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年来的亲身感受和正法修炼历程


【明慧网2005年4月7日】我是99年7.20之前得法的学员,总觉得自己没有做过轰轰烈烈的大事,在平凡的工作岗位和生活中,讲真象,救度众生,努力做好三件事,带着对师父和大法的坚定信念,走过了腥风血雨的五年,通过反复的思考,把这几年的亲身感受和正法修炼历程用书面的形式把它写出来,与同修交流。

* 人生的选择

从小的时候就对生活充满幻想,在探讨生命从何而来又将从何而去,想在书中,在人生的道路上中寻找答案,人生如一场梦,转眼就是百年,人怎样才能活得有意义,不虚度年华,对真理、人生真谛的追求让我百思不得其解。

在自己周围的人,接触过练其它气功的人,当时我对气功一无所知,了解甚少,对于宗教信仰的概念模糊,认识不清,认为练气功就是为强身健体,我们一起有位同修学法比我早,每天都拿着一本《转法轮》在单位午休时间边看边读,我听得时间长了,就觉得这本书很不一般,就很好奇的提了几个问题,虽然没得到满意答复,但终究我还是“入道了”,经过同修的引荐,我就随着他来到了炼功点,当时还没有书,就借一本书看,每天都坚持来学习,觉得这本书确实很深奥,明白了许多做人的道理,从此改变了我的人生观念,峰回路转,是我一生中重要的选择。

经过反复的阅读,熟悉五套功法,由单盘到双盘经过两个多月的时间,身体出现了一些“病业”状态,发烧体温快到40度了,没打针也没吃药,三四天后高烧退了恢复正常了,感觉身上轻松多了,度过消业的第一关。

单位干活都是有害作业,在这种恶劣的环境中,身上又出现一片又一片的红疙瘩,类似风疹状态,感到特别痒,家里人劝我到医院打滴流,我说没有事过几天再说,不出一星期这症状竟奇迹的消失了,没有经过任何治疗,是师父在给我净化身体,《转法轮》当中说:“我这里不讲治病,我们也不治病,但是真正修炼的人,你带着有病的身体,你是修炼不了的,我要给你净化身体。净化身体只局限在真正来学功的人,真正来学法的人。”由当初感性认识上升到理性认识,我真的在大法中受益了。

* 坚定信念

大法改变了我的人生道路,周围的环境,家庭的生活一切都和谐了,不仅有了健康的身体,对人的态度,有了改善,我把自己的亲身体验和好处告诉自己的亲人和朋友,我们母亲和妹妹相继也走入大法修炼中来了。

在99年7.20后,电视广播报纸各种新闻媒体对法轮功進行造谣宣传,江氏流氓集团这些少数人动用整个国家机器对法轮功采取镇压手段,铺天盖地,好象天要塌下来了,法轮功是让人做好人,遵守道德,维护社会稳定,利国利民,人心向善,难道这也错了吗?

为了给大法讨回公道,怀着对师父的感激和对大法的正信正念,我们学员一起都到省市政府有关部门去和平请愿,但都无济于事,根本没有说理的地方,全副武装的警察,驱赶着群众,有些人被打,被绑架,一时间阴云笼罩,非常恐怖,我们被绑架上车到体育广场,学员们没有被这嚣张气焰所吓倒,大家在跟他们讲理,背诵《论语》,之后警察用车把我们带到陵区的学校,当着警察的面,学员们集体炼功毫不畏惧,到晚上才由各区登记送到原单位和街道,第二天单位开始收缴法轮功书籍,就这样我们失去了集体学法和炼功的环境。

我被单位挂了号列入黑名单,被监督的对象、重点人物,好象我们犯了多大的错误,和对待反革命分子一样。单位领导常找谈话,片警也时常到门上来骚扰,周围的人也在劝我:“你还炼哈?这不跟政府对着干吗?小胳膊拧不过大腿,不能拿鸡蛋往石头上碰,到头来吃亏的还是自己,弄不好会连累家里人,影响孩子上学等。”我对他说:电视报纸都是宣传工具,谁掌握它就为谁服务,完全是造谣诬陷,指鹿为马,混淆视听,法轮功如果不好的话不会有那么多人学,哪个国家和法律都得尊重人权,信仰自由是公民的权利,他们认为炼法轮功的群众超过党员的人数,怕丢掉手中的权力才是真的,大法在世界各个国家都受欢迎,在中国也获得了很多褒奖,这不说明问题吗?我义无反顾的坚持着学法炼功,从不间断,世上什么都可以没有,唯有大法不能放弃,只要信念的大树不倒,就会度过人生最艰苦的岁月。

* 讲真象 救众生

在迷茫中,陆续接到师父的经文,为我们修炼道路指明了方向,我深感师父的慈悲,大法弟子的责任重大,由个人修炼進入正法时期,我们不只是个人修炼圆满,还要讲清真象,救度众生,因为我们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肩负重大历史使命,要为大法洗去不白之冤,让被谎言欺骗的群众知道真象,磨难中才感到当初集体学法炼功的环境多么宝贵。我与往日的同修联系上了,虽然没有以前炼功点那样的规模,但也恢复了小型的小组学习。

讲真象采取多种方式,发真象小册子、光盘、挂条幅、贴不干胶、写真象标语,大街小巷都能展现我们证实法的足迹,使受蒙蔽的群众知道事实真象,让邪恶之徒们惶恐不安,楼道里的报箱、车筐里到处都有发放的真象材料,随着发放真象的过程,去掉了怕心,定期的到机关大楼、医院、学校等公共场所去讲清真象,把真象材料送到有缘人的手中,经过长时间的磨炼,胆子也大了,“大法不离身,心存真善忍;世间大罗汉,神鬼惧十分。”(《洪吟》

在单位里,我利用工作的方便条件,对身边的有缘人去讲清真象,通过当面讲,清除周围的邪恶因素,使部分人对大法的态度有了转变,认清了江氏集团的罪恶本质。觉醒的世人,在心里默默的支持我们了,但也有些人不太好讲,坚持自己观念不放,在中共一言堂新闻媒体的宣传下确实被毒害很深。在法正人间的时候头脑中装有敌对大法的世人就面临淘汰的危险。

我们真的感到时间紧迫了,我应该助师世间行,以一当十,以一当百,救度那些被谎言迷惑的众生,用我们的慈悲去唤醒世人。在真象资料供不应求的情况下,用笔去写真象标语,既能减缓资料点的压力,又能解决资金问题,充分发挥一支笔的作用,“神笔震人妖 快刀烂鬼消 旧势不敬法 挥毫灭狂涛”(《洪吟(二)·震慑》)。蜡笔虽小,威力很大,四两拨千斤,每个大法弟子所用的东西都是锐利的法器,使邪恶胆寒,让旧势力的黑手、烂鬼解体。

* 互相协调 整体提高

大道无形有整体,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更需要整体配合,才能做好三件事,形成强大的能量场,发挥主体的作用。

旧势力的干扰和破坏造成我们同修的间隔,有的同修在家学法和炼功,不能走出来证实大法,停留在99年以前个人修炼状态,同修之间失去联系,提高很慢,难以跟上正法進程。

师父为我们大法弟子留下的集体学法的修炼环境大家在一起互相切磋,经常沟通,更显得重要。在讨论问题时尽管会不一致,发生一些争论这都是很正常的,正是我们提高心性的好机会,但最终我们能达到共识,一些年岁大的同修由于不识字,文化水平低,给学法带来一些困难,《转法轮》能看下来,其它的新经文和海外讲法看起来就费劲了,我经常跟老年同修在一起,读师父的新经文和明慧周刊里的一些文章,改字,这样就使他们排除了文化上的障碍,把同修的事当做自己的事。

几年来我和同修始终保持联系,把老师的经文、周刊和一些真象材料及时送到同修的手中,五年多的风风雨雨,使我们走向成熟了,不能用人心看待问题,不断在法上提高,人人都向内找,不给邪恶间隔整体的任何借口,不让身边的同修掉队,共同精進,不断放弃自我溶于法中。

* 否定旧势力 清除共产邪灵

从小学到中学,我经历了“文革时期”,在“党文化”的教育下长大,受无神论绝对化的思想教育,被灌输到各个领域,渗透到每个角落,书本上歌曲中都有党文化的内容,纯净的心灵被打上邪恶的印记,把爱党爱国混为一谈。曾经入过团、宣过誓、要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解放全人类。

我们天生善良的本性和根基,为党所利用,工作中做出的一切成绩,在社会中做出的任何好人好事,都归于党的培养教育的结果,为革命甘当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为建设社会主义的大厦添砖加瓦,把一生交给了党的安排,共产党的干部,却贪污腐败,巧取豪夺,以改头换面,偷梁换柱的方式,吸取人民的血汗和劳动果实,骑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

旧势力利用恶党在我们的思想做了周密的安排,一思一念都灌输着党文化的思维方式,为了党性泯灭人性。

党文化就是披上美丽外衣的邪恶谎言,无论它说得多美丽冠冕堂皇,赞歌唱得多么动听都是假的,我很痛心自己当年被共产邪灵的花言巧语所骗,现在我首先要全盘否定旧势力,铲除共产邪灵,纯净自身,并退出共产党的一切组织,肃清流毒划清界限,召回迷中失去的自我。

自从《九评》发表以来,轰动世界,引起全球大法弟子和觉醒的世人掀起退党大潮,天象变化带给世人的警示,对修炼人来讲则是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题,师父在《向世间转轮》中指出:“大法弟子不想留下污点,声明不是大法弟子在参与政治,更不是走形式,这是修炼中要去的执著,谁也不能带着全宇宙最邪恶所授的印记与认同它的心圆满。同时,大法弟子能认清它、从意识中清除它、不被它再干扰自己的思想,才会正念更强,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这也是修炼中必须走的一步。”这体现着修炼人对大法和师父的正信,去除怕心去掉执著的过程,也是大法弟子慈悲众生的真实体现。

个人所悟,层次有限,不对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