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大法的美好和真象送到千家万户中


【明慧网2005年2月13日】明白我们要讲真象救度众生后,我到处找真象资料。白天在地里干活,晚上就走街串户发真象资料,有时天很黑也不怕,心里想:有师父在、有法在、怕什么,一定要把大法的美好和真象送到千家万户中,资料不够用,我就自己写,不辜负师尊赋予我们的神圣的使命。

* 讲大法真话 遭邪恶迫害

我曾经是一个体弱多病的人,一阵风就能吹倒的样子,1米64的个子还不足100斤。我是农村人,地里的农活根本干不了,天天愁眉苦脸,觉得活在这世上实在没什么意义。

98年我有幸得大法,我开始走上了千万年等待的返本归真之路。随着一天天的炼功,我的身体不知不觉中强壮起来,干活也不觉得累,一天到晚高高兴兴,心里觉得特别充实。但是好景不长,江氏一伙出于嫉妒之心对法轮功肆意造谣、陷害、攻击和镇压,对大法弟子進行残酷的迫害,甚至迫害致死,很多大法弟子進京上访,为大法鸣冤。99年7.20我和几名同修一起進京上访,为大法和师父鸣冤,当时由于心性低说出了姓名地址,结果被当地三河市李旗庄镇派出所绑架,派出所恶警们向我母亲敲诈、勒索1500元才放我回家。回家后继续学法轮功,派出所所长宋宝东、镇政府李海、刘文利等一伙恶徒经常到我家里骚扰,不让炼功,我就跟他们讲真象。有一次夜晚,他们非法闯入我家,不许我炼功,我说:为什么?恶警说法轮功是×教,不许炼,我就跟他们讲大法的真象,从文化大革命讲起到历次运动,我对他们说:文化大革命已经过去多少年了,究竟是对的还是错的?你们谁能下结论?政府说法轮功是×教,你们也跟着说,你们谁敢肯定的说法轮功就是错的?一句话当时惊的他们目瞪口呆,谁也说不出话来,好半天其中一个人才说:任何事情没有绝对的对,也没有绝对的错。我立刻说:既然没有绝对的对与错,为什么法轮功就是错的?在7.20以前国家曾大力支持法轮功,只是在一夜之间就变成×教了?法轮功要是真的不好的话,为什么有这么多人炼呢?你们就不想一想?你们自己就没有一个正确的认识吗?当时他们无言以对,只好说:我们也管不了,你在家炼,别上北京就行了。每到他们所谓的敏感日就把我们几个大法弟子绑架到派出所,没有人身自由,就连上厕所都派人盯着。

有一次,农历新年前把我们几个大法弟子又抓到派出所,让我们睡在地板上,我们几个同修连被子都没有,可是我们也不觉得冷,都知道是师父在保护着我们。我们几个一起绝食,都没有什么怕心,照样炼功,背法。后来他们看我们几个人都绝食,很坚定,怕出事才放我们回家。

2000年底,我和另一同修又一次進京证实大法,我们一路步行走到天安门,恶警不由分说就把我们推上警车,车上有很多大法弟子,我们一起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我师父清白”。一会就把我们绑架到一个看守所,一進看守所首先就是搜身,把身上带的钱全部夺走,然后逼迫我说出姓名地址,我不说,他们就用剪刀在我面前乱剪说:你不说就给你毁容,同修们看见了怕我吃苦,替我说了地址。后来又被当地派出所绑架,关押几天后才释放回家。

* 去掉怕心 讲真象、救众生

回家后我们几个同修一起学法、炼功、切磋,师父让我们讲真象救度众生,我们要让众生明白真象,救度他们。我到处找真象资料,白天在地里干活,晚上就走街串户发真象资料,有时天很黑也不怕,心里想:有师父在、有法在、怕什么,一定要把大法的美好和真象送到千家万户中,资料不够用,我就自己写,不辜负师尊赋予我们的神圣的使命。修炼是神圣的,也是严肃的,更是严格的。师父让我们每个大法弟子都成为一个伟大的觉者,对我们每一个大法弟子的要求都是很高的,师父要我们无私无我,完全是为了别人的人,救度所有的众生,为所有的众生负责,这才是觉者的威德。我们不但要把真象送到每个人的手中,而且还要和他们讲清大法的真象,这对于我这性格内向的人来说是一个很大的困难。我从来不爱讲话,不喜欢和人交往、聊天。开始时由于怕心,很少面对面讲真象,总是做不好,即使和别人讲几句,也是很少有人接受,师父让我做的事我没做好,心里很难受,后来通过学法和不断与同修切磋,去掉自己的怕心,真正的能做到为这个生命负责,做起来才顺利,讲起来才随心所欲。

有一次,我上班时,遇见一位年轻妇女,看上去她很和善,她主动与我搭话,聊天中我就跟她讲真象,我问她:你们村有炼功的吗?她说:什么功?我说:“法轮功”。她说:有。我对她说:法轮功挺好的,身体好,没有病,我就是炼法轮功的,几年了没吃过一片药,电视说的自焚的、杀人的,那些都是假的,是栽赃、陷害法轮功的,我们师父教我们按“真、善、忍”做好人,不许杀生,怎么能杀人呢。她听后如梦方醒说:原来电视说的都是假的,大姐,我一看见您就觉得您这个人好,原来您是炼功的。我对她说:我们炼功人都按“真、善、忍”做好人,遇事先为别人着想,你也要学“真、善、忍”做好人。她说:要是人人都这样做那有多好呀,要是人人都炼功天下就太平了。我说:见到你就是缘份,我送你一个护身符吧,她高兴的接过护身符,双手捧着,就象得到了无价的珍宝一样,高兴的看着,不知说什么好,看了好一阵儿才感激的说:您这么好,还送我护身符,我们真是有缘,我怎么谢您呀。我说:你不用谢,你记住“法轮大法好”,你会一生平安的,你得到护身符,这是给你的福份。我和她聊了很多,我告诉她和街坊邻居应该和平相处,遇事多为别人着想,多忍让,不要争争斗斗,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是永远不变的天理,学“真、善、忍”才是做人的根本。她说:您这么好,这个功肯定好,我回去也看看《转法轮》。她走后,我心里很不是滋味,众生是多么渴望和平,渴望美好,更渴望“真、善、忍”,要不是我和她讲真象,她还在迷中,还在江氏一伙的谎言中深受毒害。通过我和她讲真象她明白了,她清醒了,她觉悟了,她很可能成为一个大法修炼者。我在讲真象中由于各种执著心和怕心,做的很差,或多或少也在做,可是通过这件事使我真正悟到了师父让我们讲清真象的重要性,不但要讲,还必须让众生明白法轮大法是让人心归正,返本归真的一条正法。

我在讲真象中也不是一帆风顺的,有时候也很难,怎么讲,有的人就是不相信,我悟到是我没做好,就向内找,和同修切磋,同修说:有的大法弟子把护身符送出去就行了,其实送护身符不是目地,和众生讲清大法的真象,让众生真正的明白过来,真正的觉醒,才是师父赋予我们的神圣使命。以后我讲真象看他们真正明白了才送他们护身符或真象小册子,因为这些资料都很珍贵,是我们大法弟子省吃俭用积攒的钱制作成的,送给别人时都要叮嘱他,一定要珍惜。讲真象也要有耐性,有时候讲一次不行就下次再讲,直到让他明白为止。也要因人而定,不能千篇一律,有文化的人要讲的更深一些,让他明白的更透彻。有时候遇到言语不周的人。说话很不好听,我也不会怪他,我知道他在迷中,我还会善意的和他讲,有的人就是不信,我也会慈悲的对待他。

在这几年的修炼中,我做的很不好,也曾经走过弯路,但是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渐渐的成熟起来,我一定会坚定的走下去,修炼中不断归正自己,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做好师尊让我们做的每一件事,做好我自己应做的一切。使自己修成一个真正的慈悲伟大的觉者。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