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劳教所中坚持学法的故事


【明慧网2005年3月29日】我在看守所和劳教所被非法关押的四年里,基本上都能看到新经文,在师父的点化下学法修炼,证实大法。下面我谈谈这方面的经历与认识。

我進看守所没几天,妻子就将经文传了進来。妻子每次来都是大大方方的在包里装着经文。回到监室,我想办法传给其他同修,在一、两天内我们几个同修都会看到师父的新经文。以后進来的同修多了,于是我便以以前打下的基础来默写《精進要旨》、《洪吟》和其他讲法中的一些内容用来让同修们学法。由于师父的慈悲呵护,使我做这些事都特别的顺利,我想要抄写时便有同监室知道真象的犯人给我提供纸和笔;每当刚抄写完时,便会有种种机会传给别的同修看。

我们还想办法把了解到的邪恶想要抓捕大法弟子的计划及时的传出去,让被邪恶定为非法抓捕目标的大法弟子注意,免受邪恶的迫害。有一次我们知道了一个非常紧迫的消息,一点都不能拖,而妻子就在快下班时来看我了,于是将消息带了出去,化险为夷。

在那极其紧张的环境中,我将妻子传進来的《在北美大湖区法会上讲法》等一夜就背会了,然后一段段的传给其他同修。大家都说我的记忆力特别好,而我自己知道这是大法的威力,是师父的呵护。

一次妻子将《转法轮》传了進来。有了《转法轮》,我白天看,晚上看,沉浸在大法中。有一次一武警知道了我有大法资料,便来监室里搜查,把我身上和监室搜了个遍,没有找到。

有一次中午睡觉时我梦到一杯茶,百思不得其解,口里“茶、茶”的不停的念着,猛一想,这不就是“查”吗?说不定恶警要查监室,我便马上用暗语传给其他同修,自己收拾好资料,刚收拾好,恶警就進来了,结果什么也没搜到。就这样,我两次被非法关押几个月,传進去的大法资料没有受到任何损失。

对于炼功,我们一進去就炼。管教和武警为此还打过我们,但我们无所畏惧,继续炼。过了两天,他们就知道了大法真象,在我们炼功时对我们喊两声就完了。其中有一个武警还看到我炼功时我上空总有一个白色的罩,师父用这种方式让他们见证了大法的神奇。从此,他们便帮助我,有时天热了,他们便打开门让我们到菜地上去一边乘凉,一边给他们谈大法真象。

我换过好几个监室,每一个监室里都有人跟我学法炼功。我们炼功时,其他人都不说话、不抽烟,这成了大家的一条不成文的规定了。

以后我被非法送到平安台劳教所。進去的第二天,我想要让里面的同修见到师父的新经文,正好有一个互监让我帮他写信,我将笔和纸压在床板上。晚上夜深人静时,我照着外面照進来的灯光,一口气将《路》、《好人》、《也三言两语》抄写下来。 正好第二天晚上让我们集体看录像,我看中机会传给了一个认识的同修。

有一次大家通过学法交流,认识到我们应该反迫害,于是我们罢操、罢工、喊口号,这样坚持了整整八天,有力的震慑了邪恶。之后,恶警将我关進禁闭室,施尽各种酷刑。一天三次电击,但是我只感到那电棒直冒火星滋滋作响,没有任何感觉。在恶警疯狂迫害我的时候,我每时每刻都在发正念,熬过了那最难受的时候。恶警转化不了我,便扬言:“你再不转化,就让你死在里面。十天不行二十天, 二十天不行三十天。”

在师父的呵护下,十天后我就从禁闭室里面出来了。经历了各种酷刑的我洗净了脸上的灰尘污垢,同监室的人都说我变白了,变胖了。我自己知道,我也变的更坚强了!

我知道,以上种种都源自于在法上的正信正悟。修炼近十年了,我此刻最想说的就是:“师父,谢谢您!”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