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信师父和大法,讲真象救度世人


【明慧网2005年4月11日】我是98年有幸修炼大法的学员,在没有得法前对宇宙、度人、修炼这些名词好象有一种特殊的感觉,好象与我有什么关系似的。总是买一些“奥秘”、“奇事再探”这些书看。好象要从中找到什么。

我49年出生,从小就相信有神、佛、鬼的存在,共产党宣传无神论对我来说,失效。94年听一个亲戚说:有一个人,现在40多岁,现在不出名,将来名声很大。这个人姓李,在北方。得法时我第一次看到《转法轮》这本书后,就舍不得放手。就是这本书,我找了几十年了。

98年师父在海外讲法录像特别多,每次师父讲法总是叫学员多看书、多看书。我就想:师父说的话肯定很重要,我就慢慢地重视起来。那时上班工作不太忙,一有空我就看书学法,其它什么报纸、杂志、电视我都不看(直到现在也如此)。那时看书也有干扰,有时看得时间长一点眼睛就睁不开,想睡觉(当时不知是干扰),一边看书,虽口里在读,却一边打瞌睡,当时我也觉得很奇怪。有一次我就想,我一定要闯过这关,就这样一想,大脑一下非常清醒。自从修炼后,我就没有节假日了,每天早上都是4:30起床炼功,牢记师父的教诲:“多看书、多看书、多看书。”师尊的话在耳边回响。这就是我在这场最邪恶、最流氓的迫害中一直比较顺利的、堂堂正正的救度众生中走到今天的保证。我是闭着修,看不见,听不着,就凭坚信师父,坚信大法的一颗心。

99年7.20邪恶开始对大法开始迫害不久,我消了一次大业,表现出来是重感冒状态,发高烧,不想吃饭,每天只喝一点水,有一天早上炼第二套功法时,做头前抱轮感觉良好,做腹前抱轮时应该比头前抱轮舒服,可是当双手到腹前时,头昏眼花,天旋地转,大汗淋漓,心跳速度非常快,但心里还明白,我不能倒下,咬紧牙关站立不动。过一会儿突然正常,那一个星期没吃饭,只喝点水,我每天学法、炼功、班照常上,精神非常好。我是高空作业,毫不受影响。在这关键时刻消这么大的业对我来说是一个大考验,邪恶在打压、取缔,电台、电视台铺天盖地攻击诽谤师父,看你还炼不炼?修不修?但我没有动摇,对邪恶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99年7.20邪恶对大法迫害后,集体学法、室外炼功的环境破坏了,邪恶对大法的攻击、对师父的诽谤使我心里很难受,我就慢慢向左右邻居讲电视、电台播放的都是不真实的,法轮功是教人修心向善的。法轮大法是高德大法,我们炼功是为了有一个好的身体,并不是象个别人说的那样要夺取国家政权,我们根本不介入政治。炼功人大多数是老、弱、病人,他(她)们走路都走不动,还夺权干什么?这不是摆着是诬陷的吗?从左右邻居到亲戚朋友,一步一步向社会,由本地向外地慢慢讲,由不会到比较会。讲到发传单、贴不干胶,有时一边发一边贴(我一般都是晚上),上楼下楼冬天穿的衣服多,回家后把穿的一脱,象刚出笼的包子热气腾腾,但心里很舒服。

2000年3月15日,我与同修九人在外炼功被邪恶扣上莫须有的罪名“扰乱社会秩序”,被关押在武昌青菱看守所行政拘留15天,在被非法关押期间,邪恶之徒天天强行我们高强度体力劳动,回来后就被下岗了(失业),爱人拿劳保,每月78元,女儿(当年23岁)临时工,生活确实困难,平时我只要有一元钱我就留着。

2000年时真象材料不多,有了真象材料我就乘公共汽车到武胜路、水厂去发,因为汉口那边房子高,做真象安全(当时我的想法),一般都是从上往下发(十七层楼)夏天单衣薄衫,一包真象材料拿在手里不安全,我就用宽橡皮筋双着把真象绑在两脚的小腿上,每只脚的两边都绑上可绑几十份。两手空空,别人当然看不出我带有那么多东西,发完就搭车一走了之。

由于找不到工作,我就在马路边修自行车,有人来修车时,我就有真象讲了:我以前是××厂职工,因为修炼法轮功,按照我们师父教的做好人,做一个更好的人,可是江泽民妒嫉心,栽赃法轮功收买人心,想夺权,无中生有,你们不要听信,上当受骗。因为我修自行车收费很低,而且服务态度好,说话又礼貌,用实际行动证实法,给人一个好印象,别人一看就知是好人,所以讲真象都能接受,效果很好。没有人来修车就看书学法,也没人干扰我。

2000年12月30日,我与同修上北京证实法途中被恶警劫持到武昌青菱看守所迫害一个月回家后,因恶人要我写保证,交3000元押金,我坚决不配合,派出所就在居委会安排一个姓周的特派员(特务),三天两头到家里“看望”一次。我就跟他讲真象,我说我们炼法轮功的是修‘真善忍’,做好人。他说不是真善美么,怎么是真善忍呢?我说真善美是常人,不修炼的所说的,‘真善忍’是宇宙特性,是对修炼人的要求,要求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别人可以对我们不好,但是我们不能对别人不好。要做到忍。我说,我们修炼法轮功做好人,不贪财。我在98年十月一日,隔壁张××,是厂招待所所长,他姑娘出嫁时一个白金钻石戒指,是她婆婆2500元买的,掉了,当时几个到处找没有找到,被我看到捡着给了她妈。我如果没有炼法轮功我会不会不给她呢?我工作30多年了,也没有存着这么多钱,2500元的戒指我卖1000元卖得到吧?因为我修炼法轮功心性提高了。对这些看淡了,你说这是做好人还是在做坏人?他不作声,默认了。

2001年春节前,管段户籍和居委会的一负责人到我家来叫我写申请吃低保(生活保障费),我说我是炼法轮功的,我不向国家伸手,要自己劳动赚钱。她说:有的人柜机(空调)、手机(电话)都有,到派出所吵死吵活要吃低保,你家里连象样的家具都没有,叫你写申请吃低保,你不要,我真是服了你。我说谢谢你的关心,你的心意我领了。以后有机会帮我介绍点事做就行了。后来她叫居委会介绍到酒店扫地。从那以后节假日从来没有人来我家“问候”我了。因为她(他)们明白了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