修告诉我并约我一同去他们家。在交流过程中,我发现他们家还有其他法门的书。我及时给他们指出来,他们也挺配合,很快将书烧了,并建议他们写声明上网。其妻当时就写了。后我把三本明慧周刊带给他们,正好有几篇是同修写声明的文章。其丈夫第二天写好了声明并说,这三本周刊太及时了!我们互相告知同修共同加持他们,正念正行,跟上正法進程,排除一切邪恶对他们的干扰迫害。如今他们很精進,每天夫妻俩一块学法炼功,做着大量的真象资料。他们早已把修炼的体会写好了。我本不打算写,其一觉得没什么可写,其二文笔不好,怕给审稿的同修带来麻烦。还是他们提醒我的,写修炼体会也是修炼的一部分哪!我才发自内心的意识到是啊!才动笔写。

通过这些事情,更加体会到大法弟子的一言一行都牵涉到无数的众生的生死,大法弟子做好了,众生得到了再生。那么同修之间互相帮助,互相提醒,互相包容,不是更重要吗?救的不是一个众生,一个群体,而是他对应的一个天体呀!用人的话讲,我们不相识的众生,甚至是曾经迫害过我们的“仇人”都要救度,何况同修呢?大法弟子应该是没有敌人的。

看了师父2004年9月1日的新经文《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后更加觉得时间紧迫,同时也看了同修切磋的文章。北京是正邪大战的主战场,有的同修去了北京近距离发正念。当时就定下我必须去北京,带着我的正念之场,带着师父赐予我的能力,助北京同修正念除恶。之后与另一同修约定去了北京,同租了一房间,并去约了北京的同修到天安门发正念。在广场四周均坐下来发正念。当我進入广场时就泪流满面。这是曾经有那么多同修冒着生命危险打着横幅,高呼法轮大法好的地方,我也来了。但是我却只是默默的发正念与同修相比我真的差的太多太多……之后我们又去了天安门城楼上,上去时排着队,见前面搜身。我大声说:“还搜身,我不去了。”后工作人员推了我一下,让我过去了。在城楼上,正好是中午12点了,便开始发正念。我见两位女士闭目站立,我断定是同修,便与她们站在一起发正念。到了下午,我们顺利返回宾馆。也曾去商店,见店员很和善,主动帮助贫困的一位妇女,我便上去说:“你真善良,你是炼法轮功的吧?听说炼法轮功的人都象你一样善良。”她说“是吗?”我们谈了许多真象内容……一次在北京公共汽车上,到站下车后,一位老太太说:“谢谢你帮我交了一元车票钱。”我有点奇怪,但我一想可能同修刚才问我要了两元钱,给了她一元,便说“不客气”就走了。同修说:“你何时给她一元钱?”当我回头时,她那久久望着我的眼神中让我突然意识到这是我要救度的众生啊!赶快跑过去握着老太太的手说:“大妈,记着法轮大法好,你回去后找找身边也有炼法轮功的,赶快跟她们学炼,非常神奇的功法。”她点点头,我与她再见。看着她离去的背影,心想又一个众生知道了大法好。

在修炼中如果真正溶于法时,如果真正时刻保持修炼人的状态时,那么我们本身就是真象。我们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就是真象。

虽然自己做了该做的,但与精進的同修相比差得太多,在无边的法面前,在伟大的师尊面前,做的这一点点又算什么呢?一切的一切都是师父与法赋予的。

在这些年的修炼中,一直按师父的要求做好三件事,就是我第一件最重要的事。当然工作也尽心尽力做好。在发正念方面我也坚持的较好。跟很多同修交流时都说夜里12点坚持不了,每当这时我便激动起来说:“大事我们做不了,这么小的事我们还不做吗?必须做!说是小事,可她又是多么伟大的事啊!”每次我与同修说完,夜里12点我便发不好正念。我深挖自己,发现自己说此事时的心态有问题,是强烈的显示心!后来与同修再说此事便注意修自己。修炼是严肃的,念不正都不行啊!

做大法的事关键是以什么基点去做,以什么境界去做。不是为了做事而做事。我们是为法而来的生命啊!那么我们同化法就至关重要!要站在无私无我的境界去同化法;要不断在法中纯正自己的心;要救度更多的众生,才是我们的使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