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去北京证实大法的经历


【明慧网2005年4月3日】我是九六年得法的,没得法之前多病缠身,神经不正常,病一犯,有时半个钟头没气,像死去一样,最长时间八个半钟头才能醒来;脖子还长有瘤子,说话都有困难;还有胃病,转成胃下垂,去医院扎6─7寸长的针两天一次;肝子上还长有石头,不能往外取,医生叫自己小心;还有坐骨神经痛、风气、哮喘。老伴还在单位吃救济给我看病,所有的积蓄都让我吃药了,心想这样的日子,也没个尽头,自己就买了老鼠药,不想活了。可又不忍心,这群孩儿怎么办。当时想着自己也没多久活头了,整天无精打采的,就对老伴说,找个机会,你找口井,偷偷的把我推下去算了,当时老伴只是长长的叹气。

九六年一个偶然的机会,我接触到了法轮大法,由于师父要求以“真、善、忍”为标准,我以前的脾气暴躁,心性不好,心想算了吧,这也难修成。一天晚上我坐在床上看《转法轮》,由于我识字少,刚看没多少,就有一个字不认识,当时只有一个念头:一定要把这个字想起来。我闭着眼想,刚一睁眼,我一惊:怎么整页的字全变成法轮了,一排一排的,旋转的非常好看。我知道这是师父的点化,此后我就横下心来:坚修大法,一修到底。

1999年中共以江泽民为首的不法人员开始对法轮功進行镇压迫害。我就在想:“这么好的法,怎么不让炼?”我在家炼也是非常的紧张,于是我一人踏上去北京证实大法的路。第一次去天安门,没拿横幅,我感到遗憾。第二次又去了天安门,横幅还未拿出来,就被恶警发现,抓到警车上拉到平谷县看守所,同修们被恶警打得鼻青脸肿。我被辗转到了公安局,后又被送到局长办公室,他们又对我问话,当问到我是否有病时,当时我一愣,脑子就闪一下“有”。也许他们出于顾虑的缘故,接着又叫来了医生。一检查,医生说:“老太太,身体弱,把她放了吧。”

后来他们把我扔到平谷县车站。那天晚上下着大雪,路上结着冰还滑,后来我找了旅店,刚住進去,遇到查夜,把我又赶了出来。深更半夜,我不知道再去哪里。但是当时有一念,我必须去北京。出城后没路灯了,天寒地冻的,路又滑,我从地上捡到一根棍子,一路上靠这根棍子帮助,慢慢的走,心里背着“大法不离身,心存真善忍;世间大罗汉,神鬼惧十分”,慢慢的自己也不害怕了。一想到师父为了度我们吃了无数的苦,自己也就不觉得苦了。我一直又走到北京。

从北京回到当地,恶警整天到家骚扰。有一次,610又来骚扰我,我说:炼法轮功的比你们××党员都好,上次村里有一家电线着火,半夜把家里烧得什么都没有了,连件衣服都没带出来,一屋子东西全部化为灰烬,消防车虽然来了,但无情的大火已经把所有的东西都烧完了。村干部、村里的党员没有一个把自己家的东西拿出来帮助这家的,还是炼法轮功的人回家拿了一床新花大被子及好多衣服,还有生活用品及钱先帮了人家。

我给他们说完后,他们也无地自容,灰溜溜的走了,再也不来找我了。这件事在村里影响很大,后来他们也明白了炼法轮功的人这么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