刻版


【明慧网2005年1月15日】前些日子,我们几位同修在一起做真象小灯笼,在小灯笼上要喷上“法轮大法好”几个字,所以需要刻版。同修小塔自告奋勇的接过刻版任务,他在硬字板上将字写好后给我看。我看了一眼后说:“最好用隶书。”小塔说:“我不会写隶书,你会吗?”我说:“几年前曾练过,虽然已多年不写了,但我想应该还行吧。”于是刻版的任务又交给了我。

字写好了,自己觉得还可以,便仔细的刻了起来,一刻才知道这刻版与写字是两回事。版终于刻好了,小塔接过去一看,扔给我一句“还说练过隶书呢!”我的心一动,想回敬一句,但终于忍住了。这几天,我们几位同修又凑在一起准备做真象小灯笼,这回刻版任务又给了我,我吸取上次的教训,没在写字上下功夫而注重刻字。

字刻好后,小塔立即给予否定。同修小丽也说:“你写的这字既不象隶书,也不象楷书。”我又心动了,只好说:“要不我修改一下吧。”用了近两个小时,我将修好的版给同修看,仍然遭到小塔的否定,并说:“这版不用了,我自己刻。”于是小塔自己从新制版。

看着花费了五、六个小时的时间刻好的版,一句话就不用了,我的心被触痛了。“不行,我得证实一下我刻的版也可以”,我想,先用喷漆喷好给他们看看。于是,我自己拿来自动喷漆,一会儿便喷好了。我一看效果挺好,便拿给小塔看,没想到又遭到了他的反对。我说:“你看哪点不好?”小塔说:“我对照着讲法录相带盒子上这个隶书印刷体刻,肯定要好,你为什么不用隶书?”小丽见我动心了,说:“同修啊,说心里话,你刻的字其实我看起来也挺好看的,但为什么小塔给予否定?我们做大法工作应该用心去做啊,否则这不成了常人那一套了吗?你问问你自己的心,在刻版这件事上,是用心去做的吗?而小塔呢,虽然他写的字倒不一定好看,但他是照着讲法录相带盒子上的这个隶书印刷体在临摹,而且上面还有师父的名字呢。”

小丽的话让我看到了自己的不足,我心想:是啊,我在干什么?我这是在证实法吗?这时,师父在《2004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中的一段讲法打入我的脑海,师父说:“我最近经常强调要互相协调好。不管你那些不好的心去掉没去掉,你都要跟大家协调好。为什么有的时候在各个地区经常发生争论、有时争论不下呢?为什么在证实法中意见老是统一不起来呢?这在中国大陆最近一个时期就比较突出。其实是什么问题啊?很简单,就是你是在证实法还是你在证实自己。如果你在证实法,别人说你什么你都不会动心。如果别人冲击了你的意见,冲了你的气管,你觉得不舒服,你如果在别人针对你哪个问题对你提了反对的意见或者不同意你的意见、你觉得不舒服的时候,你要起来反对、辩解,因此造成跑题与不顾,哪怕是最善意的辩解,你都是在证实自己,因为你没把大法放在第一位,此时你最放不下的是自己。”想着想着,我的心平静了许多。这时小塔也开始刻起字来,一边刻一边对我说:“你看着我刻的字吧,肯定比你刻的好看。”我一听,低声对小丽说::“小丽,小塔刻出的字肯定不好看,上次刻版时我也曾对小塔说过这样的话,可刻出的字效果很一般。”小丽笑了笑说:“你还是没认识到自己的不足。你还记得师父的讲法吗?……”我打断小丽的话:“我知道,我知道。”小丽不急不慢“你说说看。”我拿出师父《2004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把打入我脑海中的那段讲法读给小丽听。小丽静静的听完,她笑了:“我想给你说的还真不是这段讲法。”说完,她拿出《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读了起来:“大法弟子对于你们在常人的世间修炼中,你们都有一个明确的在法理上的认识,就是不执著于常人的得失,包括你们在证实法的事情,也应该不是非拿出我的意见,非得我要怎么样,你才能在宇宙中建立威德,不是这样的。你有一个好办法,想出来了,你是为法负责,用不用你的意见,用不用你的办法这并不重要。如果别人的办法达到的效果是相同的,你并没有去执著你自己,相反的,你同意了别人,无论你说没说出你的办法,神可都会看见:你看看,他没有执著的心,他能够这么大度、宽容。神看什么?不就看这个嘛。你执著于强调自己的时候,你就在钻牛角尖,神在天上看着是受不了的,尽管你口口声声说为大法好,我的办法好,能达到什么目地,也许真的是那样,但是我们也不要过于太常人化的那种执著。如果真能做到这一点,众神都会说这人真了不起。神不是看你的办法起了作用才给你提高层次的,是看你在这个问题上的认识提高了才提高你的层次的。这就是正法理。说我有多少功劳了我就能怎么样,是,对于常人来讲是那样的,对宇宙的法理在某个特点中,在某个特殊的环境中也可能看这一面,但是真正的提高是放弃,而不是得到。”

我的脸红了。

当我把这篇文章写好了的时候,小塔的刻版工作也结束了。我发现小塔刻的版的确比我刻的版好。 真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