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对魔难 归正回归路


【明慧网2005年2月9日】我是一名退休女工,1997年得法,1999年7.20之后,为了证实法,曾两度被抓。第一次是2001年正月初一,去天安门护法;第二次是2002年10月31日,也就是中共十六大前夕,在本地功友家被抓。本文所述主要是指后一次被抓的情况。

不应该发生的事

2002年10月31日,我去城里送资料,在返回的途中,我想去一位功友家看看。平时很熟悉的地方,却在搭乘公交车时下错了站,还要步行很长一段路才能到达。刚要迈步,我的腿就开始钻心的痛,象要断了似的,真想坐那儿不动了。是不是师父不让去那儿?我的脑子里闪过一念。虽然我的腿从来没有这么痛过,但还是硬撑着朝功友家走,执著要去,累得够呛。到了功友家,没说上几句话,我准备上完厕所就走。就在这时有人敲门,我们思想上没有保持警惕,就开了门。来者不善,且有备而来,把我和功友一块儿抓到了派出所。

每当回想起这件事情的时候,虽然我个人也有付出,从根本上讲没有配合邪恶,但总感觉对不起师父,因为在事发之前,师父一再点化我,呵护我,如果我不是太执著,根本就不可能被抓,有漏啊!

非人待遇

警车把我们拉到了镇派出所,问我们话,我们什么都不说。一个恶警用手打我的脸,我发正念让他手疼。他打我之后手痛得直甩。后又用一个塑料书夹子拍我,把我的耳朵打聋了,从耳朵里往出流血,整个脸被打成了象紫茄子一样,但我不觉得疼,是师父为我承受了。恶警看我什么都不说,把我铐在自行车棚里,还把我的衣服解开让我受冻,不让上厕所,就这样铐了两天一夜。另一位被抓的同修,她年过花甲,恶警用脚踢她的胸部和头,踢得她气都上不来,满脸都是血,之后把她送進了洗脑班。

不穿号服

到看守所的第一件事是强迫我穿号服。我说我不是犯人,不穿。号长每天安排4、5个有力气的人按着我,把我的胳膊拧紫了,也没穿上,而且累得他们直喘气。后来又找来犹大说服我,今天一帮,明天一帮,把号服披在我身上,我不干。我告诉他们,谁给我穿,谁有罪。他们拿来照相的条子要我去照相。我不去,把条子撕了。号长气急败坏,把脚镣、手铐、帽子都拿来给我戴上。我不害怕,心中只有一念:不配合邪恶,按大法的要求去做。我自始至终没有穿号服。

受审

第二天恶警们要提审我,问我要不要请律师,我说不要。我是一个真正的好人,我没做坏事,我的心里没有一点怕,或许是我心态很正的缘故吧,整个所谓的审问过程,只提了几个简单的问题,走过场罢了。问的问题如:“你知不知道国家不让炼(法轮功)?”“在什么地方学的?”等。我告诉他们:我只知道宪法规定信仰自由;在99年之前,每天早上有许多人出来炼功,到处都是炼功点,随处可学。紧接着我把自己炼功前后的变化作了介绍。我告诉他们,学功之前我两次住过医院;现在我的身心健康。我若不炼功,我现在是什么样子真不敢想,有没有我了还不知道呢!我的一番话把他们说得理屈词穷,草草收了场。我是一名大法弟子,代表的是正的力量,一正压百邪!

签字

他们虽然对我的审问草草收场了,但他们做了笔录,拿过来要我签字。我一看,我自炼功以来身心受益的情况一点也没写上去。那不成,我既然来这里就要证实大法,要不我就不来,正邪交战遍布在这里的每一件小事上。我问:你若不写上我炼功以来身心受益的情况,这个字我永远不签。气得对方拍桌子骂大街。我笑着说:我们师父可不叫我们骂街的。对方向我诉苦说,他一天要审多少多少人,连个星期天都没有。我说你们是够辛苦的,谁要你们拿好人当坏人打,随便抓人。我劝他们不要光看眼前利益,告诉他们天安门自焚是给法轮功栽赃,我们师父在国外得了许多褒奖……慢慢的他的态度转变了许多,之后他把我自炼功以来身心受益的情况补充了上去,还给我看一遍,问我:这样行吗?这我才签了字。

不照相

因我撕过照相的条子,一直没有给我照相,在提审我之后返回号里的路上,恶警们看我戴上手铐、脚镣和帽子,认为我不可能再撕条子,就把我按在地上想给我照相,我根本不配合他们,把脸侧过来紧贴着地面,折腾了好一阵子,这个相最终也没照成。

我喊“法轮大法好”

我戴着脚镣手铐和帽子回到号里,手脚动不了,不能炼功怎么办?心里一急,倒想起了一个好办法:我的嘴能说话,我就喊“法轮大法好!”果然有效,我这一喊,把恶警们可吓坏了,号长拿来毛巾把我的嘴堵上。功友们过来制止说,你们把她打成这样,把她堵的憋死了怎么办?号长这才松了手。监管过来说:再不老实就把你送走。我不理会这些,我使尽全身的力气喊,我要让看守所的每一个人都能听到“法轮大法好”。

我签“大法弟子”

就在我喊“法轮大法好”的那天晚上,我所在的地区公安局和单位负责人都来了。他们用车子把我拉到另一个地方,進门又要我签字。我不签,一个人高马大的青年男子抓住我的手试图要我按手印。僵持了半个多小时也没按上,倒累得他满头大汗。气得他们说,算了吧,反正進来了也出不去了。他们这么一说,我反而同意签字,我把本子拿过来,端端正正写上“大法弟子”四个字。

“再不干这种蠢事了”

第二天,这些人把我弄到一个大的会议室里,说是这里离我家很近,只有半里路,他们和我是老乡,是到家了,该说什么就说吧。会议室里坐了十多个人,审问我一个多小时。我一言不发,不搭理他们,气得他们你一句我一句的议论开了。他们说,专门派车接了我,这么多人陪着我,什么东西也不说,白来了,最后只好商量着将我退回去。可是找谁,谁不在。他们只好和我一样呆在汽车里。3、4个小时过去了,还是找不到人来“接收我”,急得他们一支接一支的抽烟。我听到他们在小声说话:“咱们上当了,下回打死我也不来了,再不干这种蠢事了。”一看表已经晚上9、10点钟了,他们既回不了家,也没吃没喝,急了,其中一人说:“叫她家人来接回去。”我的家人来了,看到我被打成这样,和他们理论。他们忙说:“不是我们打的。”一个个躲都来不及,我心想:这些人只不过是迷得太深,也是受骗上当者。就说:“先回家吧。”这样他们用车把我送回了家。

后记

我回到家现身说法告诉我周围的亲朋好友,恶警是怎么行恶的,大法弟子是怎么受迫害的,我在大法中是怎么身心受益的。这些亲朋好友中的一些人,包括我的老父亲在内,已走上了修炼的道路。在正法洪流中我将继续归正自己回家的路。

向师父叩拜农历新年

值此新年佳节到来之际,我谨代表我们资料点,包括参与制作、传递资料的全体同修以及对我们资料点有过帮助的常人朋友恭祝师父新年好!

我们资料点自建立以来,已经风风雨雨走过了4年多了,其间邪恶也曾试图進行迫害,但自始至终邪恶未能得逞,自始至终我们安然无恙。

我们资料点是一个小型家庭型资料点,主要由一老一少组成,家庭其他成员虽不修炼,但给予了很多帮助,老者年过花甲,少者年方10岁(小弟子)。特别是现在,突破网络封锁及与上网有关的技术问题几乎这孩子都“内行”,都能做。

师父啊!我们资料点能平稳走到今天,没有您的呵护,没有大法给予的智慧,哪有这样的奇迹!我们一定会把今后的“三件事”做得更好一些,我们无以言表对师父的敬意,我们想念师父,我们向师父叩拜新年!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