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使我枯木逢春 迫害动摇不了我的正信


【明慧网2005年3月8日】修炼前,我对名利看得很重,心胸狭窄,易激动,也易怒,到头来,弄得满身是病。肾炎、胃炎、胆囊炎,头晕头痛,把我折磨得苦不堪言,痛不欲生。由于各种炎症,长期只能吃一点稀饭和白水菜,营养严重不良,生命只能靠药物维持,还经常晕倒,晕倒时还不能摇动,否则,就会到阎王爷那里报到。那肾炎一年比一年发作频繁,一发作就必须输液,一输液就是几百元钱,致使拮据的经济雪上加霜,早已债台高筑。我的疾病越来越严重,我的心情也越来越坏。后来,药物也维持不下去了,吃不下饭,走不动路,生命好像已走到尽头。医生跟我丈夫说我“活不长了”,我也早想一了百了。可看着儿子还小,正在上学,心中实在放不下,再拖一些日子吧。

正身陷绝境时来了救星。大法给了我新生,使我的生命枯木逢春。在娘家养病时,弟媳介绍我到了炼功点。第一天炼完功晕倒在炼功点半个多小时;第二天炼完功休息一会儿就起来;第三天炼完功站起来就走。一个星期后,各种疾病消失,精神愉快,能吃能睡,没有病痛的感觉,多么幸福啊!大法真神奇!随着学法炼功的深入,不仅身体好了,心性也提高了,懂得了人生的目地和做人的道理,遇到矛盾向内找,人际关系变得和谐美好。以前,与婆婆不和,得法后,用“真、善、忍”严格要求自己,主动孝敬婆婆,婆婆也支持我教功弘法。

正在庆幸之时,迎面遇上暴风雨。江氏为一己私利镇压“法轮功”。他利用整部国家机器,撒谎、造假、栽赃、诬陷,欺骗人民,将法轮功修炼群众推向对立面,妄图群体灭绝。

我是大法受益者,是大法造就的新的生命,不能沉默,不能在家中苟且偷生,要顶着压力站出来,做个堂堂正正的修炼人。我决定用《宪法》赋予的权利,到北京说句公道话,讨个公道。在天安门广场被恶警非法押往北京某派出所,遇见一位60多岁的老太太,被恶警打得奄奄一息。她说她丈夫是李先念的警卫员,自己13岁就在儿童团给红军站岗放哨,没想到今天因为修炼“真、善、忍”做好人,遭到警察的暴打!这就是人民的警察?!

当地公安把我从北京押回后,非法关押。期满释放后,又长期骚扰,蹲坑、罚款,反复非法抄家,非法抄走大法书籍和资料,非法抄走所有值钱的东西,抄得我倾家荡产,还非法抄走身份证,使我无法打工求生存,我被迫离乡背井。

流离失所后,不法人员还不放过,到处搜捕,非法搜查亲戚家,搞得鸡犬不宁。我父亲受到恐吓、威胁,又担心我的安危,吃不下饭,睡不了觉,病得卧床不起。恶警们简直是泯灭人性,丧尽天良。

无论邪恶多么嚣张,也阻挡不了我修炼的步伐。大法造就的生命,就应当证实大法。背井离乡,我照样讲真象,哪里有人就在哪里讲,哪里有迫害,就在哪里反迫害。邪恶绑架了我,非法判我劳教。期满后,我又被关進洗脑班。

但迫害动摇不了我的正信。“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洪吟(二)》)。我正告那些直接参与迫害的警察和不法人员,我会在适当的时候起诉你们,将你们绳之以法。善恶到头终有报,只等来迟与来早,正义的审判已经来临,报应的时候到了。死心塌地跟着江氏集团作恶的,违法犯罪,注定要毁灭。

法轮大法是宇宙根本大法,江泽民说“战胜”就“战胜”?它能战胜宇宙?狂犬吠日,可笑至极!邪不胜正,假必怕真。江氏集团不准上访、不准申诉、不准鸣冤叫屈,因为它们心中有鬼,怕人说出真象,怕见不得人的勾当曝光。但纸包不住火,乌云遮不住太阳,真象总有大白于天下之日。这一天转眼就会来到,这一天来到之日,就是恶人受审之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