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乡记

谈父亲退党

【明慧网2005年3月25日】我是个在外流离失所快3年的大法弟子,3年来只回过一次家。我的父亲为此经常在家发火,讲一些对大法不敬的话,我的母亲和女儿都修炼,经常讲道理给他听,但不久又不行了,他总认为我出走后,一个月一千多元也没了,家也没了,是吃大亏了。

我的父亲十几岁就入党,现60多岁,党龄40多年。年轻时曾积极参加共产党安排的一切事,多次被评为先進、劳模,在医院又是院长。可以说那时,他是XX党的积极追随者。但近年,由于共产党的腐败和对法轮功的镇压,他也讲:“共产党整人多厉害”,也知道它坏。

这次回家,我想先让他看《九评》以后再谈。一开始见面我发了几分钟正念。他态度挺好,当我把《九评》给他时,他说:你怎么参与这个了?言外之意这是搞政治。我跟他讲,这不是参与政治,我们被迫害就是因为江泽民和邪党一起干的,难道不该让它的邪恶本质曝光吗?第二天我问他:《九评》看了吗?他搪塞道:我脑子不行,看不了。我知道这是邪灵控制他说的,当时有点急。这时我忽然想到《转法轮》讲到的清理气功书,对!我和母亲翻柜子把我父亲的党员证、交费证有关证件全部烧掉,同时在他房间找到一大抱《党员生活》其中一本封面有江魔头的照片,立刻,我和母亲把这一切化为灰烬。我的母亲前不久腰扭伤,躺在床上十几天,大概与这有很大关系。

早晨处理完这些后,下午我又发了一会正念,但心里没有底,忽然一个念头闪出:你如果象对待女儿一样对待你父亲,一定行。我反思了一下自己,确实这几天我很多时间花在修炼的女儿身上,想她尽快提高,她也很好,退团、退队声明也写了,而我对父亲的善心和耐心都不够。于是在我走之前的2个小时里,我来到父亲床边,耐心地讲了共产邪灵的邪恶,和我今天的遭遇正是这个共产邪教干的。并说现在很多人都看清没有共产党的社会才真正繁荣、自由,他一开始认识不到,说共产党是不好,但我们也不希望乱,它每个月还给我工资。就列举了有共产党的国家人们处于灾难之中,而没有共产党的国家或解体共产党后的国家人民反而富裕、安宁,因为清除了他背后的共产邪灵,父亲在二十几分钟就认同了我的谈话。我问他,它这么邪,你还在其中干什么呢?如果你要退党我用化名给你退党,他立刻表示同意说:退掉、退掉,你看起个名。我给他起了个名,并说,以后不要参加他们的活动,《党员生活》拿回来烧掉,给谁害谁,他都同意了。

在这期间我感受到师父的洪大慈悲和正的能量,走前我给他一张护身符,并叮嘱他好好看《九评》。父亲哭着象个孩子,他对我再不是怨恨而是正常人的情。

这次回乡有件事很遗憾。我的舅舅也是个有40多年党龄的老党员,老干部,但由于三年没见面,他一见我就哭得很伤心,说中午还在家跟孙子说:“我们家最好的人就是你表娘,没想到现在就看到你了。”我和他唠了一段家常,并给了他几个册子和护身符他都欣然接受,但由于他对真象还不了解。由于人的观念,我没有把《九评》给他,我担心他一时接受不了。临走他给我400元钱,我推辞不要,他说:“不是给你的,是给你的事业的。”当时我确实一震,1999年由于他怕我母亲出事,硬逼我母亲烧书,现在竟支持大法了!想想现在的邪恶因素越来越少,世人渐渐在明白,同修们,快点退团、退党、退队,只要我们重视起来,不断修正自己,真正为世人着想,我想邪灵是控制不了世人的,因为它注定要被销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