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征文〗灌食者未敢跨進监室门槛半步


【明慧网2005年3月19日】2000年年末,我与几位同修被恶警非法劫持到当地看守所,当时每个监室里都非法关押着许多大法弟子,而且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的人数每天还在不断的增加着。后来,我们悟到不能再如此消极的承受下去了。于是,我们决定以集体绝食的方式来反迫害。恶人们得知后马上对此举做出相应的反应,他们叫嚣着:“你们如果能够立即停止绝食,我们会很快放你们回去;否则,只有死路一条,立即报送劳教。”我和一些同修不为其所动,而是选择了继续坚持下去。

当天夜里,在睡意朦胧中,我听到似乎从很遥远的地方传来了一个声音:“闯过来了……”我知道是慈悲的师尊在鼓励我们要坚定。恶人们看此招儿未能见效后,于是又以要给我们灌食来威胁和动摇我们,我们仍不为其所动。但有些同修对灌食却表现出不同程度的默认和消极承受,于是我们在法理上進行了切磋与交流,最后大家很快达成共识:我们绝食不是目地,更不是为了证实自己如何如何,而是为了抵制邪恶强加给我们的迫害。邪恶之徒给我们灌食,不是实行人道主义,而是把灌食作为另一种酷刑手段逼大法弟子屈服;我们一定要坚定一念:决不允许邪恶靠近我们半步,同时还要设法利用各种方式证实大法。果然,恶人们在一天里曾三次企图给我们灌食,但都以未敢跨進监室的门槛半步而告终。

我们并不满足于此,而是更加坚定了進一步推進此事的信心。于是大家集思广益,由我来执笔,以纯善的心态给参与迫害我们的主管部门写了一封信。在信中表达了我们之所以绝食的原因、我们在大法中深受其益的情况、这场灭绝人性的迫害给我们和我们的家人所造成的伤害以及人们对这场无理的迫害所应秉持的正义与良知将决定着自己的美好未来,最后以正义的呼声结尾:要求立即停止迫害,无条件释放所有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

我们先将此信读给对我们绝食还心存误解的刑事犯人们听,她们听过后立即消除了对我们的恶念。尤其是牢头的变化最大,她一改往日对普通犯人的霸气与听命于恶警时的卑微,而是热情的为我们奉献出自己的纸和笔,并积极想办法为我们将信能传出去而出谋划策。我们深深的体悟善的威力。

次日,我们的绝食惊动了当地主抓迫害我们的几个主要部门——市610、市公安局、市国保支队等,几个相关部门的主要头目带着下属一行数十人于2001年元旦下午来到已经封号的看守所要见我们,我顺势将信交给了他们。当时,他们如获至宝,认定我就是他们所要找的所谓的“头儿”。带队的公安局长对信匆匆的扫了一眼后,一边扬着手里的信,一边威胁我说:“一定是判你劳教了。哼,还想要无条件释放?你们真是妄想!”其他随从们更是为了讨好局长而应声附和着。

面对着“群魔乱舞”,我心如止水。我平静而又和善的告诉他们:“我们没有什么所谓的‘头儿’,而是在被无辜的迫害中,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我们采取了自发的抵制行为。我不过是自愿做了大家的代言人而已。对我们的信,请你们不要断章取义,你们要从头至尾好好的看一看,再下结论也不迟。我们所有参与绝食的大法弟子的心声全都反映在信里面。”局长听后果真安静了下来,将信认认真真的在看过后又传给了他人。信经过每个人的手在传阅着,大法弟子们的慈悲与纯正在每个人的心中流淌着……看过信后,有人轻声问了我一句:“绝食不遭罪吗?”我坦言:“非常遭罪。但没有我们的这种痛苦付出,你们能在元旦赶来‘看望’我们吗?”过了一会儿,局长给了我明确的答复,他们要在次日例会研究,很快就会放我们回家。

2001年1月3日,我又从新回到了正法的洪流之中。当我走出看守所的大门时,看守所所长“恰巧”也在那里,他莫名其妙的激动的向我大声喊道:“你再也别到这儿来了!还抓什么‘法轮功’?人家外地早都不抓人了。放(人)!放(人)!放(人)!赶紧放(人)!”当我的家人向他提出不交或少交“伙食费”的要求时,他一口答应给予全免。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