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法为师走正大法修炼的路


【明慧网2005年2月10日】

一、师父救我获新生

我今年66岁,五岁时母亲去世,我跟后妈长大,从小到快初中毕业都是在打骂中度过,吃不饱穿不暖,我很怕她,身体的病也很多,每年患疟疾,严重的气管炎,长年咳痰,在初中因出血性紫癜住院,后妈到医院就骂我不死。我觉得人活着真没有意思,做人除了疾病的折磨就是精神上的痛苦,我有一段时间经常想怎样去结束自己的生命,人死了就没有了痛苦与烦恼。参加工作后疾病更多,患有肝炎、肾炎、风湿性关节炎、胆囊炎、胆结石(已手术),五官、妇科全身器官都是病,长年累月中西药当饭吃,还是不见好转,仍是肝区痛、腰痛、心慌、四肢无力、浮肿,不思饮食,身体虚弱,体重只有60多斤。1995年农历新年后,又患有颈椎病,头不能摆动,颈椎有核桃大,同时类风湿也很严重,手不能上举,脚难以行走,上下床、穿衣、梳头、下蹲都很困难,手拿筷子都夹不起菜,我吃了三十余年的中西药,旧病未好新病增多,并越来越严重,我的手、脚、脊柱的关节都肿大变形,生活已难以自理,为了治病,每天是吃止痛药、足疗、中亚圣灯照、磁疗、红茅药酒等各种方法也无法治愈,还到订城求神治病,女儿为了我的病到庙里求神保佑用了很多钱,连耳环都给他们了,结果是一场空。有病乱投医,死马当作活马医,没有给我带来一线的希望,我很痛苦,整天是唉声叹气,我害怕做一个瘫痪的人,也不知道再怎样生活下去。

我在病魔缠身无药可医,极度痛苦绝望时,脑中经常想如有不用医药能治病的方法多好。同时想到庙里修行,不久我停止了所有的治病办法,决定去炼功。1996年12月20日,我起得很早,一出门就像有亮光照着我行走,我拖着难以行走的脚来到社区小花园,我看到了草地上坐了一圈人,我就谈了人生生老病死很苦的看法,他们问我,你愿意学这个功吗?我不假思索的说“我愿意”,接着,我听了师父的讲法录音,得到了宝书《转法轮》

《转法轮》我是如饥似渴的一直不停的看,越看越想看,每天坚持学法炼功,从此我丢掉了三十余年的药罐子,是师父给我净化了身体,清理了我不好的思想,给了我很多很多比生命还宝贵的东西,我才能在大法中修炼,我身体所有的疾病才能在不知不觉中消失了,特别是接近瘫痪的手脚恢复正常了,两个多月不能拿筷子的手能拿不太重的大青砖和不太重的石棉瓦搭棚子,不能上梯子的脚能上到棚顶,大法的神奇使我这样一个多病痛衰老的病人变成了一个健康愉快幸福的修炼人。1996年12月20日是师父救我获新生的日子,也是我得法最重要的日子,师父对我的佛恩浩荡我用尽人间的语言也无法表达。

虽然我是抱着治病来学大法的,但是我在师父的点悟看护下,从师父的法理中明白了这不是祛病健身,而是真正的修炼。我要按照宇宙中根本的特性“真善忍”去修炼。在修炼中不断的提高心性去掉常人的名利情,做到“真善忍”。师父说:“告诉你一个真理,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通过不断的学法,我的执著心也在不断的去。一得法我悟到捡药厂的渣子里面有占公家便宜的东西,我应该去掉对利的执著,我就不去捡了。师父讲的“韩信受辱于胯下”的法一直指导我去做到修炼人之忍。

我是在师父给我净化身体的情况下才能炼功的,炼功时手举不到位,脚因股骨颈骨折左脚短2公分,身子也是歪的,脚也站不稳,但是我总感到师父在帮我,抱轮时感到师父的手在托着,慈悲的师父还给我能量,我身体各个部位有灼热感,同修每天也不嫌麻烦的给我纠正动作,我自己只想去做好,手举不起来,我只想去举起做好,站不好,我用心去站,师父又帮我,我双脚就象钻到地下一样站稳了,我为了能够炼功,动作的要求达到正确也注意纠正自己的动作,并坚持时间做完。但是很长时间都是在师父的调整与同修的帮助下我的动功动作才能基本上做好,打坐更困难,我一坐就往下滑,开始散盘勉强坐,20天后,我听到把脚拿上去的声音,我忍着痛开始单盘,由半小时到一小时,我一直是持续性的疼痛,脚痛、腰痛真是痛得难忍,眼泪都会流出来,后来双盘,更是疼痛得忍不住哼出声来。刚开始只能坐15分钟疼得一身的汗,说是双盘,其实我能感觉到我是被法轮在另外空间支撑着,我的脚只能搭上一点,身体总算没有睡在地上,也只能说是那么一回事吧!我逐渐增加打坐时间,由15分钟到一小时再到一个半小时,我从中悟到这都是我欠下的业力,要在打坐中消业就要多吃苦再疼再难也要坚持坐下去才能加紧还业。我虽然双盘能坐起来了,但是仍坐不直,胸挺不起来,我从师父法中悟到,这是自己欠的债多,都是坯料得加工后才能转化成白色物质,加工的过程就是吃苦消除业力的过程,也是学法修心提高心性的过程,随着心性的提高,使我进一步悟到,师父总是在等着我能提高上来,我的业力才能消去一些,实际上都是师父给我承受了,我才能真正的盘好腿,腰伸直胸挺起,身子坐正的真正炼功了。

我在得法后的学法炼功的修炼中,我体悟最深的就是师父的慈悲、大法的威力,师父只看修炼人的心,我有今天都是师父为我消除了业力,为我承受了一切,我才能发生脱胎换骨的变化,成为一个正法修炼的大法弟子。

二、两次到北京证实法

1999年7月22日,我与同修去省委上访,被警察把我们推到一辆车上,拉到一地方关到晚上6点。我用我炼功后身心的变化告诉警察:法轮功是利国利民的好功法。当晚看电视知道法轮功被镇压。后来我相信了假经文,没有再走出来,一直在家学法炼功背《转法轮》,听到同修被抓被判刑,还说什么被抓就不能学法炼功了。我就是师父《严肃的教诲》中所讲的人:“无论他们以所谓的坚持学法炼功,都是被魔控制走向邪悟。”

在师父的新经文《心自明》发表后,我才醒悟,走出家门,同修送来新经文, 随着师父一篇篇新经文的学后,心性得到提高,特别是师父在《严肃的教诲》中所讲的法使我对正法修炼有了初步认识,从此走入正法修炼中来。

第一次上京是2000年10月4日,我与同修五人上京,可是在候车室就被非法关押,还被罚100元钱,当晚在六角亭派出所被关了三天二晚,我被人的情利用,没有守住心性,写了少出门的违心的保证。回家后,我感到师父在为我痛心,我自己也很难受。当晚,六角亭派出所警察又抓我到该所强交500元钱,转到额头湾刑拘,在那里公安人员不准串门,除了搞卫生种菜,还要强迫听诬陷大法、诽谤师父的书报,我不停背《论语》、《洪吟》、《经文》抵制他们,对不配合的同修第二天早上8点叫在雨中罚站,午饭时,我和同修下楼不吃午饭声援,邪恶之人金志平用脚把我踢倒在地,衣服扣子都掉了两颗,我痛得一身冷汗,并没有让自己倒下,恶警强迫我们跪在雨地上,放我们不听的广播,不准上厕所折磨我们,我们默念经文无一惧怕,我们在雨中跪了六小时,晚上六点起来,我的左脚不会走路只准一人扶着上楼,我在师父的保护下雨水顺着衣领流走,衣服都未打湿,我坚持背法炼功。第二天就能扶墙行走,那公安工作人员难以相信眼见的事实,这是大法威力的体现。一周后老伴来劝说,我不听。第二天警察骗我说转走,我回家后才知道是老伴找关系托人写保证才放人的(已写声明作废)。回家后又同大家一起切磋,悟到我们要做一个大法粒子,要走出去助师世间行。

2000年12月28日,我与同修一共6人再次上京,被警察非法关在花桥派出所的铁牢里,我以我身体的变化向犯人讲真象。当时我别无它想,我走师父安排的路。上京证实法是不应该关在这里的。我在师父的保护下,于2001年元月1日被回家。

三、破除洗脑班的迫害

2001年6月13日,我因贴真象资料被警察非法关押长青派出所三天两晚,并被抄家抄走《转法轮》、经文、几张资料、坐垫,6月16日,我被转到武汉市七处一所关押,受到脱衣搜身,要报到、背监规等迫害,七处一所叫家人送钱,钱只能换成七处一所的便条,如果轮不到定期买东西,钱就作废,我就白丢三佰多元。里面卖的东西很贵,是变相搞钱。

我们向犯人讲真象,告诉他们法轮大法好,她们一般都能明白真象,人对未来有了希望。2001年七月初,我被转到武汉市江汉区洗脑班,警察日夜轮守,每天强迫我们听诬陷大法的文章,不准我们学法炼功发正念,我发正念,手表被恶人胡家祥扯坏抢走,炼功几次被他往墙上推倒。同修们每天都背经文发正念,讲真象,揭露邪恶的造谣诬陷,一次集体同时站起不听抵制邪恶,洗脑班的人员主动让路我们走了。我在洗脑班不讲话,也不串门,听到洗脑班的人员中有人说我好,我从法中悟到,常人说好的不一定是真好,我想不能这样符合了邪恶的安排,要破除邪恶讲清真象救世人,我就主动的找工作人员、警察讲真象,有一女警明白真象后说,“你说的自焚和我们的破案一样,一看就知道真假,大法这么好,我都想炼了。”有的工作人员开始不愿听,听明白真象改变了对大法的看法,也摆正了他的位置。

我在同修的带动下,利用吃晚饭的很短时间,到五楼将黑板上、墙上污蔑大法的邪恶专栏全部撕毁。恶警把我关在楼下不准坐,我不配合,走着我就背法,吃饭我就坐下,它们每天轮流来说教,我就讲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

一周后我又被转到七处一所,该所负责人对我说:XXX说不炼了,就回家了。我郑重的告诉她,我是我,是不转化的,并告诉她得大法的幸运和珍贵,叫她善待大法,她生气说:我不看你是个老人早就打你了,你还做我的工作。我又温和的对她说,不要听信谣言,这是对法轮功的迫害,不是工作。她无言的走了。

20天后,我又被转到江汉区洗脑班,一进洗脑班就对我说,现在没有人炼功,也不准炼功。我看到当时环境很差,同修不能交谈,上厕所都有人跟着,有的打毛衣、下棋、打球、看电视。我的心很沉重,为了不配合邪恶的一切安排,抵制邪恶,我仍照常炼功,强行不准也炼,当晚就把我关在楼下空房,没有床和凳,不准睡不准坐,我的棉絮被七处一所拆散,现在恶人胡家祥又摔散,我就在地上坐,将棉被拼着在地上睡,他们日夜分二班由二人日夜守着不准炼功、背法,每天都有人问:炼不炼功,不炼就上楼,我说要炼,恶人胡家祥就二次大骂师父,我不停的念“法正乾坤,邪恶全灭”“法正天地,现世现报”,直到他停止。我坐在地上背法、发正念,负责人汤燕不准,我不配合,她就在我脸上打了两掌,并说要判我刑,还拿了手铐威胁,我大声喊:打人了!打人了!我就站到房门口大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他们就把门关上。第二天就把我转到市妇教所。

在市妇教所,吃的象猪食,听到的是犯人不堪入耳的话,人类的变异,不知什么叫羞耻,把娼妓当成了职业,还认为是本事。但是为了这些需要救度的世人,我发自内心的告诉她们大法的美好,我就是师父的大法给了我新生,叫她们不要听电视报纸的谎言,不反对大法,都有一个美好的未来。她们一般都能明白真象,有的说:大法这样好,我出去也要炼法轮功。我帮她们打水做卫生,用大法的法理去纠正她们的道德观,她们之间有矛盾,我叫她们记住真善忍,她们之间和睦了。

13天后,我从妇教所又被非法转到江汉区洗脑班,进屋就检查衣物,还要搜身,师父的经文《路》没被搜走。恶警汤燕问还炼不炼功?我说:炼功。并说:你们把我从洗脑班到七处一所再到洗脑班七天后,又到妇教所,现在又到洗脑班,我倒要问你我坚持炼功,按真善忍做好人有什么错。你还是为自己的未来好好想想吧!

它们把我与楼下的同修关在一起。同修的精进对我提高很大,我们深夜学法,晚上6点发完正念就背法,白天上午坚持炼功,不准炼功,为了抵制邪恶,我们仍坚持,一同修几次被强行从房里赤着脚拖到几米远的房里,她不配合邪恶,脸被打几十掌,青了一周,还被上了手铐铐在上层铁床架上,她用正念将手铐松脱后,跑到大门口高喊“洗脑班用刑”。2002年3月4日上午9时,恶人不准同修和我炼功,并把坐地下的席子丢了,同修不配合,被几个恶人摔在撒满水的湿地上,并用烟头烫她。以郑荣为首的几个恶人把我从床上提起来摔到地上,用大塑料桶往我身下倒水,并把我身体往地上按,我的两条单裤透湿,接着把我从床边拖到门口提起来又摔一次,再拖到走廊,想达到筋断骨折的目地,我告诉它们:你们今天对我所做的一切,后果都要自负。它们在恶人胡家祥的暗示下,逼我跪四个钟头,说不炼功就可以起来,我不搭理,一会自己就起来,我双脚冰冷象冰棒,臀部疼痛,走路困难。

为了抵制邪恶对我们的迫害,全盘否定旧势力对我们的一切邪恶安排,我与同修从3月4日绝食绝水,开始5天洗脑班的人员只当不知,到第10天我的心跳加快,就找来急救中心检查,接着就野蛮灌米汤,衣服灌湿。当时还不准洗,第二天叫来老伴儿女及街里社区的人来劝,说听写了转化就可回家。那里整天喊着转化,我心里没有转化的概念,当时我想哪怕脱掉一层皮也要坚修大法,我继续绝食未绝水,一直到4.25日,在绝食绝水时,是师父一直在保护我,给我补充能量。4月25日是接见日,他们骗我儿子来看我,我一到接见处就被几人强拖硬拖弄上出租车,我的头被弄得衣服盖住了,说话已发不出音,但是我只有一念要无条件的释放,堂堂正正的回家,就不停的叫着师父,一直是响亮的声音叫着师父到家门。

我问老伴你是否写了什么,他说:“他们怕你死在里面,我说明天接都不同意。”我叫老伴不要去洗脑班拿衣物。5月1日前一天,洗脑班将衣物送回,后来知道过了一段时间还叫老伴交了近二千元钱。回家后,我发现双脚肿得象水桶,两脚掌有一层像袜子样较原的一层皮在脱落,口里仍很难受,鼻子肿歪的总是堵塞,五官变形,走路艰难。我抓紧时间学法炼功,身体恢复很快,脚肿消了,脸恢复正常。

四、修炼是严肃的

为了让家乡的亲戚及乡亲们都能明白真象,我同老伴回到红安老家讲真象,回武汉后脚也恢复正常走路了。2003年10月28日,我因发真象资料被恶人举报被非法绑架,当时围观的人很多,我被几人强行拖着塞进车时,喊着告诉人们法轮功就是这样被迫害的,一定要记住:“法轮大法是正法!法轮大法好!”我在被关的地方被胡家祥认出,后被转到常青派出所,恶警非法抄家并到女儿家抄走《转法轮》、讲法等。。

第二天把我抬上车转到江汉区洗脑班,抬上楼马上5人把我扯拉拖的打转,我的手臂伤成青紫,我喊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正乾坤 邪恶全灭”。恶人用洗脚毛巾堵我的嘴,我仍不停的喊。洗脑班就是人间地狱,里面阴森森,里面的人都是公安国安挑选的人,连笑声都是假笑,为了钱可以出卖良知,为了达到转化率,可以执行610的一切指示,并且有一套邪恶的转化手段,对不配合绝食绝水,他们还会不停的倒水及送饭。我不听邪恶的录音、录像,不看造谣的文章,他们就用街坊老乡拉拢,用老伴儿女打动我,不行就用恶毒的话言攻击我,用判刑威胁我,叫邪悟的人来转化我,我绝食就野蛮灌米汤,但这一切都无效。

我绝食二周后,恶人开始24小时不准我睡觉,还罚站9小时,恶警日夜攻,4人每班24小时围攻,先是叫老伴住在洗脑班,我叫老伴快回家,老伴回家了。恶人叫两个女儿来,我没听女儿的。恶人三天二晚不让我睡觉,又把儿子叫来,我在神志不清的状况下写了决裂书。回家后真是痛不欲生,欲哭无泪,吃不下,睡不着,睡一会都是在转化的恶梦中惊醒,一身冷汗,就像是没了心的人,整天叹气,每次叹气就有割心的痛苦,并且非常害怕。

这都是旧势力的邪恶因素想达到让我不死就疯的目地。修炼是严肃的。我要抵制邪恶的安排,不能再错下去,否则又要造谣说是炼法轮功炼的,我要走师父安排的路,我写了严正声明,每天坚持学法背法,特别重视全球的四个点的发正念,并写了四份揭露江汉区洗脑班对我精神肉体的迫害文章。当时我感到非常害怕,我想到《转法轮》里师父讲:“还有一种人过去人家说他身上有附体,他自己也感觉有,可是一旦给他拿掉之后,他那个心病去不了,他老是觉得那个状态还存在,他认为还有,这已经是一种执著心了,叫疑心。”我悟到,只要我相信师父相信大法,有坚修大法的正念正信,师父就会给我清除邪恶。这样我就去掉了怕。是师父又一次慈悲的救了我。我的身体精神恢复了正常,从新与同修取得联系,从新走入正法中来。

五、第三次冲出洗脑班

在2004年3月9日上午,我因发真象资料被坏人举报而遭非法绑架,我对世人喊着“法轮大法好!”“记住真善忍!”,被警察塞进车到常青派出所,又非法抄家抄走了《转法轮》经文等,还有国安的人来逼问资料来源,他们一无所获,第二天我被非法转到江汉区洗脑班,一进去由郑荣领着一群人来搜身,钱物收走,我说你们做坏事要偿还,它们不听还叫我签名,我拒绝。接着采取上一次的邪恶洗脑手段,我全不配合,恶警屈仲等反复问我出去后还发不发传单,我说要发传单救人,它们马上不让吃饱饭,12点钟之前不准睡觉,还在地上画圈写诽谤师父的话,几个人拖着我去踩,我告诉它们,你们这样做罪很大,善恶有报,不要做对自己不好的事。它们不听还想将我提起去踩。我不让提它们就提不动。

它们要我写什么书,我就写了4.25及天安门自焚的真象,揭露邪恶对法轮功的迫害。它们就罚我站并三天不准我睡觉。610的袁爱华用女儿下岗来威胁我,我没有动心。3月24日白天,在我身后左右几人强按捉着我的手在它们写的东西上按手印,棉衣的袖子、口袋都被它们撕破。

我不喝水,恶警屈仲说是不是怕水中有药,我说下没下药你们自己明白,他就默认的笑了。我用善心叫他们不要做坏事迫害法轮功。它们又用儿女下岗来逼迫我,我不理它们,不写决裂、不签名。第二天下午老伴接我回家。

六、冲破家庭牢笼

邪恶利用亲人来阻止我坚修大法,利用邻居来干扰,老伴还提出离婚,我都不听,不动摇,并向他们表明我要坚修大法的决心是任何人无法改变的。

我的老伴是共产党员,不信神, 被电视报纸的造谣谎言及洗脑班的毒害很深,经常被邪恶操控对师父恶言恶语,说什么几十年的夫妻还不如几年的法轮功,还歪曲真善忍,要听政府等。我说:没有法轮功就没有我今天,这是事实,每个人走的路不同,但你不能反对大法。我坚持我的信仰,他还说我心狠,经常动手。我家住在社区附近,社区书记、管段户籍每天经过,常碰到它们问老伴“老婆在不在家”,老伴就更加不让我出去。我要出去他就跟着,后来他每扇门上锁,家也变成了牢房。我坚持学法炼功背《洪吟》,当背到《威德》“大法不离身,心存真善忍;世间大罗汉,神鬼惧十分。”我一下悟到,一个修大法的人怎么能被常人管住,我要破除旧势力的蜘蛛网,走出来做我该做的事,同时向内找,我找到应该用修炼人的慈悲心去告诉老伴,锁是锁不住心的,我不会因为锁改变什么,同时在生活上主动关心他,他也看到了我修大法的决心不会改变,也就不锁了,还给了我钥匙,从此改变了家庭环境。由于邪恶的迫害,我每次被抓关押回家后,老伴还是要层层门上锁,要出去就跟着,我耐心的对老伴讲:你这样做是被操控做坏事。他认为这样就不会被抓,我告诉他,我要坚修下去。老伴的心还是善良的,也看到我不会放弃大法修炼,有了不锁的打算。通过学法我从中悟到,我有对老伴情的执著,才会被人心锁住,我要破除邪恶利用亲人犯罪对我的迫害,真正从人中走出来,我找到机会两次把老伴反锁在家,从此以后我的修炼环境也就好了。其实在修炼中不能放下的执著、怕心及各种人心都是像锁一样在阻挡我们修炼,只要修去人心才能精进。

七、发正念讲真象救世人

从开始发正念时,我从法中悟到发正念的重要性。我每天坚持全球发正念,尽量做到整点发正念。邪恶干扰脚痛仍坚持时间发完。坐车我对司机、乘客发正念,对亲戚朋友发正念,对老伴儿女发正念,对社区派出所、街坊邻居发正念,对所有迫害法轮功的单位发正念,清除这些人空间场的一切邪恶及头脑中被邪恶的造谣谎言所灌输的毒害,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我发的真象资料有小册子、光盘、条幅、不干胶及《善缘》等资料,资料少就选明慧正见上的被迫害及能发的真象,剪下当资料发,也照资料抄过资料发,自己写过少量的短句出去发,要全面讲清真象也不是做得很好,我在不同的街道小区、大楼、学校发真象资料,农村去过二次。一次我用药棉包着真象资料发给医疗诊所,有一次正是大风下雪天,我用口罩包着资料发,正碰着管段户籍警察把我抓住,当时我的心很纯净,我正视他,他就松了手叫我快走,我在师父的保护下到别处把资料发完。有一次我发资料被人跟踪,我说我是路过的而走脱。有一次在公交车上我送老人真象资料,他不要,还说你知道我是做什么工作的,他就要打110,我说,法轮功是受迫害的,我们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有什么不好。后来老人态度缓和了。在发真象资料的体悟中,我觉得只要我们有颗救世人的心,正念正行,在师父的保护下真象资料才能顺利的送到有缘人,起到救度世人的作用。

我主动找管段户籍讲真象,揭露洗脑班的罪恶,找社区书记讲真象,告诉他们不要骚扰大法弟子,要摆正自己的位置,我清除了我居住周围的环境。有二次我利用老伴陪我出外散心,在师父的点悟保护下避开老伴视线,将真象资料一次次发出,第一次发了40份,第二次发了50份,这是师父的法的法理“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使我去掉了怕心坚定了正念,体现了法的威力。

大法是严肃的,修炼是严肃的,要做好三件事,整体升华。我和同修集体交流一次,看师父九讲录像一次。有一位同修不相信师父后期的讲法经文,通过交流,他看了我给他的所有的新讲法与新经文,还不能明白,现在能接受我给他的师父讲法与经文,对未走出来的同修,我用师父的法提醒看师父是怎样说的,对邪悟回家没清醒的同修,我与同修想办法联系给她《转法轮》及明慧。有时给同修送师父经文很难,三番二次都难送到,遇到困难找自己、发正念,结果都在师父的呵护下将经文送到同修手中。

我知道我所做的离大法的要求还相差很远,我还有求安逸之心,还有惰性,爱睡觉,我要勇猛精进跟上正法进程。我如实的将自己的修炼过程写下来,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