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凭着对师父、对大法的坚信一直走到今天


【明慧网2005年2月14日】我是98年6月份得法的。得法之后对大法总感觉非常亲切,意识中感觉这就是我要找的,所以也就没有抱着任何目地的开始学法炼功。

经过一段时间的修炼以后,身体的多种疾病,如心脏病、胆囊炎、关节炎等都好了,亲身体验到了大法的神奇,家人、邻居、村里人看到眼里动在心上,不长时间就有二十多人来和我一起学法炼功,一个炼功点自然的形成了。

在99年7月20日江氏集团开始了全面的迫害大法后,由于受到电视、报纸的诬蔑宣传影响,很多人害怕自己的利益受到损失不炼了,整个学法小组就只剩我一个人坚持学法炼功。当时我只有一个信念:大法是好的,正的,如果我不坚持下去就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就凭着对师父、对大法的坚信一直走到今天。在修炼过程中,师父也时刻在看护着我:我不识几个字,但师父的大法书我都能看下来;我的天目也打开了,看到了法轮的旋转,有时夜里打坐起不来,师父在梦中慈悲的提醒我说:“还睡呢?”就这样我更加坚定了我的修炼的信心。

由于自己能严格要求自己,时刻用法衡量自己、修正自己,修去了很多不好的思想和言行,致使许多人都说我好象换了个人似的。我的丈夫看到我的变化也走上了修炼之路。不仅如此,又陆续的有许多人找我学功了。

修炼是实实在在的事情,要多学法、同化法,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

2001年元旦,我学师父的《洪吟》里面的《助法》,从中悟到我做为一个大法弟子,就是助师正法来的,所以毅然决定去北京为大法说一句公道话,为大法鸣冤、要求还大法清白、还师父清白。来到天安门还没来得及打开条幅就被恶警抓上车,送到昌平监狱,又转到西城区派出所。当天派出所所长把我叫到他的办公室问我:你为啥来北京?我说我是为“真善忍”而来的。他说:我们也知道你们是修炼真善忍的,是好人,可是江泽民一句话我们就得执行。过了几天,我们乡派出所把我接回来。我被判一年劳教,关押在长春黑嘴子劳教所。后来,在师父的加持下,身体出现了病业反应于7月19日提前释放回到家中。虽然让回家了,但始终没有放弃对我的监视,派出所曾派人蹲坑,乡长还经常找我问我还炼不炼了?我说:炼,因为“真善忍”还没做好呢!还得继续做好。

几年来,时刻按照师父的要求做,积极地讲着真象。乡政府、派出所等人员都转变了对法轮功的认识,也转变了对我的态度。派出所的人都说:在家炼吧!不然我们这身衣服就穿不住了。乡长曾跟我开玩笑的说:法轮功又给我们上课来了。派出所的人员还说:欢迎你多来,我愿意听你唠嗑,愿意听你说话。

在讲真象中,我也真正感到众生都在等着大法弟子讲真象、救度他们。记得有一次在公共汽车上讲真象,当下车时,有的乘客说:我还没听够哪!你怎么下车了?

由于自己的文化水平浅,悟的法理不高,但本着对师父和大法的坚信,一直坚持不懈的做着师父要求的三件事。

以上所谈的如有不妥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