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活着就是为了修炼法轮功”

浙江大法弟子李育君的故事


【明慧网2005年2月5日】李育君是浙江海宁女大法弟子,五十多岁,做得一手好裁缝活,小时候因家庭中长辈曾是国民党官员,因而在共产党斗争运动的形势下,根本没有上学机会。自从修炼法轮功以来,李育君将师父的讲法句句记在心间,事事以法为师,非常精進。

2001年,李育君因坚修大法被非法强制劳教两年半,关押在莫干山劳教所,她坚决不转化。后来,她和其他几个同修被邪恶干警押到十里坪劳教所洗脑班强制洗脑,一连两期洗脑班的强制迫害,和她一起来的几个学员都妥协了,李育君依然坚修大法,决不转化,恶警无奈,只好把她送回了莫干山劳教所,关在紧挨莫干山脚下底层的一间阴冷潮湿的小禁闭室里。那时正值腊月,天寒地冻,因李育君被邪恶非法抓捕时,只穿着一身单薄的炼功服,身上衣衫单薄,恶警故意冻她,一面安排每天把禁闭室的门敞开,一面用大喇叭整天播放着诬陷师父和大法的欺世谎言,李育君被冻得直发抖,吵得头发晕,只得把自己的被褥拆开,取出里面的棉絮,一块一块的贴在自己的腿上身上御寒,苦苦度过了九天。接着,她被关進了法轮功专管中队二楼的一间禁闭室里,后来又陆续地关進了另外两个大法弟子,恶警们安排刑事劳教犯当“包夹”,又用柜子、帘子把她们几个隔离开,不让说话、来往,企图借此瓦解她们的意志。

2003年二月份,窗外陆续下了三场大雪,最低气温达零下八度,这样寒冷的天气在南方实属罕见,南方的潮湿寒冷程度绝不亚于北方,而在这样的气候里,李育君不向邪恶妥协,被恶警强制一直坐在冰冷的水泥地上,两个多月了,恶警不给她凳子坐,说她:坐没坐像,坐不好。李育君在刚被非法劳教时,由于拒绝恶警的要求不走队列,被恶警指使野蛮的包夹打伤了腰骨,一直得不到治疗,受寒气侵袭,她的腰痛得直不起来,在最寒冷的几天里,李育君连坐也坐不下去了,她捡了张纸垫在屁股底下,马上被包夹蛮横的强令她把纸拿掉。

在这生不如死的煎熬中,李育君终于清醒、醒悟了:我是一个修炼人,是大法弟子,怎能在这等死?为什么不炼功呢?她抬头严肃的说:“我身体快不行了,我要炼功!”包夹慌了,赶快跑去找恶警,屋里另两个包夹也跑过来了,门口杂工和恶警都跑过来了,屋里乱成一团,叫骂声呵斥声一塌糊涂,李育君盘腿坐着,面容宁静、安详,好像周围一切与她无关似的,此刻,生死对她来说已经置之度外了,她心里只想着师父和大法,她一点也不怕,也没什么好怕的,恶警们被她的气势吓住了,她们七手八脚的硬把李育君的腿扳下来,把她绑架到办公室去了,经过一番较量,恶警终于妥协了。但是在四、五月份强迫她听造谣录音时,又不让她坐,强制她一天到晚立正站十五、六个小时。

被恶警所利用的有个叫胡瑞雪的劳教犯,她被恶警安排强制包夹李育君,年纪虽轻,却极凶暴蛮横,李育君一直凭着最大的善心和耐心面对胡瑞雪胡搅蛮缠的变态心理。有一天早晨吃早饭时,李育君的馒头还没吃完,胡就假惺惺的告诉李育君把馒头藏到兜里去,说是等晚上饿了再拿出来吃,李育君信以为真,就把馒头放到兜里。而胡却跑去告诉恶警,说李育君私藏馒头,恶警来后,凶狠的对李育君進行搜身,骂她违反所规队纪,以罚分处置。

李育君一天到晚被强制按军人立正姿势站军姿、听造谣诬蔑大法的录音,由于连续站了两个月,李育君的脚肿得连鞋都穿不進去,胡瑞雪还偷偷的把李育君宽松一点的鞋藏到别的小组去了,她还和恶警狼狈为奸,借口让李育君锻炼身体,逼李育君去走队列,李育君不肯,它们就用塑料绳把李育君的手和脚控绑起来,拖着走,毫无半点人性!

由于被强制看管,通常一个多月李育君才能洗一次澡,头经常脏得连梳子也插不進去,有时洗脸时在毛巾上倒一点点洗碗用的洗洁精把头发擦一擦,胡瑞雪就骂个不停,说是恶警规定的:洗脸就是洗脸,不能擦头。在恶警的指示怂恿下,胡瑞雪愈加猖狂,对李育君经常是恶语相加,“卖国贼、汉奸、叛徒、坏女人、精神病……”,什么乌七八糟的话都能从她嘴里冒出来,有时越骂越起劲,连李育君八十岁的老母也一块骂,整个就像一个低级的变态狂。

李育君始终以善念面对这一切,她每天早上打扫厕所时暗地里喝几口自来水解渴,以免跟胡要水喝麻烦,每天晚上睡觉前恶警只给十分钟的洗漱时间,她常常是顾了头顾不了脚,有时光洗个短裤袜子,整理一下衣服,十分钟就过去了。每天眼睁睁的看着胡瑞雪把分给她的一小碗糟米饭,拨掉一半,一小碗榨菜汤倒掉半碗,李育君总是心平气和的把剩下的半份饭菜吃掉,不跟其计较。有时李育君还语重心长的劝导她,劝她做人要善良,害人之心绝不可有!可是这个胡瑞雪的心完全被恶警许诺给她的那点奖励分数给迷住了,心理扭曲了,变态了,人性无存!

有些天的晚上,李育君经常做噩梦,常常半夜惊醒过来。有天早晨,包夹们按恶警的布置,和往常一样开始念那几个科痞、文痞写的诬蔑大法的邪书,李育君突然大喊:“我不要胡瑞雪……,我不要胡瑞雪……”,一个劲往屋外冲,门口的杂工和恶警们都急匆匆地跑过来了,李育君还在拼命往外冲,吓得那些恶警和包夹们七手八脚把她绑架到恶警办公室去了。此时的胡瑞雪吓得面无人色,坐着直发呆。不一会,一恶警过来告诉胡瑞雪搬到别的小组去,平时她盛气凌人,此时全蔫了,草草收拾一下就逃走了,另外两个包夹见此,也都欢呼,她们也都看不惯胡瑞雪的所作所为。

李育君凭着对大法的正信,使她对邪恶的造谣诬陷根本不屑一顾,她虽然没什么文化,但是,法轮大法的每个字她都能够奇迹般的看得懂,并能心领神会。在莫干山劳教所被迫害期间,虽然她每天被体罚、被强制洗脑,身体上忍受着非人的煎熬,可她的心里是一片光明,始终保持着对师父对大法的正信正念,心始终和全世界亿万个大法弟子紧紧的连在一起,用自己的行动讲真象,证实大法。

她每天早上除了打扫房间卫生,还要一个人打扫厕所,其它时间就是被强制洗脑,强迫她站军姿。这对李育君来说,除了多吃点苦,其它什么也不是。恶警们也知道,它们是转化不了李育君的,于是愈加丧心病狂。

在莫干山劳教所,所干的活是加工打火机或衣服(其它劳教所有加工毛衣,浴帘、缝衣服等),拿加工打火机来说,恶警定出的工作量是每人每天五斤,对不转化的大法弟子就强迫出工干活,工作定量是七斤,比其它劳教人员高出近50%,恶警明知是干不完的,其目地是以完不成为借口罚分延长劳教期。但比起一天到晚被强迫站军姿听造谣录音、听念那几个科痞文痞的书,其他大法学员更愿意出工干活,而李育君却拒绝出工,这使恶警们非常恼火,李育君成了莫干山劳教所唯一不出工干活的大法弟子,恶警和恶警指使的包夹们一再逼她、打她、骂她,想强制她出工,李育君就是不妥协,不听其指使,死都不怕了,还有什么可怕的?恶警唐莉莉曾抓住李育君的脖子,把她死拽到另外两名正在做打火机的大法学员旁边,厉声问她:“她们在干什么,你在干什么,你就在这里混饭吃……”,李育君既不看那两位同修,也没说话,但她心里什么都明白,她懂她们的心态,但决不会象她们一样,她有自己的正念。

自从在莫干山劳教所被迫害的那一刻起,个人的生与死对李育君来说,已经想得不多了,更多的时候,她时时在想着要对得起救度我们的师父、应该去证实大法,她虽然没上过学,但她的心里是透亮的,,她明白自己是被迫害到魔窟里来的,不是自愿来打工混饭的,给不给饭吃不要紧,但如果要她去向邪恶妥协,做一个大法弟子决不应该也不能够做的事,那她绝不干!冰清玉洁的李育君,她只听师父的话,只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

一年多来,恶警们对李育君采用了各种各样的卑劣手段和极其残酷的迫害,却丝毫动摇不了李育君坚如磐石的心,她说:“人只有一条命,我活着就是为了修炼法轮功,我死了也是一个大法弟子!”后来,恶警们除了骂骂她,也只好随她去了,要真把李育君迫害死了,这份罪责,谁也承担不起!

两年半以后,李育君堂堂正正的走出莫干山劳教所,汇入了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的洪流。大法弟子李育君用自己的正念正行证实了大法,她的悲壮经历,总是让我想起师父写的《梅 元曲》:

浊世清莲亿万梅
寒风姿更翠
连天雪雨神佛泪
盼梅归
勿迷世中执著事
坚定正念
从古到今
只为这一回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