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遂宁市两位老人自述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2005年3月7日】我俩都是六十多岁的老人,家住四川省遂宁市。未得法前两人都是药罐子,我有严重胃炎、痔疮、头痛等多种疾病;老伴1972年得肝炎一直未好,后来又是得胃下垂、妇科病,我家是有名的药罐罐家庭,吃药比吃饭还重要。我们也曾经多方求医问药,也都无效;求神佛也不好使,反正是病魔缠身。

96年喜得大法,李老师给我们净化了身体,我俩的多种疾病不翼而飞了,走路一身轻,那种舒服感无法言表。

99年7.20后不准修炼法轮功,我们炼功人都想不通,这么好的功法,为什么不让炼,很多功友就到北京上访。我也是为了说句心里话才到了北京的。

2000年2月4日晚上天安门广场炼功人很多,抓了一批又一批。当时就把我们关到昌平看守所冻了一天一夜,5号就押送到遂宁驻京办关押6天,后由四川省遂宁市南强镇龙坪党委正副书记王玉林、徐敏(已遭报,被山石打死)押到南强派出所冻了两天两夜。数九寒天,家里送来的棉絮都不给盖。后又被押到吴家湾看守所关了十七天,后由村社层层担保接回来看管。农历正月初三,南强派出所二十九人来抄了我家。我的电视机、收录机、VCD、蒲团、亲家的摩托车都抢走了。当时只有老伴带三个孙女在家。

当年3月初,由村长黄勇、贺平押我到龙坪转化班进行迫害。我们善意的给他们讲,我们老师教我们做好人,你们真是好坏不分。恶人说,你们去偷几个鸡、偷几个鸭,没人管你们呀!我们被关的有二十多人,他们每顿就只给煮一斤米的米汤喝,饿了我们几天。那些打手每天喝酒喝得醉醺醺的,李祥、贺平、吴金平、周桂松、康加亮、翟昌彪把法轮功学员一个一个提出去审问:还炼不炼?我们都说这么好的功法怎么不炼!他们就拳打脚踢,杨思珍年轻,法学得好,讲得出来法理,她就被打得遍体鳞伤,把下巴打得错了位。二十多个功友都不同程度遭到拳打脚踢。我被吴金平抓出去打耳光,被他一脚踢出去两米多远,还找黑社会上的肖六娃来打我,强行转化我。他们还逼我儿子交八千元罚款、180元生活费才放人。

在北京收去我890元,是王玉林签字收的,2001年1月22日,康加亮、翟昌彪带着七、八个人又非法抄我家。他们找到一本《转法轮》,老伴说是她的,就把老伴绑架到龙坪转化站关押一个多月,逼交了630元生活费,1000元保证金,还强迫说不炼了才放人。

2002年4月底又叫去问,因我们说还炼!又把我们老两口押到灵泉寺看守所关押一个月,家里还有一个6岁孙女无人看管,还逼交500元生活费才放我们回家。在关押期间,上告无门,我绝食12天。回家后我们经常受到骚扰,多次来人非法抄家。

2004年9月22日晚9点过后有人敲门,小孙女开了门,由村长黄勇带六、七人到家乱翻一通。这些不法分子还在为非作歹。我们今后要坚决抵制,用我们公民权利投诉他们!

那些强迫我们说的错话、写的保证书和签字一律作废!做好我们该做的三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