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法为师 走正脚下的路


【明慧网2005年2月13日】我是96年1月份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回顾从99年7月20日到今年7月20日邪恶迫害大法的这五年中,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在大法弟子的帮助鼓励下,我以法为师,不断归正自己,在一次次的摔倒、爬起来,再摔倒、再爬起来中走了过来。今天,借助于明慧网举办的网上“大陆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这个机会,我把自己的部份经历写出来,与同修交流一下。

一、去掉怕心,堂堂正正做自己该做的事

2000年,正是邪恶疯狂的时候,我们当地刚刚建立不久的资料点全部被邪恶破坏,设备及资金损失达十几万元,资料点的学员几乎全部被抓,我们当地明慧网资料来源一度中断,对讲真象工作造成很大损失。一个月后,外地一功友突然打电话给我说她那里有大量讲真象的资料,问我当地是否需要。我心中知道需要,但由于当时对这场邪恶迫害的实质认识不清,又有怕心,而且我对象也因资料点出问题被迫流离失所,家里还有8岁的孩子需要照顾,况且有许多学员由于受前段事情的影响,产生了怕心,一时不想出来做。想到这些,我没有直接答复功友,同时,我又接到另一同修的电话告诉我要注意安全,并特别提醒不要接触正在与我联系的功友。面对这种情况,我犹豫了:要还是不要功友提供的真象资料。

第二天,一位同修来找我,我与他谈了此事。同修对我说:我个人认识讲真象这件事是我们应该做的。同修的一番话,使我想起师父在《窒息邪恶》一文中讲的“所有今天为证实大法讲清真象的学员做得非常好,我对这个是做了充分肯定的,他们做的是绝对得对,这是无疑义的。希望大家清醒。”我怎么能被周围的这一切假象障碍住了呢,我要听师父的话,做自己该做的事,当时便与那个外地功友联系上了。

二、 摔倒了一定要爬起来

2001年3月的一天,我正在单位上班,听到科长在电话中说:“知道了,让她不要走……。”我意识到,恶人又要来找我。于是我借外出办公事之际,离开了单位。这时,我接到一同修的电话,说610及其单位的不法人员把她扣押在单位,逼迫她到洗脑班去。

到下班的时间了,我无法回自己的家,只好去一位亲戚家,可在半路上,单位保卫科的五、六个人截住我,强行拽住我的自行车,将我连人带车一块摔倒在地,其中一个抓住我的胳膊,我坐在地上大喊:“有人拦路抢劫了,你们都来看看。”这时,围过来一些人,那个抓我胳膊的人吓得松了手,我扔掉自行车,快步去了亲戚家,不一会,来了三十多个全副武装的警察,荷枪实弹,开来五、六辆车,把我亲戚家围了起来,亲戚的孩子被吓得大哭。在怕心与亲情的驱使下,我把这一切当成了常人对人的迫害了。于是我打电话找单位的领导,第一次打通后,他说让我配合他们,然后就把电话挂了,以后再不接,我又找到单位的一个同事,想让他帮忙把事情缓和一下,他也只是应付。天黑了下来,并下起了小雪。楼的前、后一直有监视的,在不安中过了一夜。

抱着不想连累亲戚的想法,我第二天上午,被逼迫到了洗脑班。去了之后才知道,是劳教所的犹大来这里做转化工作。那些邪悟者威胁我说:“你所做的一切事情,我们都已掌握,你要好好表现,否则送劳教。”当时我就想:我才不听你们那一套呢,我不能呆在这里,我一定要出去。那时还不知怎么发正念,只是在心中不停的默念:“窒息邪恶、铲除邪恶。”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于第二天走出了邪恶的洗脑班,被迫流离失所。

师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中告诉我们:“从另一方面讲,旧的势力能干了它们要干的,弟子们哪,那还不是大家默认了它们所要干的吗?叫你去你就去,叫你写你就写,叫你怎么样你就怎么样,抓你判你你就无可奈何的默认。当然,是心里有执著放不下造成的,可是越放不下被迫害得越厉害,因为操控破坏大法学员的邪恶生命看得见你的执著和执著什么。那些放下生死的弟子什么都不怕,邪恶也害怕,可是那是因为他们修得好才放下的。”我原来认为在这件事情中,我没给邪恶留下文字方面的东西,没有配合邪恶。看了师父的讲法,我才明白,自己在人心执著的带动下到洗脑班去了,这本身已经是不听师父的话了。

走出洗脑班后,怕心促使我决定一定要离开本省,以为这样就能保证安全了。与我同行的还有两位同修。当我们想搭车赶路时,却怎么也找不到车了。于是我们决定步行走,说不定在路上能碰到有车,好容易有车了,车却不停,即使这样,我还不悟,继续步行走。凌晨2点多了,我突然摔倒在路边,裤子膝盖处留下一个大洞,我马上意识到自己有漏。这时我实在走不动了,便躺在路边的玉米秸上歇一歇,早春的清晨很冷,也没能使我清醒过来,陷在人的执著中不悟。等到早上五点,坐上车到了另一城市,准备搭车继续往外地走,可所有的公共汽车发车时间全部是下午,于是我们便到了火车站,而列车的时刻表告诉我,我要坐的列车到该站的时间全部是下午。在这种情况下,我决定坐出租车也得走。就这样,联系了一辆出租车,继续赶路。在高速公路上,出租车的一只轮胎暴了,车停了下来。我心里一惊,但还是不悟。车到站了,在异地的土地上,我的思绪翻腾着:天下之大,难道就没有我的容身之处……在这件事情上,我真的做错了吗?

静思中我想起了师父在《去掉最后的执著》中告诉我们:“在过去一年中,学员自身的业力、对法的认识不足、在难中还有放不下的执著,在痛苦的过关中不能用正念对待等等,都是被邪恶加重迫害的主要原因,也是邪恶真正破坏法的根本借口。”“你们已经知道相生相克的法理,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不是强为,而是真正坦然放下而达到的。”我明白了,在这个空间,我走得再远,是躲不了另外空间的邪恶的,我是大法弟子,怎么还要去找所谓的安全环境呢?!直到此时,我才从人心的执著中摆脱出来,顿感一身轻。

三、 割舍亲情,冲破束缚

流离失所之后的一天早上,我突然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压抑,心里那种苦无法用言语形容,我流落在外,对象也流落在外,家中年幼的孩子怎样了?此时我的整个大脑被两个字“孩子”占据了,实在忍不住,我哭了起来,与我一起的同修看到这种情况,说了一句“不愿离开人”。听了他的话,我一愣:我这不是被情魔缠住了吗?《在澳大利亚法会上讲法》中,有学员问师父,“学员:我虽然采取了分清自我的办法,但仍不能完全杜绝。师:你说,我不要你,它就死了,那来得太痛快了。你在能分清它的同时,你自己就在强壮起来,你自己就在醒悟,你自己就在冲出它的包围,越来越强大,它就越来越弱,越来越消失,最后消灭掉了,要有过程的。”我不能被它干扰,我不要它,就这样,念一正,这种难受的滋味很快消失了。

写到这,我又想起另一件事。在我流离失所之前,我得知学大法的父亲因做资料,被邪恶抓走。当时,我心里很难受,一直惦念着他:快70岁的人了,他能承受得了那苦吗?我知道这是自己对亲情的执著,便在心里不停的背:“难就难在你明明白白的在常人利益当中吃亏,在切身利益面前,你动不动心;在人与人之间的勾心斗角中,你动不动心;在亲朋好友遭受痛苦时,你动不动心,你怎么样去衡量,作为一个炼功人就这么难!”(《转法轮》)后来我听说他在被送劳教所时因体检身体不合格,劳教所拒收而被送了回来。通过这件事情我悟到:真正把心放下的时候,师父什么都能为我们做。

正法修炼到了今天,我在跌跌撞撞中走了过来,但其中还存在着许多不足,特别是在讲真象方面至今还不能做到堂堂正正智慧的去做。在尊师敬法、维护大法等方面还不能做到时时事事。个人认为作为一名大法弟子如果做不到敬师敬法,坚定的维护大法,也就做不到真正的坚信大法,也就无法做好师父让我们做的三件事。

“其实呢,只要坚定的学好法、你能够改过、你能重新做好,你还是大法弟子。你就重新做好就是了,不要把它看得太重。如果你思想中把它看得很重,就又形成另外一种悔恨、担心等压力的时候,那么你就又陷在这个执著中了,你又走不出来了。大法弟子整个修炼的过程就是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不管遇到什么事情,认识到了,你马上就去改正;摔倒了你就爬起来,继续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这是师父在《2003年加拿大温哥华法会讲法》中告诉我们的。让我们共同精進,走好以后的路,做好师父讲的三件事,珍惜师父给我们留的时间和机会,不要辜负伟大师尊的慈悲等待。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