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凌海市大法弟子自述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2005年3月2日】我是凌海市大法弟子,现年56岁。修炼前我一身是病:有风湿性心脏病、气管炎(年年打针),还患有颈椎病、骨质增生、神经衰弱等病,苦不堪言。自从修炼法轮大法以后,所有的病都没了,一身轻。我无法用语言来表达我对师父的感激之情。我如饥似渴的拜读师父的著作《转法轮》,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做一个好人,懂得了善恶有报的因果关系,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时时处处用大法来要求自己。做一个比好人还要好的人。

可是,邪恶的江泽民流氓集团为了自己的不可告人的目地,竟然对这么好的大法发动了邪恶的、非人性的迫害,尤其是,江泽民邪恶流氓集团导演了杀人的丑剧――“天安门自焚”造假事件,栽赃嫁祸法轮功,欺骗无辜的众多的善良百姓,毒害了无数众生。

我是大法弟子,我就要把真象告诉众生,为此,我也曾经历过邪恶的迫害,也曾经有过迷失,一步步走到今天。

下面是我受迫害的亲身经历:

我在2002年4月中旬,因为看揭露“天安门自焚”的真象光盘被人举报。凌海市分局的付良早上3点钟就来到我家里乱翻,翻到一个江邪恶迫害大法的像,并和几个警察把我带到分局。崔勇把我关在一间屋里审问,对我骂骂咧咧。在分局我被关了三天,罚款三千元才被放回家。

2003年7月21日晚,我到新建楼去发真象传单,下楼时被巡防大队的王福金和另一名警察抓住,他们把我带到了巡防大队,给我戴上手铐。恶警王福金和康庆禄对我拳打脚踢加上骂。打了几个回合,打累了才住手。辛青海、康庆禄和一个50多岁的穿便衣的警察到我家非法搜查,把师父像和真象图片拿走,还拿了户口本和钥匙,又把我带到巡防大队。后辛青海和康庆禄用车把我送到拘留所。

在拘留所每天被迫下地干活,我被迫害得身体虚弱,26日下午休克倒在地里。干活的人把我抬回了拘留所。管教用救护车把我拉到医院。等我明白过来时,女儿正和分局局长商量要求放我回家,周保说:罚款一万五千元,不拿钱就判刑。孩子吓得背着我把卖房钱拿去不够又借外债给了恶警,才放我回家。这还不算完,他们又把我交给锦州政法委处理,经研究为了照顾我丈夫脑血栓病监外执行一年。

2004年9月22日上午在公园向人们讲真象,突然一个巡防大队的警察过来恶狠狠的抓住我,把我按倒在地,然后骑在我这个60来岁的老太太身上。一手按住我,一手打手机叫来警车把我绑架到分局。崔勇叫刘队长审问我,刘队长对我连打带骂一阵。不知他写些啥,叫我签字,我不签。他们就用车把我拉到家里乱翻。有崔勇、付良、刘队长,把护身符和明慧资料拿走,又把我拉到分局。由于我坚决不配合他们,上车、下车全是他们在地上拖着,他们又一次把我送進拘留所。

到拘留所,我就开始绝食抗议,我在心里发出纯正的一念:我没有犯罪,这里不是我应该呆的地方,我要出去讲真象救度众生。绝食第五天,突然昏迷、半身麻木,医生怎么扎针也不动,他们就把我送到医院,然后找分局来人看着,分局来人一看我皮包骨、脸蜡黄,通知我家人一声就走了。

我悟到这是我不配合邪恶,师父给我演化出来的病态保护了我。我要坚定的按照师父的要求,努力做好,讲清真象救度众生,不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最后想跟参与迫害的警察们说几句:

参与迫害的警察们:你们也是受害者,我们之间没有仇和恨,是江泽民的邪恶谎言使你们迷失了心窍。你们赶快悬崖勒马吧!难道你们真的善恶不分了吗?不要再为邪恶卖命了,不要被眼前的蝇头小利所诱惑,宇宙的法理是公平的,善恶有报是天理,醒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