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怕心被邪恶迫害,正念足邪恶自灭


【明慧网2005年2月8日】2002年5月14日上午,布拖县公安局政保科科长李春、副科长梁龙友闯进我家,气势汹汹地对我说,“杨丽华,有人反映你到广播局宣传法轮功,你赶快把法轮功的书交出来!”我说,“我确实去过广播局;但是我没说反对政府的话。我只是老老实实地向我糖厂的老朋友讲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修炼法轮功以前患有严重的胃炎、胃下垂、慢性肠炎、痔疮,吃不下饭,睡不好觉,天天吃药,身体越医越糟糕,有时觉得生不如死,曾多次产生了轻生的念头,多亏丈夫、子女劝慰才没有走上绝路。修炼法轮大法后,我原来的病都好了。李洪志师父的法轮大法是教人做好人,禁止杀生,认为自杀是有罪的,所以‘天安门自焚’绝不是炼法轮功的干的,是江泽民栽赃陷害法轮功的。我只是向我的朋友说了真话,这没有错。我没有书没有资料交给你们。”它们见我不配合,就强行抄了我的家,抄走《转法轮》一部,师父法像两张,大法磁带四盒。前几天我觉得心慌,好像要出事,心中暗想:邪恶该不会来迫害我吧?直至这天李春、梁龙友闯进家门,心中还诚惶诚恐。但此时我猛然想起师父告诉过我们,我们是来救度世人的,是未来伟大的神。它们虽然披着一身警服,可却跟着江泽民的指挥棒走,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它们是邪恶的,是在干坏事,将来肯定是要下地狱的,所以我不应该怕它们。想到这里,我马上发正念,请师父加持我,用我的所有功能制止邪恶对我的迫害。

我对李春、梁龙友说,“4.25事件是因为之前两天,天津的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抓捕,于是才有一万多法轮功学员依法去北京上访。当天朱总理就亲自接见了法轮功学员代表,并接受了法轮功学员的合理要求,指示天津公安局立即释放被抓捕的法轮功学员。可是江泽民见炼法轮功的人多了,妒嫉李洪志老师得到了全中国、乃至全世界那么多身心受益的法轮功学员的敬奉和爱戴,害怕影响到它的所谓的威望,所以就不择手段地发动了这场针对法轮功的迫害。可它想不到的是,由于法轮功祛病健身效果特别好,而且法轮功特别强调心性修炼,叫人做好人,处处、事事为他人着想,能使人类道德水准迅速回升,使家庭和睦、社会稳定,所以法轮功受到了全世界人民的肯定和喜爱,在如此迫害的高压下,修炼法轮功的人却迅猛增多!”

梁龙友打手机叫来警车,强行挟持我上车,并通知我爱人送被盖,意欲非法关押我。全家老少惊惶失措,老伴气得脸色发青、全身颤抖。在警车上,我想到师父为了救度我们,吃了不少苦、受了不少罪,我们洪法、护法也是理所当然的。师父说过,“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于是我就边向警察讲真象边发正念。

我从警车上下来,走进政保科办公室,公安局局长和其他几个官员已在座。我告诉他们,“我们师父和法轮大法是让我们按‘真、善、忍’的标准做一个先他后我、无私无我的好人,做一个处处事事为他人着想的好人;我修炼法轮功后,原来的多种疾病在炼功中不知不觉地都好了。所以我们炼法轮功没有错!原来你们逼迫我写的不炼功的‘保证’,我向你们宣布作废!”“法轮功禁止杀生,我们师父也说过‘自杀是有罪的’。所以‘天安门自焚’是江泽民栽赃陷害法轮功的!”公安局长说,“国家禁止炼法轮功,你们炼法轮功就是犯法,你必须写保证书。”接着公安局长提出了“不宣传法轮功”等四个要求,要我照着这四个要求写保证书。说完他们就一个个都走了。办公室里只剩下副科长梁龙友和我。梁龙友做完我的谈话笔录,拿出几张材料纸叫我回家写保证书,我说我不会给你们写保证书,我要做好一个法轮大法弟子!就这样,我堂堂正正地离开了公安局,走回了家。

第三天上午,突然来了6个保险局的工作人员,说是公安局叫他们来做帮教的,说是国家规定不准炼法轮功,炼法轮功就是犯法的,要我放弃修炼法轮功。因为我的退休工资属保险局发放,公安局的邪恶意欲让我在修炼法轮大法和生存二者之间做出选择。师父说过,“这个法轮比你生命还珍贵。”师父和大法救度我们出离苦海、超脱生死。所以我不怕失去退休工资,我仍然向6位年轻人讲“天安门自焚”的真象,讲师父和大法不反对政府,讲我们炼法轮功是依据《宪法》规定的信仰自由原则,讲师父和大法教人向善、处处事事为他人着想,做一个先他后我、无私无我的修炼人,讲大法能使人类道德回升,使家庭和睦、社会稳定。这6位年轻人知道真象后就一个个走了。以后我的退休工资仍和原来一样照发不误。

回想起来,在被非法抄家的前几天,我心慌心跳的,暗想邪恶该不会来迫害我吧?这一怕心导致邪恶抄家后又把我绑架到公安局;以及后来公安局叫来保险局6位工作人员对我“帮教”。因我正念足、没了怕心,坚持发正念、讲真象,破除邪恶的安排和迫害,堂堂正正走出公安局回到家中,使那6位年轻人明白真象后做出了理智的选择。通过这次的经历,我深深体会到了有怕心被邪恶迫害,正念足邪恶自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