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自我,成就大法弟子的威德


【明慧网2005年3月27日】

(一)

到邻县的功友家去,功友说:“今天就不用叫别人来了,这几天我们这儿有邪恶干扰。”我感到一种失落感,有一种“白来了一趟”的感觉。从此以后,那个地方我有点不想去了。

还有一个功友,他的状态不太好。我去过他家几次,他说我对他的帮助很大,他也常在其他功友面前夸我“真不错”。可有一回,他很直接的指出我哪些方面问题很大、需要提高。他说话的语气很重,我觉得自己不是他说的那么回事儿。一次、两次……我潜意识中藏着这样的念头:走到哪里,都是赞扬之词,都夸我悟性好,你的状态这么不好,我好心来帮你,你反而……。我内心有点接受不了,认为他干扰了我,认为他背后的邪恶因素太顽固。所以也不想与他交流了,不去他家了。我感到自己像受了很大的打击一样灰心丧气。

我还是能静心学法的。我也常常想自己:我哪不对了?怎么会这样呢?这一切就是针对我来的,功友表面的话是误解了我,但触动了我的什么心?肯定有自己的不对,修炼中没有偶然的事情,绝对跟我有关。

(二)

一日,学习《法轮佛法—在美国讲法》。当我读到:“从上一次和大家见面之后,我们又有很多人入道得法。这个法能够使他迅速地发展,弘扬光大,我想这是大法的威力。”顿时,我感觉好象自己从一种束缚中跳了出来,解脱了出来。

在邪恶的镇压之前,我虽然没有参加过那么多的洪法活动,但我喜欢思考,我能想象到。人传人,心传心,你传我,我传他,很平常,好象是很自然的常人中的活动。大家觉得法好,想让更多的人受益,都做得很热心,从而引导越来越多的人得法。从表面上看,这一切好象真的是我们在做,是我们每个学员努力洪法所起的作用。我今天忽然认识到,不是这样的,根本不是这样的。这是大法洪传的天象,真正起作用的是法,这是大法的威力!不是我们个人的威力、个人的能力!我们只是在圆容,真正起作用的是大法。

为什么那么多人来学大法,因为大法好,大法纯正,是法改变了他们,不是我们个人改变了他们。在常人的迷中,我们往往觉得是个人的功劳,完全不是。就像有的人开了天目,看到东西了,从而觉得是自己的本事,觉得自己炼得不错,“真行”,比别人都强,看!我把天目炼开了,其实根本不是。没有师父演化眼睛给我,开了也看不了。能开天目呀、能长功呀、能提高层次呀……前提是师父在帮我们做,虽然师父说了“心性多高功多高”,但没有师父带,没有师父给我们演化功,我们一点功也长不了。“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这个修炼界的天机,多少人能真正参透啊!

这时我想起了师父在《澳大利亚法会上讲法》中讲过“有时为大法做事也表现出执著于维护自己的作用”,“自己的作用”这五个字深深的打入我的脑中,敲击着我。维护自己的什么作用?根本不是自己的作用,真正起作用的是法!别想着自己如何的了不起,自己有多大的能力,应该把心多用在如何同化法上。一看重自我,就没有威力了;一看重自我,就不符合法了、脱离法了;一看重自我,魔就会钻空子干扰。我清楚的记得多少次去帮助同修,我往往想好了最想说的话,觉得这些话才最关键,对同修的问题才最有针对性,然而当同修对我表示感谢,说我帮了他时,并说“就是你的一句话打动了我”,我自信的问:是哪句话?没想到,每次都不是我所想要的结果,都是我与他交流中不经意的很平淡的话打动了他,而不是我所想的那些话、早已准备好的那些“理”。自认为如何如何说才能打开他的心结,抱着强烈的目地心,带着强烈的个人观念,却总是落空。而那个执著自我作用的心还在潜意识中想:不管怎么说,还是我起了作用。每次每次,我的思想渐渐清醒过来。那颗执著自我的心、显示个人能力的心、指导别人的心该彻底的去掉了。

不是吗?带着这颗不好的心,总觉得自己的认识高于别人,能指导别人。虽然口上说着谦虚的话,内心真的有在学员之上的心。不是相互切磋、不是平等交流,而是指导别人、“视察工作”。有时为了说服别人,也肤浅的先貌似真诚的谈自己的不足,其实这不是目地,真正的目地还是想改变别人。有时自己的人心已经被对方带动了(虽然别人还察觉不到),内在的场已经不正了,但表面上还是“平和”、“善意”的说;甚至有时我心里在急,表面却强装一团“祥和之气”,煞有“耐心”的想让别人接受我的帮助、接受我的认识从而改变别人。我现在知道了,这就是师父讲的那种“耍滑头”。修炼真的很严肃,为什么与同修交流时总想表现出“主角”的作用?为什么总有一种解决问题的“领导意识”?没有师父,我能做了什么呢?放下那颗“表现自我”的私心吧。很多时候,不是我改变了别人,是因为我符合了法,法的威力得以展现,是法改变了人。度人的是法,不是修炼过程中的人的人心!

孟子说过“人之患在好为人师”。孟子讲的是做人的理,用现在的话讲,“人之患在好为人师”意思就是作为人,最大的不足、最大的弊病,人性最不好的一面就是“好为人师”,喜欢当别人的老师、指点别人迷津、喜欢开化别人、喜欢以“人师”的傲态自居。当然,人,也都不喜欢别人教训自己,因为触犯了自己“好为人师”的毛病。那么,作为修炼的人,要修去常人的一切执著。那这个“好为人师”的顽癖就是我们必须要修去的东西,是修炼中不能落下的内容。有人表现明显,有人表现不明显,每个人都有啊。每个人都觉得自己高明、觉得自己聪明,特别在人中某些方面优秀者、佼佼者,这种心表现得就愈强。修炼中的人,不也一样吗?我看你有执著、你看我有问题……回首走过的路,有几次是真正平等的把自己摆于学员之中去交流的?这样说,一点不夸张,这个问题就这么严重。表面做的再好,欺骗了别人,却欺骗不了自己的心,更欺骗不了师父。

正因为这颗肮脏的心不去,才老是想指导别人;正因为这颗肮脏的心不去,才让邪魔钻了空子,不但没有帮助同修,反而给邪魔维持迫害增加了借口,还干扰了整体。唉,真的该清醒了,不是来解决问题的、不是来帮助别人的,而是来修炼的。修的是自己,不是修别人。当真正认识到这一切都是修炼,也就放下了那个目地心了,也就能静心的看自己、找自己了。我的目地是什么?我没有目地,我就是在遇到的一切事看自己、修自己,事事先为别人着想。不看别人有什么不同看法,关键看触动了自己的哪一颗心?都是人的一面在修,对同修的常人之心首先要做到能理解、能宽容、能包涵(包容与涵盖)。做不到这一点,容不下同修的人心表现,就谈不上什么“善意”两个字,不是善意的谁愿要呢?同修之间的争论与隔阂不就是这样引起的吗?

当我这样遇事只看自己的心的时候,我越来越发现:很多时候,表面上好象是我在帮助别人,或者是别人的问题。当我真正向内找,做到任何时候都看自己的心,升华上来的时候,恍然大悟:噢,原来这一切,都是冲自己的心来的,别人都帮了我呀!

在遇到的一切事中,当我真正去审视自己的心,放下自己的时候,我也就学会了替别人着想,学会了理解同修的常人心、包容同修的执著。当我用心去理解别人、用心为别人去做的时候,我发现:原来是这么的美好呀!做的一切真的都是为自己在做。

(三)

早上学法,当读到“初期的目地他不想当一个破坏正教的魔。他在不同层次开功开悟了,看到一点理,可是他离度人的觉者差远去了,他很低。他发现一些理,发现常人中的一些事是错的,他也告诉人家怎么去做好事,开始时也不反对其它宗教。人家最后信奉他了,认为他讲得有道理,然后越来越相信他了,结果这些人崇拜他,不崇拜宗教了。”“即使它不害人,它也是邪教。因为它干扰了人们信正教。”(《转法轮》)时,我的心被触动了,我觉得这种情况自己是遇不到的,可今天竟感到师父的话句句打入我的内心。我忽然想到:有的同修执著自我的作用对认识不深的学员的干扰,不就是这种情况吗?只是程度的不同而已。我马上想到了某某同修的问题,继而又意识到:我错了。为什么总是首先用法去衡量别人呢?每当师父点给我法理时,为什么总认为是让我认识别人的问题?多少次了,都是摔了跟头后,才明白都是针对我自己的,该清醒了。

周围的一切就像镜子,都能照出我的执著。我不再看别人,开始找自己的心。有的时候我表面上在证实法,做着证实法的事,然而处处掺杂着“我”、强调着“我”,其实是在无意的证实个人。一切能力都是师父给予的。师父给我们能力,不是让我们炫耀自己的、表现自己的,是让我们“无私无我”的证实法的。其实,当别人夸奖我时,当别人让我拿意见时,当别人在某个问题有争议再让我下结论时,我也清楚的看到了他们的“崇拜”心、“依赖”心和“求”心。同时我也看到了自己那颗“好为人师”、指导别人的心、在学员之上的心。特别是在写体会的时候,这个心表现得是最强烈的,只是表现的方式不同。

师父在《亚太地区学员会议上讲法》中讲:“证实法也是修炼,修炼中就是要去掉自己对自我的执著”。也就是说,不止是在个人修炼中,在证实法的修炼中也要去掉对自我的执著,在证实法中放下“我怎么样怎么样”、“我如何正念正行”……个人行为只是个人行为,不能强加于别人、干扰别人,不能不考虑别人,不能打乱了别人的路与师父的安排,更不能不考虑整体、不考虑法。想建立威德没有错,师父告诉我们:“你的威德从哪里来的?不就是你能够在这艰苦的环境中放下自己、没有自己,作为一个大法弟子完全能够做到为法负责吗?”(《亚太地区学员会议上讲法》)师父要我们建立的不是个人的威德,而是大法的威德。对我们个人来说,只是大法的一员,一个粒子,我们是在证实法不是在证实自己。

师父讲过,外部力量永远乱不了法,乱法的都是内部弟子。作为修炼的弟子,我们谁也不想破坏法,谁也不想乱法。然而,就是在执著心的驱使下往往无意中破坏了法、干扰了正法。就如那些旧势力在破坏大法,嘴上却在说“我们在帮你呀”。不是吗?带着强烈的证实自己的心,只会乱法,干扰整体的正法与修炼。虽然“我”能闯出来,但“我”是整体的一员,“我”不想干扰整体却真正的干扰了整体的正法与修炼,使整体的安全受到了严重影响。特别是负责工作越多的人、联系越广的人影响面就越大。我看到,有的学员在邪恶的多次迫害中做的确实不错,学法不深的学员不自觉的就崇拜起他(她)来了,把他(她)当榜样,遇事都问他(她),只相信他(她),非他(她)不行,他(她)的话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渐渐的,“崇拜心”、“依赖心”重的学员们就会学人不学法,使这些学员越来越远离了法,越来越不用法去衡量所遇到的事,有事就“求”他(她)。那他(她)不是在严重的干扰学员修炼吗?都是他(她)修的,还有别人修的吗?都是他(她)的好,还有别人的好吗?当年,一些邪悟者不就是这种心吗?不就是在众多学员的“崇拜”中被毁掉的吗?一些学员不就是在崇拜心的带动下也跟着走了弯路吗?当然,现在不可能再出现那么严重的后果,但会使学法不深的学员崇拜他(她),遇事不是向法中找而是找他(她)拿主意,这不是在干扰学员修炼吗?

大法没有负责人。“大法弟子的负责人哪,其实只是一个协调人、联系人、一个传达人”(《在亚太地区学员会议上的讲法》),凡事要以法衡量,别人负责不了你,你也负责不了别人。负责“人”也是“人”、修炼的“人”,为什么不学法而去学“人”、依赖“人”呢?“人”能度你吗?师父在法中讲到“返修”的问题时说:“现在这种返修掉下来的非常多,所剩的也是寥寥无几。为什么呢?她不知道这是叫她修炼的,她以为是让她在常人中发财、出名,当气功师呢”(《转法轮》)。在当前的正法修炼中,自己能在学员中起着协调、联系的作用,那是师父看我有这个热心才给安排的,是让我们为学员多付出的,不是让我当学员的负责人的。即使我在某些方面有一些能力,能为大法做些工作,那是自己有这样的愿望,师父才这样安排的。师父给我这个能力,是让我在正法中发挥作用的,不是让我显示、炫耀的,更不是为了让我出名的。都是师父给的,无知的我却认为是自己的本事。从而觉得自己了不起、起了在学员之上的心,不能把自己摆在学员当中。

唉,这颗人心啊,就是那么的可笑。

一点个人认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