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被绑架判刑7年,母亲被劫持洗脑劳教


【明慧网2004年10月2日】我们一家都是法轮大法弟子,我母亲是在95年开始学法轮大法的。自1999年7月20日电视上播出取缔法轮功的第三天就由我居委会主任张明生带着红旗楼办事处的姓贾的主任和派出所以王意为首共计划外30多人第一次查抄了我家,当时只有母亲一人在家,被搜走7本大法书、炼功带、录象带共7盘和在墙上挂着自制的“法轮大法八个特点”、“论语”和大块黄旗。第二天派出所的王意又来把钉在墙上挂的师父法像、法轮图形、论语、小法轮章又全部拿走。从那以后我家就没安静过。

* 第二次被非法抄家

那是1999年8月30日的一个晚上家里来了许多大法弟子,来交流心得体会,因被人告发,在10点左右桥东分局红旗楼派出所、办事处来了40多人冲进我家带走了以我父亲王怀等28名大法弟子,并又从家中拿走资料46份、书5本、录音机3台和录音带若干。不法人员把我父亲关押在宣化看守所,9月6日王意来电话说要200元钱,原因是要放熊世菊,家里给送去,但他们并没有放人,9月13日宣化看守所要走260元被褥钱和140元我父亲的零花钱,但此钱根本没有收到。我父亲被关押期间一直和刑事犯在一起,吃、睡条件非常恶劣。还经常被打骂。近5个月后我父亲被判了三年缓期四年被放回家,放回时又要了1200多元。回家后,因看不到资料,又开始做大法资料,又被红旗楼派出所拘留,并要了450元,还有5、6次没开发票。

* 父亲被从家里绑架、非法判刑7年

2000年12月31日五点,由王意来家带有20多人冲进家,一恶警上前铐上我父亲不容分说就是一顿毒打,从而造成我父亲双肩膀充血,变成了黑色,又一恶警用布把头包住,我母亲上前阻挡,被连踢带打倒在地上,我父亲被从家拖走,6点多又将我母亲带走。

2001年1月2日我找到桥东公安分局见到了我父亲,他的双手手指比正常粗了三倍,指缝间印出深黑色,手臂肿的像小腿一样,我心疼痛的哭了,父亲告诉我他在老虎凳上坐了二天三夜了,现在已无法从老虎凳上下来,被肿得卡住了,连小便也由恶警扶着。我父亲瘦了好几圈,6天后又送到宣化看守所。

在6月中旬的一天宣化恶警李泉查号发现父亲在读经文,上去抢,我父亲在保护经文无意碰到了他,他随即招来20多名恶警殴打我父亲,我母亲相隔很远,但听到了父亲的惨叫。之后又给戴上了脚镣,戴上最小的女手铐,几天肿的肉包住了手铐。过半个月后所长崔维冬查房时看到父亲的手肿得厉害这才摘掉,取铐时因铁环已长在肉中花了近两个小时才取出,险些失去双手,摘下后手上流脓,好后手上留有很高的伤痕。

7月17日得知父亲到了桥东法院被判有期刑7年,被送往张家口市沙岭子监狱,迫害了四天后又送保定监狱,在那受尽了迫害,但父亲始终坚定大法到今。

此时派出所从我家查抄价值2950元的复印机一台,及复印有关材料若干、有关大法书、手抄本80多册、录音带61盒、录象带17盘及宣传复印材料等物品、录音机大小共5台。

* 母亲被劫持洗脑、非法劳教

我家在99年7月23日晚上由居委会主任张明生带着红旗楼办事处姓贾的主任和派出所恶警王意为首共计30多人第一次查抄了我家。8月30日母亲被抓送往桥东党校办学习班强制洗脑、不准睡觉,放电视、强行洗脑,还不让吃饭,还叫来常人鼓动人们打骂大法弟子,第三天晚上从7点开始全站在院内不给吃饭,不让睡觉,直到天亮,9月7日罚款1100元。

2000年12月30日早上10点,我背着刚满5月的孩子同母亲和另一位功友走上了去北京上访的路,正午1点到了北京站,我们祖孙三人到了天安门见一位满头发花白的妇人高举法轮大法横幅,我们热血沸腾,正在这时上来一群恶警抢走了老人的横幅,并把老人按倒在地,我和母亲见此情景,心里只想大法弟子是打不倒的,是抓不尽的,于是从兜里拿出事先准备好的横幅打了开来,并高喊还我师父清白,给大法平反。没等话音落尽,我只觉着当头一拳把我打倒,我回头看一恶警正准备踢我后背,(因我背着孩子)我大喊别踢着孩子,才保全了我的孩子,我母亲也同样被连抓带打的带上了和那位老妇人关在了一起。不一会自称是队长的拿着小型录象机来拍摄我们,我们拒绝,于是他问我们为什么来,我们告诉他:我们是无辜的,师父和大法是清白的,没等说完就被制止了。队长说看在那小孩子的面上你们回去吧。我们说和那老妇人是一家的,于是也被放走了,就这样我们回家了。

2000年12月31日下午5点先是由恶警王意来家探视,随后就有20多人冲进家来,我被毒打后,他们先后把父母亲带走,家里被洗劫一空,地下室也翻了一遍,抢走2950元的复印机一台,及复印有关材料若干、有关大法书、手抄本80多册、录音带61盒、录象带17盘及宣传复印材料等物品、录音机大小共5台。

待2001年1月2日我找到桥东公安分局见到母亲,她告诉我,她在老虎凳上坐了二天三夜了,没让睡觉。用疲劳战,待恶警们认为都问清后,母亲于3日晚上被送到张家口市十三里看守所。被关一个月后于2月3日放出,并向家中要了3000元说是抵押金,并说如果一年之内没抓就把钱还给我,但并没给任何凭据。

4月14日因有大法弟子来我家传经文,在晚上11点多被红旗楼派出所的董所长为首的和桥东分局恶警又抄了我的家,拿走了部分书和录音机并把我的母亲带走,第二天,被送宣化看守所。5月的一天,因帮同修打水,母亲闪了腰。严重到了不能自理的地步。这期间母亲参加看守所里的集体证实法。绝食20天。恶警让报数,弟子们报:“大法弟子一、大法弟子二……。”恶警发了狂,让犯人打弟子,并不让母亲等人放风,因母亲动不了。

宣化恶警李泉(男)、杨红梅(女)、刘大夫(女)、郭恶警(女)将我母亲抬到石阶上摔她的腰,并恶狠狠地说:“让你永远也动不了。”然后又把她塞到厕所的旮旯里,大法弟子进屋后才找到母亲。刚把她拖出来,不等她躺好,犯人又上来群殴,把大法弟子的衣服都撕烂了,并且让她睡在潮湿的地上,从来没上过床。后来由红旗楼派出所王意带我给母亲看腰,病情很重但恶警不放。我多次找过红旗楼董所长说情,也不让放。

7月17日在审我父亲的同天早上6点,王意假说放我母亲回家,让母亲签劳教的单据,被母亲拒绝。后由红旗楼恶警将母亲共8名大法弟子直送保定高阳劳教所。那边不收病人,但桥东分局和红旗楼派出所恶警带一车礼物买通高阳劳教所收下了这几个岁数又大而又有病的大法弟子。

在高阳,说话不对他们的口味就遭体罚。还要每天出工给恶警干活,母亲脚肿得像面包也要罚,两月以后没经本人同意被批准转化,吕队长代写口书,一年后到期回了家。

到家后,煤机厂组织部主任周健康一人独权,说母亲态度不好,逼迫再次写保证书。母亲深知自己以前所写不对,这次坚持没写。所以从2001年7月至今,生活费被不法人员扣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