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十一年的修炼历程


【明慧网2005年4月10日】就一直想写这篇文章,但由于学法不深,文化有限,加之干扰,一直就拿不起笔来,也不知如何下笔,但一直想:只要我内心想写,等机缘一到,师父一定会加持我,法一定会给我智慧,我一定会写出来,总会有一天拿起笔来。当我看了明慧编辑部2005年3月1日发表的文章“正念正行证实大法”征文启事,特别看到征文启事中说:“这不是为了宣扬或证实个人,而是为了证实大法。而且,这既是为了让有幸生活在正法时期的更多同修和世人,一起从正面见证法轮大法之威力与高德,也是因为我们大法弟子有责任留下这样一批正面见证大法的珍贵史料。”今天机缘已到了。于是我写出了这篇文章。如果有考虑不周和悟得不对的地方,希望同修慈悲指正。

我是94年5月有幸得到这么好的高德大法。当时还不知珍惜,只是坚信,但认识不清,因为我一贯信佛、信神、信鬼的存在,信善恶有报的天理,对大法就不了解了。通过一段时间的学法炼功,一身病奇迹般的不翼而飞,不知不觉一身轻。我就对我周围的人,特别是困难的多病的亲朋好友及乡亲们介绍。当时我还错误的认为:我学不学关系不大,因为我单位效益好,药费实报实销,只为那些穷人着急,尽力叫他们赶快学法炼功,当时完全错误的把大法当作祛病健身的法宝。以后通过学法炼功的深入,才真正的在法上认识法,才精進实修。

从94年至99年5年的修炼中,虽然个人修炼不够精進,但也闯过了许许多多的难和关,有的关过的好,有的关过的不好,特别是家庭关,比山还高,当时真是象上刀山入火海,终于闯过了这一难关(具体事例就不写了)。在家乡原先只有我一个人学炼法轮功,后来由于市里经常来好多人到我们家乡农村洪法,当时很快就发展到了二、三百人,形势一片大好。

在99年特别是7月后,乌云遮日,铺天盖地的打压、造谣宣传,大法受难,大法弟子深受其害,伟大慈悲的师父也被造谣受冤……。

2000年4月10日,是我难忘的日子,也是我最感荣幸的日子。当天我一人乘车赶赴北京去讲真象,证实大法。我当时一直都在想:我好比落在水里快要淹死的人了,被最好的恩人救了上来,现在恩人受冤,难道我一句公道话都不去说,这还算是人吗?品德何在……。

因为当时心真意切,信师信法,头脑空空白白,一点怕心也没有,第二天早上八点钟就到了北京天安门。当时只有我一个人,很想找个伴,但是就是找不到,于是我一人买了票,准备到天安门城楼上去炼功证实法。谁知進口要存包,还要搜身,我包里有三本手抄本书,一本是《转法轮》,一本是“新经文”,一本是《洪吟》。没有办法,只好退票回到天安门前炼静功。当时就被警察抓去了。

当时广场人很多,我立即讲起真象,连警察也在听。一到天安门看守所,哇!那里好多同修啊!全国各地都有,虽然口音不同,但心性、思想都是相似的,都如同亲人一样。到了下午就来了几百人,屋里都呆不下了,我碰到人就讲真象,泪水满面,像泪人一样,不知就那么难过伤心,有的警察都受感动,其中有个人说:“大家看,这老太太可真象个实修的,你们其中有的人简直不象个修炼的,有个别人恶狠狠的,就想吵架,这哪像修炼的人啊!”

晚上,安徽驻京办来了几辆车把我们安徽的同修一同带到他们非法关押大法弟子的地方。一進门又要搜身,搜到我,我双手往身上一拍,一点怕心也没有,他也不搜我了。在里面,同修们都象一家人一样。当时,那里的学员很多,大法书很少,见了我带進去三本手抄本还有笔和纸,在一起学法,背法,切磋,炼功,互相促進。有的同修赴京护法证实法,只几个月时间达到六進六出。我看到了同修们的长处,看到了我自身的不足,我受到很大的启发和促進,给我今后的修炼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树立了坚强的信心。

几天后,我被单位一位领导,一位保卫科干事和当地派出所所长三人接回安徽。当时和同修们有点难舍难分,但那里也不是我们呆的地方。出门时有位恶警看到我笑,他举起手就往我头上打,恶狠狠的,哪知他手举得高过头,但放不下来,就这么举着好大一会儿。当时我也不怕,现在回忆起才知是师父保护了我,也许当时师父加持了我的功能。

回来的路上,我在火车上一直和乘客们及接我回去的三个人讲真象。当时不少人都受益,有的通过提问明白了真象,知道了许多祛病健身的奇迹,那位保卫科干事说,他回去后也想炼法轮功。所长说:“我们也没办法,我们现在就象走钢丝,随时都可以掉下来,也知道你们都是好人……。

回来当天,我被送到合肥看守所,非法关了半个月。我和同修们同吃同住,同学法,同背法,炼功,互相促進,提高也很快。同修们都向里边的犯人及工作人员不断的洪法,讲真象,都以现身说法。不少犯人都改变了,有的还要回去学炼法轮功,除一些恶警外,不少人都改变了以前对大法的看法。

通过绝食,半月后被接出看守所,但又被劫持到义城洗脑班。当天夜里我就起来炼静功,看守人员看到了就来拖我,但她拖也拖不动我,我对她说:“从我得法至今5年了,没停一天不炼功,在北京天安门看守所,安徽驻京办,合肥看守所等都是天天学法炼功,你不要这样作恶干坏事,对你是没有好处的。”

我对她讲了许多做人的道理,又讲了大法的好处,善待大法弟子得福报等等。以后她们不但不阻止我们炼功,还帮我们站岗。

过了两天,我的思想业返上来了,压力很大,使我到了承受的极限,呼吸都困难。那天中午我拿洗衣粉洗衣服,刚一碰到洗衣粉忽然就掉到地下了,洗衣粉像炸弹一样冲的很高,冲我一头一脸一身都是洗衣粉。当时的心情非常苦恼,就在这时师父的声音一下打進我的头脑:“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我一下像睡梦中惊醒,明明白白的,这不是从头到脚用洗衣粉帮我清洗了一下吗?正念马上就出来了,当天我就和同修们集体绝食绝水,要回家,这里不是我们呆的地方,再也不能顺从邪恶了。

到了绝食的第四天早上,我和同修们一起炼功,当我坐着刚要起来,有人从后边把我的头一拉,力量很大,我回头一看,一个人也没有,当时我就悟到:这一定是师父在点化我,叫我不要起来,要回家,这里不是呆的地方,外边还有好多事等着我们去做呢!在这里就算我的岁数最大,我这一睡倒,里边的人就乱了,我家里也来人了,我的侄女到他们办公室吵着要人,吓唬他们:你们不要看她儿女们现在不做声,我的长辈来时是好好的,身体健壮,要有什么事,一切责任全由你们负责!他们都很害怕,急着叫我老头写个什么所谓的“保证”,赶紧把老伴领回去。

回去的路上我对他们说:“你们看我不是好好的吗?什么事也没有,我还要去洗个澡,理个发。”中午回到家,来了好多人,都说我的脸色非常好,哪像绝食绝水几天的人哇。

回家后接踵而来的魔难,一个接一个,都是要我面对的。单位不法人员叫来了电视台的人,叫我到单位几千人在大会上检讨。当时我就笑应了:“好!我去,我修的就是真、善、忍,那我就要顺应真、善、忍,说实话讲事实。你××党不也讲所谓的“认真”二字吗?我要如实的说出我得法前后身心,思想境界等等一切的变化与亲身真实感受!当时就把他们吓呆了,他们手都直摆,算了算了,那还了得,这不是叫你去宣传吗?他们的打算就失败了。

以后单位还是不死心,叫我到单位领导小会上表态,我就去了。我心想,正合我意,正好向他们说真象,当时总经理窦经理当大家的面就出一阵恶气,骂声难以入耳,他说单位给上边也压得要命,先進单位也拿掉了,职工全月奖金也全扣发了……。当时我无怨无恨,也很理解他们,我理直气壮发言讲真象:“我说我有我个人的尊严,有我个人的人格,我有思想有觉悟,人各有志,我也有我的选择,我也有我的人身自由,我认为我是单位将来的骄傲,也是你们领导的自豪;这单位这么大,一个修炼的人都没有,那真是永远的遗憾;不要看眼前的,这一切都是暂时的,别的不多说,在单位我的身体变化,大家都知道我以前的身体,现在我一人一年最少要给单位节约药费一万多元吧……。”

听了我的发言后,领导们都一言不发,只听我一个人发言。我看到他们都默默的对我都同情、支持、了解。这样我也就心满意足了,今天的目地也达到了。就这样三年半单位没发我的工资及一切福利,让我写个“不炼了”的保证就补发一切,还奖励我。好多人都劝我,有的领导也劝我说:“你就写一个,回家再炼,也没有人知道……。”此时我都斩钉截铁的回答任何人:那我的“真、善、忍”就白修了,有的人把钱看得比命、比父母、比儿孙、比天还大,人各有志,我们修炼人把钱看得什么也不是,一分钱不给,我也不会写的,我只要有个好身体,什么都是空,修炼比我的命还重要,不修我就要死了……,结果这一招又失败了。

到了2003年10月单位无条件把基本工资补发给我了,但其它费用大概三十万元至今没有补,分房子也没有我的份……。

这只是我修炼中的一角,由于悟性差,离师父的要求还很远很远。不过有师在、有法在,今后的修炼路一定会越走越宽。我会尽力做好当前师父要求的三件事,紧跟师父的正法進程,直至功成圆满随师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