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我是大法弟子”


【明慧网2005年3月17日】我原是一个爱钻牛角尖的人,九七年四月幸遇大法,在师尊慈悲的呵护下,风风雨雨已过了八年。八年里我走入了修炼的人群,结识了一个又一个平凡而伟大的大法弟子,说不完、写不尽他们的故事,就是他们平日里的点点滴滴都在感染着我,激励着我,我真的想为他们做点什么,写点什么,又怕自己无意中会伤害已承受太多的世界上最好的人,不管怎样,写出来了,还请同修以法为师,慈悲指正。

我在大法中受益无穷。但是我看到有的同修有时偶尔也会迷在难中,就是应该修去的那颗常人心在反映出来(有时还很强烈)的时候,也会有同修顺着那个常人心的那种思维一直往下走,最终钻進牛角尖不容易出来。记得师父讲过大觉者的智慧大是因为他们不在一个方面看问题,我也学着试着从不同角度多个方位观察分析我们所遇到的“难”题,当然,站在法上最容易化解。我想讲两件我遇到的小事,不当之处请以法为师。

有一次,一位大姐到我家里来拿资料,一進门话就没停;半天,我听明白了:原来她请另一位上岁数的女同修帮她刻一套师父的讲法碟,连去了几次,那位同修“居然”还没动手。这位大姐当时没守住,对我说:“她还算是大法弟子吗?这么点事拖这么长时间还不去做……”我很理解这位大姐的心情,因为她家不在本地,她丈夫在压力之下把她“遣”送到她年迈的父母这里,每月只给她200元生活费,而她一来便在本地大街小巷、建筑工地、高楼平房间讲真象,散发资料,她手上只有我给她的《转法轮》和少量经文,所以很想得到师父的讲法;而那位同修或许不了解她的情况,或者其它原因还没来得及做。我想着便提醒了她一句:“那,你是大法弟子吗?”大姐竟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再一次,我刚出门,碰到了城西边来切磋的一位同修,她脸色很差。交谈中我得知她近期“心理压力”很大。这位同修原是大家公认的非常精進的大法弟子(辅导员),曾因在外炼功被恶人抓去打得只剩一口气,邪恶之徒还问她炼不炼,她说“炼!”后来她被强制洗脑,误信了邪恶的谎言走过弯路,等她明白时她堂堂正正的到党校(洗脑班)声明“三书”作废,正念正行震慑了邪恶,又堂堂正正的走了回来。

但她很长时间一直放不下那种耻辱。也许在交流中有的同修没有顾及她的感受,话说的重了些,使她感到更加难以承受。她和我说,她们是大法弟子,她们应该帮助咱们,体谅咱们,而不应该指责咱们,简直象是在打咱们……(她讲“咱们”的原因,是因为正好这段时间我也是从洗脑班回来不久,在洗脑班上在重重压力之下我也做过违心的事,还没发表严正声明呢,我表现的还不如她呢,别的同修当然对我更不客气。)我知道她们那颗护法的心,也看到了她的那颗心,我很平静,我说:“我也是大法弟子,我应该看我自己哪儿的不足,我做错了,我改;她们说我好,说我不好,我为什么要动心?她们是大法弟子,她们也是修炼的人,也有人心在呀,咱做了那么大的错事要人家原谅,人家只不过一点小错咱为啥不原谅?”我又开玩笑似的笑着说:“我能跟谁较劲?你们都是大法弟子,未来的佛、道、神;说句心里话,现在谁(指大法弟子)来打我一顿,骂我一顿,这是抬举我呢,还不感到荣幸之至啊?”言谈间我看到这位同修的脸舒展开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