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师父回家


【明慧网2005年2月10日】

一.师父管我了

我今年58岁。1996年3月得法。得法前,因自己有心脏病、糖尿病、坐骨神经痛、丹毒等病,提前4年半退休了。1995年末,工友来看我,告诉我她学法轮功了,身体好了,思想变了。我一听太好了,我也炼。她给我送来《转法轮》这本书。我每天都看,当看到玄关设位时,有点不明白,总是觉得奇怪。就在当天晚上睡梦里师父来了,老师给我讲了玄关设位,并问我:“明不明白?”我说:“谢谢老师,我明白了。”这时我看到一个大法轮在我的头前转呢。当我在96年3月18日参加讲法班(录像),再听到老师讲“玄关设位”时,我说“那天晚上老师就是这么讲的”。原来那不是梦,是老师管我了。

二.师父给我净化身体

修炼时间不长,我的病不知不觉都好了。但是丹毒还没全好。我能自己到炼功点去炼功了,只是脚还肿得不能穿鞋,穿着拖鞋去炼功。在96年8月20日晚上12点以后,似睡非睡时,看见师父穿着黄袈裟来了。师父在我左腿上一抓,我觉得“噌”的一下子,看见师父手上抓出一条大黑蛇,然后扔出去了。后来我开始发高烧42.2度,我知道这是师父给我净化身体,病根已经拿掉了,剩下得自己承受一点。这都是自己生生世世造下的业,自己一点不承受是不行的。从第一天的42.2度降到41度。到第三天下午就降到37.3度了。当初得这个病时我住院半年,每天打吊瓶4~6个,发高烧不退,半个月也没好。而今天是伟大慈悲的师父救了我,把一个走向死亡边缘的我救活了,是师父为我承受了。发烧三天就好。感谢师父救命之恩,给了我第二次生命。从此我决心坚修大法心不动。

以上师父给我做的是现在的医学水平永远也达不到的,而佛法却无所不能,佛法才是真正的科学,最高的科学。正象师父在《论语》中说的““佛法”是最精深的,他是世界上一切学说中最玄奥、超常的科学。如果开辟这一领域,就必须从根本上改变常人的观念,否则,宇宙的真象永远是人类的神话,常人永远在自己愚见所划的框框里爬行。”

三、学法

师父要我们大法弟子做好三件事,第一件事就是学好法,学好法对我们大法弟子是至关重要的。过去我学法不够精進,有时静不下心。有一天睡梦中,我到师父家做客,师父叫我坐下,我说:“我腿盘得不好。”师父说:“慢慢的炼。”我就坐下了。师父给我一碗饭,吃完了,师父问我还要不要,我说还要。师父又给我盛了一碗,递给我又说:“学法要象吃饭这样就好了。”醒后我悟到,这不是师父用吃饭这件事来点化我吗?要我象每天吃饭一样来学好法。过去学法,没看几页就困,有时忙别的事,没时间学法。师父《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中说:“你们在修炼中啊,一定要抓紧时间把自己修好,不管怎么忙、事再多,你们也不能忽视了对自己的学法、修炼,这是你们能够做好证实法这件事情的根本保障,也是你们能够走向最后的保障。”我牢记师父的教导,一定要学好法。我就安排好学法、炼功的时间,早上炼功,白天学法。一天看一讲《转法轮》,再学一些其他讲法。师父在《北美巡回讲法》中说:“第一个是大家要重视学法。这个问题我经常对你们讲,但是今天讲的不一样,我要把更大的原因讲给你们。学好法对每个大法弟子是至关重要的。因为你们和过去的任何一种修炼方式,与过去的修炼人,差异很大,是因为你们的使命很大。”我们是遥远天体大穹里非常庞大生命群的代表。要对得起师父和大法,对得起自己对应的宇宙天体大穹和自己世界里的众生能得救度,不被淘汰。我就要学好法。正象师父说的:“所以说,个人在修炼中你们不断的坚持学法是非常主要的。你们学不好法,在做大法的事情时,有很多事情也难以摆正、难以做好。如果你们学法学得好,很多事情做起来就会容易一些,同时,不容易出问题。所以说,再忙也要学法。”(《北美巡回讲法》)

四、到北京证实大法

99年7.20邪恶的江××开始打压法轮功,中华大地黑云滚滚,邪恶势力诬蔑师父和大法,疯狂迫害大法弟子,许多同修被非法抓捕。大批同修走出去,到北京去为师父讨回公道。看到同修去北京证实大法,我怎么办,我也要去。当天晚上做静功时就静不下来了,脑子里什么都想。当音乐快到结印时,突然听到师父严肃的说:“不要胡思乱想,主意识要强!”我立刻惊呆了,接着师父又说了一遍。这时我才反应过来,这不是师父在点化我吗?是师父在点化我,让我去掉怕心。让我跟上正法進程。不能掉队,我要助师世间行。我要去北京证实法!我自己人生地不熟的怎么办?最好有个伴,也好有个照应。我这样一想,就有个同修说:“我给你找个伴。她眼睛不太好,你要好好照顾她。”在7月13日,我们俩坐上长途汽车,当天晚上到了北京,找个旅店住下了。我们就发正念,炼功。这个大姐对我说:“明天我们俩去证实法,如遇到不测,抓着其中一人,另一个人就快走,不要都被抓。”我说:“大姐你这种想法不对,被抓之事连想也不要想,我们二人一起来的,就要一起走,一个也不能少。这种想法不准再有。坚定正念,我们是来证实大法的,不是被抓的。”

第二天早晨八点多我们坐的士到了天安门,当时人不太多,我们到天安门看看情况,广场上东边有警车3~4辆,西边2辆。警察、便衣真是三步一岗二步一哨。保安、便衣非常多。7月14日这一天,是北京“申奥“成功的一天,我们发现地下通道没有站岗的,南来北往的人多得连地皮都看不见。我俩就在10点10分左右,从天安门西边地下道,打开横幅,对着上来的人大声喊道:“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我李洪志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真、善、忍是法!”当时人们都呆了,还有外国人照像。当时一点怕心都没有。我们到故宫那里打了的士就往回返。大姐说:“谢谢你。”我说“不用谢我,要谢就谢师父,是师父保护了我们。”在这次非同寻常的证实法中,我深深的体会到,师父就在我们身边,时时刻刻看护着我们,保护着我们。我们心中没有怕,心如止水,心态纯正,念正,基点正。我更体会到师父的话,“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师徒恩》)。我们是来兑现史前与师父签的约定来的,我们兑现了,我们做了我们应该做的事,感到心情轻松愉快,当天晚上就回来了。

五 讲清真象

99年7.20以后,邪恶的政治流氓操纵庞大的国家宣传机器诬陷与造谣毒害了很多世人,为了使世人早日清醒,我们就要铲除操控他们背后的邪恶因素,让有缘人明白真象,得到救度。师父《北美巡回讲法》中说:“大家要清楚讲清真象对大法弟子太重要了。你不只是个人修炼问题。你个人的修炼是在救度着你自己所代表的庞大天体中的生命。你在讲清真象中,你在救度着更多的甚至更大的其它的庞大天体与那天体中的生命,因为这是大法和历史赋予你们的责任。”师父交给我们这么重大的责任,我要听师父的话。用慈悲去救度众生。明白了讲清真象的重要性,我就要做好。在发放真象资料时,能放下怕心。有时与同修一起发,在居民楼里发,在公交车上发。有时带上资料到过去的老邻居、老同学、同事,到亲朋好友家去面对面的讲。开始有很大的难度,因为文化不高,担心讲不好。我就多看书学法,看资料。看明慧周刊别人是怎么讲的,我就背下来,再讲就好一些。只要多学法,正念强,就没有做不好的事。我们要讲一个就叫他们明白一个。经过一段时间锻炼,我越来越能讲了。每次讲完后,把资料、护身符给他们留下。有的在明白真象后,当时就要学法炼功。有一次刚好我带了一本《转法轮》,这位同学提出要看看书,我立刻就把书送给他了。他们都高兴的说声谢谢。有时资料不够发的,我能自己写一些简单的资料去发。

六 再过心性关

今年2月3日晚,我老婆婆从床上掉到地上把腿摔断了,老伴和儿子要给老人请保姆。我当时想,保姆整天在身边,我怎么学法炼功,把老人送敬老院,老伴不同意。我想那就顺其自然吧。保姆来时,头些天,学法炼功还躲着她。平时我就向她洪法。一看她的态度很好,我就告诉她,我是炼法轮功的。由于上火,在保姆来半个月后,我的左腿在过去有丹毒的地方,起了一个鸡蛋黄大小的包,周围也全是脓。中间破了以后,向外淌黄水和流脓流血。这次最重,可是没发烧,在床上躺了一个半月,没事我就学法,发正念,向内找自己哪个地方没做好,叫邪恶钻了空子,我就要铲除邪恶的干扰和迫害。我是一个炼功人,不应该找保姆,应该我来照顾老人。腿强了,我就学法炼功,能下地了,我就抢着做饭,打扫卫生,让保姆全力照顾好老婆婆。在老婆婆病重时,保姆害怕,在最关键的时候回家了。这时我放下了怨气,感到老婆婆非常可怜,吃不下饭,只好喂,我买来尿不湿给她包起来,洗我也不怕脏了。我跟老伴说:“不要再找保姆了,我自己照顾母亲,我要比保姆照顾得还要好,我说到做到。”我老伴看我照顾母亲很好,非常感动。对我修炼的态度有了好转,对我比以前好了。师父在《转法轮》里说:“我们还讲了,我们人人都向内去修的话,人人都从自己的心性上去找,那做得不好自己找原因,下次做好,做事先考虑别人。”

在正法進程又向前推進的时刻,我决心加快步伐,努力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我知道自己做得很不够。特别是面对面的讲真象,与那些做得好的同修比差距很大,但我有信心决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努力跟上正法進程,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