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劳教所证实大法的一次经历

【明慧网2005年4月7日】随着正法洪势的推進,另外空间的邪恶清除越来越少,但迫害仍在继续。

2004年的一天上午,中队提前安排上厕所,我在教室门口看见里面挂着横幅“揭批……大会”,顿时脑子嗡一下,邪恶又要迫害大法了,我们在多次谈话中告诉干警们不要干这种事,但他们一直干这个事,而且还录像,怎么办呢?以前有同修站出来喊口号被拖走了,有同修说要理智,有同修说要静下心来发正念,这时师尊经文《建议》中的一句话一下子打在我的脑海里“然而当大法要圆满你时却不能从人中走出来,在邪恶迫害大法时你却不能站出来证实大法。”我想自己应该站出来证实大法。没等10分钟恶警就叫大家進教室开会,前几天表面上还比较轻松的气氛一下子变得紧张压抑起来,感觉空气中都充满了邪恶因素,这时,一警察走至教室前面宣布大会开始,这时思想中有个念头还要考虑考虑,但正念告诉我越考虑人心越多,于是我从座位上站起用清晰而洪亮的声音喊道,“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口号喊完,周围几双手一下伸过来把我按到地上,我继续喊口号,有人把我的嘴也捂上,我就发正念铲除邪恶,他们七手八脚把我往教室外抬,嘈杂中我听见又有同修站出来喊口号。

我被抬到干警会议室,不一会儿护卫队干警来了,这次他们在地上铺了床被子(以前没铺),把我外衣强行扒掉后,整个人按在被子上捆警绳,此时我想起耶稣受难的情形,忍着痛继续发正念,其他几位同修也陆续被抬進来捆警绳,由于我捆得比较早,时间一长,我额头上冒冷汗,眼前一黑,几乎要虚脱过去。我就发正念要干警解警绳,这时一干警走过来摸了一下我的额头,叫“护卫队”把警绳松开。干警问我们愿不愿意回教室开会,我说不去。这样我们几个就留在会议室里,我看到有几位同修眼圈都乌黑的,不知是被打成那样还是怎么回事。下午,中队指导员找我谈话,要我承认错误,我告诉他法轮大法好,迫害大法是错误的,谈话后,恶警又叫人拿了顶“安全帽”给我戴上(摩托车手戴的那种头盔),我说没有必要戴这个,他说是为了安全着想,好好反省自己的问题。我知道这是邪恶变相施加压力,头盔24小时不让取,吃饭,洗脸,睡觉都不方便,回舍房后我就发正念,谁给我戴的头盔就谁给我取掉,并清除邪恶。晚上,他们叫我写个体会,我就把自己证实大法的心态写出来,并且告诉他们不要迫害大法。舍长说最好认个错,早点把头盔取了,我没理他。

第二天早晨,中队指导员过来转了圈,我发正念要他把头盔取掉。上午,舍长找到我说,下午指导员要找我谈话,到时候千万别顶嘴,口气软一点,认个错,就把你的头盔取了,我说我们心里有数。下午,指导员把我叫到办公室,他和另一位干警坐在那里,见我来了,做出一副气势汹汹的样子,“××,这件事情怎么办?”我把心镇定下来,说,“这是迫害,迫害大法会带来严重后果,法轮大法救度众生,我们对社会有百利而无一害。”他说,“救度众生?你搞错了吧,我们干警才是在教育感化劳教员,你们干了些什么?”我反驳:“劳教所里真正改好了的劳教学员有几个?大都是越学越坏了,难道干警心里不清楚这个现状吗?而法轮功学员修炼法轮功后,人心向善,道德升华,身体也健康了,法轮大法才真正在救度众生。”这一番话说得干警没话说了,他换了个话题:“你做个保证,以后不违反所规队纪了。”我说我不做任何保证的,他叫我再考虑5分钟,然后到另一房间去了,我心里把师父经文默默背了几遍,又发正念铲除邪恶。过一阵,他又来问我考虑得怎么样了,我说没什么保证的,该站出来就站出来。他们说,这样吧,我们也是老熟人了,下一次开这种会,你可以打报告不参加。他就叫人把我的头盔取了。

随后几天,其他几人的头盔也相继取了,只是不知道附加条件没有,因为互相之间没法通话,他们经常利用这一点進行哄骗,说××已经答应什么了,有人因此而上当受骗。

几个月后,他们又准备开这种会,就把我们几个调到另一个中队去了。后来通过深入学法,我才认识到自己的许多想法还不够正,以至于被邪恶钻空子,特别是指导员提到下一次开这种会时,我就应该告诉他千万别去做这种事,首先从思想中制止这种会的举行,而不是开这种会之后如何站出来的问题。另外反迫害做得也很不够,对大法弟子的非法劳教已经构成迫害,他们搞揭批会,捆警绳,以违反所规队纪的名义“记过、延长教期”,都是迫害行为,他们用许多所规队纪把人约束得没办法,只要一“违规”,他就找理由加重迫害,当时认识不深,现在体会到,只有静下心来,抓紧学法,才能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

个人所悟,不足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