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绝食二十天,红光满面闯出魔窟

正信坚定理性强,十八里河邪窝不敢留


【明慧网2005年3月2日】〖编者按〗郑州十八里河女子劳教所以酷刑“转化”大法弟子而著称。绝食是许多大陆大法弟子在被剥夺人身自由后采取的一种反迫害手段,和平且合情合理。但由于劳教所等场所施行江泽民的灭绝性迫害政策,绝大多数大法弟子绝食时间都被迫远远超过人的生理极限,一些学员身体因此而受到严重损伤。然而,这位身为两个孩子的母亲的河南大法弟子,绝食二十天,不但红光满面没有消瘦,还变得象二十多岁的女孩子。她是怎么走过来的?她心里想的又是什么?她的家人怎么看待她这几年的遭遇呢?此文是这位河南女大法弟子的一段亲述。
* * * * * * * * *

一、三年坚信不动,邪恶转化落空

2000年我因为法轮功上访被邪恶劳教三年,送到郑州十八里河女子劳教所。我得法很晚,当时在劳教所我手捧着师父的经文,还看不懂讲的是什么意思。但我心里只有一念,师好,法好,任何人都别想动了我的心!所以三年中无论邪恶耍了多少花招,用了多少刑罚也没能转化我。

临放我的前不久,邪恶还不死心,还给我上了刑。把我双臂反捆,象拧麻花一样将我塞進一个专制的刑具中,一块大木板上钉着许多钉子,一头固定着,压在我的身上,钉子扎在我的背上,另一头由犯人和管教一点一点往下压,当时只感到浑身钻心的疼痛。它们把纸和笔摆在我的面前,往下压一下木板,问一声写不写保证。当时我心里就有一念,绝不向邪恶妥协。事后它们说,象这种刑具一般人只要一二十分钟就受不了了,它们却给我用了近一个小时。中间它们还故意拉我的手臂,加剧痛苦。后来手臂真的连疼痛的感觉都没有了。

二、再度被抓,再经炼狱

1、学法少,掉以轻心再度被抓

2004年初,我被放出。但毕竟我学法少,出来后没有能摆正正法与个人修炼及常人生活方式之间的关系,掉以轻心,上了邪恶的当,出来仅几个月,因发资料被抓,又被送劳教两年。

郑州十八里河劳教所的邪恶在全国也是有名的。当时三大队关着七、八十个法轮功学员,几乎都写了保证书。还有几个恶犹大。所有新入这个队的法轮功学员都首先被隔离关小号,由两个吸毒犯日夜看守,由犹大们轮番邪悟迷惑,不行就开始让犯人打骂折磨。由于我不妥协,后来用四个吸毒犯强制转化。二十四小时不让睡觉,進行人格侮辱和肉体摧残。 当时我的身上被它们打得青一块紫一块的。

2、抱定“永不离法叛师”,时刻加强正念

长期整天在这种恐怖窒息的环境中,孤零零一人,精神压力有多大,不在其中的人是很难体味出的。在这种情况下,正念稍有不足,人心就会上来,就会与邪恶妥协,做出修炼人绝不该做的事情。写保证书的大部分都是在这种情况下违心向邪恶妥协的。

我深知,我能得到这个法,我就一定与师父有缘。所以从我认识到大法是最正的那天起,我就抱定了一念,永不离法叛师。因此在迫害中,我一遍又一遍的默念师父的经文《无迷》:“谁是天之主 层层离法徒 自命主天穹 归位期已近 看谁还糊涂”。我是主佛的弟子,是来助师正法的,谁也不配考验我。加强着自己的正念。在我很难承受的时候,我就请师父加持我。按照师父说的,迫害不停,正念不止,铲除另外空间的邪恶。时刻记住自己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

可能正是师父看到了弟子坚定的心,邪恶们有一天突然停止了对我的摧残,它们借犯人的口总结说:“哎,看来她是没转化的希望了。”这更让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就象师父说的,“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师徒恩》),我感到师父就在我的身边。

3、正念之场,邪恶胆寒

此后,个别邪恶的管教还不死心,几次鼓动犯人打我,都没有成功。有的不敢打,有的下不了手。有个犯人对我说:“我一看到你们‘法轮儿’炼功,就浑身发抖,有时连茶杯都端不住。”有个犯人还不让我用眼看她,她说一碰到我的眼光就心里发怵。

邪恶怕我影响其他法轮功学员,不久将我和其她几位坚定的法轮功学员调转到了别的队。

4、我来人间不为坐牢为众生,拒绝一切迫害,一定要出去

这里虽然不象三大队那样邪恶,但我想,无论环境再宽松,劳教所绝不是大法弟子呆的地方。我来到人间不是坐牢来的,是助师救众生的。我一定要出去!于是,我开始绝食,并拒绝穿号衣,拒绝参加一切劳动;不听从邪恶的任何指使,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

它们假惺惺的关心我。让犯人相劝我:“出不去的,白伤了身体。”“保重身体,活着出去再说”等等。妄图利用世间的情动摇我的正念。我始终坚定正念,不为所动。有师有法,常人看似没有指望的事,我们一定能做到。绝食不是为自己求得自由,而是对旧势力的否定,是为了更好的救度众生。

5、邪恶败灭,着急放人

有个管教看我这样,无奈的说出了心里话:你们这些一点也不配合的法轮功,真让人头痛,巴不得你们早点离开劳教所;我们就愿意要听话的,在这儿还能给我们创造效益。(看守所有个管教就曾说,“炼法轮功的老实,让他们多干点。”同修呀,其实我们这种面对迫害我们的邪恶还“做好人,不给人添麻烦”的思想和做法,不就是在配合邪恶迫害吗?让邪恶钻了我们善良的空子,从而使许多同修长期处于魔难中,甚至越来越淡漠了正念。)

到第十天的时候,邪恶们坐不住了。它们把我弄到医院检查身体,结果医生说是有肝病。我根本不管这些,继续坚定绝食。到第二十天的时候,管教把我叫出去,说是要带我去看病。到了劳教所大门口,我才知道是放我出去的。当地派出所的人和610的人在门口等着我呢。原来它们不敢说是放我,不让我收拾行李,是怕别的法轮功学员知道,造成“不良影响”。

三、家人正气配合,共同讲真象清除迫害

1、家人不收,邪恶硬放

后来听说,在这之前,它们曾把我爱人(也是炼功人)叫到劳教所,让他写证明我有病的材料,办保外就医。我爱人坚决拒绝,并严辞告诉它们:“人進来时好好的,现在被你们迫害成这个样子,反倒要家里人负责。这人家里不要了,有什么事你们劳教所要承担全部责任!”并拨打了110报警。有个管教气急败坏的嘴硬说:劳教所死个把人算不了什么。其实当时它们非常紧张。

将我接到当地后,派出所又联系我所在地方的有关人员一二十名,将我送到家里。我爱人和我母亲都“拒绝接收我”,并给他们讲真象。我母亲虽然没修炼,但很明白道理,她说:你们把学做好人的人,想抓就抓,想关几年就关几年,根本不讲法律,现在人被你们折腾成这个样子,又要送回家,我们不能接受,你们还把人拉走吧!他们无言以对,只想把我交到家里了事;最后趁家人不注意时,硬把我放到家门口,十几个人赶快溜走了。

2、住到派出所炼功,警察见证真象

家里人想,绝不能这样让邪恶随便迫害,谁抓的人要找谁说个明白。当晚,我爱人又用自行车驮着将我送到了派出所。派出所的人非常意外。但没有办法,只好让我住在派出所。我白天晚上都在派出所打坐炼功,警察们谁也不管。有个警察偷偷告诉我说:“真是好功好人哪。有机会我也要炼。”另有一个愣头青警察進门看到我在炼功,很意外,说:“你还敢在这儿炼?”我说,走到哪炼到哪!所长反倒问他:“那你说怎么办?”那个愣头青警察灰溜溜的出去了。

有次我在派出所会议室炼功。他们开着会,可能觉得有点太不协调,所长告诉我:“你到我办公室去炼吧。”我知道,派出所的领导也很急。我看到他们真的有很多人并不反对法轮功,甚至是很好的人,只是受着上面的邪恶压力。

3、红光满面未消瘦,绝食三周仍健康

后来我爱人想,我们是修善的,这个派出所的警察已无意再迫害我们,并且已明白了真象,有的可能是未来的好人,就决定把我接回家。就这样我又从劳教所的魔窟中第二次回到了家。

知道此事的人都先后来看我。见我红光满面,也没消瘦,反象个二十多岁的女孩子(我已是两个孩子母亲了)都感到意外。这哪象绝食二十天,有什么病的人哪?

四、心得体会

1、邪恶迫害只是一方面,导致迫害加重的是我们自己

通过这次正念闯出劳教所,使我体悟到,要做一个正法修炼的人,要达到一个圆满的生命,坚定的信师信法,是唯一的畅通之路。邪恶的迫害只是一方面,而另一方面,导致迫害加重的往往是我们自己。有的虽然长期学法,但对大法理性认识不足,对待迫害有的是用人正义的冲动,生命的本质上没有同化大法;因此在邪恶长时间折磨迫害中,很难做到金刚不动;自然不能真正放下生死否定迫害。有的心想否定,又在行动上不同程度的认可着迫害;时间一久,人心上翻,与邪恶妥协,甚至走入邪悟,背师叛法,使邪恶之场越来越大。特别是劳教所,如果同修都能正念很足,真正放下生死,邪恶再恶也不会持久。

2、讲真象争得家人配合才能更好的抑制迫害

同时,抑制迫害也需要家人的配合(不管家人是不是修大法的)。用做人的善良和正义,抑制和揭露它们的罪恶,不给邪恶市场和机会。过去就有家人站在邪恶一边指责炼功的亲人,从而助长了邪恶的气焰,加重了对亲人的迫害,害了亲人也害了自己。如果家里的亲人都能站在正的一边,抵制和揭露迫害,邪恶真的是很害怕的。当然这需要我们大法弟子耐心的,不懈的做工作。

文中一些问题是个人所悟,不妥处请大家以法为师。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