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正念,还是用人的观念对待魔难


【明慧网2005年2月4日】我是1997年5月得法的,当我拿到大法书籍的时候,我有一种用语言形容不出来的兴奋感觉,修炼了一段时间,我知道,要想成为一个好的生命,必须同化这个宇宙大法,直到永远。

99年7.20以后,邪恶对师父、大法恶毒攻击、造谣诽谤。我当时想:大的事情的出现都是天象变化造成的,在这样的恶劣环境中,也是对大法弟子的考验,看我们是否能够坚信师父与大法,是否能够放弃世间一切执著,坚定修炼。我加强正念:无论形势如何,我都不放弃修炼。但是由于学法不精進,执著心很多,怕心又很重,好长一段时间一直没能走出来证实法,随着以后不断的学法,对于法的认识也在不断的提高。我开始向周围的人证实法,讲真象,用我的亲身经历告诉他们大法好,社会媒体所宣传的都是栽赃陷害,不是事实。

2001年10月我终于站到了北京天安门前,喊出了发自内心的呼声:“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我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

2002年4月,在大连教养院,我第二次绝食的时候,被关進小号,它们强制转化我,用的手段极其卑鄙下流,惨无人道,对我人身進行各种凌辱。在我遭受邪恶迫害的时候,我始终坚信师父、坚信大法,一味的要自己坚强,绝不能在修炼的路上留下污点。师父的经文《大法坚不可摧》是我那段时间背的最多的一篇,但是,对于师父讲的“作为大法弟子是全盘否定一切邪恶的旧势力安排的。”这句话,我悟得不够,在遇到魔难的时候,没有用强大的正念从根本上否定它,去清除邪恶对我的迫害,还有怕心。在先后的几次魔难中都是因为这方面正念不足,被邪恶钻了空子,遭受到了不同程度的迫害。

2002年8月,教养院让我们背它们的院规院纪。当时,人心没有完全放下,所以就没有一步到位的做好,在师父的点悟下,我知道自己做得不对,我和同修们切磋,明白了师父是让我们共同提高。我们是一个伟大的修炼者,按照宇宙法理在修炼,我们不是犯人,不需要按照他们规定的院规院纪做。我把不应该背、读的想法告诉了我们室的每一个同修。当他们再提到让我们背、读的时候,我带头起来告诉它们,这不是我们应该背、读的东西,修炼人有修炼人的标准。当时,被利用的坏人很恶,魔性很大,在那几天里,他们总是对我大喊大叫、非打即骂,体罚我们,恶警也到我们室,用進小号来威胁我们,强迫我们背、读。我就发正念、多背法,清除邪恶对我们的迫害。

在以后的时间里,他们规定要求我们见到恶警的时候,要问他们好。又过了一段时间,又要求我们在寝室里见到恶警来的时候,要起立。我悟到,我们不应该这样做。我们是不应该被关押的,没有必要按照他们的规定做。我们是按照“真、善、忍”在修炼,我也不认为问他们好,见到他们要站起来是什么礼貌问题,我敬重的是有德的人。修炼人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应该放下人心,放下人的思想观念,从人中真正走出来。

2002年11月,我们坐在铺着纸盒的地板上装筷子,我看见坐在我旁边的同修把师父的经文往她身下的纸盒底下放,我当时很不理解她为什么要这样做,我就向她把经文要过来,我接过经文随手装到兜里,很平静的想着,我是大法弟子,有能力保护好经文,绝不能落到不应该得到的人手里。过一会儿,我才知道要对我们搜身检查。我特别平静。师父说:“有多强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也三言二语》)。在纯净的心态下,正念就起作用,师父给予弟子的能力就会充分发挥出来。我们的正念就会清除邪恶,恶警、坏人在我们修炼者面前什么也不是,坏人从我兜里把经文翻出来拿在手里(经文是用手纸包的,里层是与塑料皮粘贴在一起的,拿在手里很容易感觉到的。)在洪大的法的威力下,他们就拿不走,又还给了我。

2003年腊月二十九日,我们听说第二天教养院要我们去参加升国旗仪式,我当时犹豫是否去参加。回想2002年10月1日升国旗的时候,我的心里很难受,在这个国家里,师父、大法遭邪恶攻击、诽谤,世人受谎言欺骗,深受其害,在邪恶的环境中,大法弟子遭受迫害。在这片国土上,黑白颠倒,中国,我真为你难过!为那些参与迫害大法的生命感到痛心!我的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我悟到不去参加升国旗仪式的选择是对的,应该放下人心,放弃执著,从这肮脏的世界里超脱出来。

2003年2月,教养院又一次对我们搜身检查,我当时不配合他们,并向他们证实法。恶警问我:能不能做到不传经文,能不能遵守院规院纪,能不能听他们的话。都被我坚定的一一回绝。恶警看我不服从他们。找来普教对我大打出手,把我关進小号后,四个人对我又是一顿暴打,连续六天六夜不让睡觉;其间连蹲三天三夜,多次被打;恶人拿着师父的法像,侮辱、践踏;当我站不住的时候,就把我绑在小号的栏杆上,以后让睡觉每晚也只有三、四个小时,其余时间都是打背铐站着,腿肿得去厕所都蹲不下,特别是大腿被打得几乎都是青紫色的,走路两腿无力,不听使唤,不由自主的抬得很高,两脚走路都往里撇。恶人还经常说一些邪语脏话。当时的环境真是又邪又恶,身心的承受是非常大的。从表面上看,恶警觉得好多事情都是我带的头,对我加重迫害。实质上是由于自己正念不足,在魔难中不是用修炼人的正念对待,而是用人心去看待的问题,无意中承认了旧势力的安排,而不是从根本上否定它,清除它对我的迫害。在我面对着的墙壁上贴着诽谤师父与大法的话的纸张,我有心想撕掉它,却怕会遭到更严重的迫害。师父点悟我:撕掉它,结束了。我当时却因为人心阻碍了我的正念,阻碍了我在法上去认识。怕心的存在,使我没有做好。从而被邪恶钻了空子,使其加重对我的迫害,过多的承受了我不应该承受的。

师父说:“真正的能够做得好的,它们真的也是不敢动的;否定其旧势力安排的,正念很足的,它们都是动不了的。”(《在2003年亚特兰大法会上的讲法》)我做得不好,说明自己学法太少,是自己修得有漏,没有把思想放在法上,没有从法理上去认识,清醒的看待这一切。师父说:“现在大家也更清楚了我为什么经常叫你们多看书了吧!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排除干扰》)

遇到魔难的时候,大法弟子是用正念对待,还是用人的思想观念,其结果肯定是不一样的。在小号期间,有一次,恶警对我说:我们要往马三家送人,选来选去觉得你最合适。我当时听了,心里很平静,也没往心里去,也不害怕。他说让我准备东西。我说:“我没什么可准备的。”不承认它的时候,它们就不敢动。还有一次,恶警点着我的名字说:“全院就你一个人升国旗不去,你就在小号里等着下捕票吧。”我听了也没动心,它们说了不算,正念很足的时候,它们真是动不了的。

我们只有多学法,在法上认识,在法上提高,一思一念都用法对照,遇事就能做好。遵照师父讲的三件事去做,严格要求自己,在正法修炼的路上走得更正、更好。

向尊敬的师父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